uu小说 > 穿越历史 > 崇祯十三年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 血肉高地(三)
    时间倒退到正月二十九日。

    第三团按照增援命令,率领在罗渡整编的五个步兵营及全部剩余的骑、炮、工、辎部队向金城寨开进。可是第三团到达金城寨后,川北的战事已告一段落。

    于是在修整数日后,第三团分作两路行动。第四、十四、十五三个营为东路,由团长谭思贵率领,经三蛟镇向三庙驿前进,第五、十六营为西路,由副团长高庆喜率领,向江口的第四团方向前进,实施分片清剿。

    东路军在开进的途中,主力第四营是先锋,团部率第十五营居中,而十四营因奉命在三蛟镇协助仪陇县大队修建堡垒,耽搁数日,所以落在了最后。

    十四营赶到三庙驿,已经是二月下旬。此时,第四营的主力沿着老观镇与渔溪镇一线驿路展开。团部率第十五营和第四营一部到达了龙山寨外围。团部的策略,是用龙山寨当典型,对苍北山寨群敲山震虎,筛出不臣之人。然后根据情况,再决定是剿灭还是筑垒。

    龙山寨归顺后,反响极好。邻近众多山寨派人递来书信,表示降伏。唯独运山以北的栓子寨不仅不归顺,反而放出话来,说栓子寨山高路险、兵精粮足,护国军要人要银,休想!正巧十四营赶到龙山寨,团长谭思贵便向王文彪询问部队情况,王文彪说一切都好,于是谭思贵便改令十四营为前锋,向栓子寨进攻。

    “谭团长和王文彪所问所答,末将就在近旁,句句听得真切!”于飞拍拍胸脯,表示他可以负责。朱平槿没有答言,只是点点头,让于飞继续说下去。

    但是,王文彪撒谎了!

    十四营当时的情况不仅不好,而且很差。

    一是训练不足,二是部队疲劳。十四营新兵很多,许多人是第一次离家远行,军事训练和思想改造都没有达标;基层军官刚刚被推选提拔上来,带兵打仗都显得生疏。部队从罗渡镇出发,先行军到金城寨,后又赶往三蛟镇施工,到达三庙驿本以为可以修整一日,谁知立即又赶到龙山寨。立足未稳,又作为全军前锋开路。百里山道,路窄草密,时时面临土贼袭扰。到达栓子寨后,十四营彻底累垮了。

    “王文彪有两匹马换着骑,他才懒得管士兵的死活呢!”于飞愤愤不平道。

    “团里知道真实情况吗?”朱平槿静静地问道。

    “末将那时率一连在前开路,不知道团里是否知道。”于飞摇摇头。但他很快补充道,他曾向王文彪派出护兵,请求降低行军速度,防止士兵疲劳脱力,但是王文彪粗暴地将他派去的护兵骂了回来。

    “王文彪就是世子您所谓的军阀作风!”于飞怒骂道,“他把十四营当作了他自己的小地盘!”

    “后来呢?”

    二月二十五日傍晚,第十四营赶到文昌镇,镇上的人都跑光了。王文彪看到这一切,显得很兴奋,他决定第二天早晨攻寨。但于飞和几乎所有的连级军官都反对,王文彪也曾犹豫过。

    但入夜后,第十五营一连也赶到了文昌镇,并且带来消息说,团长率十五营将于明天中午抵达。于是王文彪又来了劲,在半夜召集军官开会,命令明日辰时造饭,己时进攻。第十四营打头,第十五营一连断后。

    “这时末将才看出来,他是在与团长争功呢!末将知道,王文彪在碧峰峡是班长,陈有福也是班长,谭团长却不过是个组长……”

    “进攻怎么失败的?”朱平槿轻轻打断了于飞的牢骚。

    “进攻发起时就不顺!五个人喝了脏水拉肚子,三个人踩了陷阱,四个人被捕兽夹子伤了脚!至于竹签、木尖,满山都是,根本不敢乱走。敌人分明早已做好了准备!末将建议停止进攻,先行侦查,可是……”

    看着于飞因为激愤而痛苦的表情,过往那一幕幕惨烈的战争场面在朱平槿的脑中重新浮现。雅河边那名死不瞑目的大汉,正瞪着他吐出血沫!

    “末将依旧率一连为先锋……沿着北山梁,好容易爬上了半山腰,岔路分向了左右两边。探马来报,说右边有一大片农田。王文彪高兴了,他说有田就有村,有村就有人,要末将立即率一连转向右边。末将说我们总共就五个连一千人,山寨里有多少敌人并不清楚,不能贸然分兵,应该直攻主寨。王文彪骂我,说我不懂世子您所谓的一点两面战术。末将又争,王文彪就把刀子拔出来了。这些都是大家亲眼看见的,都可以为末将作证!”

    “于将军请继续说。”朱平槿不置可否。

    “末将率一连冲向右翼,谁知田边没有村,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冲到尽头,一道几丈高的石头陡坡立在跟前,陡坡上面有寨丁在笑骂。末将后来才知道,这片田与山后权家村并不相通,有几丈的高差,中间全是巨石断崖,根本无路可走!村民出村耕田,只能爬上主寨,再从主寨上绕下来……

    前无路,左是山,右是崖,进退失据,这是死地!

    末将当下心知不妙,大呼撤退,可是已经晚了。山脊那边铳声大作,三个连先是被几百支火铳伏击,然后又被敌人优势兵力居高临下猛冲,当时就跨了。王文彪的马中了铳子,把他压在马下,结果当场被俘……”

    “于将军只需谈谈你亲眼见到的情况。”朱平槿摆摆手,“没有亲眼见到的,你不用说。”

    “末将听到铳声,立即率队返回,结果……结果这片田地当真是他妈的死亡陷阱!山顶主寨上铺天盖地甩下来石头,个个都比拳头更大!弟兄们在田地里乱窜躲石头,还是死伤十几人……”

    说着说着,于飞这名精壮的汉子开始捂着脸抽泣。

    “寨匪冲垮正面,末将率弟兄们拼死冲回北山梁,还没到分岔路口,就与得胜而来的寨匪主力迎头相撞。一连只有一百五六,敌人至少一千五……

    最后,末将手下只剩了八个人,都是跳崖得脱……

    世子,此等血仇,不能不报!”

    “王文彪被俘后投敌,尔等如何得知?”

    “三日后,谭团长亲自领兵再攻,末将请率十四营再为先锋。末将亲眼所见,那王文彪活得好好的,还指挥着一队寨匪对我们喊话……”

    朱平槿知道,谭思贵亲自指挥的第二次进攻再次失败了。原因是栓子寨在树林杂草间埋伏了几门松树炮,第一次进攻中溃兵留下的火铳,也被敌人充分利用上了。

    谭思贵见势不妙,立即撤退文昌镇布防。两次进攻失败,伤亡五百多人,被俘十余人,侥幸逃回来的伤兵缺乏救助,死亡率也很高。十四营第一连损失最大,几乎全军覆灭。此后,第三团已经丧失了进攻能力,只好围着文昌镇筑垒死守。

    栓子寨的敌人没有乘胜追击,正面进攻文昌镇,却不知从哪里溜下了山,不停骚扰第三团的粮道和水道。

    第三团忍饥挨饿,等待增援,直到第五营和第四营一部到达。不过,即便在这样的不利局面下,第三团也没有忘记军纪,基本上做到了秋毫无犯。

    ……

    三月六日早晨,朱平槿召见完了最后一名士兵,用清凉的河水冰了脸。他简单吃了早餐,重新召集大臣们议事。

    情况很清楚,王文彪到洪雅任职后不久,就开始腐化堕落。

    县里一名娼妓,长期被王文彪包养。军饷不够他挥霍,就开始贪污。先是贪污营里公费,然后是士兵的军饷。于飞和几名军官曾经为此找过他,结果被他世子亲兵的名头压住了。士兵们敢怒不敢言,军事训练和思想工作全面停滞。

    调任十四营营长之后,王文彪将营里大小细务均交由于飞处理,自己当起了翘脚老板,还美其名曰:善于用人。

    二月二十六日对栓子寨的进攻,王文彪在没有组织侦查、没有弄清敌情、没有统一思想、没有周密预案的情况下,仓促发动进攻,临阵错误指挥,稍有失利便仓皇失措。把有组织的退却变成了无组织的溃逃。为此,王文彪不仅葬送了自己,还丢了十四营一连的退路,让第一连陷入了绝境。

    为什么会将王文彪这种烂人选做一营主将,难道就因为他是东门草标,根红苗正?难道就因为他文凭高,会来事吗?

    为什么整整一年,这个错误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来敢于举报或者纠正?

    为什么王文彪一个世子亲兵的名头,就可以将于飞这等地方豪强压成缩头乌龟,以至于酿成全营惨败的悲剧?

    为什么?难道又要将原因推给无锅不背的“体制”?那这个“体制”又是什么?

    朱平槿严厉的目光在面前大臣将领的脸上一一扫过:

    舒国平与孙洪,是前后任的总监军,选人不当;

    第三团的正副团长和各营营长,知情不报;

    程翔凤,身为大秘,有高级干部的人事考察推荐权,也难逃渎职失察。

    责任最大的自己。正因为自己满足于私恩已售,草标们忠诚无虞,便疏忽了对他们的监控和管束。

    最干净的反而是官军的两员大将:甘良臣和贾登联。前川北总兵、老将甘良臣这次被朱平槿特地邀请过来,是借助他丰富的战场经验,充作高级参军。

    朱平槿扫视一周,突然明白了问题的症结。

    所谓的体制问题,核心就是特权,是无所不在的特权,是所有潜规则赖以生存的特权!

    朱平槿要树立自己的特权,依靠这种特权来巩固地位、树立权威、凝聚人心、成就霸业。朱平槿拥有特权,就永远不能防止他的身边人,借助他的特权来“擅作威福”。正如前几日曹三保一个密报中称:一个世子府中倒马桶的小太监,竟公然插手民间的遗产分割。一句“小的是蜀府奴才”,竟然吓住了华阳正堂沉云祚!

    朱平槿想到这里,脸色越发阴沉了下来。他的一只手,死死攥在木桩上的软垫上,仿佛要将它扯破撕碎。

    家天下带来的特权和等级,以及它们的众多衍生品,已经拧成了一个死结。自己解不开,也碰不得!一旦这种死结缠上了军队,那自己和老婆就会被他们绑架,一直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然而,朱平槿的脸色很快便缓和下来。当今的急务,不是什么体制特权,不是什么军队整顿,而是房子外那座不详的山头!

    “叛徒嘛,古今中外多去了!也不差王文彪一个!”

    朱平槿尽量放松脸色,缓和语气。

    “王四忠,原是本世子身边随侍太监,一样的谋反作乱。究其根源,还是他个人利欲熏心!

    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

    不过呢,亲兵家丁,有如五代之衙军骄横跋扈,祸福由之,终不是长远之策!

    诸位大人、诸位先生,今日议事,先不谈这些。

    今日主题只有一个:如何打下前面的栓子山,为我忠勇殉国之将士复仇!”

    世子举出王四忠的例子,就是明明白白原谅了大家。众人擦擦额上的汗水,开始鱼贯发言。本就没有什么心里负担的贾登联更为活跃,他大声叫喊:进攻栓子山,贾团愿为先锋!

    得了世子首肯,贾登联便高高兴兴地坐了下去。只是他的心里,并不像他的脸上那样兴高采烈。虽然不知道五代之衙军是如何骄横跋扈的,但他敏锐地发现,世子对将领们私养家丁很不高兴。

    “得找个机会把自己的家丁献出去,最好是安排到警卫团。好歹弟兄们跟了我这么些年,也有了个上佳的归属!”贾登联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