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穿越历史 > 崇祯十三年 > 正文 第三章 决心初定
    朱平槿的世子府在蜀王府的西北角,因此又被宫人称为西府。

    藩王世子经过朝廷正式册封,身份贵重,所以西府也有一座正殿,规格与郡王大致相同。重檐歇山的庑殿顶,五间九架。殿内饰以丹碧,正中有宝座,只不过比紫禁城奉天殿(满清改为太和殿)和蜀王府承运殿里的宝座小很多,正殿内的宝台也省略成了一级台阶。大殿东西两侧与正殿隔开,形成东西两阁,通过两座宽阔的垂花门与正殿相连。东阁吃饭睡觉,西阁休闲娱乐。东西两阁,又被分割为各种功能规划。整整一座大殿,近千平米,全部属于朱平槿一个人。

    西阁里间的南窗下,摆放着一张楠木大漆书桌。桌面镶嵌着玉石和螺钿,因为不久前重新上漆磨光过,所以漆面很亮很光滑。书桌背后有长排的书架,书架上堆满了大叠书籍。这里便是朱平敬平日读书的地方。

    外面天光暗淡,窗纸又遮住不少,阁内自然幽暗。两个宫女静静地走近,一人从漆盘上拈起一盏热茶,轻轻搁在桌上;另一人从宫灯中引出火种,把房间四角灯架上的琼烛一一点燃,重新罩上灯笼。宫女动作很轻,然而光线的变化还是惊醒了书桌前陷入沉思的朱平槿。

    看着宫女小心退出,朱平槿又瞟了眼垂首随待的曹三保,没有说话。

    既然是魂穿,身体当然是前主人的。这副躯体高约一米五六,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川人的个子普遍偏矮,对于一个注册年龄(虚岁)不满十五的少年来说,个子算高的,以后随着年龄还要长。朱平槿穿越伊始,自然小心翼翼,生怕哪里漏了马脚,被当成冒牌货处理。自从前日上殿叩拜了父王朱至澍,并以蜀世子身份接受了四川一众大员的拜见之后,朱平槿已经不太担心自己穿帮。这个世界,是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除了爹妈有资格怀疑自己外,眼前这帮奴婢谁敢起一个多余的心眼?因为这种怀疑,按照大明律法便是“离间亲亲”,当是族诛之罪!

    灵魂的合二为一,带来了后世三百年的认识。郭东风的《甲申三百年祭》,几乎所有的党员干部都学过,朱平槿也不例外。他从甲申天变开始往前推算,崇祯十三年是庚辰年,翻年便是辛巳年,崇祯十五年是壬午年,崇祯十六年是癸(GUI)末年,崇祯十七年便是甲申年。李自成进北京,张献忠屠四川,就是在甲申年初。朱平槿板着指头算了几遍,终于确定了目前身处的年代:崇祯十三年就是公元一六 四零年。至于今天是西历几月几号,没有中西历法的换算标准对照点,朱平槿就自叹无能为力了。不过这完全没有给朱平槿带来烦恼,因为他已经很快适应新的时间标准体系,自觉自愿转用大明基层群众喜闻乐见的农历来计算天数了。

    满打满算,自己还有三年多的时间,来改变注定的宿命!

    可改变命运,要从哪里着手呢?要知道,朝廷一个藩禁条例,便将朱平槿这样的藩国世子牢牢禁锢在豪华的王府中。

    如今的蜀世子朱平槿,约等于一头养在五星级酒店里的猪!

    温暖的西阁,幽暗如深林,静谧似空山,为这里的主人提供了一个策划阴谋的最佳空间。

    朱平槿从茶托里端起茶碗,缓缓用盏盖拂去漂浮的茶片,鼻中深吸盏盖收集的茶香,然后才轻畷一口。

    秋茶。常年的机关工作经验,立即帮助朱平槿做出了判断。

    “秋茶?”曹三保过来接茶盏,朱平槿随口问道。

    “世子爷真是好记性!”曹三保连忙夸上一句,“春天的尤其是明前的绿茶质地最好,只不过这时节放陈了味重,还容易跑味。这是秋天蒙顶山出的甘露,自家庄上产的,送进府来供爷们尝尝。冬天喝秋茶,新鲜养胃。王妃娘娘安排了,富顺、太平、石泉、内江、庆符、德阳,几个郡王府都有,捡上好的送去了几百斤。听小的们说,今年茶山大旱,缺了雨水,连山上那口从不干涸的古井(注一)都见了底。庄上管事督促着庄丁从山下挑水浇树,这才好容易保住了今年的收成。小的们还说,今年成都、邛州、雅州和嘉州的茶还好,叙府、泸州那一片的茶先是天旱,然后又过贼,一年的收成损失大半。收成少了,市价就贵,如今松潘、打箭炉(注二)那边的茶马市行情好得很。小的们说,如果爷们说好,明年叫庄上再送些来……”

    千万别忘了,严嵩坑爹搞事的儿子严世藩搞了个大明富豪榜,第一名便是蜀王府!所以他羡慕嫉妒恨道:天下之富,莫如蜀藩!而自己,就是大明首富的少东家!

    搞清了自个的家情,也就相当于搞清了几分之一的省情,也才有制定当前和未来一切政策措施的依据和出发点!朱平槿不动声色暗自琢磨。

    “蒙顶山世子爷还没去过吧?王妃娘娘早些年派奴婢去过一次,山上还有茶神陆羽的庙。这庙据说常年香火不断,周遭的茶农都信得很。这天下制茶,就从蒙顶山开始。蜀地之茶,天下第一;蒙顶山之茶,又是蜀地第一。据说宋时,这蒙顶山每年可收茶叶一两百万石……”曹三保觉得主子心情好些了,自己有义务继续保持,所以放开话匣子,自告奋勇地为朱平槿介绍起蒙顶山周边的名胜和好处来。

    茶!产茶的蒙顶山!一团火焰在朱平槿的脑海中炸开。

    曹三保滔滔不绝,朱平槿很配合地时不时点点头,这让曹三保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于是朱平槿不经意插了话头,问起了从蒙顶山到雅州的大路。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曹三保愣了一下。不过随后他便答道,他原是奉王爷之旨意巡查王庄,去得最远的庄子离雅州还有二三十里路,没去过雅州城。一路上还是好走的,不过他记得过了邛州,路就变得有宽有窄,窄的地方两车相错都难,路面也不平,坑坑洼洼的。山上偶尔还滚石头……

    在曹三保回答问题时,朱平槿注意观察了他的语气和神态。

    “没说假话,值得信任。诸事上心,记忆力好,叙事条理清晰。缺点是气场不足,镇不住手下人。”朱平槿初步下了一个结论,“所以他可以信任,但他的手下人不一定也可以信任。”

    这条路必须派人精确勘察!朱平槿想,这是自己的退路!

    他记得,小时候曾在路边小地摊上看过一本盗版书,挺薄的册子。破烂的封皮,发黄的书页,名字叫《张献忠屠蜀记》。书中好像说张屠夫最多打到了雅安(注三)。从雅安进藏两条路,一条路去天全,一条路去芦山,连接点是飞仙关。飞仙关附近的关隘不少,樊哈儿(注四)率领的川军就是在此挡住了张国焘,逼得四方面军重过草地。由此可见,雅安周围地形很好,是个绝好的防御地带。如果张献忠打过来,好歹可以抵挡阵子。雅安后面还有天全、芦山,宝兴,重重大山,藏两个人应该不难。从雅安向西就是泸定,大渡桥横铁索桥寒……从雅安向南就开始进入彝区了。张献忠,彝族人民欢迎您,哼哼……

    这是自己的退路,但也是自己的进路!朱平槿又想。如果起事,那里也是绝佳的练兵藏兵之处!

    诸事都得抓紧布局。布局完成了,起码一两年才有效果,还不知道效果有多少,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命。不过,朱平槿脑袋中装的事情再多,还是压不下那个凶悍高挑的影子。

    两条腿走路,两只手打人!朱平槿压下心中的浮躁和烦闷,定下了决心。

    第一件事,得把老婆找到!世子府都查遍了,就是不见老婆的影子!

    注一:这口井还在蒙顶山上。

    注二:即康定的旧称。

    注三:实际上张献忠最远打到了芦山县。

    注四:樊鹏举,外号樊哈儿。民国川军将领,蒙顶山战役的指挥者之一,有回忆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