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穿越历史 > 崇祯十三年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集体领导(一)
    罗景云治病救人,朱平槿并没有闲着。搭建护商队的组织建构,首先必须解决干部与职责的问题。

    晚饭后,朱平槿把主要干部召集到自己的小院,宣布护商队的编制和主要军官名单。小院里人头攒动。朱平槿自己坐在屋檐下,扫视着他的基本干部。众人默不出声,气氛有些压抑。只有朱平槿成竹在胸,保持着自信的微笑。根据朱平槿亲自审定的编制表,护商队将暂时以营为基本作战单位,以后逐渐扩充到团。一营四连,每连四排,每排三班,每班两组,每组五人。每班十二人,每排正兵三十六人,军官两人,排军士长一人,共三十九人。每连除正副连长、正副连监外,加司务长一人,文书一人,连军士长一人,警卫兼通信兵两人,旗手鼓号手三人,辅兵一班十二人,共计正兵一百四十八人,辅兵十二人,军士长五人,军官十四人,总数为一百八十人。营部增加参谋和后勤机构,具体人数不定,因为目前人手根本不够。

    “现在,本世子宣布军官名单。”朱平槿站了起来。

    在板凳倒地的声音中,宋振宗两兄弟轰然起立,带着其他人也站起来。

    朱平槿从袖中摸出一张纸来。曹三保习惯性地伸手去接,朱平槿却自己宣读起来:

    “护商队,对外名称为雅州天全护商队!全部人员暂编一个营。营长宋振宗,兼第一连的连长和第二连的连监。”

    “到!”朱平槿话音未落,宋振宗立即大声应卯。他早就等着这一时刻了。

    “营监舒国平,兼第二连的连长和第一连的连监。”

    “到!”

    “副营长宋振嗣,兼第三连的连长和第四连的连监。”

    “到!”

    “副营长兼副营监贺有义,兼营参谋长、第四连的连长和第三连的连监。”

    “到!”

    军官中排名第四,这让贺有义心中有些失望,但是也有点庆幸。不过他清楚,宋氏兄弟是正经的王府护卫,朝廷武官;而舒国平是世子师傅的亲侄,自己投靠世子不过几天,不可能位在舒国平之上。庆幸的是这个职位是直接带兵的,只是这个‘参谋长’是做什么的,他还不明白。

    “副营监兼辎重官曹三泰!……副营监兼辎重官曹三泰!”

    “奴婢在!”曹三泰根本没有想到朱平槿会点道他,直到他被王四忠捅下腰杆才反应过来。

    “以后在军中要叫‘到’!”朱平槿申斥道。

    “奴婢知道错了。” 曹三泰点头哈腰道。朱平槿却已经点到了他人。

    “副辎重官兼军医官罗景云!”

    “到!”

    “联络官王四忠!”

    “奴婢到。”

    在场人员职务宣读完毕,朱平槿简要说明了各个职务的职责和权限。朱平槿再次强调,这次宣布的职务,既不是朝廷的官,也不是王府的官,而只是他朱平槿个人的官。这个官的具体名称、职责、权限,一律不能对外公布,对外只能称为护商队的管队。末了,朱平槿把手一摊,问在座各位还有什么问题。

    宋振宗率先发问:“世子您说,末将和舒先生都是护商队主官。哪些事末将能够做主,哪些事舒先生做主,还请世子明示,免得您走了之后俺和舒先生吵嘴打架。世子您了解末将,末将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把事情都弄清楚。”

    朱平槿没有立即回答,却把眼睛望向了舒国平。舒国平知道朱平槿的想法,对宋振宗先客套一下,然后道:“宋将军,以学生之见,你我皆为主官,本是同气连枝。你管着一块,学生管着一块。将军你负责练兵打仗,学生负责军法军纪。你我共担重任,共应时局。不知学生理解对否?”

    朱平槿补充道:“营长是军事主官。平时训练和战时指挥,皆营长之职;监军为政治主官,监督训练作战,负责军队的功罪赏罚与军民安抚。营长与营监合称军政主官。在正负军事主官皆负伤阵亡或逃跑投降等无法指挥的情况下,营监应代替军事主官指挥。

    你们要记住:营长做出决定,要让营监知道;营监做出决定,也要让营长知道。如果你们两位主官坚决不同意对方的意见,对方的命令就不能生效!所以护商队之事,你们两人要共同做出决定,也要共同负责!如果你们两人意见分歧很大,又无法及时禀报本世子,就由宋振宗、舒国平、宋振嗣、贺有义、曹三泰、罗景云你们六个人一起商量,哪个人得到的支持多,就以哪个人的意见为准!这叫少数服从多数!但是,在战时紧急情况下,本世子授予宋将军临机处置权!战时紧急情况结束,本世子的授权也同时结束。”

    宋振宗又要发言提问,朱平槿知道他的问题多,赶快对他道:“舒先生当了监军,他就不是文官了,而是军人。舒先生也不会干涉你的训练指挥。但是在舒先生职责内的事,你也要尊重舒先生。至于各个职务具体的权责划分,本世子还会召集大家商议,形成一个书面的旨意。舒先生,这要辛苦你了。”

    朱平槿在穿越后,迅速下定决心建立一支属于自己的武装。他经过认真思考,以设立监军为借口,创立军政双主官的体系,目的是加强自己对新军的控制并保持新军的战斗力。监军之职,古来皆有,如今也有。朝廷会向官军中派出文官或太监充任监军,这个连宋振宗都晓得。所以朱平槿认为,他在新军中设立监军体系名正言顺,遭到激烈反对的可能不大,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暗中消极抵制。但是朱平槿借用了朝廷的监军名义,却是旧瓶装新酒。表面上是朝廷监军制度的重现,实际上却是后世政委制度的改头换面。

    朱平槿做出这样的选择,是现实的需要,是他对现在新军班底的忠诚,缺乏百分之百的信任。

    新军的战斗力,必须通过实战来得到检验和提高。朱平槿设想,建军护商队后,可以通过小规模的剿贼战斗,逐渐积累经验,树立信心,壮大队伍。此后部队势必走出大山,开到目前四川匪患最严重的川东、川北去作战。在张献忠重新进入四川砍他的脑袋前,新军应该初步具备与之抗衡的作战能力。但新军一旦开出大山取得战绩,就会引起朝廷的关注。朝廷很可能采取各种手段,争夺军队主导权,想办法把军队拉过去。最简单也是最可怕的手段,是朝廷通过对主要将领的封官许愿送钱送女人,来分化瓦解朱平槿的班底,达到收编新军之目的。蒋先生以前就喜欢这么干,而且效果很好。另外的手段,是直接打击军队的首脑,也就是朱平槿本人。通过地方官的弹劾,以违反国法或者祖制的罪名,将朱平槿批倒批臭,发往凤阳守陵甚至废为庶民。以朱平槿目前的地位和权利,没有能力阻止朝廷搞小动作,也没有能力阻止朝廷将他拿下。文官们曾经放出话来:“灭一藩王如屠一狗。”朱平槿并不认为这是虚言。军队藏在山里做大做强,但是没见过血,战斗力堪忧;军队出去练兵,又可能被别人一口吞了。朱平槿知道,这是走钢丝,既要掌握平衡,更要小心谨慎。一旦出现极端情况,他只有依靠新军的忠诚,来应对局势的各种变化。

    新军的忠诚,首先是军队班底的忠诚。朱平槿对三个人特别注意:宋振宗、舒国平和贺有义。

    宋振宗是朝廷的现任武官,更是蜀王府唯一的亲军——成都左护卫的一名军官。作为王府亲军,蜀王府在法律上拥有成都左护卫的指挥权,同时负责成都左护卫的粮饷供应。虽然在理论上管不了成都左护卫各级军官的兵籍和升迁任免,但是有实质的建议权,甚至否决权。因此,蜀王府对护卫的控制力是很强的。王爷可以把王府的一应大小事务均交给王妃处理,但是唯一没有放手的就是左护卫。此外,宋振宗和他的堂弟宋振嗣都是秦州人,在成都左护卫并无根底。他的军人作风在刘胖子指挥的成都左护卫中,也是一个完全的异类。他有很强的练军带兵打仗的欲望,这在成都左护卫里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他要沙场立功,只能依靠朱平槿。然而,这既是宋振宗的优点,也是他的弱点。如果将来朝廷看上了他,委他一方大将,宋振宗会不会动心,朱平槿不敢肯定。所以朱平槿一面要给他洗脑,进一步强化与他的个人关系,另一面还要用一名政委来盯着他、约束他、控制他。

    舒国平是舒师傅的亲侄儿,身上天然拥有王府官的背景。只要朱平槿继续把舒师傅当菩萨供起来,舒国平不可能撇清自己与王府的关系。舒国平与献贼有满门血仇,与流贼不共戴天,斗争具有无比的坚定性。从上次奏对和近期表现来看,此人对文武百官十分憎恨,对朝廷的现状极为不满;对军事斗争形势,有相当的大局观和判断力;与普通士卒的关系也较为融洽,不像宋振宗,不是黑脸便是红脸。舒国平也有一个重大弱点,那就是对崇祯和朝廷还有幻想。朱平槿准备继续用事实来教育他,打掉他的幻想,把他完全融入自己的体系。

    贺有义这个人有能力,也有手段,下定决心能够孤注一掷。他第一次见朱平槿,便敢道出大逆不道的言语,并且以举家投献王府为奴来获取信任。贺有义的弱点是利欲熏心,时常影响他的正确判断。朱平槿一直有种感觉,贺有义有一个心结,似乎是在追求什么目标。不过朱平槿认为,这并不妨碍他对贺有义的使用。贺有义既然主动把人质送上门来,朱平槿没有不很好利用的道理。

    除了宋振宗、宋振嗣、舒国平、贺有义两文两武以外,朱平槿在带兵班子中特意加入了一个宦官曹三泰,这是因为他认为大明的宦官对主子是最忠诚的,很难被文官彻底拉拢过去。在大明朝此前的三百年历史中,有三个藩王谋反,燕王、汉王和宁王;武将和宦官联合谋反过一次,曹石之变。文人没有领头谋反或单独谋反的记录,但是追随藩王、武将和流贼谋反的却极多,有名的比如南宫之变中的徐有贞,目前在献贼中的潘占鳌等。大明的宦官不仅谋反的少,而且主子一旦决定剪除,所费的力气极小。权阉刘瑾和魏忠贤,都是皇帝一纸诏书,立即烟消云散。宦官对皇家的忠诚度高,不是因为他们觉悟高,而是因为他们的地位和权利绝对地依附于皇权。对内他们不过是文人、百姓口中鄙夷的皇家阉奴,对外他们则是皇家利益的私人代表。他们未经科举,没有老师同学:丧失籍贯,没有同乡故里;割了命根,没有子女亲嗣。他们只有一个家,那就是皇家。离开了这个家,他们猪狗不如,什么也不是。崇祯殉国之时,文武百官甚至皇亲国戚或逃或降,唯有太监王承恩追随,还有众多太监宫人投河,就是一个明证。这几日朱平槿对曹三泰很满意。他做事细致入微,井井有条,及时运输了三百多人的粮食衣被,是一个搞后勤干勤务的人才。他是蜀王府的老人,又是曹义诚的干儿子,曹三保的干兄弟,加之在他的地盘上秘密练兵,适当抬举一下他是必要的。

    王四忠是自己的随侍宦官,加入进去,可以通过他可以随时掌控部队的动向。

    真正让朱平槿放心的人,还是罗雨虹的弟弟罗景云。朱平槿将罗景云委为医官,让他进入军官团,并赋予集团领导的投票权,并非只是因为罗景云的专业背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