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修真小说 > 混沌八皇 > 第六百三十一章 第一更
    此刻,远在万魄山谷西部不知多少里外,甚至横渡了大半个蚩尤族,这里,有一处一眼看不到尽头的荒山。

    此地,在勾亚无尽地界内,凶名赫赫!

    传说无数年前,九黎族内乱,这里曾经是勾亚无尽地界内的古战场,方圆数百万里内外,遍地破碎的尸骸,地面成暗红色,一眼看去,便有一股极强的压抑涌现心头。

    在这古战场外,有一层无形的封印,笼罩天地,这封印之下,把此地与外界生生一切为二!

    此刻,在这古战场内,有一个青年,盘膝而坐,在他的身前,环绕上百个黑色的小旗,这些小旗无风自动,一个个魂魄从其内飞出,盘旋四周。

    一道黑色的雾气,环绕其身体外,这雾气不浓,但它的出现,却使得这古战场内,无数年前一直沉睡的大量死魂,渐渐苏醒。

    每苏醒一个魂魄,地面上便会有一道暴虐的黑气冲出,融入那黑雾中,徘徊数圈后钻入一个小旗内。

    在这青年百丈外,站着一个身穿黑袍的老者,此人冷漠的看向那青年,过了一炷香后,他平淡的说道:“好了,收功!”

    那青年闻言,立刻双手掐诀,一杆杆小旗立刻闪烁黑芒,全部落在了此人手中,这一刻,青年睁开双眼,他看到老者的瞬间,立即站起身子,恭敬的说道:“申校见过恩公!”

    老者点头,说道:“很好,假以时日,你若是把这处古战场内所有魂魄都炼化,以你这魂幡神通的威力,勾亚无尽地界,哪里都可以去的!”

    申校一脸兴奋之色,说道:“这一切都是恩公所赐,您救我性命,传我神通,又带我来到这里炼化魂魄,这所有的事情,申校铭记在心!”

    老者神态始终冷漠,说道:“若非你这功法奇异,老夫此生从未见过,我也不会救你,另外,你之前的那个主子,重现战神城,与魔将蚩信一战,救下了白月,我却是去晚了一步!”

    申校眼露复杂之色,说道:“我若把这里魂魄全部炼化,第一件事情,便是去杀了这王墨!”

    老者看了申校一眼,说道:“他毕竟传你炼魂之神通,你为何执意要杀此人?”

    申校沉默,少顷之后,他冷笑道:“此人虽传我神通,但却居心叵测,若非是他,止戈也不会死,若非是他,我怎会被那岛妖迁怒,扔入地牢!

    在地牢的那数月,我开始尚期待王墨会出现把我救出,但这期待,随着那苦不堪言的地牢生活所磨灭,我在被人折磨之时,他在那?

    我在被人虐弄之时,他在那?

    最终,我对他的期待,全部转化成为了恨,若非是他,我怎么可能会如此......幸亏恩公把我救出,在我走出地牢的一刻,我就发誓,我绝不会再做人奴从!”

    老者冷漠的面孔,渐渐露出一丝微笑,说道:“好,能有这般果断的想法,不愧是老夫看中之人!”老者说完,转身向前一踏,整个人化作一道黑烟,消失在了原地。

    申校握紧了拳头,遥望远处,喃喃自语道:“白月为人单纯,却是被那王墨所蛊惑,地牢的数月,我恍然大悟,这王墨,根本就是把我与白月当成弃子!王墨,当有一日我施展魂幡,散出千万魂魄之时,我倒要看看,你会是如何表情,你如何来抵抗我的千万魂魄!

    恩公传授给我的神通之术,我只要修炼至第四层,便可拥有无穷魔气,王墨,岛妖,你们等着!”申校眼中露出浓浓的杀机!

    在这古战场的深处,有一座通体漆黑的高塔,此塔高约数十丈,在此塔外围,阵阵黑色的光环四散,这光环散开之中,好似可以吸收天地的一切光芒一般,远远看去,自有妖异的威严笼罩。

    那黑衣老者的身影,出现在了黑塔外,他深吸口气,身子一晃,整个人便踏入塔内,在这塔的最顶层,他双膝跪下。

    在他的身前,有一块石头!这石头极为普通,但却不似近代之物,此刻若是有明眼人在此,定可一眼就认出,这看似普通的石头,来历不凡!

    它通体漆黑,其上刻有无数图案,这些图案,是一道道血纹。

    这些血纹此刻有些发黑,却是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给人一种难以抵抗的威严感,阵阵奇异之气,从这黑石上散出,弥漫整个高塔。

    在这黑石的中央内,此刻忽然闪现一道幽芒,好似目光一般,落在了老者身上。在这幽光亮起的瞬间,此塔之外的天地,立刻一颤,好似有魔灵降临。

    老者深吸口气,恭敬的说道:“属下已经查明,蚩尤族内族君蚩巍,本应在千年前就突破最后一步,但却始终强行滞留!”

    那黑石幽光一闪,一股无形的寒气好似从那幽光内散出一般,老者身心一震,冷汗留下。

    许久之后,那幽光落在了老者双目内,好似在传递信息一般,数息后,幽光渐渐消散,那石头,恢复原来的样子,笼罩其上的那奇异气息,消失了。

    老者全身大汗淋漓,低声道:“是!”说完,他站起身子,恭敬的离开这最高的一层,在此塔第一层,老者再次盘膝坐下,这一次,他明显放松下来。

    “申校此子,若是吸收了大量的魂魄,以那锻魂术的奇异,配合我的功法与丹药,可以在短时间,让此子修为突飞猛进,到时,让他修炼主公传下的一句口诀,把其所有寿元与潜力,凝聚在一个时辰内爆发,如此一来,便可成为魔子之一!

    这锻魂术极为玄妙,但我总感觉里面有些破绽,可惜主公苏醒时间不长,不能在这种小事上麻烦主人......

    若非此人会这锻魂术,以他的资质与身份,却是不足以让我看中并把其培养威魔子!

    他,便暂且作为实验,若是能成,那万魄部落,我倒要去看一看!”

    万魄部落山谷内,王墨右手一抹储物袋,顿时一个封印之球飞出,落在一旁,在他打出一道印诀后,那封印之球顿时变大,好似花朵盛开一般绽放,铺展开来。

    在其内,师迩腥面色苍白,盘膝而坐。

    她的眉心上,那生死烙印无时无刻部在闪烁,每闪烁一次,便有一道生机传入她的体内,使得其永远不会断了生机而亡。

    师迩腥张开双眼,恶毒的盯着王墨,她对于王墨的恨,浓郁到无穷无尽。

    对于师迩腥的目光,王墨直接无视,他平淡的说道:“师仙友,王某上次的提议,你考虑的如何了!”

    师迩腥银牙一咬,她在这封印内,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但越是如此,便越是有一种无助感涌上心间。

    外界虽说只不过了两年多,但对她来说,却好似是生生世世般。

    “在下耐心有限,只会给你三次机会,这一次,你同样可以选择不回答,可下一次,也就是第三次,你若再不回答,那么你我将再无相见之日!”王墨看了师迩腥一眼,静静等着。

    “你就不怕我父亲的追杀!”师迩腥握紧了拳头。

    王墨微微一笑,点头道:“怕!师前辈的修为,远远超我,被他追杀,恐怕以我此刻的修为,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在下也是被逼无奈,你若不是计算于我,我也不会对你暗算,这一切因果循环,若是我把你放了,同样也会得罪你父亲,如此一来,反倒不如把你操控在手,说不定会有一线生机!” “你放了我,我发誓绝不会和我父亲说此事,而且你我之间恩怨一笔勾销!”师迩腥飞快的说道。

    王墨认真的看着师迩腥,说道:“我不相信你!”

    “你!!”师迩腥深吸口气,说道:“你到底要如何!!”

    “按照我的规矩,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再少封印你五百年!”王墨说道。

    师迩腥低头,眼中露出挣扎之色。

    王墨很有耐心,静静的看着对方。

    半柱香后,师迩腥抬头,冷声道:“你即便把我封印,以我父亲的神通,一定可以找到我,到时候,我会亲眼看着父亲把你肉身击碎,抽魂炼魄,锁在幽冥之地,让你知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王墨轻叹,说道:“你浪费了第二次机会,希望下一次,你要珍惜!”说着,他目光一闪,身子向前一踏,直接来到师迩腥身前,右手向前一探,直接捏在师迩腥下巴,略一用力,师迩腥立刻被强行捏开小嘴。

    师迩腥面色苍白,想要挣扎,但却浑身无力。

    王墨眼露似笑非笑之色,左手双指深入师迩腥口中,拿出时,一根红色的小针,夹在了两指指缝内。

    “以你仙魄内仅有的一丝精气化作此针,若再给你一些时间,说不定你真的可以用此针阻断烙印生机,从而在这封印内身亡!”王墨说着,一捏之下,那红色小针顿时碎裂,化作一道血色之雾,消散了。

    师迩腥身子一颤,看向王墨的目光,已经不能用恶毒来形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