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都市小说 > 假若爱有天意 > 198 这辈子我只有一个哥哥
    给新月打电话卓聿衡承认自己是故意的,下午他刚进会议室手机上面就跳出了新月离开家的定位,明明心知肚明她会去哪可他还是压制住了自己心里的那股子念头。他不断的告诉自己或许她只是去别的地方而已,学校?买东西?总之她不一定就会去医院,他抱着这样的想法头一次心不在焉的开了一场高层会议,眼前的ppt不停的在跳可他完全不清楚上面写的什么,耳边不停有人在就这个月的盈亏做报告可他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第一次没有任何的总结发言就结束了高层会议。

    琢磨了很久最终还是给她打了电话:“在干什么?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新月看了看四周,一边往走廊尽头走一边回答卓聿衡:“我……我在医院!”虽然知道实话实说也许卓聿衡心里会不舒服,可她还是不愿意对卓聿衡撒谎!

    卓聿衡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时此刻他心里五味杂陈,他不禁想倘若傅新月和他撒谎瞒着她在医院的事实他或许会和她大发脾气,因为他有理由。他大可以明明白白的质问她你傅新月明明知道我不喜欢傅予航为什么还要私底下去见他?

    而眼下他却一点怒意都发泄不出来,不……准确的说在自己的身上他根本就找不出动怒的理由来,傅新月太坦荡,坦荡的清白,坦荡的让他觉得害怕,坦荡的让他觉得她去看傅予航根本就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你等着,我一会就到……”最后他只是扔下了这么一句话不等新月回答就挂了电话。

    出门的时候正好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卓璟。看到他卓聿衡就想到傅予航,似乎整个人身上的愤怒因子都活泛了起来连带着说话都溢着扑面而来的怒意:“找我有事?”

    以往稳重倜傥的卓璟这段时间似乎沧桑了许多,自从知道了自己和凌雪还有个儿子在这个世上的时候他已经连续两天两夜没睡安稳过了。他总是会做梦,梦里凌雪面目狰狞双手鲜血淋漓的试图想要掐死他。

    “我有话和你说,我们进去再说!”卓璟率先进了办公室,卓聿衡转身看着他的背影,以前他总是背脊挺的笔直笔直的,而现下却看上去有些痀偻有些无力有些单薄,他扯了扯嘴角是知道自己还有个儿子在世上,他太兴奋了吧?

    卓聿衡并没有拒绝而是跟着卓璟的脚步进了办公室,他低头抚了抚搭在手臂上的西装有点不耐烦:“有什么事快说,我很忙不想在任何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浪费自己的时间!”

    卓璟知道傅予航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可不知道此时此刻卓聿衡也知道,身为一个父亲他自然是见不得儿子用如此敷衍的口吻和自己说话:“如果和父亲说话都算是浪费你的时间,那在你看来什么事情才是有意义的?”

    听他这么一说,卓聿衡不禁俯身笑了起来,那笑极重极深极具嘲讽意味直直的戳进了卓璟的心坎里:“或许对大多数人来说父亲这个词是自己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存在。可在我看来我的父亲无非就是爽了一下然后造出了一对受精卵之后就消失了的人。”

    卓璟万万没想到卓聿衡会当着他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怒上心头反手就准备给他一巴掌,谁知卓聿衡眼疾手快一闪,这一巴掌没打下去他倒是结结实实的踉跄了几下。

    他扶住了办公桌气的直喘气,伸手指着卓聿衡:“你个逆子……”

    卓聿衡拍了拍手:“对,我是个逆子,你不是还有儿子吗?去找你的好儿子去吧!”

    卓璟怔住眼睛里写满了不可思议:“你……你都知道了?”

    卓聿衡慢慢的走近俯身盯着他略显浑浊的眼睛:“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说完甚至不等卓璟说话毫不犹豫的转身准备离开。

    卓璟见他要走的样子连忙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这事千万别让你妈知道,不然她会受不了的!”

    卓聿衡缓缓的转身伸手慢慢的拽开了卓璟的手:“那是我妈,我自然知道该怎么保护她不受到伤害!”

    卓璟顿了顿继而再次开口:“傅予航他……他是你弟弟……”

    卓聿衡深深的吸了口气闭了闭眸子再次缓缓睁开的时候神色倨傲冷峻:“这辈子我只有一个哥哥,他叫卓聿城。”

    卓璟沧桑的脸上遍布不安和惊惧:“我不求你能承认傅予航,唯一只希望你们兄弟俩不要互相残杀。”

    卓聿衡冷冷的笑了一声:“还没相认就知道维护了,依我说你还留在这个家里干什么?还不如净身出户和你的好儿子生活在一起共享天伦之乐那多好?”

    “阿衡,答应我放过予航行吗?”

    “我也想放过他只可惜他心心念念觊觎不属于他的东西,这样我怎么能放过他?”

    “不会的,我保证他不会涉足有关卓氏的一切。”

    “比起卓氏还有让他更感兴趣的,比如说你的儿媳妇,我的老婆傅新月……”

    事情演变到现在这种状况是卓璟万万没想到的,他只知道傅予航是自己的儿子可却不想他竟然也对傅新月有情。

    这算不算是报应?同父异母的两个儿子竟然爱上了同一个女人,而且谁都不愿意放手这样的结果谁敢说不是对他当年始乱终弃背叛家庭的报应?

    卓璟本来是想保傅予航后半辈子无虞的,却不想自己这样做却只是将傅予航往火坑边越推越近。他只想着卓聿衡会不会去对付傅予航,殊不知傅予航曾经联合萧子谦差一点点就害死了卓聿衡。

    在卓璟的心里卓聿衡是无所不能的,继承了萧然的强势和狠戾。当年萧然因为恨而逼死了凌雪,而现在难保卓聿衡不忌惮傅予航的存在而对付他。

    新月也不想卓聿衡不开心挂了电话就折回了病房和傅予航道别,谁知道再进病房的时候凌掣已经到了。

    她知道他生自己的气于是便好声好气的卖乖:“凌叔来了啊?”

    因为傅予航对傅新月的执着而毁掉了自己精心准备了这么多年的棋局,凌掣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对她:“我还以为你忘了予航是因为谁才躺在这的!”

    新月只当是凌掣怪自己到现在才来看傅予航,当然了她也自知自己做的不妥当所以也就不说话乖乖点头应承凌掣。

    一旁的傅予航看不下去一味的朝着新月使眼色,那意思大概是凌叔在气头上你还是先避避吧!

    新月和两人道了别从病房出来的时候心里闷闷的,以前即便是自己做错了事情凌叔从来都不会这么严厉的训斥自己,可这次他好像是真的生气了。

    卓聿衡在来医院的路上约了秦墨阳一起吃饭,顺带着还邀他带上唐一念一起。

    秦墨阳倒也没拒绝很爽快的答应了卓聿衡,挂了电话他不禁浅笑卓聿衡的小道消息未免传的太快,这地才刚刚拍出去他就听见什么风声了,却不知这顿饭是为了谢他呢?还是为了从他身上套到最准确的市政规划?

    还没到医院门口卓聿衡便远远的看见了新月,坐在侧门的花坛边上和一个五六岁左右大的孩子玩石头剪刀布。

    他并没有急着下车而是在车里安静的看了好一会,傅新月总是输每次都逗的小家伙开心的就像吃到了糖一样吵着嚷着喊:“阿姨笨笨……”

    卓聿衡阴郁了很久的心情因为眼前的一幕豁然开朗清明了许多,他下车慢慢的朝着一大一小两个女人走过去。

    到新月面前的时候她正准备出拳看见是卓聿衡来了连忙招呼他:“等我一分钟,我陪孩子猜完这一拳……”

    卓聿衡耸了耸肩那意思代表着你随意。

    最终这一把新月又输了,只见她认赌服输从包里掏出了一块巧克力递给小姑娘:“阿姨输了,请你吃糖好不好?”

    小姑娘看了巧克力一眼,明明眼睛里写满了渴望可行动上还是本能的拒绝:“妈妈说不可以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新月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小姑娘的毛茸茸的脑袋:“妈妈说的对,陌生人的东西不能吃,这样吧,你拿着巧克力先去找妈妈,先让妈妈吃一口然后你再吃好不好呀?”呆狂估才。

    小姑娘歪着脑袋想了想终究还是接受了新月的建议,接了巧克力临走的时候还神秘兮兮的对她做了个嘘的动作:“阿姨不可以告诉妈妈哦!”

    新月很认真的回应:“恩,阿姨保证不告诉妈妈!”

    眼见着小姑娘如一只放风的鸽子扑腾进了住院大楼之后,新月才慢慢开口对卓聿衡道:“小姑娘圆溜溜肥嘟嘟的真可爱!”

    卓聿衡低头笑了笑:“圆溜溜肥嘟嘟的?你确定不是小笼包吗?”

    见他打趣自己她不由得伸手在他脖子上敲了两下,卓聿衡闷哼了两声她连忙白了他一眼:“别装啊……我都还没用力气呢!”

    卓聿衡伸手一把敲在了新月的脑袋上:“装?我的样子像是在装吗?你觉得我会无聊到和你装可怜来过家家玩吗?”

    他不免有点生气,萧子谦那一记手刀下手极狠以至于到现在他的脖子上还乌紫一片稍稍一一动都会扯到伤到的肌肉组织,就这样的情况她竟然还说他是装出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