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都市小说 > 假若爱有天意 > 226 为什么可以是任何一个人却唯独不能是我
    出月子的那天,新月问过医生孩子什么时候能带回家,医生只是说兜兜身体弱最好还是留在医院在观察一段时间。

    所以接下来新月就过起了医院傅家两边跑的日子。她总是会上午去一趟医院然后下午再去一趟医院,等到那边探视的时间到了她才顶着漫天的星星回家,然后三更半夜的在继续画图。

    这期间沐梓霖帮了她不少忙,比如给她分的活越来越简单报酬却在原来的基础上高了很多,再比如每天晚上他都会等在医院门口,等新月出来之后送她回傅家,搞得医院的医生护士们都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们是一对。

    沐梓霖从来不向新月提出任何的要求,他就是想对她好,而这种好几乎是源自本能。

    新月也不是没感觉,只是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一个离了婚又带着前夫儿子的女人又能给对方什么呢?

    他们之间的话题总是在工作、图纸、兜兜身上打转。有时候沐梓霖稍稍有点表白的苗头可还没来得及说呢就被新月给掐掉了。

    一直到有一天,他和新月一起去看孩子,育婴室的护士看见了便和他们打招呼:“兜兜妈妈,兜兜爸爸好……”

    沐梓霖竟然没有否认而是笑着答应了。

    当两人之间那张故意被新月无视的纸彻底捅开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事情的发展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最终那晚新月只是寥寥的看了儿子几眼,眼见着沐梓霖正透过玻璃逗儿子笑,她想了想开口:“梓霖,我请你喝杯咖啡吧!”

    沐梓霖那会还沉浸在逗兜兜的乐趣里,一开始也没注意新月说什么只是顺口应了一声好。

    后来可能是意识到了什么才慢慢的转身对着新月开口:“刚刚我没听错的话,你是要请我喝一杯吗?”

    新月真是被他这种后知后觉的样子给打败了,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沐梓霖似乎料到什么转身冲着保温箱里扬着小手的兜兜打了个招呼:“兜兜……你妈妈要请叔叔喝咖啡,你会嫉妒吗?”

    小家伙似乎能听懂一样,越见圆润的小脸上扬着傻乎乎的笑容,一双小小的狐狸眼微微的眯成一条线却依旧挡住里面乌亮的黑葡萄。两只手握着拳头不停的在半空中舞动着,那样子仿佛再说:叔叔不可以欺负妈妈……

    沐梓霖被兜兜搞怪的表情给逗到,于是连忙开口:“知道了……知道了,不会欺负你妈的!”说完不禁被自己莫名其妙的童真给煞到,连忙咳嗽了两声转身之际则恢复了正常:“探视时间也快到了,走吧。”

    最后两个人在医院旁边的肯德基坐了会,真是新月请的客,沐梓霖也没和她客气。因为他清楚的狠有些事情即便是他想客气她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所以到最后也就懒的去和她客气了。

    沐梓霖看新月捧着杯豆浆就知道她还固执的在留着母乳。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很久都没说话,最终还是新月没忍住率先开了口:“这一个多月来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这一个月该怎么办?”

    沐梓霖喝了口咖啡:“既然是谢谢是不是应该来点实际性的?比如……”他眸子里有皎洁的光闪过:“比如……以身相许什么的?”

    新月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可没想到沐梓霖会说的这么直接:“梓霖,我现在不是一个人,我有兜兜……”

    沐梓霖一副我知道的样子:“兜兜怎么了?兜兜和我挺合缘的啊,你没见每次我一逗他他就笑吗?”

    新月苦笑不得,心里默默的想:拜托。是个人逗他他都笑。

    当然了想归这么想可话不能这么说,她一边摩挲着纸杯一边开口:“以你的条件一定可以找到一个很优秀的女人的!”

    沐梓霖不可否认的摊了摊手:“拜托小姐,我是个正常传统的中国男人,所以自然也会遵循传统的延续,什么时候该干什么我清楚的很,再说了,我现在面前不是有一个吗?我何必再花心思花时间去找别的人呢?”

    新月张了张嘴刚要反驳什么就被沐梓霖一把按住了手:“我不知道下面我要说的话是不是很唐突,可我觉得既然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也没什么唐突或不唐突的了,新月,对你,我一直都是认真的,不管是在大学还是现在,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的心从来都没有变过,如果可以我愿意给兜兜一个家,相信我,我会努力做好一个爸爸的!”贞上介弟。

    新月慢慢的抽出自己的手摇头:“过去的一年里我经历了太多,不想再过太复杂的生活,我只想一个人带着兜兜平平淡淡的生活,还有,卓聿衡是兜兜的爸爸,这件事情我从来都没有打算要瞒着兜兜,等他长大了我一定会告诉他,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沐梓霖呼了口气倚在椅子里:“新月,卓聿衡的事情你不说,兜兜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又何苦这样折磨自己,你自己也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你确定这样真的是为兜兜好吗?”

    “可是住进傅家认祖归宗是我这辈子过的最难受的一段日子,所以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在兜兜身上发生。”

    “对啊,所以你才需要一个家庭,需要一个人来照顾啊,不然如果有一天你老了病了,兜兜不是还会被接回卓家吗?”

    新月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是……我承认的确是这样,可是那个人可以是任何一个人却唯独不可能是你!”

    沐梓霖蹙眉:“为什么?可以是任何一个人却唯独不能是我?”

    新月侧目看着窗外越来越稀稀落落的人群:“因为我配不上……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灵上!梓霖你适合更纯粹更专一的爱,而我不能那么自私!”

    “你不是我,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很清楚自己想要的什么?所以你不要再多说了,我对你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你可以拒绝可以无视,可是你无法阻止我发自内心的举动。”

    新月回眸怔怔的望着他,他完全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径直起身就要走人,她伸手揪住了他的大衣袖子。

    他慢慢的转身看着她,心里百转千回:“新月,别这么快就拒绝我,你需要时间来考虑,别忘了你和兜兜需要人来照顾!”

    最终那晚新月没能说通固执的沐梓霖,之后的每一天他依旧重复着同样的事情,晚上准时的出现在育婴室门口,等着新月看完儿子固执的送她回家,对此,新月毫无招架之力。

    英国的合资案一直谈的不顺利,卓聿衡就一直在英国待着一点回国的打算都没有,国内的公事都是他远程遥控处理的,其实凭他以往雷厉风行的作风英国的合资案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英国人和他讨价还价他只要态度再强硬一点这事早就解决了,他完全是故意的,因为心里接受不了傅新月和沐梓霖的事情他才故意拖着,说白了也就是他暂时不愿意回国也就是传说中的眼不见为净。

    他已经算好了时间,一切事情都会在新月预产期前一个星期搞定,到时候他会提前回国陪着她待产。

    至于孩子生下来之后,她愿意和他和好一家三口开开心心的过日子那是最好不过,可如果她依旧那么执着,那孩子他一定要养在自己的身边,卓家的骨血他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冠上别的姓氏,明明他这个爸爸还尚在人间自然也用不着这个孩子眼巴巴的认别人做父亲。

    至于她?她若是想走他一定不会再厚着脸皮留她……

    很快医生就宣布兜兜小盆友可以出院了,去医院接孩子的那天,沐梓霖特地请了假陪着新月一起。

    从护士手里接过兜兜的时候,新月这个当妈的竟然紧张的忘记了该怎么去抱他,一会孩子便因为不舒服就哼哼的哭闹了起来。

    沐梓霖见状连忙伸手抱了过来,新月有点不愿意,可令她挫败的是兜兜到了沐梓霖的手里确实不哭了,而且还被他逗的咯咯直笑。

    她瞬间有点不能接受:她千辛万苦生出来的儿子唉怎么搞的好像和他肚子里蹦出来的一样?

    后来在沐梓霖的安抚下,兜兜再次回到了新月的怀里,这次新月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兜兜呢似乎也感觉到了母亲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安全感,一个劲的扬着小拳头呜呜呜像只小猫咪一样发出声音。

    医生特地嘱咐了新月:“兜兜的免疫力要比正常孩子都差,所以带的时候要格外的小心和仔细。”

    沐梓霖去帮忙办出院手续,护士在病房里给了新月一张新生儿登记表说是要用来开出生证明的。

    趁着护士帮忙抱兜兜的时候,她提笔填表格,笔尖在父亲的那一栏里顿了顿最终还是写上了卓聿衡的名字,就像她曾经说过的兜兜是他的孩子这是不争的事实,即便她是兜兜的妈妈也不能违心的掩盖掉这个事实。

    而在新生儿名字那一栏里,她也是工工整整的写上了三个字,卓嘉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