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都市小说 > 假若爱有天意 > 230 他的对手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爱情和想念
    其实沐梓霖大可以告诉医生兜兜从出生以来就一直吃的奶粉,可他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反而态度极其诚恳的点头迎合医生的话。

    晚上新月烧退了整个人也仿佛褪去了一层皮一样。躺在床上也不说话。

    沐梓霖知道她心里难受也没去叨扰她,只是安静的坐在一旁画图。

    铅笔和白纸亲密接触发出的沙沙的声音就像是秋天的树叶落地一样在寂静的夜里显的格外的清晰。

    新月背对着沐梓霖手臂偶然的触碰到胸部,似乎意识到什么她伸手在被子摸了摸自己,那里虽然还有些高耸硬块可比起白天的时候那种疼痛已经消褪到自己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了。

    她儿子的口粮就这么慢慢的没了,虽然兜兜从出生到现在一口都没喝过她的奶,可眼下正母乳正真的彻底褪下去了,她心里却扬起一股子莫名酸涩来,眼睛一眨泪珠儿就顺着眼角落下来了。

    为了不让沐梓霖发现她只能用手捂着唇无声的哭泣,殊不知身后的男人早就发现她的异常在她的身后驻足了很久,一双手朝着纤弱颤抖的双肩来来回回不停的做着拉锯。

    纠结到最后,沐梓霖还是选择了放弃,慢慢的出了病房倚着墙壁站着。

    身体那么隐秘的地方慢慢发生的变化而且还是和兜兜息息相关的。他很清楚这个时候他除了不去打扰她其它的什么都做不了。

    医院的深夜似乎要比以往还要静溢。静的新月都能听见自己轻缓的心跳声,退奶针很快就起了作用胸部也不再那么硬邦邦的了,然而身体上疼痛的缓释却越发让新月心里酸楚,兜兜不喝母乳这事她自认为已经自我心理调整的很好了,可不曾想眼下当奶水确确实实退下去的时候。她却又不能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

    到此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远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她很自责,对于这个孩子她似乎除了给予了他生命再无其它……

    而给予他生命的另一个人?自从他生下来之后她竟然就这么和对方失去了联系,仿佛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卓聿衡这个人的存在。

    想到这新月摸出枕头下的手机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点下去,放在耳边等了很久,机械冰冷的女声一次次的冲击着耳膜:“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卓聿衡……当孩子早产躺在保温箱里而导致不能和正常孩子一样食用母乳的时候,当傅予航的死被活生生的推到她眼前的时候,在她最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这个曾经说爱她的男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不见了。

    白色的幽光照亮了新月的脸,她就怔怔的盯着屏幕知道自动变黑,随后她将手机重又塞进枕头下面阖眼不再去想和卓聿衡有关的任何事情。

    同一时间的法国cdg机场,因为天气的原因卓聿衡原定一早的飞机航班延误,站在vip休息室的玻璃幕墙前眺望着远处一朵朵黑色的乌云压顶和云层之间偶然一闪而过的雷电。卓聿衡的心莫名的有些忐忑焦躁,雨水不停的砸在玻璃幕墙上很快就阻断了远眺的视觉。

    拿出手机看着上面的定位app,从昨天开始这里显示的新月所在的位置就一直是傅家的卧室。二十四小时整整一天过去这个定点动都没动过。

    一个人二十四小时待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正常人稍稍用用脑子想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唯一能解释这种奇怪异像的理由就是傅新月这段时间都没有戴助听器……

    她为什么不戴?还是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急的连助听器都给忘了?

    昨天一天卓聿衡都是在这种自我矛盾的疑问中渡过的,终于最后他还是没忍住提前了返回的行程。

    冷战了近四个月,没有人知道他这几个月是怎么过来的,明明想新月的心里发疼发酸,明明都快被想念折腾的颠三倒四,但是可笑的骄傲和浓浓的醋意还是鞭策他足足在法国待了三个月对她的事情不顾不问,好端端正常的一个人经常会像个精神分裂的病人一样,不断的去否定自己的臆测,比如他会不停的告诉自己,或许就像新月说的那样她和沐梓霖之间的事情就是一个误会,他们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而已,而后又会在下一分钟否定掉这个想法。

    近期这种近乎偏执和病态的念头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转淡,时间越长越久他对新月和孩子的思念和关心就越来越重,最后终究还是忍不住查了她的定位系统,终于那个静止不动的小圆点彻底的打败了他的维持了四个月之久的傲娇和高冷。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他的对手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爱情和想念,在这些强大的对手面前他败的溃不成军、一败涂地。

    不过那有如何呢?一直在神坛上游走的卓聿衡一招被傅新月拽入了凡间就注定失去了他高傲冷漠的权利……

    飞机一直误点到半夜,一直到宣布可以登机的时候卓聿衡烦躁不堪的心才慢慢的平复了下来,坐上飞机的时候浓浓的疲意袭来,双眼只是轻轻的一阖便睡了过去。

    这是个厄长的飞行旅程,厄长到卓聿衡在睡着的时候甚至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新月早已经不是一头飘逸的长发,齐耳短发的她身边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不管他怎么试图去看都无法看清那个男人的长相,他们一男一女一大一小一左一右牵着一个四五岁年纪的男孩子,新月脸上的笑是鲜少的温柔和羞涩,夹在两人中间的小男孩慢慢的抬头,待看清那孩子的脸时,卓聿衡不禁惊恐大呼出声:“傅新月……你给我回来……”团匠场才。

    如果不是有人推搡自己,或许卓聿衡还沉浸在那个可怕的梦里,眼睛睁开空姐精致的容颜映入眼帘,随之响起的还有其略带惊愕的曼妙声音:“先生……您没事吧?”

    卓聿衡接过空姐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擦额头,摇了摇头:“没事……”

    空姐看见卓聿衡满面冷汗的样子狐疑的离去,他则是将脸全数埋进了温热的毛巾里,热气似乎将毛细孔全都敷开了一样,本应该是舒服的释然不想却是寒津津的凉意来袭蔓延到手脚,冰凉一片。

    新月一直念着在家的兜兜,思子心切所以第二天便坚持出了院,沐梓霖见她不发烧了脸色也不再那么瘆人的慌也就顺着她的意思打点好了一切。

    车子刚在傅家停车场停下来两人还没来得及下车就只见大门口围着好几个穿着制服的男人。

    那身衣服沐梓霖倒是一眼就认出来了,于是有点狐疑的出声:“法院的人?”

    新月听他这么一说脸色瞬间白了一层连忙下了车,脚步急促的有些踉跄,中途看见文嫂抱着兜兜从正厅里出来一边走还一边和那些法院的人争论:“你们要封最起码也要等主人回来再说吧。”

    “大妈,我们也是工作,希望您能配合麻烦让一让!”

    其中一个人刚说完这话,新月就已经到文嫂身边了,她盯着那些人手里拿着的封条语气不解:“为什么封我家?”

    此话一出,下一秒就有人拿出了一张红头通告:“傅予航不顾其它股东的利益卷款潜逃,两月前就被人提出上告,鉴于傅予航本人现已被确认为飞机事故遇难,法院判决清点傅氏资产以供赔偿给各股东。”

    傅崇岳去世的时候虽然给新月留下了一大笔遗产,可当时她是毫不犹豫的全部转让到了傅予航的名下,这其中也就包括了傅家这栋别墅。

    “傅氏赚钱的时候分红拿钱拿到手软的时候他们怎么不告?现在这算什么?树倒猢狲散吗?再说了,他们要告最起码也该事前先和我们协商调解吧?我们连法院的受理通知和判决书都没收到你们就直接来贴封条,你们说封就封?难道中国的执法单位现在都是这么唯吾独尊的吗?”

    “这位小姐,你不是傅氏的法定代表人自然是不会受到我们法院的受理通知书的,至于判决书法院也是严格按照刑法程序和上诉时间来判定的,如果你对判决不服可以提出上诉,恕我直言,以傅氏如今的经营状态继续上诉的结果很可能是败诉,所以还是请你别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法院的人话刚一说完,新月脚下一软整个人歪了歪差点就从台阶上摔下去,还好沐梓霖眼疾手快一把在后面撑住了她的腰。

    眼睁睁的看着住了十几年的地方被封条封住,新月哪里还管的了什么妨碍执行公务,用尽全力想冲上去阻止却被沐梓霖牢牢的锁在怀里。

    一低头他便看见她泛红的脸颊和脖颈之间凸显的青筋,鼓鼓的就那么的暴露的在空气中快速的搏动跳跃着,每一下都昭示她内心的愤怒和不安,他甚至能感觉到她浑身的肌肉僵硬的就像块石头一样,整个人就像头落入了猎人圈套的小兽不停的挣扎,浑身都迸发出了一种食肉动物的血性。

    他怕她失控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又怕强行箍着她会伤到她于是只能放轻手里的动作柔声的安抚:“别担心,我会想办法的,别忘了你自己现在还病着,再退一万步来说即便你不为自己着想是不是也应该为兜兜想一想,新月你回头看看兜兜,他被你吓坏了!”

    相处的久了,沐梓霖总能完美的抓住新月的七寸,他很清楚她现在最最在乎的是什么,他料定了她为了兜兜即便是再大的不甘和怒火也能慢慢的自我平息下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