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都市小说 > 假若爱有天意 > 241 你敢让那个男人踏进这屋子一步
    嘉懿从小到大几乎从未提起过爸爸这个词,也很乐见沐梓霖成为自己的爸爸,这对于沐梓霖来说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大大减小了自己追求新月的难度,他很清楚对于新月来说。现在什么是她生命里不可触碰的底线,只要嘉懿和他站在同一条阵线上那么求爱路上最大的阻碍屏障也就荡然无存了。

    眼见着他这些年的期望即将圆满画上句号,却不想卓聿衡这只拦路虎又横亘其中,他是嘉懿的爸爸,即便从小到大没有生活在一起过,可骨子里流淌着的是同样的血脉和基因,比起他这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外人来说,卓聿衡更有优势能得到嘉懿的信任和欢欣,所以对于新月如此不遮不掩的承认,沐梓霖心里的不安大大加深了几层。

    “嘉懿比同?小朋友都要聪明,前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的,卓聿衡的事情他早就一清二楚了,这事无论如何瞒不住他的!”

    “嘉懿他……知道后是什么反应?”沐梓霖婉约的问出了心底的疑虑。

    新月叹了口气,脸上写满了庆幸:“要比我想象中的坚强和让人心安。”

    沐梓霖也大松了一口气:“希望他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心态下去就好。”

    见新月不说话沐梓霖突然话峰一转:“婚纱很美,很衬你的气质。看来我眼光还不赖!”

    新月不禁转首看了一眼后车座上的婚纱包装盒,圆圆的大大的上面有白色繁复的西番莲花纹。巨见助技。

    “你究竟是在夸婚纱美呢?还是夸你自己的眼光好呢?”新月歪着头打趣沐梓霖,却不想被他捏了一把脸颊:“再好的眼光、再美的婚纱也要美丽的人来衬托。”

    新月嗤嗤的笑了笑,原来总是温文尔雅的沐大设计师说起情话来也是肉麻死人不偿命的那种人。

    卓聿衡带儿子去了家老字号,他这儿子虽然长相活脱脱的仿若从他的脸上扒下来的,但饮食上的爱好和禁忌却无一例外的随了新月,海鲜过敏、好嗜甜食,这不眼见着一盘糖醋排骨已然尽数落入了他的腹中,要了杯温水递过去:“多喝点开水解油腻。”

    “妈妈说过,饭后半个小时才能喝水,不然对胃不好!”

    想着新月这话说的也不错,卓聿衡也就没再强求儿子,只是安静的看他吃饭。

    儿子的吃相很好,根本不像同?孩子那样吃饭时会抢食会发出声音更不会挑食。总是他给夹什么他就吃什么,为此卓聿衡很欣慰,傅新月把儿子教的不错。

    吃完卓聿衡买单的时候。小家伙轻轻的嘀咕了一声,声音虽轻可他还是听见了:“可以打包一份糖醋排骨吗?妈妈也喜欢吃!”

    他不做声色的将卡递给了服务生并且另要了一份糖醋排骨打包,事毕他暗地里看了一眼小家伙,整个人笑眯眯的难得一见的不那么拒他于千里之外。

    晚上回去的时候,小家伙在车上睡着了,卓聿衡特地用毛毯给他裹了个结实,到新月楼下的时候连毯子带人一起抱上的楼,小手指上顺带勾着一份打包的糖醋排骨!

    卓聿衡上门的时候,沐梓霖刚走不久,新月刚洗完澡正收拾卧室,听见门铃声想到极有可能是儿子连忙手忙脚乱的去开门,急的连拖鞋都没穿。

    门一开。卓聿衡抱着孩子就往卧室走,一边走还不忘一边奚落新月:“三更半夜的这么凉,你出来都不知道要穿鞋的吗?多大的人了?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要是病了还怎么照顾孩子?”

    新月被奚落一时间竟忘记了思考,光着脚丫站在门边眼睁睁的看着卓聿衡高耸的背影,脚底有股子凉意不停的往脚心里蹿,直到看着他把儿子安置进了卧室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去穿拖鞋,完了跟着进了卧室。

    站在床边看卓聿衡照顾孩子睡下去,她不禁有些怔怔的,他的动作太娴熟就像每天陪孩子入眠的爸爸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涩和违和,看着孩子的眼神都透着宠爱和怜惜。浑身都散发出柔和的父爱,她甚至都觉得在这个时候她如果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打破了这样的宁静都是十恶不赦的罪恶。

    卓聿衡给儿子掖好了被子离开之前还俯身亲了儿子额头一下,之后更是体贴的将床头灯调到了最暗,之后才轻手轻脚的离开,路过新月身边的时候见她愣着不动顺势一手握着她的肩膀将她带离了卧室。

    从幽暗的卧室一下转到光线明亮的客厅,新月一时间有点适应不来,只有频频用手挡着额头低着头。

    卓聿衡将她慢慢的带到了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看见她头顶上两个熟悉不过的髪旋心里不禁感概万千:都说天生两个髪旋的人脾气怪异,看来这老话还真不假!

    光线被眼前一片黑色的阴影挡住,隐隐的看见那阴影的轮廓,新月心里酸涩无比,她甚至没抬头声音轻如鸿毛:“很晚了,你该回去了!”

    卓聿衡依旧站着双手插在裤袋垂脸看着她:“老婆孩子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家!你现在让我走,请问我该往哪去?”

    新月慢慢抬头,唇色泛出青白之色:“既然开始的那么的简单,为什么现在就不能让它简单的结束呢?”

    卓聿衡伸手捏住她的下颔暗暗用力,那架势仿若势必不让她逃离一厘一寸:“新月如果你是这么想的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这段婚姻开始的并不简单,你根本无法想象一个心如死水的人如何一步步重生,我二十九岁的生命里几乎都是凭着恨意存活下去的,就像在无间地狱的阿修罗地狱一样成天过着黑暗不见天日的日子,后来你的出现就像是一束光,一寸寸我块黑暗的世界照亮,你带着我离开那种万恶深重的生活让我明白什么是爱和保护,说服自己去忘记恨去接受这样的爱,这一路走来太难太难,所以你告诉我本来就不简单的开始如何能简单的结束呢?”

    话说至此的时候,卓聿衡已经和新月面贴面距离极近了,他们甚至能彼此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能看见到对方脸上细小的毛细孔,渐渐的两人之间的气温越来越高,呼吸急促之间似乎都洋溢着暧昧的因子。

    新月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能沉沦在这种万劫不复的轮回里,可卓聿衡的气场太强,强大总是会拽着她的心思,蛊惑了她的心神,总是有那一股子魔力牵引着她一步步走进他的精神世界里。

    就在唇即将贴上唇的时候,一声突兀的门铃声如一声及时而至的刹车声,瞬间炸断了新月趋于迷蒙的神经,紧接着响起的沐梓霖的声音对她来说更像是一根救命稻草,她清醒的摇了摇头,用力的推开了卓聿衡暖而充满了魔力的怀抱,急急忙忙的就要去开门,刚走到沙发边上就只感觉腰间一股重力袭来,之后整个人便埋进了柔软的沙发里,脑子被摔的嗡嗡直叫,再然后就听见卓聿衡的声音,冰冷的就像根冰锥一样刺破了她的耳膜:“傅新月,你敢让那个男人踏进这屋子一步,我保证明天你就再也见不到儿子!”

    新月顿时僵在沙发里,揪着卓聿衡衣襟的手慢慢的收紧,白皙的手背上都显现出淡蓝色的脉络来:“卓聿衡,你别太过份……”

    卓聿衡一听笑了笑站起身朝着新月走过去,整个人顺势将娇小的她又往沙发里层压了压,呼吸互相碰撞就像烟花一样在空中绽放出五颜六色的火花,他侧脸贴近她的耳边热气徐徐冲进她的耳膜:“这就叫过份了?不如,我来让你看看什么叫正真的过份?”

    说罢双手用力按住新月的肩用力的将她反转了个身,一手掐着她的后颈双腿死死的抵着她的腿,另一只手开始肆无忌惮的撩起了她的长裙,炙热的唇落在纤细的脖颈之间如同一把烙铁一样在她白净的皮肤上留下嫣红的痕迹。

    新月试图用力仰起头盯着卓聿衡的侧脸,怎奈沙发太软她整个人陷在其中连声音都闷闷的:“卓聿衡,你混蛋……放开我……”

    卓聿衡顺势在她的脸上落下一个湿热的吻:“你可以再大声一点,让门外那个觊觎了你这么多年的男人听听你的声音……”

    说完他浅笑着指了指门板,新月顺着他的手指似乎能透过门板看见外面的沐梓霖,他会听见吗?她闭眼不去想沐梓霖会是什么样子,只是一味的隐忍着喉间的颤抖:“梓霖,很晚了,我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沐梓霖只是在半路发现新月的婚纱还丢在车上,于是转头打算给她送婚纱的,眼下被新月冷落在门口,心里虽然有些不爽,可看见手上那圆圆的盒子心里的不悦顿时消散:“那你早点休息,婚纱我明天再给你送过来!”

    多年沉寂的欲望早在进门看见她的一瞬间就开始抬头,如今早已经是厚积薄发的堵在了一个点上,再加上沐梓霖的蜜语,嫉妒、愤怒一瞬间如同潘多拉的魔盒一样打开之后就全部都跑了出来,完全淹没了卓聿衡的理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