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都市小说 > 假若爱有天意 > 244 你做人到底还有没有底线了
    就这样大家都相安无事的渡过几天平静的日子,一直到婚礼前的一天,沐梓霖从戒毒所出来特地早早的回家洗澡清理自己。

    因为风俗的关系婚前夫妻不能见面,沐梓霖晚上只是和新月打了通电话。两人互相寒暄了几句挂电话的时候虽然都彼此感觉到异常。可也被即将到来的婚礼给淡漠了。

    按着新月的意思,婚礼并没有大肆铺张,甚至连宾客都没请,就只是定了教堂请神父见证。

    早早的新月换好了婚纱,打扮的如同英国小绅士的兜兜似乎第一次见到妈妈穿的这么仙,一直就跟只陀螺一样围着她不停的转,最后小家伙更是趴到了窗台上看着黑色的婚车越来越近。连忙拉了新月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催促她:“妈妈快点,迟到是不好的习惯哦!”

    新月大多敌不过儿子的调皮,再加上车子已经等在楼下了,于是也就随着他去了。

    上车了之后,新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这车她好像在哪坐过?细细的观察了一圈盯着门把上那精致的logo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么熟悉。当年她从傅家出门嫁进卓家一路坐的就是这辆同款的宾利,如果不是因为司机不一样,还有身边多出了一个小小的肉球,她还一度以为时光倒流了呢!

    沐梓霖早早的就等在了定好的教堂,看着纯白的礼花他心里有些慌、有些激动、终于这么多年一切都如同设想中的一样成真了,虽然婚礼要比他想象中的冷清许多,可没关系,只要新娘是新月,怎样都可以。

    他对着镜子理了理歪掉的领花。几乎是同时手边的手机震动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接了电话,这通电话还没接完,就只见他原本如玉的脸冷成了一块冰,挂了电话拎起了西装夺门而出。

    婚礼的一切都是沐梓霖亲手安排的,从婚纱礼服到教堂里桌上、地上全是一水的百合,每一朵都都娇艳欲滴美轮美奂。

    阳光从教堂的玻璃顶上倾泻而下,零零散散的就像金色的精灵一样铺满了整间教堂,红色的地毯从门口一直蔓延到圣坛,一路都是纯白的百合蕾丝点缀,因为花香时不时的还会有蝴蝶驻足飞舞。

    “妈妈,看蝴蝶!”兜兜拉着她就要追逐着去扑蝴蝶,小孩子的银铃般的笑声在阳光下四溢,暖情融融。

    因为重心不稳,新月干脆脱了高跟鞋。然后陪着儿子去扑蝴蝶,一时间两人的笑声不绝于耳。

    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新月觉得最幸福的时候,总是能忘记了烦恼甚至忘记时间,很快当兜兜都难得停下来喊累的时候,新月早已经没有了当新娘子的娴静如花了,光着脚和儿子肩并肩坐在一起。估庄投亡。

    兜兜不停的四处张望嘴里还不停嘀咕着:“爸爸为什么还不来?”

    被儿子这么一说,新月转头看了一眼圣坛上的钟,和约好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沐梓霖却还没到,她看着钟正想着,就只听见一阵脚步声由远至近,越来越清晰,她笑了笑开口转头:“迟到了该怎么罚?你?”

    笑容在看见漫步而至的男人的脸之后瞬间僵硬,眼前的卓聿衡一身至臻的纯黑,胸口的口袋里插着一朵粉白相间的玫瑰,如玉的脸上有着最相得益彰的笑容,优雅得体、从容不迫。

    她突然想到,三年前那个时候的他还是坐在轮椅上一身病容连出门迎她的力气都没有的短命二少爷。

    他的突然而至让她陡升不安,颇有些紧张的开口:“你?”

    新月的慌张是卓聿衡意料之中的,他不慌不忙的拉住她的手挽住他的胳膊,声音温润的恨不得溺死她:“新月,三年前的那个婚礼是我的一个遗憾,很巧今天是我们结婚四周年纪念日,我们把那个遗憾画圆了好不好?”

    新月一听急着就要抽手,可怎奈卓聿衡牵的太紧,而且也没有让她逃离的打算,他挽着她一步步进入教堂,没穿鞋的她在他的身边就像个迷糊的小不点一样,儿子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教堂的最前面一边拍着手一边吆喝:“爸爸妈妈终于在一起了……”

    这时新月才彻底反应过来了,她被将了,被这一对父子将了,儿子早上急急忙忙拽着她下楼是知道那车是卓聿衡派来的,而这里的一切也都是卓聿衡搞出来的,所以她压根就是上错了车来错了教堂,所以她根本等不到沐梓霖?

    她愤愤的开口:“卓聿衡,你……”

    卓聿衡食指抵住新月的唇,告诉她一个不争的事实:“这里就是沐梓霖准备的教堂,可你知道吗?即便儿子不帮我你也永远等不到他,知道为什么吗?”

    新月面色铁青的盯着他,他清浅的笑了笑悠然开口:“原因有两个,第一,沐梓霖这会正陪着他的前女友没工夫管你;第二,你我的婚姻从未结束过,我们根本就没离婚,我们还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所以除非你打算犯重婚罪,不然你永远都不可能和沐梓霖结婚。”

    卓聿衡此话一出惊的新月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话来,他知道她要问什么于是便继续开口解惑:“三年一过我们就离婚这话不假,可那份婚前的离婚协议你签了,我却没签,所以我们依旧是合法的,其实早在第一天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打算告诉你了,可你没心思听,这怪不到我头上……”

    听及此新月愤然伸出手眼见着一巴掌就要朝着卓聿衡如玉的脸颊招呼过去,却被他紧紧的扣住了手腕,他转头看了一眼儿子,只见他正背对着他们一个人玩钢琴玩的正起劲,他不禁在她的耳边吹了口气:“这么暴力?还好没被儿子看见,不然都要跟着你后面学坏了!”

    新月压低了声音:“卓聿衡,你做人到底还有没有底线了?”

    卓聿衡笑了笑:“底线,去它的底线,老婆儿子都快跟别人跑了,我还有什么底线可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