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自我小说 > 大夏文圣 > 第九章:夫子,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第九章:夫子,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第九章:夫子,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第1/2页)

学堂内。
  
  众人目光皆然惊讶。
  
  在他们看来,顾锦年虽然是国公之孙,平日里虽然嚣张,可也只是在自己的圈子里嚣张。
  
  可这里是学堂。
  
  莫说国公之孙,就算是当朝太孙来了,也要老实一点。
  
  故此平日里顾锦年在学堂还算比较老实,最起码在刘夫子面前。
  
  却不曾想到,今日就跟吃错药一般,逮着张赟骂。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顾锦年,你这是强词夺理。”
  
  张赟被顾锦年怼的有些头皮发麻,半天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这样说上一句。
  
  “强词夺理?”
  
  “到底是谁在强词夺理?”
  
  “圣人有言,凡利其事,必先其知,你张口闭口都是百姓,可连百姓基本的吃穿都不知情。”
  
  “这不是纸上谈兵,徒增笑话吗?”
  
  “敢问刘夫子,学生所言有无道理。”
  
  顾锦年可不管那么多,本来他就跟张赟有仇,更何况现在还需要怨念,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至于这句话是不是圣人言论,顾锦年不管,只要是大道理,你说是圣人说的也没毛病。
  
  古今往来都是这样的,你说出来的大道理,别人要是不信,你就说是谁谁谁说的,马上这句话的含金量就高了。
  
  放在这个世界也是一样。
  
  反正也没有人知道,圣人到底说了没说,他说的话那么多,怎么可能每句话都被人记下来。
  
  “恩。”
  
  面对顾锦年的询问,刘夫子点了点头,他没有选择偏袒张赟。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这位刘夫子还是有职业操守的。
  
  随着这句话一说,张赟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
  
  连刘夫子都帮顾锦年,他能说什么?
  
  有些怒。
  
  可张赟还是深吸一口气,望着刘夫子道。
  
  “是学生的不是。”
  
  张赟很聪明,没有在学堂上与顾锦年大吵大闹,相反及时承认错误,还能留下一个好印象。
  
  “锦年所言,不无道理,张赟,好好牢记,这对你来说不是一件坏事。”
  
  刘夫子点了点头。
  
  随后将目光看向顾锦年,面上笑容温和。
  
  “你们也要好好向锦年学习,天下苍生,不是挂在口中,而是牢记于心。”
  
  “连百姓之柴米油盐都不知晓,便将百姓挂在口中,的确有些堂皇。”
  
  “锦年,你说一下一斤粗米多少文钱?”
  
  刘夫子笑道。
  
  顾锦年方才所言,的确很不错,这值得表扬,也值得夸赞。
  
  只是听到刘夫子所言,顾锦年立刻摇了摇头道。
  
  “回夫子。”
  
  “我不知道。”
  
  顾锦年很老实,他鬼知道柴米油盐有多贵。
  
  先不说刚穿越,就算穿越一年,顾锦年也不会去了解这个啊。
  
  吃饱没事干?
  
  只是随着这个回答响起。
  
  学堂内瞬间安静下来了。
  
  刘夫子脸上的笑容略显僵硬。
  
  张赟更是懵在原地。
  
  你大爷的,你不知道你说什么?
  
  你还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你有病啊你?
  
  “你自己都不知道,你问我做什么?”
  
  张赟实在是忍不住了,朝着顾锦年怒道。
  
  面对张赟的怒斥,顾锦年却显得有些无辜道。
  
  “我又没把百姓苍生挂在嘴边。”
  
  “要知道这个作甚?”
  
  顾锦年的回答,让张赟彻底没话说了。
  
  他沉默。
  
  可脸色涨红。
  
  气的涨红。
  
  此时此刻,张赟感觉自己胸腔有一口血,差一点就要吐出来了。
  
  一瞬间,一道黑气再次从张赟体内弥漫而出,没入自己脑海之中。
  
  古树当中的果实,也显得红灿灿,仿佛马上就要成熟落地一般。
  
  “行了。”
  
  “莫要吵闹。”
  
  刘夫子也有些头疼,本以为顾锦年当真懂些道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不过顾锦年说的也没错,他又没有把百姓苍生挂在嘴边,不知道也合情合理。
  
  压住学堂内的喧哗。
  
  刘夫子继续开口道。
  
  “下个月,大夏书院便要开始新一轮招生。”
  
  “你们要好好复习,也要认真读书,每届大夏书院招生,书斋至少有三人可录取。”
  
  “这一次千万不要丢了书斋脸面。”
  
  “尤其是张赟,你资质极佳,父亲更是当代大儒,只需要全力以赴,便可入大夏书院。”
  
  “只是你心浮气躁,有时候会因小失大,算起来你今年也快十七了。”
  
  “若是在十八岁之前,没有踏入凝气阶段,往后就麻烦了。”
  
  刘夫子出声,将话题转移,同时也提醒张赟最重要的事情。
  
  凝气。
  
  学堂内,众人听到这话后,不由来了精神。
  
  要让他们读书,他们兴致一般,可听到儒道体系后,自然来了兴趣。
  
  尤其是顾锦年。
  
  他知道这个世界不是寻常世界。
  
  乃是仙武并存的仙侠世界。
  
  仙佛儒武剑妖灵。
  
  七大体系,每一条体系又划分七境。
  
  仙佛之类,顾锦年到没有什么特别好奇,无非就是飞剑寻仙之类的,而且仙佛体系都牵扯到了因果和业力,有各种限制。
  
  最让顾锦年感兴趣的,就是儒道。
  
  如今刘夫子提到这个,顾锦年刚好可以问问了。
  
  “夫子,儒道七境,具体有什么能力啊?”
  
  “是不是到了后面的境界,提笔镇杀百万雄师?”
  
  声音响起,打断张赟原本要说的话。
  
  但顾锦年所言,却让张赟嗤笑不已。
  
  “当真可笑,亏你还在书斋读书,连儒道七境都不知晓,还提笔镇杀百万雄师?”
  
  “你把我辈读书人当做什么了?”
  
  “还是整天看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把民间野作拿出来丢人现眼?”
  
  张赟开口,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
  
  一整天被顾锦年压着,好不容易找到机会,他自然要骂回去。
  
  只是张赟的怒斥,在顾锦年看来,显得有些小家子气。
  
  看看刘夫子的表情就知道,眼中对张赟满是失望。
  
  “那你知道一斤粗米多少文钱吗?”
  
  顾锦年看向张赟,缓缓开口道。
  
  张赟:“.......”
  
  “这又跟粗米有什么关系?”
  
  “你自己也不知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最佳赘婿 我的治愈系游戏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 最强屠龙系统 花醉满堂 黄金渔场:番外 四合院:最后的赢家 致命娇宠许倾城薄止褣 你是似月似星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