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自我小说 > 南岸有扶苏 > 第7章 青旅惊魂

第7章 青旅惊魂

第7章 青旅惊魂 (第1/2页)

说是收拾东西,但是事实上唐棠并没有什么好收拾的,需要的生活用品直接到学校购买就好了。
  
  结果盛司夜却说因为唐棠是白老师特别看重的存在,所以这些东西学校都会提供。
  
  唐棠没有想到,学校竟然这么的大方,这样子一来自己只需要带一些简单的衣物就好了,反正根据盛司夜说的,学校规定穿校服来着。
  
  只要不离开学校的范围,自己也只能穿着校服了。
  
  当天两人便是入住了一家看上去还不错的青旅,盛司夜说今夜基本是不会睡觉了的,因此两人便是挤在了一间屋子里。
  
  盛司夜倒是也没有隐瞒,直接说这家青旅有东西存在,他要顺便把这玩意收了。
  
  唐棠很是期待,因此也没有拒绝。
  
  透过青旅的窗户往外看去,漆黑的摩天大楼像是巨人一样肩并肩的站立着,夜幕降临,行人匆匆,灯光闪烁。
  
  盛司夜抱着书依靠在窗前,而唐棠则是把毯子裹在了自己身上,蜷缩在不大的沙发上,意识渐渐地有些昏沉,隐约间似乎听见了远处传来的钟声。
  
  钟声回荡,似乎是来自很远很远的教堂,但是在唐棠的记忆里,这座城市没有大的钟楼。
  
  唐棠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胡思乱想着,觉得全身是无比的沉重,像是有什么重物压着。
  
  她突然想到月下漆黑的钟楼影子,拿着手电的人在黑暗中奔跑,但是光亮并不能照亮他脸上的黑暗,圆月慢慢的沉沦下去,似乎是在跳跃。
  
  就连唐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样的一幕,是那么的壮丽,疯狂又是那么的真实,好像自己曾亲眼目睹过这样的一幕。
  
  可是自己为什么会听到那样的声音呢?
  
  这家青旅的隔音效果其实并不好,外面是喧闹的大街,人来人往,处处都是汽车鸣笛的声音,为什么只有自己听见那样单调的钟声?
  
  身上的重压突然之间消失了,唐棠坐了起来。
  
  一轮巨大的圆月透过窗户缓缓的升了起来,清冷的月光铺洒进来,像是银色的潮水一般,来势汹涌。
  
  一个男人沉默着坐在自己的身边,抬头迎着月光。
  
  唐棠四下张望,找不到盛司夜的影子,可是他的书还随意的放在窗户旁边,这里似乎只剩下了她和眼前的这个男人。
  
  唐棠觉得有些奇怪,甚至不敢大声的呼吸,这里有一种不敢打破的沉寂。
  
  她不明白眼前的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什么一定要坐在自己的身边,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等待着自己苏醒。
  
  她不紧不慢的将毯子掀开,也坐在了男人的身边。
  
  男孩穿着一身考究的西装,俊俏的脸上是淡淡的悲伤和沉默,似乎他已经经历了上千次的苦难。
  
  两个人沉默的看着月光,时间慢慢的流逝,就像是两个一起看海的人。
  
  “要唤醒我吗?”男人的声音是轻飘飘的。
  
  “什么?”唐棠不解的问道。
  
  “唤醒我吗?”男人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你又没有睡着,什么唤醒?”
  
  “那你就是不愿意了?”
  
  男人慢慢的扭过了自己的脑袋,他漆黑如墨的瞳孔里是一片不见底的深渊,仿佛是窥视人心的镜子。
  
  唐棠的意识在一瞬间被那样的黑暗吞噬了,她全身猛地一震,仿佛面临着死亡一般,下意识的便是往后闪去。
  
  而盛司夜此时正低着头看着沉睡着的唐棠,她的脸上已经冒出了点点汗水,小脸不安的挣扎着。
  
  盛司夜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的金光,也不由得皱了皱眉。
  
  白老师说他的身上有着一个强大的鬼灵,只是还在沉睡,并没有被唤醒。
  
  所以现在产生的鬼域应该也是她体内的鬼灵搞的鬼吧?
  
  “啊!”
  
  唐棠的尖叫声把盛司夜也吓了一跳,立马挺直了自己的身子,走回了窗边。
  
  嘈杂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有行人的说笑声,有汽车的鸣笛声,所有的声音似乎都在一瞬间响了起来。
  
  自己还在做梦吗?
  
  他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做过两个连在一起的梦,明明上一个梦她还看见了钟楼前奔跑的人,下一个梦却是在和一个陌生人交谈。
  
  “做噩梦了?”
  
  盛司夜似乎是随意的瞥了自己一眼,“梦里什么东西吓到你了?”
  
  唐棠咽了咽口水,擦去了额头的汗水,是什么东西吓到自己了呢?
  
  是那个男人漆黑的眼眸吗?还是因为其他的?
  
  “咚——咚——咚——”
  
  是有人在敲隔壁的房门,随即便是传来了一个空灵的女声,“有人吗……”
  
  但是房门里的人似乎并没有听见,那个女声夹杂着一丝的失望,“噫~没人啊……”
  
  紧接着便是传来脚步声,像是有人拖着沉重受伤的腿,一蹦一跳的来到了门前。
  
  只是也许只有一只脚站立的缘故,跳一下之后还要停顿好几秒才会响起下一声,这样的脚步声竟是比敲门声更加的惊悚。
  
  又是几声咚咚咚的敲门声,听声音应该是唐棠他们房间的对门,“有人吗……”
  
  敲门声一声挨着一声,像是扣在了唐棠的心脏上。
  
  可是没有记错的话,唐棠和盛司夜入住青旅的时候,老板还特地的交代了一句,二楼没有人住,没人会听见什么声音的。
  
  这个女人又是来找谁的?
  
  唐棠紧张的看着盛司夜,而后者只是一脸的淡然,只是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房门。
  
  也许是因为之前盛司夜将自己的阴阳眼打开了的缘故,唐棠觉得屋外的女人不是人,而是那样的东西。
  
  “现在我们怎么办?”
  
  盛司夜只是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随即便是走到了房门口,双手插兜,似乎在等待着那个女人敲响自己的房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最佳赘婿 最强屠龙系统 我的绝活实在太多了 三国第一强省 你是似月似星的美好 赘婿当道 校花的修仙强者 我身上有条龙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地煞七十二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