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都市小说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四百二十五章 认输
    囚牛长老看了看灭魂,又看了看李泽道,随即指前方一处漆黑的洞府,说道:“你们对决的地点就在那前方那玄冥洞里。”

    “对决过程中,无人观战,不会有人打扰你们,你们两个人中只有一个人,能从那洞口里走出来。”

    李泽道神色更是惊恐了,忍不住小心翼翼开口说道:“那个……长老,小的现在就认输行不行?”

    亥猪脸上的肌肉抽了抽,忍不住捂脸,尴尬啊。

    这下可要被其他几兽给笑死了,你们戌亥峰的强者难道都死绝了?不然怎么会派出这么一个废物出来?要不从我们这调几个强者过去?

    戌狗的面色又阴沉了几分,想起四煞竟然败在这种人手中,他就想喷出几口老血,当真耻辱至极啊!

    “放肆!”

    囚牛长老面色一寒,刹那间,更是有着一股相当可怕的气息笼罩在李泽道身上。

    李泽道呼吸变得困难,膝盖一软,直接跪在那里……当然,这些都是李泽道故意装出来的。

    他现在相当的兴奋,他觉得这些人太可爱了,竟然帮他创造了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

    兴奋之余也在骂娘,这些强者,当真是当了**却还想立牌坊的典型代表啊,容不下自己,杀了就是了,何必如此处心积虑?

    李泽道忍不住在心里感慨啊,看来自己在这开门,至少在那戌亥峰,可以算作是名人了,即便是囚牛长老,也不太方便毫无理由的杀了他,更别说是戌狗跟亥猪这两位峰主了,因此才需要定下这样一个规则,借灭魂的手杀了他。

    什么无人观战,不会有人打扰,无非是不想让他有跪地求饶的机会。

    否则他真跪地求救了,到时是救还是不救?

    “我女娲一族,岂有贪生怕死之徒?你面对强敌的时候,竟然连拔剑的勇气都没有,当真在玷污你身上所流淌的那神圣无比的血脉!”囚牛长老面色阴寒,大声呵斥。

    “小的这是有自知之明。明知拔剑也是输,为何还要拔剑?”李泽道被“吓”得脸色惨白,小声反驳道,“这不是相当愚蠢的行为吗?”

    “放肆!”囚牛长老嘴角抽了下,差点一个没忍住动手杀人。

    此子这是在讽刺自己愚蠢?当真该杀!

    其他人闻言,各个倒吸凉气,头皮发麻,心脏哆嗦得厉害。就觉得这个鬼面当真太牛逼了,太他妈不知道死活了,竟然敢跟囚牛长老如此说话。

    不屑多看李泽道一眼的灭魂也用冷冰冰的余光扫了李泽道一眼。

    敢如此顶撞师尊,还算有点胆识。

    “放肆?不过说实话罢了。”李泽道脑袋一抬,身子一挺,声音硬气了不少。

    给人一种反正要就要死了老子豁出去了的感觉。

    囚牛长老懒得在跟这个胆大妄为的废物说啥了,手一拍。

    刹那间,一股可怕的气息狠狠的轰在李泽道身上。

    李泽道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飞了出去,随即滚进那阴森漆黑的玄冥洞里。

    “去吧。”囚牛长老看向灭魂。

    “是。”灭魂作揖,随即身形一掠,消失在众人面前。

    “你们说,灭魂多久能出来?”辰龙压低着声音说道。

    “我猜十息不到。”寅虎接话。

    “好歹也是戌亥峰的代表,听说了还重创了数位灵神境上品巅峰修为的强者,应该能多支撑一段时间……二十息?不能再久了!”看起来相当憨厚的丑牛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老子同意老牛的观点。”

    这些人一边聊,一边笑呵呵的用眼角余光扫向戌狗跟亥猪。

    戌狗跟亥猪忍不住捂脸,就觉得自己那张脸火辣辣的,丢人至极。

    戌狗跟亥猪都忍不住想反驳了,能使出那种剑法的人,还拥有那种可怕的速度,怎么可能只支撑二十息呢?怎么也得支撑……三十息?不能再多了。

    进入玄冥洞之后,灭魂那冷冰冰的眸子扫了周围几眼,已然看到在那洞府深处,那不知死活的弱者正艰难起身,显然被囚牛长老那一摔摔得不轻。

    如此顶撞囚牛长老却还活着,灭魂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当然,不过多活了几息时间。

    随即灭魂身形一闪,直接冲了过去,打算以最短的时间结束这场在他看来相当无聊相当没有意义的对决。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

    故作一副艰难站起身来的李泽道的嘴角勾勒起一抹相当危险的幅度。

    以他目前的实力,足以秒杀灵仙镜以下修为强者,更别说这个灭魂还轻敌了。

    没等靠近,灭魂身体骤然间绷紧。

    他感觉到了危险!极其浓郁的危险!这危险让他身上的汗毛根根竖起,让他的那心脏几乎就要停止跳动。

    恍惚之间,他还看到了对方嘴角处噙着的那一抹显得如此炙热如此诡异的笑容。

    来不及多想,灭魂清楚的感受到一股极其可怕无法匹敌的气息狠狠的轰在自己身上。

    “轰!”

    灭魂直接倒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嘴巴里更是不停的喷出鲜血。

    他那冷冰冰的眸子变得呆滞,脑子一片空白,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股可怕气息,来自李泽道的拳头!

    李泽道看似随意的一拳,很是粗暴的灭魂给打飞了!

    随即,李泽道身形快如鬼魅,追上倒飞出去的灭魂,那手猛的探出,一把掐住他的咽喉。

    灭魂的眼珠子瞪得滚圆,整个人完全处于呆滞的状态。

    原来,这就是濒临死亡的味道。

    “不……”

    他咽喉拼命蠕动,他想求救于囚牛长老,甚至,他还想求饶。

    求饶,对他来说这是多么陌生的字眼,但是此时他心里的确就是这么想的。

    打死他都没想到说,这个不过区区灵神境中品巅峰修为的丑陋家伙,竟然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灵仙镜?他是灵仙镜?

    李泽道贪婪的看着这张帅气的脸,就好像一只老色狼在盯着一个美女看似的,越看越心动,越看越喜欢,最后,忍不住将其占为己有!

    灭魂那张帅气的脸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好看的双唇拼命蠕动,似乎准备说些什么。

    “咔!”

    李泽道那手猛地用力,直接掐断了灭魂的脖子。

    十息,可能时间还更短,这场对决结束!

    只不过死的却不是鬼面,而是灭魂!

    当然,外头以囚牛长老的为首的那些人压根就不知道里头正发生的事情。

    他们不知道李泽道掐断灭魂的脖子,不知道李泽道拔出灭魂那魂剑砍下自己的脑袋,不知道李泽道借着灭魂的肉体又一次复活过来。

    整个过程,从灭魂掠进山洞,在到借着灭魂的肉体摇身一变变成灭魂的李泽道神色冷漠的走了出来,只用了不到二十息的时间。

    就连囚牛长老,也压根就不知道,此时神色冷漠走出来的这个灭魂,已然不是曾经那个灭魂了!

    其他几兽觉得理所当然,有几个甚至觉得灭魂出来晚了。

    按照他们的估计,灭魂十个呼吸便可以解决了这场对决。

    戌狗跟亥猪对视了一眼,皆能看到对方眼神里的那一抹动容。鬼面的实力他们是清楚的,虽说不是灭魂的对手,但是竟然撑不过二十息时间,这灭魂会不会太恐怖了些?

    李泽道冲着囚牛长老作揖,保持着高冷。

    “杀了?”囚牛长老问。

    “他的速度不慢,多费了点时间。”李泽道作揖道,随即退到一旁去,后背靠在那大石头上,一副高冷不屑搭理众人的模样。

    心里却是在笑,大笑。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

    当感觉到亥猪对自己心生杀心之后,李泽道就在犯愁,该怎么办才好。

    而看到灭魂的时候,李泽道惊喜的发现,自己应该换一具肉体了。

    虽说浪费了一次换肉体的机会,但是却是值得的。

    之后自是可借着灭魂这个身份,在那八门之战中大放异彩,随后得到了更高的地位,也方便更快得知有关破天斧的下落。

    对决继续,不过规则却是变了。

    对决的地方竟然不再是玄冥洞,而是在聚魂亭跟前那空地上,也不可要了对方的性命,但凡一方认输,必须停手。

    当囚牛长老道貌岸然的表示如此死在自己人手中,没有任何意义,因此规则还是改了吧。

    众人心中一凛,明白了。

    囚牛长老在被怼之前,就已然想取那鬼面的性命。

    那么鬼面倒霉遇到灭魂,这压根就不是巧合,而是赤-裸裸的阴谋。

    看了戌狗跟亥猪一眼,却见他们神色如常,并没有任何的意外惊悚什么的,更是明白了,真正想取鬼面性命的人,怕是这两人。

    看来,这个鬼面对于戌亥峰来说是一个不确定因素,或者说他给戌亥峰带来诸多的耻辱,或是太嚣张跋扈了抢了亥猪跟戌狗的风头,亦或者是严重了抹黑了我女娲一族的血脉,总之亥猪跟戌狗容不下他。

    只不过开门有着规定,不可随意屠杀同类,除非对方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过错,而这鬼面偏偏没犯什么不可饶恕的罪,在加上,他在戌亥峰怕是小有名气。

    因此戌狗跟亥猪这才借此机会,借灭魂的手,杀了鬼面。

    这样一来,他人也就挑不出任何理来。

    至于囚牛长老,对于各峰峰主所提出的合理的要求,他向来都是答允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