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652、向后向前遇见改变
    事实证明,钱多多的安排是对的。

    老四这个家伙和钱多多不一样,李秀莲和孟桃夭也不一样。

    好好的事情,差点生出波折来。

    托辞有事,带着这俩回到自家房车旁边的休息台,央金闻声端了茶饮出来,钱多多才假装去找穗穗,就跑上房车。

    躲在厨房边的小窗户偷看人家谈恋爱,被问明情况的孟桃夭无情嘲讽了。

    其实主要是她也想挤过去看,也就那踮着脚尖的厨房小窗才不容易被外面发现,可大着肚子不方便,厨房也拥挤,其他大窗则太明显人脸。

    钱多多叫央金关灯呀,孟桃夭才恍然大悟的抱怨自己是一孕傻三年。

    又津津有味的叫央金搞点吃的来佐餐:“声音呢?汤汤教你那么几次,你就没学着偷偷把手机打开放在旁边听个现场直播?”

    钱多多有原则:“这是别人的隐……”

    话没说完,就看见外面路灯下,李秀莲忽然抬起头,一贯低眉顺眼的双眸就充满了警惕。

    钱多多就在喊:“糟咧……”

    孟桃夭也连忙撑着起身,要央金扶自己下去:“你们几个就是瞎搞!”

    那边李秀莲已经蹦跶着跳起来闷着头往外走,老四居然梗在那犟脖子凹造型,满脸仰头悲愤!

    钱多多扶着孟桃夭下去,桃子忍不住先给李砚铎一巴掌:“哄啊!你是天生的母体solo么?哎哟……哎哟……”

    她这么拉长声音哎哟哟的一叫,本来满是眼泪冲出去都有七八米的李秀莲迟疑转头,孟桃夭瞄着呢,扯高嗓门:“看什么!快点来,我肚子好疼……”

    逼真得把钱多多都吓一跳,然后得了老婆一掐才反应过来,转头给后面也迟疑的央金使眼色,那小妮子赶紧躲上车去。

    几个月工作下来,李秀莲对总经理还是有下意识的服从,马上转头跑回来,还使劲用手臂擦了把眼泪。

    孟桃夭一把抱住她才开启熟悉的媒婆模式:“你俩到底怎么回事?”

    李秀莲想挣脱的,但老总抱得这么紧,更不敢对孕妇做大动作,也是蛮倔强的把头扭开不说话。

    孟桃夭就吼老四了:“你说!多多刚才说你在厨房还很认真,要求婚,要结婚的那么有决心,现在叫你好好哄下老婆就不行了?”

    李砚铎也委屈:“我一说我真是个富二代,她马上就反问我那这段时间算什么,试用期?我都真心实意的!”

    钱多多忍住笑,立刻凑上去做示范:“老婆是要哄的,你来抱着老婆,你让桃子这么抱着算怎么回事,她都五个月了!你俩的话还得你俩自己解释,老四你刚才给我说什么,你喜欢她到骨子里了,不管怎么今年都要结婚,我劝你好好想下,你还说就想马上结婚办证,给她个安全感的保障,更要给她坦白……”

    李砚铎眼睛都直了,满脸卧槽,你特么真够不要脸的,什么瞎话都敢说!

    但手上还是抱了。

    李秀莲满脸泪水不知道是为什么来的,这会儿洒得更多,肯定也看不太清男朋友表情,有挣扎但力气不大。

    桃子明显感觉她浑身都松弛下来,知道就是当时可能惊吓了,老四居然都不会顺势好话如潮的哄哄,哪有钱多多这么没脸没皮,不过想想他俩那会儿不也一样,真是用心爱着的或者才不知道该怎么说,会心的帮忙劝:“小李,真的,他除了有辆车真的从来都没跟我们说过家里什么样儿,你也理解下,你们刚认识那会儿,他总不可能给你说吧,再说富二代……钱多多可不也是富二代,他瞒了我两年,我还给他介绍了仨女朋友呢……”

    李秀莲刚想擦眼泪,央金已经神出鬼没的抓着一包纸巾递过来,这下总算能红着眼看李砚铎了,但看钱多多表情更鄙夷。

    钱多多不计较,偷偷推了把老四,脚下使绊的手法要是他就顺势跪下去了,李砚铎还反抗:“干嘛?!”

    钱多多哭笑不得:“不管怎么说,这事儿都是你该好言好语的说,不是说了要求婚么,还耍什么性子?”

    李砚铎才醒悟过来,半跪下去:“小莲……”

    李秀莲又有点莫名的紧张,孟桃夭感觉到,连忙推两人给钱多多做眼色指引:“回房间,回房间,那边好些人都在看,你俩自己好好说话,有什么不能商量呢,要过一辈子呢……”

    钱多多反应过来,赶紧帮着打开旁边老四的小房车,然后赶紧把门关上,回头看见脸上似笑非笑的桃子,才有点挠头:“跟我们那时候还是不一样哦?”

    孟桃夭上手就戳他脑门子:“瞎出主意的就是你!能一样吗?我们那时候最大的问题是中间还有个人,人家这不过是一个有点楞,一个更楞,热乎下就好了,要你多事儿!”

    钱多多忍不住回头看眼,孟桃夭直接揪他耳朵走:“还想听墙根么?”

    回到自家这边,央金正笑眯眯的抱着二哈说要猫儿去守门不。

    这姑娘看来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嘛!

    孟桃夭赶紧指挥钱多多把已经呵欠连天的穗穗抱着去睡觉,自己留在后面收拾藏族少女。

    央金敢举着二哈阻挡了,孕妇还是要远离猫狗点,悻悻作罢。

    实际上老四这一幕,对两口子还是有点感慨。

    真心实意的要感谢汤云裳,就像现在的老四两口子需要有个朋友来调解缓和下,他俩当初则全靠汤云裳退出撮合。

    两个人之间,有时候真的就是需要旁的有人拨一下顺道,就完全和谐了。

    深夜躺在丈夫怀里,桃子决定明天给汤汤打电话唠唠姐妹情。

    钱多多尽量让自己平静点,别瞎想,当初汤云裳可不就是在房车营地把他给拿下的。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老四那边一直都没出来,事情肯定就摆平了。

    第二天早上果然是对钱多多挤眉弄眼的,有些迫不及待的牵着李秀莲说先请假回她家去见见面,然后再飞回老四的家里,总之和两边父母都得交流下,然后回来民政局上班就去拿证,至于婚礼什么时候办,就看家里商量的时间了。

    他们的婚礼明显不会像钱多多两口子这么只顾着自己。

    孟桃夭连忙拉着李秀莲说了好一阵话,从公司工作到应该摆出什么样子来面对未来公公婆婆,都提出不少建议,李秀莲有些掩盖不住的街头少女气息,手腕上的粗糙刺青,这些都得遮掩下,不让自己喜欢的男人为难,这是种起码的相互体谅。

    钱多多则低声传授自己的经验,女生就是喜欢听几句好话,别瞎说大实话,都走到一起了,哄着说几句好话,吃亏吗?

    见了她的父母应该尽量少说话,显得有担当能照顾好人,在自家爹妈那里就更应该照顾好老婆,照顾好父母跟女孩子分别的感受,换位思考同理心,好不好?

    老四其实最差的就是这个。

    送走小宝马的时候,孟桃夭惊觉自己居然已经有种已婚妇女好多年的感觉,又嗔骂钱多多害自己提前进入了坟墓。

    这下连穗穗都会一脸嫌弃的爬到钱多多身上保护粑粑了。

    上午再到罗家村进行测量工作的时,老三和老五也得到了消息,挠头这回肯定得准备礼金,多少合适呢,而且402寝室的第二场婚礼了,搞得他们很心慌啊。

    钱多多撵他们自己跟新人拍婚纱照去吧,自己要做事!

    终于可以专注于跟杨智等人一边工作,一边讨论改造建设的细节。

    杨智跟他的外表一样,淳厚木讷,不太擅长语言表达,但明显对钱多多所有言论和观点,他都在专注的倾听。

    唉,这就是钱多多在电视节目上说的那种,明明可以有几年大学突飞猛进的成长,却遇见让他日思夜想的女孩,而且还是个注定受伤的孽缘。

    这辈子可能就废了。

    这让钱多多中午回来吃饭的时候,都感觉之前的方案不靠谱:“本来想用繁忙的工作把他这些不切实际的情绪挤占掉,就像……”眼睛示意了下孟晓渝那边:“但显然不行,他都陷入好几年了,而且这24小时不可能全都是工作,那个女生明显在还主动撩他。”

    孟桃夭看眼帮钱多多盛饭的央金,年轻孕妇长胖了点但依旧漂亮的脸颊翘起嘴角:“要不央金你陪着这个大哥哥趁这几天假期回趟香格里拉,带他在那净化下心灵?”

    央金睁大眼,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像在说我这么祝福你,还给你带孩子,你就这么对我?

    但没吭声,只是随手把扎在脑后的长长马尾上橡皮圈拉到末端,然后向前这么猛啄头,松散下来的黑顺长发就带着那点末尾滑到头顶,顿时变成蓬蓬头,四周还散落短发成垂帘,让整张脸都藏在了水母式的发型下,充分表达了不想跟你说话,还给你点警告的意思。

    这种秒变无声抗议的招式,让孟桃夭愣了下哈哈哈哈的大笑不止,钱多多也想笑,但忍住了赶紧帮老婆舒缓下,怀孕都五个月了,哪能笑得这么欢呢?

    央金低头抱过咯咯咯笑的穗穗,才闷声闷气:“哥可以找个理由把他派到我大哥那,经常都有失恋的到我们那转悠,让他呆上几个月就好了,哪里需要我带路。”

    学创中心主任动心。

    吃过饭钱多多就溜到同学们住的房车那边,因为测量工作已经完成,钱多多说的是这剩下的假期,愿意待在这边继续玩随便,要返校也都行。

    来都来了,几乎所有大学生都决定起码玩到明天早上再走,免费享用酒店呢。

    杨智像个哈巴狗似的跟在那个女生周围。

    说跪舔或者备胎真的有点侮辱人,也许在杨智看来这就是深情到不顾周围任何异样的眼光,他就是沉迷在这其中。

    可他有没想过自己的未来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