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玄幻奇幻 > 萌狐悍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回魂
    萧青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云河的能力。他隐约觉得,云河的身世,肯定不止是赤炎国叶王这么简单。

    其实被龙刃穿心,又摔下百丈深潭,换作其他人,是绝无存活的可能,但是云河竟然能奇迹般活下来。这绝对是因为他的血不同寻常!

    萧青恨不得向云河借几滴血过来研究,看看他这个兄弟究竟是什么怪物?不但打不死的,还能让人复活,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萧青犹陷在云河给他带来的震憾中,但庞傲还没把话说完呢!

    “萧丹的另一个致命伤在心脏。心口外面只有一个很小的伤口,不细心查看是外表是很难发现,实则这个伤口极深,心脏被刺穿了!由伤口的形状看来,应该是一条幼蛇的牙印。匪夷所思的是,这牙从表皮直入三寸抵达心脏,而且这蛇有毒,能令全身无力,心脏迅速停止跳动。他应该是被这蛇攻击失去力气,才被小狼撕断了动脉。最可怕的是,这蛇还从他伤口喝血。正常的蛇不会喝血,也不可能有这么长的牙齿,所以攻击萧丹的这条蛇,极有可能是一种罕见的嗜血蛇兽。根据残余的气息判断,这蛇兽的境界已经达到归空境八重。”庞傲道。

    被蛇兽的牙刺穿心脏,全身的血再被僵尸狼和蛇兽一起喝光,这就是真正致命的原因。

    “可惜我暗中观察了云河很久,并未发觉那可疑蛇兽的踪迹。”庞傲凝重地说:

    “要么这蛇兽当时只是路过的,并不是云河的手下,要么就是这蛇兽懂得变幻,以另一种形态依附于云河。云河这个人实在太让人看不透了,他身边跟着的奴仆,没有一个是正常的,偏偏境界全都高得离谱。”

    萧青叹了一口气:“所以我宁愿跟他做兄弟,而不是做敌人,这是最明智的选择。总觉得激怒了他身边那一群奴仆,比起激怒他效果还严重。皇兄的下场就是例子啊!”

    恍然间,萧青又想起了云河说的那句话,他的人一时不慎,才伤了萧丹的性命。可见云河的本意跟自己一样,并不打算夺萧丹的性命,只是那些奴仆收不住手了!

    “这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这么一群忠心的绝世高手守护还嚷着说想回家种田,我真是服了他!如果我是他,绝对会揭竿而起,打败烈帝,夺回江山。”萧青感慨地说。

    “如果云河真的是这么有野心而又心狠的一个人,陛下你也会对他敬而远之了吧?正是云河纯朴可爱,重情重义,又拥有过人的神通,陛下才喜欢跟他做兄弟。”庞傲道。

    有时候,萧青真的觉得庞傲是他肚子里的那条虫。

    “陛下,守灵仪式今天就结束了,要准备封棺择日下葬。”庞傲又道。

    萧青眼神一滞,黯然说:“他毕竟是我皇兄,我想去见他最后一面。”

    “陛下仁慈。”庞傲道了一句,就低下头,沉默地站在一侧。

    灵堂。

    灵柩里躺着的是年轻逝去的君王,一代火狼王萧丹。

    他身穿的殓衣是用金丝把玉连结而成,是传说中的金缕玉衣,也是火狼国最高规格的丧葬殓服,只有历代火狼王才享有这种殊荣。

    他的后事能如此风光而有尊严,完全是因为他的皇弟萧青的大度和顾念兄弟之情。斗了一辈子,看化了一切的萧青觉得萧丹毕竟是他的皇兄,他希望皇兄能安息。

    此刻的萧丹平静地合着眼帘,双手合着放在腹部。脖子被撕断的动脉已经修补了,看起来就像没受过伤一样。

    那英俊的脸容已经失去了往昔的鲜活,变得异常惨白,厚厚的粉底能掩去正在枯萎的皮肤,却不能为这张脸装饰任何活气。

    或许他为了争夺这个皇位,排除异己,做了很多生灵涂炭,陷害忠臣的事,但是他现在已经失去了最宝贵的生命。

    对待逝者,应该尊重。

    萧青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到灵柩旁边。当看到萧丹安详的妆容时,心里还是不免一阵难过。

    “皇兄,无论你做错什么,你始终是我的皇兄。父皇走了,现在连你也走了,我很难过,我们火狼皇族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多么希望你能活过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们兄弟俩就可以并肩作战,一起管理父皇留下的江山。只要我们兄弟同心,火狼国的基业还不千秋永固吗?可惜现实太遗憾了……你不会活过来了,我只能一个人继续奋斗。”

    “我们是孪生兄弟,很多人都说,孪生的人互相之间有心灵感应,我总觉得你的灵魂仍未消失,你能聆听到我的声音。”

    “皇兄,我们不要再斗了,你累了,我也累了。我是多么的怀念,我们从前月下畅饮的快乐时光。那时候的你,总是豪情壮志地说着自己的抱负。曾经,你是我榜样,我是多么的崇拜你。”

    “可是,皇兄,雄才大略的你却走错了路,你的聪明才智用错了地方,你一步错,步步错,最后沦到如此。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都已经过去了。”

    “皇兄,你安心睡吧!我会忘记你的错,记住你的好,永远在心里怀念你。希望你下一世不要生在帝王之家,做一个普通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

    “如果真的还有一下辈子,我还想继续跟你做兄弟。但这一次,我不要再跟你斗了,我们和和气气,齐心合力地治理火狼国好不好?”

    萧青说着说着,忍不住哗然泪落。

    他无家可归,变成不见得光的怪物,他只能生活在阴冷的旧宫,他还要成为众矢之的,他率领的黑狼也要背负骂名,成为凶名远扬的暗势力。这一切都是拜萧丹所赐。

    可他又是一个心软的人,看到萧丹惨白在躺在灵柩里,他就忘记了萧丹对他伤害,一直念着那份兄弟情。

    他就是这么容易地原谅了一个害了他半辈子的人!

    寂静的灵堂只有萧青一个人的哭泣声。

    就在这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皇弟,你的话真让我很感动!既然你那么想我,就下来陪我吧!”

    “皇兄?”萧青打了一个冷颤。

    明明是萧丹的声音,但这怎么可能?

    烛火忽明忽暗地在冷冷的寒风中飘忽着,回音绕绕,把寂静的灵堂衬托得更加诡异。

    萧青慌惶地打量了灵柩中的萧丹一眼,萧丹仍安祥地睡着,纹丝不动。

    “谁在装神弄鬼?”萧青生气地大吼,举目打量四周。

    就在这时,灵柩中突然伸出一只枯白的手,扼住萧青的咽喉,把他整个人拉入去。

    “砰”的一声,萧青的头撞到灵柩的石板,他一阵脑震荡,头晕花眼,根本就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事。

    接着,有人封住了他的气海和声音,他只能睁着眼睛,像木偶一样躺在灵柩里一动也不能动。

    双腕一阵剧痛,似乎被刀刃割开了。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正在迅速的流逝。

    然后,萧青又听到了一个可怕的声音。

    “皇弟,你就代替我躺在这里吧!你很快就会被埋入陵墓里,而我将会代替你,继续做火狼王!我俩是孪生的呢!我们拥有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我们还拥有一模一样的气息,我相信我跟你调包了,没人会发现吧!哈哈哈……”

    “你放心睡吧!父皇留下的江山,我会替你好好打理。”

    那个偷袭萧青的人,的确就是萧丹。萧丹阴魂不散又回来了!

    似曾相识的话,由萧丹说出来非常可怕。

    萧青又惊又害怕!

    萧丹复活了?可这怎么可能?他和庞傲已经亲自确定过,萧丹当时真的断了气。

    但现在这个萧丹,同样没有心跳!

    没有心跳仍会动,难道是傀儡?萧青只想到这个可能。

    他想启动皇宫的净灵阵,他怀中还有云河送他的玉简,这个玉简就是净灵阵的令符。

    可他的气海和声音被萧丹封住了,全身使不出一丝力气,连手指头也动不了,更不能开口念诵口诀。

    他双腕的动脉被齐齐切断,一腔热血都快丧尽了,人已经奄奄一息,身下很快就浸出一滩鲜血。

    视野渐渐漆黑了,朦朦胧胧,一合眼侧头就失去意识。

    由始至终,萧青都没看到萧丹的模样,但萧丹却把他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萧丹拆下自己金缕玉衣,弯下腰,半身探进灵柩里,伸出枯白的手,把萧青原本的衣服扯下来,又给他穿了那套金缕玉衣,然后摆正他的身躯。

    身穿丽华丧葬服的萧青合着手,自然地放在腹部,安静地睡在灵柩里。这个动作跟萧丹刚才躺在里面时一样。

    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动作,一模一样的殓衣。如果不细心看,根本就看不出这已经换了一个人!

    萧丹寸缕无遮地站在灵柩旁边,不慌不忙地捡起萧青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穿好。

    萧青的衣服已经染红了血,但萧丹并不觉得脏。他喜欢血的气味,尤其是萧青的血,会让他振奋!他甚至把袖子放在鼻子前一脸陶醉地闻了闻。

    穿整齐后的萧丹跟萧青看起来一模一样!

    他的皮肤本来是比萧青黑的,但是殓妆师给他抹了一层很厚的粉,他惨白的肤色倒是跟萧青终年晒不到太阳的那种苍白有些接近。

    刚才穿衣服的时候,萧丹发现了一块玉简。是那块净灵阵的令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