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玄幻奇幻 > 极帝风云 > 第九十四章 笑道人的指点
焦家几乎被灭族的消息让整个张家村人都心中惊骇不已,因为这些焦家人的死状都是一个样子,没有了心脏和眼睛,这是多么恶心和残酷的手段!村长张武德此刻心急火燎,恨不得马上找到回魂鸟将其大卸八块以平民愤,可惜事与愿违,这回魂鸟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在了整个能够探查的区域,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张默这日终于安奈不住性子了,打算损耗修为也要查出那头畜生的下落来,要么张家村的人还如何安心的生活下去?事不宜迟,他像村长张武德说明了意图,可是被张武德坚决否定了,村中的聚神境强者本来就只有张默一人,怎么可以轻易自损修为,那样忽然又强敌而来怎么能够抵挡?这个提议是万万不可实施的啊!

    张默实在是无计可施了,最后将这个头疼的问题交给村长张武德来解决吧,他只好在村中四处探查,希望能尽快找到线索。春节过去不久,张家村里依然还是很冷的,人们在街上也得穿着棉衣,张默忽然发现人群中出现了一个怪人,这人手拿一个白色长幡,上面大大的写着三个大黑字:“神算子”。

    咦?张家村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神秘的算命师,不会是招摇撞骗的吧,待我试他一试!张默头发本来不多,这将长袖一甩,本能的想去捋一把头发,结果尴尬的发现头发太短,这真是装帅无资本啊!

    他轻轻靠近那位算命先生,远处看这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这近处一看忽然发现眼前这算命先生长相极为丑陋,别的不说,那小眼睛的上眼皮中竟然都有颗黑痣,这是多么逆天的长相啊!张默猛然一看险些接受不了给吐出来,真恶心啊!

    “这位先生请问怎么称呼啊,看你面生的很呢。”张默还是问了一声,打听打听这丑陋算命师的底细,因为这回魂鸟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头绪,闲来无事问问这人,老感觉这算命先生很是神秘,张默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人,他能隐约感觉到这算命先生的修为绝对不会低,似乎修炼了什么隐匿修为的功法,让人看不清摸不透,整个就是一个神秘感的载体。

    这算命先生其实早就看到了张默,见张默总算是开口问他了,微微一笑答道:“在下名曰王啸弘,因为行走天下多年,人们又称呼我为“笑道人”,呵呵。”

    笑道人?看来并不是村中的人了。张默又问道:“在下姓张名默。想必笑道人是今日刚来本村吧。”

    “呵呵呵,你不用开口我便知道你叫张默了,我确实是刚来这张家村。”笑道人笑着说着,然后丑陋的脸上一阵颤动。

    “啊?我不说你就知道我叫啥?这你绝对是说瞎话,你我素未蒙面,今日你又是刚来此地,怎么能知道我姓甚名谁?这分明是在胡言乱语!”张默微微有些不悦了,本来寻找回魂鸟就心情不好,没想到这碰到个又趣的人不说,这人长得丑陋不堪,丑陋还不算,竟然还乱说一通。

    笑道人眼睛一眯:“你信不信我无所谓,只是小心你张家灭族,呵呵,走开,闲人勿扰,我还要算命养家糊口,还请张先生自重。”

    呀!这臭算命的竟然这么大架子,竟然是要敢我走了?张默心中一口怒气横生,等等,莫非他真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张默显然也不是那种情绪激动就失去控制的庸才,他还是懂得思考的,强行压下怒气,他准备再试一试这笑道人。

    “既然你这么自信,那你可知道我今年有多大,住在哪,是干什么的?如果你都能说个准那我就信你!否则今天你别想安然离开此地!”张默这是赤裸裸地威胁啊!

    “哈哈哈哈,人们都说张家村的张铁匠一副侠义心肠,是位不可多得的好汉,今日一看发现不过如此,传闻毕竟只是传闻罢了,哎。”笑道人摇头一叹,拿起白幡准备走人了。

    “今日你要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张默绝对不会放你走!”张默一见着笑道人不给面子,顿时强行阻拦。

    笑道人一看张默这个架势,知道今天是如论如何也难以善了了,于是开口道:“你今年三十六,住在村北头涂氏面馆对面的铁匠铺内,你是干什么的简直是明知故问,除了铁匠就是村里的守护者,这谁都知道,我已经说完了,可以走了吧。难道张家村就是这么蛮横不讲理么?”笑道人来张家村只是无意中路过而已,其实他的目的是上风家一趟,他算出风家必有真龙出渊,所以想来看看,并且算好了这真龙出渊的第一站就是这张家村不假,奈何他还是来晚了一步,人算不如天算,看来老天也不让他阻碍那人的轨迹,实乃天意啊。笑道人算出真龙,想结实一番好为自己带些气运加身,可是事与愿违啊!

    来张家村后,笑道人发现真龙已去,顿时起了离开的念头,不想再去刻意寻找,冥冥之中自由定数,是万万不可强求的啊!可是不曾想的是,在路上却遇见了这么一个人,这人他早就知道,可以说从刚踏进张家村的时候就知道了,村中的守护者张默。本来打算结交一番,可是几句话之下两人就剑拔弩张了,还真是够衰的啊!真是何必呢......

    张默一听这笑道人所言句句正确无丝毫偏差,心中一急:“那你可知道我有无子嗣。”这个问题绝对具有挑战性,这个年龄和姓名都能打听的到,可这有无子嗣的事情张默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起,所以这个问题是真正的难题了。

    “有,可惜不在这里,你可满意?”笑道人冷哼一声。

    “那在哪里?”张默更加急切地问道。

    笑道人再次冷哼一声:“哼,你无非是想找你儿子,告诉你也无妨,远在皇城岳家!“

    噗通!张默顿时跪在了地上:“笑道人简直是神算,张某心服口服,我儿当真还活在人世吗?”

    笑道人看着张默前后这般大的反差只看不语,他确实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不过也是因人而异了,有的人有些事情还是可以看破的,但是这都是有代价的,就像刚才张默的那个问题,为了赌气,笑道人就暗自消耗自己一年的修为去推算了下,结果显示就是那句话了。

    “笑道人,都怪我不识真假,误认为先生是蒙骗他人的神棍,所以才那般无理,还请多多包涵,大人不计小人过哇。”张默跪在地上哀求着,对于他来说儿子的生死就如同是他心头的一根刺一样,如今被这先生无意中给找到了,怎么能让他不激动,都说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今天他为了自己的儿子像一位会算命的先生跪下了,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议论起来。

    “你们看啊,那不是张铁匠吗?怎么给那算命的跪下了呢?”好多人纷纷是不解之色。

    笑道人听到张默这么一说,之前的气愤瞬间化为乌有,连忙伸手将张默扶起来说:“张先生不必如此,你之前的做法可以理解,一个能为儿子来屈尊下跪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品行不良的人,是我误会张先生了而已。”

    “不,是我失礼在先!还请笑道人不要怪罪才好。“张默微微有些后悔刚才的举动了,险些就错过了一个找到儿子的线索啊。看来这皇城还要再次回去一趟了啊!

    “呵呵。我们都有错,这样吧,我们到那边的周氏酒馆一谈如何?”笑道人主动邀请说。

    “这在张家村,我一定好好招待笑道人你,我做东给你接风洗尘。”张默就这样和笑道人一起去了周氏酒馆。

    说起这周氏酒馆,就要说到一个奇人了,那就是这酒馆的老板。这老板之所以奇特,是因为这人太年轻了就当了老板,他叫周波,乃是周家嫡系少爷,但是自小立志不愿依靠周家,然后便靠着自己一步步开了这么一家酒馆,生意出人意料的好啊!

    周波一见是张默带人来了,连忙上去相迎:“张叔来了啊,快快请进,小二儿赶紧上酒菜,张叔你先稍作片刻,酒菜马上就好。”

    张默就是喜欢周波的这骨子灵活热情劲儿,忙说:“周老板你去忙便是,不用管我,嘿嘿。”周波点点头便又去招待别人了,这生意活了最忙的就是老板啊!

    “笑道人,快请坐!”张默好生招待着,这笑道人现在可是他的宝贝啊,事关重大,可马虎不得啊!

    笑道人微微一笑:“在下斗胆叫你声张兄了,你不必如此,你的意思我晓得,只是推算出你儿子在皇城岳家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告诉你也无妨,这算命推测是要损失我修为和寿元的额,所以还请张兄不要过分为难于我啊。”

    “额,这个自然,又是张某失礼了,我自罚一杯!”张默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呵呵呵,张兄好酒量,其实再卖给你个消息也可以,其实你辛辛苦苦要找的回魂鸟根本就不是鸟,是人而已。“笑道人再次抛下了一个重要消息,张默腾得一下就坐了起来!

    “不是鸟,是人?这人在哪里?”张默激动地脸红脖子粗。

    笑道人轻抿了一口酒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从身边的人找便可,呵呵。”

    张默顿时眼神呆滞不发一言,因为隐隐之中他猜到了答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