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恐怖灵异 > 夜游记 > 第1661章 39 明朝驸马爷之太后发怒
    一秒记住【爱♂尚★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紫禁城的长生宫内,太后对身边的侍卫说:“去把公主给我叫来。”

    一个年老的侍卫出去不到一刻钟,快速转回:“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公主不见了。”

    “你瞎叫什么?不见了,不会去找吗?”太后对惊慌失措的宫女说。

    倒是身边一公公模样的人走出来:“太后娘娘,公主早不走晚不走,偏偏这个时候走失了,这是不是跟那些入贡的各国王公大臣有关?”

    “谁说不是呢?这都二十几的孩子了,想当年,我十六岁就嫁给先皇,而后十七岁就当了妈了,这都多大了,还那么不懂事,在我身边能呆一辈子吗?迟早都是要嫁人的。晚嫁不如早嫁,现在趁着年轻还有那身份那国的王子大臣还不得随便挑啊,他们兄妹一个个的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让我操的是什么心?”太后娘娘向着公公说着自己心里的委屈。也就身边的公公可以说句贴心话。

    “太后不用急,现在离接见的日子还早,或者公主也就是晚一会儿就会回来,公主平时没有少读书,我想信这些理她还是会想通的。太后娘娘,这些话你就别往心里去。”这公公不是别人,正是张永。

    “张公公,你也是从小看站他长大的,你说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两个不省心的人。要说她那个哥吧?时不时跟我玩失踪,且一走失就是几个月,有时长达一年。这我都要担心在外面的安危,先帝到是干净的走了,却给我弄出这么多事来,我这前世做了什么错事,用得着这么对我?”太后从张永手里接过绢帕,擦了一下眼睛。

    “没有见到人立刻派人去找,就是人手不够,再把锦衣卫东西厂都给派出去,也要把这祖宗给找回来。现在就算是挖地三尺,我也要在接待之日前把她给我找回来。”

    “尊太后的旨意。”张永令命下去吩咐不说,回到太后身边时,也就是一刻钟左右。

    “对了张公公,我听说上次你请假回去一趟,还带走了不少锦衣卫的人,你的事由就是回家省亲?即然是回家省亲,用得着带十多个锦衣卫吗?我告诉你,这里谁是主子,不是你说了算。你以为我是不管了?就由着们胡来是不是?”对着张永一阵狂吼。

    张永腿一软,双膝一弯,立马跑到在地:“太后娘娘饶命,我也是担心回家在路上遇到仇家,在说江西刘氏兄弟正在闹事,还等着皇上去平乱事端,我这不怕你给分心了吗?”

    “放屁,你说的是什么话?你家不是在岭南吗?你怎么去江西探亲了?还有回来的时候,怎么就只有那么几个人了?那其他人呢?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我告诉你,这事你看你怎么交待。”太后转瞬脸色完全变了,跟刚才完全就是两个人。

    “太后娘娘饶命,我们在回来的时候却是遇到一伙强人,也就只有我们几个人幸存,才逃了回来,还请太后明查。”张永敢这么放肆就是因为他确定这太后不会知道事实真相,自己手下人,他们毕竟听的是自己的话。

    “我没有问你这个。我现在你家是岭南,你怎么要去江西省亲?”太后眼睛如刀锋般扎往张永心里去了。太后冷目注视这个随风使舵的人物。到哪都会有他们的参与。是时候要收回一些他们手中的权力,现在还好,要是一旦不受控制,那事情可就糟糕了。

    “太后,我这也是去转道,我想要反正私下里,顺便去查看一下刘氏兄弟的情况,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过龙虎山时,被一伙强人所拦,以致于丢了好些人的性命,这是我对不起太后的载培,对不起皇恩浩荡。”张永睁着眼睛说瞎话,他知道太后就是有耳目听到些风声,也不能确定。而自己带的人都是一些自己的亲近之人,那肯定不用担心他们会出卖自己,要是承认了,那就是坐实自己所做的一切也就是欺君行为,那肯定是死罪一条。

    “看来不给你一点颜色你是不知道厉害了。还真以为你所做的一切都可以瞒我了吗?你还真无法无天了。”太后大叫一声:“来人,把谷之用给我叫来。”

    太后清楚太监不能一家坐大,必须要弄个两三家,让他们彼此防范,这才不至于会出事。

    张永一听太后叫谷之用,也就一个劲的磕头求饶,谷之用是自己的对手人物,自己的一切也睚难瞒他的耳目,同样他也身边也有着自己的耳目,原以为两人就这样互相制约,却不曾想太后这时找谷之用,很显然谷之用肯定掌握着自己手里的一切证据。这谷之用还不得要把自己给往死里弄。

    “你自己从实招来,我还可以饶你不死,要是有一些相瞒,我不介意立马让你人头落地。

    “太后我就跟你实说了吧?”张永只得把自己的所做所为说了出来。

    “什么?你放肆!竟然敢派人去迫害忠良,这冯定山学士可是先帝最看重的翰林学士,你竟然如此大胆。你该当何罪?来人,把他打入天牢,待发落。”说完这话,立即过来两个侍卫把张永给押了下去。

    太后是为明事理的人,也知道太监不能重用。但身边有时还是需要一些这样的人。毕竟对于后宫三千佳丽,这样的人才是最安全的。

    看到张永被拖走那求饶的声音,太后一点也不同情。她清楚自己是在做什么?皇帝时不时摞挑子,自己还得为他把持一切大小事务,刘氏兄弟闹事,还不是这边皇帝不在。

    冯定山是谁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那可是一心扑在辅佐少年皇帝身上。那可是经历了两帝的人。也幸好是先帝后一年的新科状元,被先帝点为翰林大学士,许以辅佐少年皇帝的重任。皇帝把持朝政,即时隐退,这样的人才元老要是遭到迫害,这明朝以后还能容有贤良之士吗?这没有贤良忠勇的人才,还有谁能够阻止。靠这些不中用的家伙。那是不能的。

    一一一

    (未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