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玄幻奇幻 >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 第二十八章  孔微海所图
    轩辕昰的声音冷了下来:“我只希望你不要将人都当做白痴!你处处以这丫头的师伯自居,只是你这师伯是从何处而论,你心里清楚,我心里也清楚!这个丫头念及往日情分装糊涂,可你不要指望我也装傻!”

    孔微海先是一怔,神色一凛,随即声音也冷了下来,道:“与你无关!”

    “凡事与这丫头有关的事情,都与我有关!”轩辕昰毫不相让,握住战天剑的手背已经绷紧,“别以为你将雪暮寒抬出来,以她的师伯自居,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孔微海邪邪一笑,更显美艳:“你待如何,难不成还要杀人灭口?一个连真气都没有的普通人,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轩辕昰漆黑的眸子一沉,战天剑已经举了起来;“一个普通人又如何?照样要你的命!”

    孔微海冷哼一声:“不自量力!”

    说出这话来的时候,他的人却已经与轩辕昰拉开了距离,手中蓝幽幽的真气吞吐明灭不定。虽是一脸的不屑,目光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轩辕昰以一个普通人界武者的身份,又兼身具隐晦的魔修真气,却进入了修者梦寐以求飞升的神界,还不被神界这片天地排斥,本身就说明了这个普通人的不普通,孔微海虽然表面上不当做一回事,其实心中还是相当警惕的。

    当初孔微海在修真界剑宗的时间,比在圣兽宗的时间更就,对于剑宗的镇宗之宝战天剑,自然是也是相当了解的。何况现在的战天剑,比之在剑宗的时候,还多了完整的轩辕剑魂!

    那威力,自然是不容小觑!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就剑拔弩张起来,蓝色的真气瞬间笼罩了孔微海全身,而轩辕昰的战天剑也是蓄势待发,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才刺出。

    偏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入定的沈衣雪眼皮突然一动,缓缓睁开了眼睛。她舒缓了一下四肢,慵懒地开口:“我这是睡了多久?”

    似乎对于这两个人之间的剑拔弩张毫无察觉,沈衣雪站起身来,走到二人中间,左看看,右看看那,最后笑着道:“微海师伯,轩辕,你们这是要准备切磋么?不过现在好像不太是时候。”

    她伸手一指东北方向:“方才我入定的时候,突然感觉到,那个方向突然多出来一股十分恐怖的气息,想必就是之前白髯翁口中的云山老祖了。”

    “什么?”

    “你入定的时候对于四周还有感应?”

    轩辕昰和孔微海同时面露惊讶之色,又几乎同时开口问道,脸上的表情也顿时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孔微海极度不自然地清咳了两声,轩辕昰收起了战天剑,沉吟片刻,正色看着沈衣雪:“丫头,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再瞒你了。我怀疑……”

    “你怀疑?”孔微海毫不客气地打断轩辕昰,“我还怀疑你呢!”

    “你——”

    轩辕昰大怒,一下举起了手中的战天剑,朝着孔微海就刺了过去!

    孔微海却是不避不让,甚至就连真气也不再动用,就等着轩辕昰的战天剑朝自己身上刺,只是拿眼角的余光朝着沈衣雪的方向瞟了一眼。

    沈衣雪头疼地扶额,无奈只得伸手扯住轩辕昰的衣袖:“轩辕……”

    轩辕昰自然不敢用力挣扎,无奈只得收回,转而一脸担忧地看着沈衣雪:“丫头,这个人居心叵测,你……”

    沈衣雪叹了口气:“轩辕,微海师伯现在人在神界,就算是有目的,也只能的与神界有关。而对于你我来说,想办法离开这里才是最为紧要的。”

    “还是衣雪师侄识大体,”孔微海冲着轩辕昰得意地一笑,将后者气得直咬牙,这才正色看着沈衣雪,微微叹了口气,“其实一开始衣雪你就说对了,我怎么忍心抛下圣兽宗那些徒子徒孙,在修真界任凭其他宗门欺凌呢?”

    这句话他说的声音不大,却让沈衣雪的脑子瞬间转了好几圈,再联想到孔微海对待言寂的态度,最后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来:“难道你是想……”

    孔微海摇摇头,阻止沈衣雪继续说下去:“神界之中,不管佛宗还是道宗,对于你这个天魔女,都不会心存善意。若是我能做到,对你也是有好处的,不是么?”

    沈衣雪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皱起了眉头,面露不解:“可是,若是如此,方才我让绿竹仙子显出原形的事情,你为何不阻止?”

    “那也得她能认清自己的身份才行!”孔微海的面色一冷,“她在神界的时间太久,恐怕都要忘了本!也该让她清醒清醒了!我不但不会阻止,还要多谢你才是!”

    沈衣雪沉默片刻,也就明白了过来。

    六界之中,不管是人界,鬼界,神界,魔界还是修真界,都有自己独立的意见,唯独妖界是个例外,散落于除了鬼界之外的其他四个域界。

    ——当然也不是绝对的,因为不论是哪个域界的人,真魂除了消散天地之间,被其他修者捕杀猎食,总要进入鬼界轮回。所以严格说来,妖修是散落于其余五个域界当中的并没有自己独立的域界。

    哪怕是在神界,也只有佛,道二宗,而并无妖宗一说。

    而此刻的孔微海所图,就是想要让神界从佛道并存,成为妖,佛,道三足鼎立的局面!

    妖修,就算是不能拥有自己独立的域界,也应该在神界拥有自己独立的宗门!

    这就是孔微海肯舍弃修真界的圣兽宗,飞升到神界的真正原因。

    所以,在言寂离开之后,孔微海才突然改变口风,向沈衣雪说了这样一句话出来。

    当然,就是现在两个人之间也只是心照不宣,反而将一旁的轩辕昰看得一头雾水,心中却是分外不满,终于忍不住开口:“丫头……”

    沈衣雪这才醒悟过来,自己同孔微海之间的眼神交流,已经引起轩辕昰的不满来,生怕再让引得对方醋海生波,于是连忙笑了笑,解释道:“轩辕,事情的确是与我们无关,但也不是没有好处,只是不可说罢了,若是你真想知道,至少也要等离开这个域界……”

    越是这样的含糊其辞,越是让轩辕昰心中不满。他盯着沈衣雪的目光有些微的失望:“丫头,你同这个人,一起瞒着我?”

    “轩辕……”轩辕昰的语气让沈衣雪的心一沉,知道自方才的解释,反而成了火上浇油!

    她有些无奈,然而孔微海所图,还真的不能直言!这里是神界,谁知道此时此刻,他们的谈话,不会被哪个修者释放出来的神念感应到?

    到时候孔微海在神界,恐怕都是再无立锥之地,就是言寂也无法容得下他!

    然而,沈衣雪的犹豫落在轩辕昰的眼中,却全都成了欲盖弥彰。他失望地摇了摇头:“丫头,我本以为,从你的前世到如今,我们也算是共同经过磨难的了,想不到……”

    男子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伤感,又有些受伤,让沈衣雪无奈的同时却又一个头两个大,无力地道:“轩辕,既然你也说我们从前世直到今生,经历了许多,为何竟然会不肯信我?”

    轩辕昰一愣,往事历历,如同走马灯一般地在眼前掠过,终究是不愿再继续逼迫她下去,于是深深地叹了口气,不再言语,只是周身的气息,却似乎更冷了一分。

    孔微海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插嘴,眼见二人都沉默下来,这才开口,却是转移了话题:“你说,云山老祖要醒了?”

    沈衣雪摇摇头:“不是快要醒了,而是已经醒了。”

    说话的时候,沈衣雪的目光从葬神山,一直移到身边的界河处。界河上空的天地灵气依旧顺着河水往下游流淌而去,并且朝着两岸扩散开去。只是……

    界河的对岸,怎么竟然好像有一层极其单薄的金色气息在流动?

    初时,沈衣雪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于是皱了皱眉,再次仔细朝着界河对岸看去。

    界河源自葬神山,自北向南流淌,将佛宗与道宗分开,然而却是宽窄不一,最宽的地方却是在下游,此刻沈衣雪等三人所在的位置,也就是一百多丈宽的样子。修者又都是目力竟然,所以稍微用心,就能够看清对岸的情形。

    沈衣雪原本只是无意中扫了一眼,此刻却发现界河对岸,好像有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犹如墙壁一般在界河对岸挺立,往下游看不到尽头,往上游却是将葬神山整个隔绝在外。

    不留心还不觉得如何,沈衣雪只觉得越是细看,就越是心惊。

    那金色的光芒并非静止不动,而是一直在隐隐地,按照某种特定的规律在缓缓流动,造成那金色深浅不一。

    而随着那金色光芒的缓缓流动,界河上空原本朝着两岸散溢出去的天地灵气,竟然有大半都朝着对岸涌了过去。而随着天地灵气的涌入,那金色的光芒虽然依旧暗淡,却似乎是深沉了许多!

    这是个什么情况?佛宗的人,这是要做什么?

    沈衣雪还来不及多想,就听背后传来一个苍老中带着狂傲的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