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败类 > 第三百零四章 入境
回到顺天岛,跃千愁才想起自己忘了问月初在千里湖畔哪个位置取灵石。再返回去问也没必要了,虽然一颗小银球已经偷偷放在了木娘子的山寨里面,但毕长春在,他还不敢玩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把戏,也只有到那天再说了。

    接下来的日子,跃千愁除了养护缺焰玄果外,每日早晚向毕长春请安,老东西盘膝坐在那,连眼都不睁一下,只是轻轻的“嗯”一声,表示知道了。其实毕长春一点都没有限制他的自由,只要他把缺焰玄果伺候好了,他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想去哪就去哪,但他还是不敢离开妖鬼域,毕竟也没有同意他离开妖鬼域。

    周围的几栋房子,原来鹤离住的那间现在归了他,于是他经常在毕长春门口晃过,想找个机会搭搭讪,奈何毕长春就像老僧入定一般,坐在那里一直就没动过。跃千愁急啊!既然已经拜了他做师傅,怎么地也要从老家伙嘴里掏点真材实料的东西出来,譬如老家伙的修炼法诀,就是他最垂涎的东西。

    试想,两千多年前,老家伙还没到化神期的时候,修真界各派的顶尖高手就没人能在他手下过三招,还有那一剑能劈开山的本事,随便学一样就足够他跑出去牛逼一下。再退一步说,上次见过的给四大家族的灵宝弄一件也行啊!可是毕长春就一直坐那里,他除了请安这个借口也不敢随意打扰。

    月初到了,他架着剑再次到了木娘子的山寨,当得知他是因为不知道取灵石的地点在什么位置才来的后,木娘子神情怪异的将地点告诉了他,随即又服侍他洗鸳鸯yu,他躺在浴池里做出了决定,要木娘子传达下去,以后取灵石的地方就改在这座山寨了。对此木娘子自然是高兴,能经常与掌刑使的座下弟子接触绝对是件好事。

    穿衣服的时候,跃千愁问道:“你上次不是说有人要送我见面礼么?送来了没有?”

    光着身子反而在帮他穿衣服的木娘子笑道:“他们说不用麻烦我,待见到先生时,再亲自奉上。”

    “是怕你截留他们的东西么?”跃千愁问道。

    “那倒不是,就算让我截留,他们也知道我不敢截留。估计就是想面见先生,表达一番心意。”木娘子笑道。

    “毛病。”跃千愁哼哼一声,对那些妖魔鬼怪的心思也能猜出几分,无非是想和掌刑使的弟子混个脸熟。想想还是决定满足他们,于是说道:“木娘子,你传话下去,想见我的人让它们在下个月初来你这里等我。”

    给自己穿着衣服的木娘子笑道:“有你这话,那到时候我这里就热闹了,估计三百妖王和三百鬼王会一个不落的全部赶来。”说着忽然皱起眉头道:“先生,这样动静是不是会闹得太大了,万一惹得掌刑使不高兴怎么办?”

    妈的!不高兴才好,老子想找个和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最好能让他找我。跃千愁眼睛一转,挥手道:“没关系,有什么事你们全往我身上推就是了,就说是我召集的。”说到妖王鬼王全部来此,跃千愁想起了善耍心眼的虞姬,不知道老公死了的她还会不会来,估计会来吧!

    “明白了。”木娘子饱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若是以前的鹤离,一定是小心谨慎,绝对不敢说这样的话。

    木娘子早就吩咐人去千里湖畔将跃千愁要取的灵石拿了来,跃千愁将灵石扔进了储物袋又赶回了顺天岛,结果发现毕长春还是盘膝坐在那闭目养神,也不知道他这一坐要坐多久。

    晃了好几天,有点不耐烦了,于是绝了在他门口晃悠的心思,取出一块玉牒跑到岛边研究,上面记载的是四方星图的运转轨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又不好偷走,干脆看看能不能总结出类似于星焰火诀的法诀来,以前对星图有过暗含五种属性法诀的猜测,但毕竟是摸着石头过河,也不知道有没有那可能。

    跃千愁这段时间的晃悠,其实毕长春不睁眼也知道,凭他的修为,岛上哪怕是一只蚂蚁爬动也瞒不过他。他对这跃千愁的举动也好奇起来,这小子白天干完活就背个手瞎转,没事逮两条鱼烤着吃,偶尔也抓点什么鸟兽之类的烤,还弄来问自己吃不吃,搞得自己实在是有点哭笑不得,于是懒得理他,而且他那储物袋里的酒好像喝不完一样,完全被他拿来当水解渴。

    晚上天一黑就蒙头大睡,呼噜打得嘎嘎的,没心没肺的睡到天亮。一爬起来就跑到湖边撅个屁股做些稀奇古怪的动作,然后脱guang了跳水里游泳,顺便抓条鱼当早餐,吃饱了再到缺焰玄果的园子里干活。就这样周而复始的混日子,从来没见他修炼过,如果人人都像他一样,那也不用修行了,真不知道他小小年纪是如何混到结丹末期的。

    其实是毕长春不知道,跃千愁自己也不想这样闲,关键是他自从吸纳青火后,丹田里的结丹就像有了灵性一样,能自己炼化灵气修炼,如果他本人坐下苦修,反不如顺其自然的快,实际上他只需时不时的拿块灵石吸纳灵气就行了。你说都这样了,他还有必要老老实实的坐那修炼么?加之又不敢偷走,自然闲的蛋疼,于是才会在早上做做广播体操、游游泳、弄点小吃什么的,不然哥寂寞啊!

    四方星图先研究哪个好呢?跃千愁坐在湖边摇头晃脑的琢磨,目光落在湖面微微一顿,前世金木水火土,水的位置在北,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北方星图应该和水有关系,这么大一片湖水在这里,正好验证自己的猜测。

    闲的无聊的他顿时找到了打发时间的方法,神识沉浸在了玉牒记载的北方星图中,身心具静的研究起了星图变幻轨迹……这一坐就有点不知时日了,月起月落星亦沉,转眼就是第二天的拂晓,他却仍在以同一个姿势坐在那。

    一般上午是他干活的时间,可直到日头当空,他还在那闭目沉思,已经进入了一种状态。这种异像当即引起了毕长春的注意,盘坐在屋内的毕长春终于睁开了双眼,露出难以相信的表情,涣然消失在原地,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跃千愁跟前,双目炯炯有神的打量着他。

    只见闭着双眼的跃千愁脸上神情不停的在转换,时而像个孩子般的傻笑,时而眉头紧皱深思,又时而眉头舒解微微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

    毕长春的神情非常震惊,他修炼两千多年,见识广博,眼前的跃千愁分明是参悟什么东西入境了,这对修真者来说,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一朝悟通,受用终生。一般悟性的修士是很难进入这种状态的,通常皆是一些天赋极高的修士身上才能出现。

    譬如他自己,在同辈中说来已经是天赋拔尖的,三百多岁参破化神期的时候,出现过入境的状态,又过三百年,由化神初期参破到中期时再一次出现过,此后足足过了五百年,这种入境的状态又一次出现,助他一举突破到化神末期。然而,到了化神末期后,悠悠岁月过了一千多年,这种让他渴望的入境状态却再也没出现过了,以至于寿限将近,他不得不寻求外法,欲冒险进入‘东极圣土’寻找那突破飞升之法。

    三百岁突破化神期,六百岁的时候到化神中期,总共用了一千一百年便荣登化神末期,他的天赋在同辈中说来,绝对是拔尖中的拔尖。同时,他自己也明白,这和自己的苦修也脱不了关系,然而眼前这个一天到晚瞎晃,并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居然入境了!自己的天赋已算是高的,那也是到了三百岁才有这机缘,可这小子才多大年纪啊!究竟是天赋还是天意?

    这怎么可能?从来没听说过!毕长春摇头苦笑,目光落在了跃千愁手中的玉牒上,暗道,莫非这玉牒中有什么古怪?

    他抬起手想摄过来看看,可手一举又放了下来,微微摇了摇头,万一和这玉牒没关系的话,自己把玉牒拿过来必定要将他从这可遇而不可求的状态中惊醒,说不定就毁了他这一辈子唯一的一次机缘。

    己难求,也不可毁他人,这是天意,天意如此,自己不能违背天意!毕长春抬头望向天际,微微叹了口气,想起了自己常说的那句话“天若有情”,然而上天的这份有情眷顾,好久没降临到自己头上了,却降临在了自己收下的弟子身上,因缘际会,这就是天意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