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败类 > 第五百三十四章 神秘女子
    .

    “千愁嘴角勾起抹笑意,他能认出来,那坛酒正是自乍凹”.'}里面装的也确实是好酒,乃是从妖鬼域虞姬那里拿来的阴风酒,不是谁都能喝得到的美酒。

    那老者的目光似乎也总有意或无意的看向他,俩人的目光碰到过几次,跃千愁报以笑意,而他却依然目光冰冷。

    结果把跃千愁闹得憋屈得很小干脆回过了身。眼前,近千号人聚集在此,畅快的喝酒吃肉,给人一种豪爽的江湖风,是跃千愁很喜欢的感觉,让他心情也跟着舒畅起来”,

    “天兮,地兮,吾在此间,飘忽不定。何处有所依,”

    夜幕星空,下面篝火堆堆,有人张牙舞爪的围着篝火,跳着稀奇古怪的舞蹈,像只大螃蟹。甚至有人把飞剑拿了出来,敲得叮叮当当响,和着嘴里的荒腔野调,唱得鬼哭狼嚎,却是纯男人的调调。得意与失意皆在嗓子里吼了出来,酒醉后依然会醒,虽然天大地大,但明天,他们依然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散修,

    “你们是烟雨楼的人吧!我们来耸你们吧!”

    边上围坐的几人一直盯着这里,见到六个女子居然在干粗活,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始搭讪了。这一开口,七八个如狼似虎的男人便迫不及待的爬了起来,打抢似的往这边窜。

    “滚开!”烟霞大吼了一声小吓得几人讪讪的又坐了回去。引来周边其他人的哄然大笑,虽然笑得豪爽,却隐藏着些许苦涩,也不知道是笑那些吃瘪的人,还是笑自己也想吃天鹅肉。

    几女就在跃千愁脚周边忙碌,跃千愁抱臂站那,偏头看着刚才的动静。脸上泛起淡淡的笑意,并没有因为刚才那些人的冲撞而动怒。

    他前世本就是从市井起家,对小人物的心态自然有更多的理解。这些人很显然是想巴结烟雨楼的女弟子,欲求博得好感,摆脱飘零无依的散修身份。

    如果自己现在像他们一样,会不会也想靠这种方式巴结上个?跃千愁目光深邃的看向远方,心中的答案是不会!自己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也许用的手段会更血腥更暴力或者更邪恶,但自己绝不会用这种方式。

    因为自己的心很大,敢想,敢努力,敢拼命,敢向不公平的命运起挑战,并矢志不渝的坚定向前,从来都不曾动摇过自己的决心,所以自己注定会有更大的舞台。

    若是不能成功。但须一死罢了,男人当须如此。匍匐在女人的裙边下摇尾乞怜,或博取同情,只是小道。

    一但这样做了,要走的路更坎坷,要忍受的屈辱也更多。

    这时,付春和秦家兴每人都扛了大捆的干柴回来,而且手中还各提了山鸡与野兔来。朝几女炫耀式的晃了晃,满脸的笑意浓浓。引得几女欢呼过来,抢到手准备烧烤。

    跃千愁目光闪烁的看了二人一眼,退开,让出了中间的位置,让他们堆置柴火。

    等这里的篝火燃起后,几人也围坐了起来。这里的三个男人可谓是众人的眼中钉,太让人羡慕了,每两个女人之间便是一个男人,还有两个女人正忙碌着烧烤东西。

    跃千愁掏出好几坛好酒,分别扔给了几人,自己抱起酒坛拍开封泥。昂头先畅饮一气先,随后才放下酒坛,细心凝神听周边人谈论的话题。

    妈的!被这几个丫头抢了风头!跃十愁腹诽不已,现周边的人言谈几乎都在谈论身边的六个女人,貌似个个都想一亲芳泽。幸好的是,还有堆人在谈正事。

    “算啦!别看啦!肉再鲜美小我们也咬不上。还是说说那个跃千愁吧”。

    “说他有什么用,那屠夫也不知道躲到哪去了,真是让天下人好找。”

    “你们听说了没有,天下商会的管中楷已经携带了大量的赏钱,坐镇铸金城,谁要是能得到跃千愁的消息,可以直接举报领赏了

    “岂止是管中楷,听说随同前来的,还有天下商会的八名渡劫末期高手

    “嘿嘿!那算什么,据说阴车康的大弟子司空绝率领着一大群天下商会的高手随时待命,只要一现跃千愁,将会亲自出马。”

    “如此说来,天下商会是志在必得啊”。

    “那还用说,天下商会的财力举世着双,天下商会的势力天下最大,阴百康的修为名列修真界十大高手之一,喂!你们看,那女的胸脯真大!”

    妈的!这样也能转移话题!跃千愁正听的入神,差点被这半路掐断的话给噎死。顺着那几人的眼神

    “呜”,呜,”呜呜”忽然一阵空灵婉转的洞箫声在四周响起,悠悠扬扬在夜空飘荡。

    四周杂乱的声音顿时静了下来,纷纷寻找声音的来源。最终大家的目光,全部落在了山坡顶的靠山亭上。

    篝火渲染照耀的山坡上,亭子里的白炽灯笼下,一具婀娜身姿正面对着下面。青色的纱衣,青色垂纱的斗笠,见不到真容。纤纤玉手指起指落,竖捏着一支洞箫在青纱的掩盖下吹奏。

    曲子里有着淡淡而又莫名的思愁,不知道吹奏者在想些什么。跃千愁现在也算是粗懂音律的人,凝神细听下,感奂这女人的曲调里充满了无尽的寂寞,无尽的茫然。实际尖这曲子有些曲不成调,完全是随心吹奏。

    众人听了会儿,大感无趣,又纷纷议论了起来,不过都在猜测这女人青纱下的容貌如何。因为光看那婀娜身姿,确实是一等一的身材。青色纱衣裹着一具丰瘦匀称的躯体,个头不高不矮,那双手也是洁白晶莹,就是不知道面容如何。

    最让人奇怪的是,那位独臂老者,居然有些恭敬的站在了她的身后,微微垂默立。所有对鬼庄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位老者的修为可不低啊!虽然残疾了,但有他的存在,就没人敢在鬼庄乱来。

    其实说来,南来北往能在此地落脚的散修们还要感谢这位老者,若是没有他的存在,这鬼庄只怕早就荒废了。是他一直在这里默默打理,给了大家一处落脚之地。最重要的就是,若有谁遇见仇家追杀之类的,要是躲进了这里,那就安全了,貌似没人敢在鬼庄寻仇。

    如此神秘的老者,如今却乖乖束手在一女子的身后,这可是来来往往的散修从来没看到过的事情。大家想都不用想,这女子的来历肯定非比寻常。

    “你们谁知道这位独臂老者的来历?。跃千愁对左右问道,他反正是对这老头一无所知。

    秦家兴的目光从靠山亭收了回来,摇头道:“不知道,反正听有些散修前辈说,他一直就在这里,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这里的

    跃千愁看向付春,结果他也是摇头表示不知道。到是一旁的烟岚蹙眉道:“这位前辈的身份很神秘,从来不和任何人说话,也不轻易伤害别人,于是传言都说他又聋又哑,至于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反正大家都这样说。不过

    “不过什么?”跃千愁好奇的追问道。

    烟岚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道:“我们烟雨楼有交代,但凡门下弟子,不许在鬼庄闹事,更不得对这位老者无礼,否则严惩!”

    “哦!”跃千愁惊奇起来,重新审视着那个独臂老者。

    烟岚又轻轻问道:“先生,难道凭您的阅历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吗?。靠!我有介。屁的阅历!跃千愁支支吾吾的“嗯”了声。

    “呜呜呜忽然又是一阵笛声传来,加入了洞箫的吹奏中,有点笛箫合奏的味道。大家循声看去,有一人从篝火旁站了起来,横笛对着靠山亭上的青纱女子吹响。

    跃千愁偏头看去,怔了怔,正是白天差点搞得他动手的贱人 没想到现在又在这里装酷了。不过听听还是现,这人手中的笛子确实不是拿着玩的,倒是还懂点音律,将那女子曲律中的漏洞给填补了起来。一时间,倒也是相得益彰,增加了几分动听。

    然而那人身边的四人似乎有点煞景,“好!太好听了”一齐在那拍掌哄然叫好,马屁滚滚而来,能淹死大象。结果,靠山亭前的箫声停了下来,那女子已经轻轻放下了手中的洞箫,貌似默默的注视着下面。

    笛声马上就单调了起来。方明也同样停止了吹奏,微微瞪了边上四人一眼,那四人当即尴尬的安静了下来。

    方明正了正神色,从几人中走冉,大步朝靠山亭走去,走到山坡下停了下来,拱手道:“在下散修方明,陡闻姑娘的天转之音,忍不住与之合奏,唐突之下,还望不要见怪。”

    一番彬彬有礼的话说出来,貌似那女人就不想理他,夜风吹荡着青纱,她站那一动都不动。下面顿时传来了一阵窃笑,有人低声道:“看看,又是一个着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家伙。”

    。:救命啊!后面的家伙又咬上来了,求月票啊!,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