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败类 > 第一零四八章 白启帮忙
    .呃……书生有些惊叹的连连点头道:……还有人能有这样的命运,.不过话又说回来,想必拥有这种命运的人极其少见吧!是不是可以说这是具有特殊命运的人?。。

    冥界圣女微微点头道:,“有一种说法是,这种人是在天道的夹缝里芶且营生的人,等于给了他一条迥异于常人的路,让他自生自灭。就看他能不能走到最后。这种人也不知道是得到了天道的垂青,还是受到了天道的抛弃,具体是怎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正因为这样才叫充满了变数。”,书生有些哭笑不得道:,“可你却把令牌给了这么一个人,照你这样的说法。他哪算得上是什么贵人,莫非你是想看看他能不能走到最后?。。

    冥界圣女想想还是没有吐露自己并没有把令牌给跃千愁,只是淡淡说道:“我只是这么一说罢了。是不是谁的贵人都是相对而言的。我只是在猜测,他这种在天道的夹缝里芶且营生的人,是不是可以将一些命运已经固定的人,拉偏向命运的另一条岔路。?。。

    书生脸上的笑意渐渐凝固。眯眼看着她道:,“你是说他有可能改变我的命运?。。

    他突然隐隐猜测到,她之所以破天荒的跟自己说这些话,实际上已经在告诉自己,自己以后的命运好不到哪里去,而跃千愁这个在天道夹缝中生存的人因为无命运可言。于是可以不守游戏规则,可以做一些别人不能做到的事情。譬如能改变别人的命运二虽然不知道被他改变的命运是好还是坏。但是如同她所言,是不是谁的贵人都是相对而言的。于是他照此推理,对跃千愁坏的人”跃千愁自然要以报还报,对跃千愁好的人”自然也会得到相应的报应。这就是好坏之分的差别。否则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令牌送给跃千愁?这里面未尝没有示好的嫌疑……

    聪明的人往往会认为自己看破了命题”然而往往会聪明反被聪明误,至于到时候是好是坏需要靠时间来检验他的认知。至少书生目前认定了是这么一回事,冥界圣女却是霍然站了起来”反身抱起了银瓮,不假颜色的皱眉道:,“我已经告诉过你,我无法窥视他的命运,这是你自己胡乱猜测的,好了!你已经打扰我很久了,该走了。”。

    书生放下腿,跟着站了起来,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想想对方的习惯和脾气,知道下了逐客令再问什么也是枉然,当即一个闪身到了围墙外面。看着她又在那干枯燥无味的事情,不由摇头离开了。

    漫步在幽木林间的小径中。书生时而仰头时而垂头,赤着双足。磋砣唏嘘的考虑着什么。不知不觉便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阁楼边。随后又回头看了眼刚才来的方向,目光坚定了起来。快步走回了阁楼里面。

    来到楼上的窗口前,有节奏的轻轻敲了一下窗沿,一道银光闪现,银甲千军出现在窗外候命。书生沉吟着缓缓下令道:,“立刻给我查跃千愁的去向,尽快查丰回来报我。。。

    银甲千军怔了一下”立马拱手抱拳道:,个闪身消失了。

    就在书生要坐回摇椅的当口,远处天际一道金霞划破夜空,瞬间到了窗口。一身异常华丽金袍的威严男人现身。细长的眼缝内精光闪烁”微微瞥了眼摆在窗口边的摇椅。刻薄的嘴唇微微开阖道:,“白启,你日子倒走过得悠闲自在。。。

    ,“哪有你过得悠闲自在。我这里暗无天日,还才一大堆不听话的人。不像你在山河秀丽五光十色的仙界,号令天下莫敢不从。。”书生双手往身后一背,露出傲慢的神情讥讽道:,“金太。你是无事不登门,说吧!又有什么事找我?。。

    原来这突然到访的来客正是仙界的至尊帝王仙帝金太,一个冥界至尊,一个仙界至尊,两人相逢的场面不是一般人能见到的。

    ,“老朋友见面。何须如此刻薄。”。金太面无表情道:,“你到我仙宫的时候,我扫榻相迎,哪有像你这样把客人堵在窗外的事情。。。

    书生一声冷哼,但还是负手转身走开了。让出了窗口进来的空间。金太瞬移出现在了窗内。犹如贵不可言的帝王一般,无比威严的缓缓踱步在阁楼内,审视着阁楼内的摆设,微微摇头道:,“还是那些腐朽的破东西,成年老调的摆设……身为堂堂的冥界至尊,何必要把日子过得如此清苦。你再怎么淡薄简约”在别人眼里,你还是当年那个屠杀冥界千万生灵的冥皇白启,没人会说你好。王者就要有王者的样子,不能自掉身价。””“腐朽的破东西。书生不屑的挥了挥手“露出不可理喻的样子道:,莫非都要像你一样,坐在金疙瘩上,躺在金疙瘩上,连和女人同床也在金疙瘩上,你就不闲硌的慌?没品味的家伙也配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当然。清苦是清苦一些,比不得你,天天有一大堆人在耳边歌功颂德,更有歌姬美女成群环绕在身边伺候,活生生过的就是人间土皇帝的日子”真让我佩服不已。”

    “歌姬美女成群环绕,也比不上你慧眼识人,找了个像黑池那样的尤物伺候。

    要不我们换换口味,我把成群的歌姬美女送给你,你把黑池送给我,一群换你一个,你也不吃亏。”金太背手看着倚墙而立的架子上的繁杂卷宗,虽然在开玩笑,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有说话的语气依然刻薄冷漠。似乎天生就不像是开玩笑的人。

    “你当谁都和你那样变态?”书生眼珠一转,突然哂笑道:“要换也不是不行,那些被你轮流宠信的烂货就免了,不过我对姬舞还是有点兴趣的。不如你把姬舞送给我,我把黑池送给你,怎么样?”

    金太闻言缓缓转过身来”目光闪烁的盯着书生看了会儿,方点头道:“可以,不过不是现在,等我玩腻了再和你换换口味。”

    如果此时有人听到这仙界的至尊和冥界的至尊竟然在谈如此龌龊的勾当。不知道会作何感想,连自己的女人都可以随时拿来交换的。只怕都会自惭形秽吧!尤其是那即将嫁做人妻的姬舞。假如知道了这番谈话。当该情何以堪!

    书生的嘴角顿时一阵抽搐。露出斗嘴失败服了的眼神,挥手道:“怪不得连名字里面前带了一个,太,字,简直是天生的变态。说吧!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突然想来看看你罢了。”金太迎着对方讥讽的眼神,面不改色的说道:“有件事情我想不明白,我仙界的一个小卒。怎会得到你这个冥界堂堂冥皇的垂青,竟然赐予了冥皇令牌给他?好像黑池那女人你都没有给过她吧!还有,黑冥大军和我仙界中那个叫穆兵的人搅合在一起对那个小卒痛下杀手,这事我怎么觉得有些蹊跷。同样是一个小人物,他怎么可能调动黑冥大军。是不是跟我的那个外务大统领有关?事情发生在你的地盘上,凭你的势力,你别告诉我说你没有查清这背后有没才内幕。须知你我早有约定,为了维持你我各自对两界的统治,要互通有无,所以希望你能坦诚相告。”

    书生笑吟吟的看着他”心中却是念头转了无数,对面这个家伙狡猾狠毒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人性,自己早就领教过了,有些事情可以说。但有些事情又绝对不能让他知道。牵涉到冥界圣女的命运之论自然不能泄露,否则天知道会引起纤么变故。

    “你笑什么?莫非是你在背后什么搞鬼?”金太一双本就细长的双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缝隙,闪着毒蛇般的寒光。

    “我只是觉得奇怪罢了,凭你那目中无人的眼光,怎么会挑一个像跃千愁那样的小卒作什么曲?还特意亲自下了道法旨,你说能不引起我的兴趣吗?”书生哎呀叹道:“恰好上次在那难得一现的化龙门上遇见了那小子,我在暗中左看右看的把他看了一遍,都觉得不像是你的作风。既然你仙帝金太要抬举他,我白启又岂能闲着,于是我叫人暗中塞了一块令牌给他,不过我估计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是我的冥皇令。嗯必当他拿出来后,自己都傻眼了吧!呵呵!正好我也闲着无聊,我倒要看看那小子今后该怎么自处。”

    说了一大堆理由,他心中却是补了一句。姓跃的小子,我费了心思帮你。你以后应该感谢我才对啊!否则凭这老狐狸的狠毒,你是死路一条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金太细长的双眼缓缓放开,这话他是相信的,凭对方一贯和自己顶牛的作风。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如果不闻不问才叫真的奇怪了。

    遂冷。多一声道:“荒谬!这样荒谬的事情也只有你这种不顾身份的人才会干。之所以点他作曲。你也不用疑神疑鬼,这里面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首先是姬舞看中了他作的曲子;其次是我听过他作的曲子的确有些不一般的味道,倒是可以用上一用。至于事后,如果他能尽展才华取悦于我,有用就留着。没用自然有人会收拾他,不值得你我为他操心。说说我第二个问题吧!你这边都查出些什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