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败类 > 第一一九五章 剑魔
    .三夜魔君正才此意,奈何念头刚起,.一阵躲闪后。三夜看了眼那护着跃千愁的火魄玄兵,在这和那怪物动手实在是不明智之举,加之晓得跃千愁有那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估计一时也奋何不了对方,又何必要冒险。

    ‘“此地不宜动手,我们继续我们的,暂时不用理他,有机会再收拾他……,三夜魔君招呼一声。和背着燕追星的李公公继续向煎飞去。

    跃千愁被这里神出鬼没的致命玩意吓得心惊肉跳,肚乎里的确打起了退堂鼓,可一看那两家伙竟然带着个昏迷中的燕追星往深处去,实在是惹人怀疑,已经隐隐猜到对方也是耍来此地寻找蓝海金精,他可不想看到三界再出现第二个杀干刀的魔神,立刻咬牙跟了上去。

    双方一前一后,在这极度危险的蓝海死境继续前行。历经整整一天的时间,双方终于进入了蓝海死境的中心拖带,在外围的时候。那致命的雪蓝色光柱是不可琢磨间歇性的集体爆发,而中心地带却是不停的出现,东南西北中胡乱的射出,骤变交替不歇,虽然不是集体爆发。但却更是无琢磨规律,一不小心就会捶上。

    当一座占地方圆十几里的海岛出现在眼煎时,跃千愁眼睁睁的看着三夜两人落在了岛上,从岛上有郁郁葱葱的植被可以看出。那座岛在蓝海死境中是牟比较大的死角,虽有致命光柱在海岛的上空纵横交错。不过岛上却是安全的。而此地的海水下,竟然闪耀着晃眼的雪蓝光芒。也让跃千愁大概猜测到已经到了目的地。

    可让跃千愁无语的是,三夜两人正面带冷笑的站在岛上虎视眈眈的看着他跃千愁暗道糟糕,这俩家伙恐怕不会让自己安然登上海岛。于是他尝试着想从另一边登岛,结果不出他所料,两人在岛上悠哉悠哉的又晃到了他对面等候他大驾光临。

    两人陪着跃干愁绕了几圈后,三夜魔君看着跃千愁哈哈笑道:‘“跃千愁!本君倒要看看你能在外面坚持多长时间。

    ‘“笑话!老子想坚持多久就多久……,跃干愁死鸭子嘴硬还不过瘾,反唇调戏道:“假如老子真的坚持不住了。万一真出个什么意外的话,保证你永远也不知道你儿子夜天空的下落……

    ‘“少拿这套来糊弄本君……”三夜魔君冷笑连连道:‘“倘若空儿能修行的话我也许还能被你给诳住,可惜他天生无修炼,纵有灵丹妙药也活不过两百年。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贼。不知从哪听来我儿子的名号在此装神弄鬼可惜你只知其表不知其里,却像跳梁小丑一般在本君面前显摆,实在是可笑之极!。”

    ‘“我像跳梁小丑吗?。”跃千愁看看自己,随耶啧啧有声的哎呀一声道:“什么狗屁魔君。不过一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而已。今天大爷心情好,就让你长长见识……他露出一脸戏请的神恃感叹道:‘“神界的龙族有一门,名曰神龙灌顶,纵然是人间的贩夫走卒也能被灌以一身的修为,不知道你这所谓的三夜魔君才没有听说过呢?……

    此话一出,三夜魔君和李公公的脸色同时一变,煎者陡然厉声喝道:“跃千愁!称说的是真的?。”

    三夜自从听李公公在迷幻仙城被毁后说起了跃千愁提到过夜天空,其实就一直把这事放在了心上他觉得跃千愁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到自己的儿子,肯定是有什么原因。只是一直没逮上合适的机会和跃干愁聊聊而已。如今正是好机会。他自然要出言试探真假,没想到问出个神龙灌顶来他的心跳当即加速了。

    “我说什么了?我什么也没说啊!”跃干愁露出一付很惊讶的样乎。又上下看看自己,露出一脸委屈道:‘“我不过是一跳梁小丑不过是瞎显摆而已,至于人家信不信就不关我事咯反正夜天空又不是刺匕乎。嘿嘿!。”

    这个时候卖关乎。三夜魔君恨不得一巴掌将他拍着肉泥,自从登上魔君的宝座后。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当自己的面如此调戏自己。他强忍住杀人的冲动。沉声喝道:‘“你的意思是说,夜天空承受了神龙灌顶,才了一身的修为,所以他还活着?”

    跃千愁当耶嘎嘎笑道:‘“至于你儿子是不是活着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知道有一个天生不能修行却喜欢坑蒙拐骗的家伙,他魔界叫做夜天空,骗得一条神龙施展了神龙灌顶。灌给了他一身卜神初期的修为,啧啧厉害啊!”岛上两人的脸色又是一变,夜天空什么德行他们比谁都清楚,的确是喜欢耍些坑蒙拐骗的小手段。跃千愁已经说得这么明显了,就算他故意不承认,两人又岂能听不出他说的就是那个在魔界离奇失踪了的夜天空?

    夜天空有了小神初期的修为,不出意外自然是死不了。三夜魔君从容的面容上少才的抽捶了一下”咬牙切齿道:“不要跟我拐弯抹角。夜天空如果还活着的话,他人在哪里?……

    ‘“忘记了!。”刚躲过一波致命光柱的跃千愁没好气道:‘“妈的!你站在岛上优哉游哉,老子在这里舍生忘死。哪来的心思跟你聊天。忘记了!你是我仇人跟你没什么好聊的,老子回去算了……,。”火魄玄兵果真带走他往回走。

    三夜魔君立刻拿他没脾气了,一脸牙疼的模样厉声道:“站住!我放你上岛……

    ‘“妈的!岛又不是你家的。还轮得到你来左右,老子想上就上。”跃干愁嘴上硬着。可火魄玄兵还是带着他转了身。他就是想趁机在岛上种上一颗银球当瞬移坐标。以后想来是随时随拖的事情,若是种在附近的话,他怕哪天一不小心瞬移出来就被致命光柱给打成了血窟窿。

    然而当他刚一转过身来,两眼立刻呆住了,目光直直的看着海岛上。在岛中冇央最高处的一棵夹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人在那里。三夜魔君和李公公迅速回头向上看了一眼,亦是大吃一惊。

    只见一个身材修长的白衣人静静站在树梢上看着他们,一头雪蓝色的齐腰长发在风中飘扬,雪蓝色的双眉陡啃飞入双鬓,一双眼眸亦是绽放着雪蓝色的冷光,刀削斧劈的冷峻脸颊上,一双嘴唇亦微微泛着雪蓝色,印堂中冇央有一抹淡蓝色的云纹。

    他神情冷摸。无比孤寂的默默站在那。像魔又像神。他出现在岛上连三夜魔君和李公公都没有发现任何动静,两人仔细一看,发现竟然看不出对方的修为深浅,心中的震惊难以形容。不知道三界什么时候又出了个这样的高手。

    他们两个不认识此人不足为怪,可跃千愁对此人就太熟悉了。竟然是走失多年不见的文澜风。

    确切的说,跃千愁也有些怀疑此人到底是不是文澜风,容貌的确是一模一样,但是那份孤寂于天拖之间的气质,不是文澜风身上所能具备的。最让跃千愁产生怀疑的还是他那一头雪蓝色的长发及眉眼间的异常。让他不敢完全确认此人就是那走失多年的文澜风。

    “你是什么人?……三夜魔君肃然道,他从那人身上感觉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李公公亦同样是如此。两人前所未才的高度警惕起来。

    ‘“我是什么人?。”那人雪蓝色的双眸中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充满磁性的声音却如冰沿的金属一样响起:‘“我讨厌才人问我这样的问题。这让我很难受,所以我要杀了你们!”。

    那人身上忽然迸发出让人窒息的肃杀气息,充斥天地之间。只见突然挥手一指,一道雪蓝色的惊天剑影从他指尖迸发,令天拖色变。如雷霆万钧般直接斩杀向三夜魔君和李公公。两人大吃一惊。自知不敌迅速瞬移躲开,二话不说早着极大的危险急速掠向海面迅速逃离。

    那人指尖如梦似幻的轻轻一勾,无比强悍的惊天剑影竟然说收就收。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两指同时又一曲一弹,两道雪蓝色的纤细剑光以快得难以置信的速度急速追杀而去。

    ‘“血断天涯!。”三夜魔君一声疾喝,肩头猩红的披风陡然脱落暴涨。转瞬变成一道恢宏无比的血光之墙,横断于大海之上。“轰。”蓝色光芒和血色光芒四起,无数红色的细布块翻飞飘舞,和两道纤细剑芒同归于尽。

    三夜和李公公转瞬消失在远处,运气还算不错,竟然没有遇上海底爆发的致命光枝阻拦。

    跃千愁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人厉害到了如此地步,弹指一挥间竟然将三夜魔君和李公公吓得慌不择路的逃窜。连和他交手的勇气都没有,这修为该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然而让跃千愁震惊的还在后面,本巴不得此人追上去把三夜魔君和李公公给宰了,谁知这人竟然玩起了穷寇莫追,或是根本就不屑去追,闪耀着雪蓝色光芒无比冷漠的双眸盯到了他的身上。跃千愁吓得一哆嗦道:‘“文澜风!你想干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