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玄幻奇幻 > 五零后记事 > 第5章极品亲人
    爹娘死了,留下来的三个孩子最大的不过十岁,瞬间成了有心人眼中的肥肉。

    刚把大丫娘发送完,大丫二婶就以照顾刚出生的侄子小壮为由,占了国家给烈士遗孤的抚恤金。

    大丫奶奶又打着让孙子、孙女儿到自家吃饭的名头,搬空了大丫家的口粮。

    如若不是大丫还算机灵,托人找了长白大队的大队长过来,怕是连自家的房子都要让二叔一家占去了。

    可房子虽然保住了,屋子里的值钱家具却被她奶奶和二婶以各种名义借走,归还无期。

    尔后,不到一个月,大丫奶奶就开始背着她爷爷骂她是赔钱货,骂弟弟大壮干吃饭不干活,骂小壮是个病秧子。

    大丫为了让弟弟吃饱饭,瞒着爷爷偷偷辍学,下地打猪草、摘野菜,两个月的时间就从一个娇宠的小姑娘变得黑瘦胆小。

    而她爷爷却听信了她奶奶的话,只当这个孙女玩的野了,时不时的还要训斥几句。

    但大丫哪里敢说实话,她少干一点,奶奶就会让大壮饿肚子,她若是在长白大队的大队长上门时露面,二婶回去就会虐待小壮。

    她不敢不干,也不敢和人说,但她也不过是十岁的小姑娘,心里委屈害怕,加上营养不良,在打猪草时中暑晕厥,便再没有醒过来。

    小姑娘直到死也还在挂念着弟弟妹妹,那是父母唯一留给她的温暖。

    记忆的最后,小姑娘心里想的是一块白糖糕,那是幼时,还没去世的太姥爷留给她的,老人口味重,小姑娘吃起来却感觉甜的腻人。

    “等见着太姥爷,我再也不会把白糖糕故意掉地上了。”

    记忆在此处戛然而止,而向来没心没肺的云舒却已然泪流不止。

    这哪里是亲人,这样的亲人,简直比仇人还可怕。

    而且大丫她娘之所以早产,也是二婶咋咋呼呼甚至有点儿幸灾乐祸的把大丫爹牺牲的消息告诉了她娘。

    大丫娘早产倒也真吓到了她二婶,也跟着早产了,不过她是七个月,生了个女儿。

    但如若不是大丫奶奶偏心,让村里唯一的产婆先给她二婶接生,大丫的娘又怎么会大出血而死,这简直就是杀母之仇啊!

    云舒的眼睛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红色,但识海中的红莲业火突然大盛,让云舒的神魂跟着一疼,这才清醒过来。

    然后她瞬间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好家伙,差点儿又入了魔。

    云舒起身,看着瘦瘦小小又黑乎乎的双手,苦笑一声,若是先前,云舒真是恨不得死回去的,她明明是来养老的,但得了大丫的记忆,她实在是不忍心。

    若她真死了,云舒都怀疑剩下的两个弟弟大壮、小壮能不能健康长大!

    既然不想死了,便需要从长计议,如今1964年,离着文革开始也不远了,如今甚至已经隐隐有了矛头。

    所以带着两个弟弟好好活着,也算对得起小姑娘给她留下的这幅身子了。

    ……

    云舒正想着事,屋子的门帘被一下子掀开,一个黑瘦的小男孩小心翼翼的端着一个碗走了进来。

    他见到云舒醒了,眼中放出的光芒比星光还要璀璨,赶忙放下碗,扑到云舒身上又哭又笑的道:“姐,你终于醒了,你都睡了两天了。”

    云舒下意识摸摸肚子,怪不得这么饿,她推了推小男孩,“大壮,姐醒了,先给姐喝点水吧。”

    云舒上辈子是河北的,东北话能说,但不正宗,也好在大壮还小,加上姐姐醒了心里激动,倒没注意这些旁枝末节。

    大壮听他姐说渴,赶紧端起放在炕沿上的碗,“姐喝这个吧,这是旺爷给的,能解暑。”

    旺爷是村里一个赤脚大夫,镇上有个卫生所,但是太远了,平日里四外八庄的都是找旺爷看病。

    而且阳爷不仅会给人看病,还兼当兽医,在方圆百里都十分有名。

    大丫记忆中偷听过她爷爷说过几句,说旺爷以前也是一方人物,不过世道不好,被人害得家破人亡,便孤身一人来到山林归隐,来清溪沟也有十年了。

    如今60岁,倒比50岁的还要年轻,上山采药一点不费劲。

    当初如若不是旺爷进山前特意给了大丫娘一片参片以备后用,而大丫刚好知道在哪里,怕是她娘根本没有力气生下小壮,弄不好就是一尸两命。

    这个人情云舒得记下。

    可惜,当时大丫娘早产时,旺爷进山采药了,等找到他,大丫娘尸身都凉了。

    这让旺爷懊悔不已,但谁能想到,大丫二婶会那么恶毒呢。

    等大丫把解暑汤喝了,大壮又从怀里掏出一张面饼,不过两个婴儿巴掌大小,却是白面的。

    山村里本就没有多少能长庄稼的土地,小麦、水稻在这块儿更是少得可怜,村里主要种植的是玉米、大豆、高粱、小米和土豆、红薯。

    而且粮食交够国家的后也只够村民饿不死,平日里,村里都靠采集山货、打猎来换取日常用品。

    在这小山村,这白面的烙饼简直珍贵到云舒不能想象的地步。

    若是在以前,大丫家里并不缺这些东西,但如今,姐弟两个自打娘没了,已经有三个月没看过细粮了。

    “这也是旺爷给的,我不要,但旺爷说姐姐得吃点儿好的。”

    大壮到底是个小孩子,闻着面饼的香味儿,偷偷咽了咽口水。

    而云舒看着这凉透了的饼子,又看了看大壮,心酸的不行。

    “中午你在爷家吃饭了吗?”

    大壮刚想点头,便见姐姐严厉的看着他,只好说实话。

    “小姑回来了,奶家今个儿杀鸡呢。早起二婶送过来两窝头、一把玉米面儿,说这两天家里忙,姐又睡着,让我别过去吃了。爷爷刚才又偷偷送过来两鸡蛋。”

    然后大壮赌气的道:“鸡有什么好吃的,我才不馋呢!”

    云舒将面饼掰了一大半给了弟弟,“吃吧,咱不馋,等姐好了,也给大庄炖鸡吃。”守着山林还能让人饿死不成!

    从大丫的记忆中云舒得知,深山上有猛兽,山里人组织打猎从不敢向深山去的。

    当年三年大饥荒,当时饿的不行,也有人进深山想搏一搏,但去了几个村子加起来去了五六十壮汉,回来的五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

    狼和野猪不算稀奇的,熊瞎子、东北虎、水桶粗的大蟒蛇,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毒虫。

    长白山便是在五六十年后也属于深山老林,没有完全被开发。

    但云舒连鬼都不怕,还会怕这些活物吗?更何况,红莲业火连鬼都能烧成灰,这些猛兽碰上云舒,绝对是送菜加餐的。

    (以后每天一更,会有两个月的新书期!如果喜欢,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