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玄幻奇幻 > 五零后记事 > 第169章大礼
    “萨满大人,有关那些罪孽深重的族人,还请您示下。”

    对于有族人如此大胆,居然敢借机谋害金家血脉一事,珊图玲阿感觉非常不可思议,但八部高层包括她的父母却都对此表示沉默。

    那时候,珊图玲阿就明白,八部高层不是不知道,只不过有的人选择了冷眼旁观,而有的人甚至表示了默许。

    哪怕是佟佳部,都在暗中思考着利弊。

    而萨满能在这样的环境下“杀出重围”,博得一线生机,甚至让八部高层不得不服软,这样的人,让珊图玲阿不得不重视。

    至于那些以为金家绝嗣,尼楚贺上位,就能重用他们的“有功之臣”,从始至终就是个笑话。

    若是他们成功了,尼楚贺真上位,第一个处理的就是他们这些“墙头草”,以告慰金家“在天之英灵”;

    若是失败了,比如现在,还可以推出来表示八部守山人的“衷心”。

    但事情真的会按照族老他们所想那样发展吗?

    珊图玲阿不敢确定。

    云舒也是没想到这其中居然还有这么复杂的事情。

    “下手的都有谁?又用了什么手段?”她的声音淡淡的,不带一点情绪,但珊图玲阿却感觉羞愧万分。

    她半生刚正,一直为守山人的身份而自豪,但她却绝对想不到,其实八部守山人不过是吸着金家血液而生的虫豸。

    “阿林尊主去世后,四方人脉就分掌在八部守山人手里。佟佳部、富察部、索绰罗部都掌控在族长手里,旁人不得沾染,但其他五部,则比较分散。下手的人这五部均有,主要是收买了您的二婶及其娘家人。”

    云舒在建业叔和她说起长白村这三百多年积累的人脉之前,就知道她的上位会威胁到一些人的利益,但她还真的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这么早就出手了。

    夏招娣!

    怪不得明明留着大丫他们姐弟三个,对她来说才是最明智的,她却恨不得致他们于死地。

    原来这其中还有这样的因由。

    “噶尔宾阿和松克里宜尔哈是什么罪名?”

    珊图玲阿不敢隐瞒,“噶尔宾阿被富察部族长禁足,他将不会参加族长选拔。松克里罪孽深重,等待萨满大人定夺。”

    云舒吹了吹指甲,“我一直觉得尼楚贺不吉利,如今看来,果然没错。”

    她站起身,“那些参与谋害金家血脉的人,剥夺其长白守山人身份,就交给山神处罚吧!族里送了我这么一份大礼,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有礼物送给你们。”

    云舒说完,挥了挥手,两具忍姬的尸体就出现在地上。

    珊图玲阿不是没见过死人,但这会儿真是吓了一跳,“萨满大人,这是……”

    “今天在半路上伏击我的日本忍者。别的,我不清楚。我想,族里,应该可以给我一个解释。”

    听着云舒话中有话,珊图玲阿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到底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解释什么。

    她想到了吉勒塔吉勒塔、阿尔萨兰还有长白村的分裂……

    长白村,早就不是以前的长白村了。

    “珊图玲阿一定将萨满的命令带到。”

    云舒笑了笑,这句话说的,这位索绰罗部的少族长也是个秒人。

    云舒也懒得再和她废话,左手似乎从衣服兜里随意掏了掏,就掏出两个纸仆。

    白色的纸仆手拉手在云舒周围上下飘着,“嘻嘻嘻嘻……主人、主人,我们也想驾风,我们也想驾风。”

    宛如稚童的声音在云舒和珊图玲阿的耳边响起。

    珊图玲阿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场景,有点口吃的道:“纸、纸、纸仆?”

    “纸、纸、纸仆?嘻嘻嘻嘻……这人真好玩,我们才不是纸、纸、纸仆,我是小一(我是小二)。”

    两个小纸人围着珊图玲阿绕了一圈,似乎感觉没意思,又回到云舒手边。

    云舒弹了它们一下,无奈的道:“不许无礼,这是八部守山人之一,索绰罗部的少族长。”

    云舒说着对珊图玲阿笑了笑,“福姨不要见怪,这些小东西刚刚出生,我还没来得急教导它们。”

    珊图玲阿就和梦游似的,对着云舒摆摆手,“不见怪,不见怪!”

    我的娘呀,这是什么妖孽?她真的是刚刚继任萨满之位,得到萨满传承吗?

    这么有灵性的纸仆,还是刚刚出生?那经过教导的都啥样啊!

    珊图玲阿发现,她父亲打的如意算盘,绝对没有实现的可能了。

    不仅没有可能,最好赶紧把心里不敬的心思全部扔了,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她眼前这位小姑娘是长白萨满,珊图玲阿从来没有这么肯定过。

    然后她就见云舒对着两个纸仆掐了几个指诀,然后那两个小纸人就飞到两具女尸的身下,只见两具女尸就慢慢飞了起来。

    比一个三寸大小的纸人双手举着一具尸体飞在半空中更诡异的画面是什么?

    是两个纸人举着两具尸体?

    错,大错特错!

    更诡异的是,你能看见!

    不过只见两个小纸人“嘻嘻嘻”一笑,“风来”,肉眼不可见但却能感觉到的风就吹进屋子里。

    而在云舒的神识下,却看到青色的风汇聚到纸仆的脚下,然后包裹住两具尸体,一切就在肉眼中消失了。

    珊图玲阿惊奇的看着云舒,“萨满大人,这……”

    云舒示意她不用理会,“小一和小二会跟着你的!”

    给珊图玲阿准备了两斤在马上方便食用的肉干和一兜含在嘴里解渴的干净小方冰。

    看着她帅气的上马,然后对自己行礼后疾驰而去,云舒的目光最后落在王家祖宅上。

    入了年,事情太多,其实她已经很少会想起王家老太太和夏招娣了!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她有的是办法让她们生不如死。

    但云舒没想到,人心真的能恶到如此不堪的地步。

    要不怎么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呢!

    长白村的那些人,若是真交给山神定夺,怕是山神谢谢他们还来不及呢。

    可惜,山神也无能为力了,她才是他们真正的主宰。

    而夏招娣和夏家,真不错,他们已经荣升为云舒还阳以来,最厌恶的存在,没有之一。

    而她,向来不喜欢委屈自己。

    大丫姐弟三个曾经受得苦,总要一一还回去不是嘛!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欲使其灭忙,必先使其疯狂,对吧!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