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 > 第二百零四章 陈年旧事
    万老魔环顾四周,喉头微动,体内灵力冲涌,化去了大部分压力,便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直到他看见一座刻有熟悉名字的墓碑,以及红袍遮罩中的身形,灵感微有触动,他眼前浮现出那记忆中颐指气使的模样,不由得心生厌恶。

    这身红袍的颜色相比之前在怒风峡谷中所见,更加晦暗,倘若凝神观望,视线便会不由得变得扭曲和模糊,久久陷入幻境不能自拔。

    两个身影就这么站在那里,看那荒冢间的野草兀自摇曳。

    “清猗,是怎么死的?”

    “病死。”简单明了的回答,没有半点拖沓。

    “你敢说出真相么?”万老魔蹲了下来,亲手拔除了一根不太顺眼的杂草,那杂乱的根须甩开干燥的黄土,发出一声微不可查的断裂声。

    “真相就是因你而死。”红袍中传来冰冷的杀意,“如果不是你,我的乖女儿清猗,怎么会郁郁而终?”

    “那你为何当年还要阻止我,既然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而我的修为也不差,资质也上佳,大道可期,甚至拥有自己的信徒,难不成配不上你的女儿?”

    “人妖殊途。”

    “清猗是个半妖,我乃纯正的妖族,有什么不妥?我自会帮她想办法。你既然都可以犯错,为何要阻止我们相爱?”

    “放肆!”随着这声叱骂,万老魔的身形仿佛被万钧重物击中一般,陡然飞出,连续撞断了数根墓碑,才堪堪停了下来。

    “呵”

    万老魔口中微甜,吐了一口血沫,这力道之中裹挟着蹊跷的玄劲,相比当年,这种绵里带针的感觉,只增不减。他勉强站了起来,对方的修为远非他可以抗衡,但他还是用沙哑的嗓音质问了一句,“你的痛苦,难道也要加到清猗身上,才开心么?”

    “让力宗封禁你这么多年,你的话还是那样难听,想来,我真不应该阻止他们追查你的下落。”

    “那正是他们所愿吧?即便当年,他们也一样看不惯你,只是畏惧你的上升的权势罢了。否则,我早就死在了那深渊之中。”万老魔向前几步,“卫阑秋,你贵为‘九老头’的成员,这点小事都看不明白?”

    “我还轮不到你来教训。”红袍女转身,露出白皙到可怕的容颜,褐色的眼眸,盯着万老魔看了片刻,“万禹亭,如果我愿意,还是会有很多人给我面子,再镇压你五百年,直到你变成一冢枯骨,懂么?”

    “以邪教凶灵的名义,再次捉回去么?哈哈哈,我最近倒是做了不少人神共愤的坏事,反倒没有人来抓我,想想真是讽刺。”

    万老魔恣意的笑着,“我既然敢与你约在此处见面,就不怕你再次施展卑劣的手段,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当初阻拦我和清猗相爱,完全是你的错!为了一己私利,牺牲自己女儿的幸福,怎么,你这个做娘的,这么多年,就没有任何愧疚么?相比‘九老头’的成员位置,你所谓的疼爱女儿,都是浮云吧?如今她埋在这浮云城附近,是不是很讽刺?”

    “够了!”

    一声怒喝,万老魔的身体再次被甩出,跌跌撞撞的滚落在远处,随即再次被凭空抓起擎在空中,通身是血,向红袍遮罩的卫阑秋飞来。

    “万禹亭,别以为不在我掌管的地域,我就不敢杀你,我一句话即可帮碧云宗摆平一切,自然也可以在这里轻易抹掉你,他们也不敢向上吐露半分。当年我之所以留着你,没有让力宗杀掉你,都是因为清猗跪下来求我,你懂么?”

    “不要接二连三的挑战我的底线,我不介意让你去黄泉与清猗相见。”

    “那是极好的。”万老魔费力的扭过头,看着清猗的坟墓,“如果她真的在这里的话,不过,这仅仅是个衣冠冢,今日我约你前来,并不是想和你计较这些陈年旧事,我只是想知道清猗究竟在哪。”

    “你没有资格知道。”

    “那便只有等了,我迟早会说服你。”

    “凭什么?”

    卫阑秋嗤笑道,言语之间,她已窥破万老魔的内心,“你的想法的确不错,但是可惜,其他人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你以为一方宗门,仅凭一个人就能立下么?百年基业,千年大计,你还差的远,没有‘九老头’的首肯,你也只能兴起一点小风浪而已。”

    她呵然一笑,似乎想起来某件不堪的往事,右手不由自主的举起,无形的力场将万老魔束缚着,拉向半空,“既然你到处猎取内丹,做了那些人神共愤的事,我还是帮你做个干脆的了断吧。”

    “你没这个资格!”

    万老魔身上灵力涌动,背部陡然伸展出灰色皮膜般的翅膀,妄图飞起并挣脱卫阑秋的束缚,然而对方却只是轻轻一捏,天级的威压顿时将他周身的灵力冻结,仿若桎梏牢笼一般,仅凭境界的差距,她便轻松化解了万老魔的努力。

    “万禹亭,你以为我修炼到天级,增长的只是岁月么?”卫阑秋道,“我答应清猗不杀你,但这五百年,我已经对得起这个承诺,今日,是你自己过来送死,怨不得我。”

    “你”

    万老魔眼中的神采旋即变得黯淡,连吐几口血沫,身体如残花枯叶般垂落,“告诉我,她究竟怎么死的?”

    “你怎么知道她死了?”卫阑秋故意加大了力道,似乎在享受摧残的乐趣,万老魔的身体瞬间像被挤压的面团一般,变了形状,“你可以在黄泉路上去等她。”

    “桀桀”

    随着这得意的笑声,万老魔的身体如泡影般碎裂,化为无数灰白的齑粉和一副即将消散的残魂,点点洒落在地,而在五里之外的半空,另一道身影陡然显现,不管不顾的疯狂向北逃去。

    “奸贼,竟然耍我!”

    卫阑秋注意到远方的变化,中指微弹,纷纷散落的齑粉之中,一个半尺长的腿骨应声碎裂,但见这骨骸之上,涂满了殷红的鲜血,还包覆着一块不知名的碎肉。

    “骨灵分身!”

    卫阑秋认出了这东西,身形遽然消散,转瞬间出现在三里外的天空,她定睛查看,再度腾挪,数息之后便追上了万老魔。

    “万禹亭,你找死!”她右手五指叉开,灵力凝为尖锐略弯的紫色指甲,向万禹亭抓去。

    噗!

    一团鲜血随着宛若实质的爪痕迸裂,化作片片腥红的血雾,万老魔身形再次急速向北,陡然消失在视野之中,又突然显现在五里之外,然而卫阑秋速度更快的接踵而至,又是一团血雾迸发消散,两次三番,卫阑秋手中已经多了一根燃烧黑火的锁链,径直抽向万老魔。

    万老魔心中大骇,眼前浮现出自己即将被这锁链击中,魂飞魄散的景象,他身上黑雾急速涌出,将他周身数丈之内,都完全遮罩起来,模糊身形的同时,遮住所有要害。

    这团粘稠如液的黑雾,再次抛却所有杂念,向北急速奔去,那里有星星点点的灯火,正是碧云宗的新都云霭城,它可以在那制造傀儡,同时恢复受损的实力。

    瞥到远方的灯火,卫阑秋手中的动作更急更快,她停下身形,伫立在风中,黑火锁链围绕着她,疯狂的涌动翻滚着,念动口诀,又遽然捏碎一团品质不凡的灵石,一息之后,那锁链瞬间从她周身消失,再度出现时,已经在万老魔周围化作交错的牢笼。

    “哼!”

    云霭城已经远远在望,总算在对方逃到城内前,抓到此獠,卫阑秋自忖杀死万禹亭不难,难的是在人口密集的城中,不伤及无辜,违背九老头的规矩,达到同样的目的。

    “结束了么?”

    万老魔望着越来越近,涌动着无尽灵能的锁链,知道自己死期将至,但他心中却没有后悔,清猗还没死,这就足够了,今日的冒险,已经值了。

    他散去身旁已经无用的黑雾,手中拈出一块青色铜牌,正是陈昆临行前赠与他,可以改善运气的“宝物”,灵力冲涌,铜牌化作颗颗米粒大小的碎片。

    “姑且相信你一次。”万老魔心道。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只感觉到一股几乎微不可查的清风拂过,带来些许清凉,除了能带来心境的一丝清明,让他安然赴死之外,毫无用处。

    “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卫阑秋已到近前,等待着万老魔留下遗言,不过这话仅仅是个虚言,她的指尖,已经多了一块半月形的青色光芒,虽然看上去平淡无常,但万老魔能感受到那团光亮之中的杀气,足以让自己魂飞魄散。

    嗯?

    卫阑秋身形微转,右手只是一甩,数十道斗大的风刃便向地面急速飞去,穿透下方的密林,顿时将茂盛的树木根根切断,四处散乱宛若平地一般,而在这平地之上,却有一团金色光罩,突兀的坚持在那里,并没有受到伤害。

    “卫前辈,小子只是路过。”金色光罩之中,一个声音远远传来,但面对卫阑秋这个天级强者,那人却没有任何畏惧。

    一块十步见方的纤薄飞毯,缓缓的从金色光罩之中飞出,向卫阑秋和万老魔飘来,那上面正端坐着两人,正是从碧云宗云霭城刚刚出来的李大棒和况书才。

    “天佑?”卫阑秋却没有称呼李大棒,而是用了一个文绉绉的名字。

    “卫前辈有礼。”

    “你为何躲在这里?”

    “小子只是路过,只是路过。什么都没有看见。”李大棒两手摊开,无害的笑道,“前辈行侠仗义,这位应是那魔影之灾的事主吧,我看像,怎么,卫前辈最近似乎很悠闲,难不成是到这里来巡视?”

    “只是场误会,随便切磋一二。”卫阑秋却没有肯定李大棒的判断,她收了锁链,“九老头的规矩,我怎么可能违背,天佑,你曾祖近来可好?”

    “一点都不好。正事不管,天天喊着纳妾,挑了几个还嫌年纪大,卫前辈倘若遇见,一定要帮我劝劝,我们爷孙三人,为此都烦恼得很。”他信手胡诌道。

    “那是自然。”卫阑秋勉强笑了笑,“天佑,有空来夜樊国做客,我介绍几位不错的姑娘与你认识。”

    “好好好,一定,一定。”李大棒笑着回应,目送卫阑秋远去,待到她化为黑点,便转头看向一脸惊疑的万老魔,“我乃李大棒,今日救你虽然只是偶然,但我有件事需要人帮忙,不知道你可有兴趣?”

    …………

    赤霞门,远桥镇。

    电闪雷鸣,江枫潜伏在密匝的烟雨之中,一边勉强辨认着方向,一边跟随影子的视野,穿过茂密的丛林,翻山越岭,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处略微宽广的谷地。

    他小心的下了山,避过山间的几个貌似亭台岗哨的所在,躲开山间滚滚而下的泥流,直奔一处疑似山洞的所在。

    两百步。

    江枫距离那处山洞,只有不远的距离,影子在这处山洞洞口,发现了内里的火光。没错,在这荒山峻岭,瓢泼豪雨之夜,这亮着火光的所在,应该是自己此行要找寻的目标。

    但影子无法进一步深入。

    江枫便将影子放开,留在距离洞口更远的地方用来断后,自己则蹑手蹑脚的接近,从湿漉漉的树丛缝隙中,能瞥见山洞里的一些模样,只是这山洞入口便是一处影壁样的存在,遮住了内里的所有形貌。

    必须得潜进去,方能知道这里的秘密。在影壁附近,四名男修正两两守护在那里,修为应在灵级,江枫没有潜行的功夫,便观察了一阵,心中同时思忖着进入的方法。

    忽然,他的影子侦测到两辆马车,从狭窄的山间小路,远远向这处山洞缓缓行来,大雨倾盆,道路泥泞,那角马也不愿意前行,赶车人正不断甩着手里的长鞭,呵斥着,马车之上似有重物,压得车轮半陷入泥中,速度极慢。

    有了!

    江枫身形快速腾挪,很快就到了马车前行的路上,趁着一道闪电的光亮,迅速扔出一道一阶流沙符,那符?一触及到地面,立即将那里变得松软异常,附近的泥浆纷纷涌入,很快便化为一滩隐形的泥淖。

    江枫一个侧身趴伏,隐藏在茂密的树丛之中,等待那马车落入这泥淖之中。

    果然,第一辆马车经过这里,便登时陷入其中,任凭车夫如何驱赶,那角马嘶鸣着,根本无法将这沉重的马车拉出泥潭。

    “臭鱼,过来帮忙!”

    那车夫向后喊道,后面的马车上,被称为“臭鱼”的胖车夫也跳脱下来,和他一道,想要将马车推出来,却未能如愿,这两人,只是凡人之躯。

    “臭鱼,我去叫人!”前车的车夫迅速的向山洞跑去,趁这间隙,江枫快速的从藏身之处跳脱出来,压低修为,佯装从远处跑来,看见车夫推车,便大声质问道:

    “怎么才来,还不快点!”

    “车陷住了。”那胖车夫一脸无奈,见江枫似为修士,声音略有颤抖。

    “废物!”

    江枫一把搭在马车上,用力向前推,不过他没有用尽全力,来回晃动间,马车在泥淖之中,反而陷得更深,江枫佯装不小心跌倒,用泥巴糊了半个花脸,又用袖子蹭了蹭,这下子,即便身上湿透的灰袍略新,也一副脏兮兮的模样。

    先去的车夫很快就跑了回来,带回来两名不太情愿帮忙的修士,见他们来,江枫赶紧第一个喊道,“我们的马车陷住了,快搭把手!”

    来者不屑的看了看正在努力中的江枫和车夫,便也搭了一把手,马车旋即出了泥淖,江枫便安然的装成自己人,跳上了马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