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综合其他 > 逢珠 > 第157章 皇家无情
    一念及此,太子由不得蹙眉,对于老三,他是厌恶中夹杂着同情,他比任何人都希望老三能及时收手,从此闭门谢客,回三王爷府做个安分守己的王爷,不插手朝堂,不追逐权贵,不求他像六弟一样痛改前非,忏悔罪过,只求老三能不再一错再错。

    但是,他也知道,父皇已经走了这步棋,就不会收手。

    纵然老三有悔悟之心,父皇也会时不时暗示老三,有储君之望,引诱着老三拉拢齐族,渴慕皇位。以便父皇最后将他们一举拿下,统统不留。

    这招拔出萝卜带出泥,是父皇最拿手的计策。

    为了带出那些泥。

    父皇会让萝卜为了利益主动拉拢泥。

    父皇这一棋,下的什么高明又隐蔽。

    老三生母是大齐后,是齐族宠爱之人,老三与齐族的关系算是深厚,父皇迟迟不松口太子之位,老三就不得不拉拢齐族,依照老三患得患失的性子,他一定不敢放掉齐族。

    若他敢冷落齐族,齐族为了自保,一定会想法子保六弟或者五弟,再或者年幼的八弟做储君。

    况且,老三为了防止自己从襄尚城杀回来,也会努力寻求齐族的支持。

    老三这个萝卜,如今是靠紧了齐族这个泥了。

    老三这个萝卜,父皇也是拔定了。

    端皇已经对自己托底,相当于安慰自己在襄尚城多年的艰辛。

    太子深吸一口气,暮冬的凉气沁入肺腑,倒也不觉得冷,自幼在这极北之地的上柔城长大,早不怕冷了。

    微微转头看着老三,老三已经扶着小太监往外走去了,犹见他背后已经打湿了一大片。

    又想着父皇迟早对老三下手,老三与老五怕是难得好下场,毕生为皇位奔波辛苦,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倒也不知是同情还是厌恶。

    太子摇摇头,叹口气,往前走去。

    兄弟俩始终是这样背道而驰。

    风雨之中,几个侍卫抬着一顶骄子,径赴三王爷府。

    五皇子的侍卫早躲在一边,眼见三皇子回府了,忙去禀报自家主子。

    “三爷,这是怎么了?”

    门一打开,三王妃便看到了衣服半湿的三皇子。

    “没用的奴才,”三王妃又急又忧,抓着陪三皇子回来的奴才就骂:“你个没用的奴才,三爷身上都湿了,你是怎么撑伞的!你是不长眼么!若三爷伤风,得了风寒,我要你好死!”

    见三王妃一脸怒色,骂的劈头盖脸,那奴才一声不吭,连反驳都不敢反驳。

    三皇子边伸手搭着三王妃瘦削的肩膀,边对她抱怨道:“你也别骂他了。我在父皇书房前跪了几乎半夜了。他就在旁边陪着我。”

    “什么?陛下是怎么想的,三爷你是陛下的左膀右臂,是陛下的肱骨之臣,是陛下最得力的儿子,他怎么舍得让你跪在殿外。他怎么舍得!”

    三王妃不知就里,一边觉得不知发生了什么,一边笃定是太子一系算计了自家爷们,三王妃的眼眶便红了,惨兮兮地看着三皇子,一边高声指使丫鬟来扶着三皇子,一边往地上啐道:“这陛下是被太子蒙了心智么,先是被小郡公撺掇着夺了您在司隶府的权,现在又是让您跪了半夜。他这是发的什么疯!”

    三王妃又站起来,一袭羽纱缎的貂皮里的素色袄子在三皇子眼前晃来晃去,三皇子伸展双臂,就有两个小丫鬟走过来,替他脱衣。

    嬷嬷见状,将炭盆里的炭又多添了些,火势更旺,生怕冷着了三爷。

    两个穿粉袄的丫鬟跪在三皇子身前,各自低头高举着手里的金盆,金盆里是刚打的热水。

    三王妃亲自拿了帕子放进金盆里,一浸到底,随后绞了帕子,绕到了三皇子背后,为他擦拭身子。

    见他肩头沁凉一片,忙以素手将热乎乎的帕子压在他肩头,三王妃气道:“自太子离了上柔城,三爷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三王妃说着,眼泪就浸了出来,声音也有些不自然,“真不知老爷子是什么意思。这些年,太子不在上柔城,这上柔城里的事,大多是三爷您替陛下分担的。现在,说弹压爷,就弹压爷!也忒无情了!”

    “哼哼!”三皇子冷笑一声,挺立着身子,目光中漫出一丝见怪不怪的苍凉:“皇家本就无情!当年母后知道了老七死亡的真相,也只是错愕一瞬,便替我与老五定计,咬死了太子谋害亲弟之说,然后向着陛下吹风,撺掇着陛下赶走太子。为了利益,连亲儿子的死都可以颠倒是非。皇家本就无情,自谋害七弟之日起,我就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不是太子死,就是你爷我死!莫要说陛下无情,皇室之争本就残酷。今夜之事,莫要说出去。”

    “我也是有分寸的,此等事,必不会说出去。”三王妃看着侍立的一帮嬷嬷丫鬟小厮,恶狠狠道:“谁敢说出去,我撕了谁的嘴!”

    “奴等守口如瓶,决不泄露一丝一毫!”

    待三皇子身上擦捡干净,丫鬟又抱送来一件蚕丝里衣。

    三王妃亲自取了给三皇子披上。

    羟绒进贡的雪山蚕丝衣,触肤生温,驱赶了三皇子在雨中跪了半夜的身心之寒。

    “舒服——”三皇子轻轻一叹。

    三王妃绕至他身前,为他系着蚕丝里衣的交襟。

    右手抚上三王妃滑腻的下颌,三皇子仔细端详着她那一张薄如春山的脸,看着看着,目中便溢出一缕叹息,三皇子不无留恋爱惜地看着她,看着她身后跪着的伺候几个翠袄丫鬟。

    “王妃美貌,丫鬟标致。与汝等一处,当是人间雅乐。可惜,夺储之争,爷不得不争。蕃地有许多不如意之处,没有王妃爱用的香粉胭脂,没有与上柔城比肩的各色丝绸衣裳。这三王爷府里的一应用度,都照着太子副位的体统排场做的。爷舍不得弃了这些,自然会在储位之争中不敢松懈。”

    三王妃娇俏一笑:“三爷尽会说笑。三爷争储位原是为了红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