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玄幻奇幻 > 异界逍遥神王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四大堂口
    容成公向前一步正欲唤出三十六天罡围杀南剑天,就在这时,虚空中两名清秀青年破空而来,正是天剑派长驻客卿野仲和游光二人。

    只是其中一人身材娇弱,唇红齿白眉柳细腰,香艳的肌肤犹如琼脂云鬓高盘,娇躯传达出阵阵诱人 的体香,显然是女扮男装。

    此二人却是一对侠侣!

    对此,三大堂主虽然心知肚明却不点破,毕竟二人实力使然不容小觑。

    天剑派向来不多留客,但是好客多留!

    身为天剑派的长驻客卿自然皆非泛泛之辈。

    “这等小辈何须三大堂主动手,晚生愿意代劳,想我与游光兄久居贵宗而每日庸碌无为,心中甚感 愧对,现在正可借机为贵宗攮除祸事。”野仲豪言道。

    “想天剑派立派千年根基深厚,可谓势极雄大,但凡有令天南各门莫敢不从,而南剑天竟狼子 野心无故挑起战端,今日我将干、莫邪双剑必斩你不赦,以儆效尤!看日后还有谁人胆敢来犯。”游光娇喝道。

    他二人素有黑白双煞之名,实力高强自然不在话下,虽然他们以客卿自称,但实则是天剑派记名长 老,故以我宗自居。

    这时,南剑天也在打量二人,只是二人气息内敛竟让他难以堪破其中深浅,最后目光在二人掌间落 定。

    南剑天虽然不识二人是何方神圣,但却识得将干莫邪古剑:

    据说,将干是丈夫,而莫邪则是一把雌 剑,而现在将干在野仲之手,游光持有莫邪,二人性别立地可定。

    相传,吴王卧薪尝胆二十年终于灭越复国,成就春秋五霸之一。从此以后仿佛着了魔道不但噬战如 命更加钟情于剑,于是责令当时的铸剑大师将干为自己铸宝剑两口。

    干将收集铸剑的材料,取尽五山六 谷金铁至精,然而凡火不足铁英不化。但是如果不能按时铸剑成功则是欺君之罪,依律当斩。为此干将忧心忡忡,莫邪知道丈夫为什么而 忧虑,于是她舍身祭剑,宝剑终于水到渠成。

    干将忍住伤悲以自己和妻子的名字取为剑名——干将、莫邪。但他仅将干将献给吴王,却将莫邪私 藏,以示对妻子的思念。但是此事被村人泄密,很快落到吴王耳中。吴王大怒当即责令重兵围困铸剑山庄,并率军亲自督战 。意图杀死干将夺回莫邪宝剑。

    但是就在干将被杀的那一刻,干将神剑震怒脱离吴王的控制冲天而起,于莫邪宝剑一同化为黑白二龙比翼双飞再难降服。

    而干将的尸体也离奇消失,从此再无干将莫邪神剑的消息,只是干将莫邪夫妇情真意切相爱至死被 传为佳话。

    未曾想现在干将莫邪宝剑重现人世。并为野仲、游光二人机缘巧获,并借此剑行双修之道得以突飞 猛进道法达成。干将莫邪落入二人手中早已被曲解剑道,饱含杀戮之气,重现之日必将再起腥风。

    南剑天惊于古剑,竟对二人置若旁闻,野仲以为他有意相辱,不禁厉声道:“死到临头竟还故 作清高,藐视我黑白双煞。南剑天,枉你身为天门之主竟自寻死路。更带领天门步入绝途,今日便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锵!”

    干将莫邪宝剑双双祭出,顿时周围杀意大盛。野仲、游光深得双修之法心有灵 犀,当下分乘左右两路催剑对南剑天围杀而来。

    南剑天催剑迎战,三人短兵相交厮杀一起。

    只见将干莫邪剑势大盛,剑身被银紫气团包裹,一道道凌厉 的剑气奔腾而出绞杀四方。干将剑气银白似雪,莫邪剑气紫嫣如水,双剑刚柔并济阴阳调和无坚不摧可谓天作神兵。

    干将莫邪 果然不愧为十大神剑之一。

    总坛上南剑天以一敌二,战袍迎风起鼓猎猎作响,身形时上时下在二人剑刃间游走险象叠生,一时 间双剑相交争鸣声不绝耳际。

    突然,南剑天全力斩出一剑逼退二敌,当即越围而出。剑走无极横扫八荒,一道无匹的剑气径直破 开干将莫邪剑气钟罩,野仲、游光惨叫一声被当胸击飞陨落在地吐血连连,两柄古剑一并脱手而出。

    游光头顶斗篷不翼而飞,娇呼声中黑色的秀发如瀑布般倾泻下来,一张清秀的脸蛋被映衬的更显美 丽。游光女儿身份暴露无遗,如同惊弓之鸟美目惶惶四顾。

    “果然是个女人,好一个绝色佳人!”容成公等三大堂主面面相觑不禁暗赞一声。

    三人对游光的身份早已有所怀疑,现在终于印证了心中的想法,但是男是女疏公无过,天剑派所要 的只是黑白双煞的一腔赤胆忠心。

    南剑天心中微感一惊,战机稍纵即逝他身形突进,一道无匹的剑气脱剑而出,在石面上辟出纵横 的沟壑,其势不改径直向游光迎头斩下。

    游光避无可避呆坐于地仰望火麟剑剑锋越来越近,美目中尽是绝 望之色。

    “光儿,小心!”

    野仲暴喝一声,眼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即将命丧剑下不禁双目血红,他飞身扑过,硬是以血肉之躯代她承受下这一剑之威。

    凌厉的剑气在他背后辟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剑创,顿时血流如注,这一剑几乎将他自中劈开,一腔炽 热的鲜血喷于身下情人的脸上。

    “仲郎,你怎么样,为什么这么傻替我承受下这一剑?其实要死的人不是你,你不必如此的。”游光目含泪光抚摸着他清秀的脸颊,手掌沾满情郎的鲜血。

    “但你更不能死,在我心目中你的生命比我更重要……我爱你……所以我愿意为你去死……”野仲口吐不清脸色煞白如纸,命在旦夕却表露出苍白一笑。

    二人情愫绵绵,一旁横插于地的干将莫邪古剑颤抖不已,随后冲突而起在虚空中双剑合璧,一时间 双剑神光大盛。将野仲、游光二人笼罩其中。

    神光护体并修复其身,只见野仲背后肉芽萌动,长达数 尺的剑创一翻即合皮肤光滑如初。在将干莫邪神圣的力量下,二人伤势迅速恢复甚至实力犹盛当初。

    干将莫邪乃是挚情之剑,只有真心相爱的情侣方能感化其身领悟剑意,并将其威力发挥到极致!

    虚空中,将干莫邪沉鸣一声而后化为黑白双龙冲天而起,二龙互相纠缠彼此斯磨,互吻脖颈爱意绵 绵,发出亢奋的龙吟声音响彻九霄。

    黑白双龙阴阳相交势如中天,爆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

    如风般轻柔,却又如雷电狂暴,若即若 离让人无可捉摸。虚空呈现阴阳法盘,黑白双龙正是神像图案,接着,一道惊天弘光从其中爆发而出直 冲下界,径直轰杀向南剑天。

    “将干莫邪,我本敬你挚情无双被后世传为一段佳话,可你却不该为敌所用。”

    南剑天还剑入鞘,运转《天书》秘法,虚顶魔焰熊熊燃烧,背后二翼天使法相呈现。

    双翼鼓动振翅欲飞,翼下旋风自生径直绞得磐石迸破,翼风所过飞沙走砺。

    二翼天使曾被重创斩断一翼,但是此凶灵与蓝灵珠本源相连,在魔界至宝的相助下竟打破禁制 迅速恢复,右翼得以断臂重生已完全恢复至全盛时期。

    纵然南剑天身居狂魔之体仍旧未能做到这些。在自身恢复之能上他逊色二翼天使太多,远无法与其相媲美。

    虚空中二翼天使狞相毕露,前番险未在天道门剑阵之下陨落,非但不能抑制其恶行,反而更加激发了它的 凶性,深怀报复之心大有灭绝天下之意。

    二翼天使双翼合璧,化为一柄遮天巨刃迎空斩下,连带一道惊天魔鸿冲天而起势不可挡,阴阳之力 一触即溃。而后径直轰中黑白二龙本尊,二龙沉鸣一声化出干将莫邪宝剑之体,二剑当空破灭化为一阵银紫相交的流雨,如柳絮斑驳地飘零。

    魔刃其势不改向下界野仲、游光二人当顶斩下,其本命利器干将莫邪已毁二人再无仰仗,在魔 威笼罩之下难生抵抗之意,眼睁睁的望着祸事在自己身上发生。

    遮天魔刃轰然即落,惊天剑气在地面上辟出一道深达丈余的鸿沟。

    野仲、游光二位苦命鸳鸯毫无悬 念泯灭在魔刃之下。

    干将莫邪宝剑已毁,魔刃既出谁当其锋?

    “二翼天使?原来他竟然是魔道中人,南剑天,你蓄意挑起天南各派的争端到底欲意何为?魔族中 人已混迹我宗,定是有意图谋天南一带万里疆土,南剑天此子身为邪魔歪道,为我名门正派所不容,此 子断不可留。”容成公狞声道。

    若是南剑天仅是带领天门杀上天剑派,也仅是侵略行为,但若是魔族入侵则涉及种族根本,纵然天 南诸派正在争霸期间也会停止同室操戈一致对外。

    时光荏再,千百年弹指即逝,纵使万年已过,仍旧未能消除民族的隔阂,反而留传下代随着时间的 推移这条鸿沟已深刻的埋藏进心里。民族利益的争端、国与国之间界限的划定是战争永远的话题,亘古未 变。

    “南剑天,魔族暗派你潜入天南,到底有何阴谋,还不快如实招来。”地煞堂堂主范长生厉声喝道。

    “魔族如何,人类又何妨?正邪自在心中,随你们如何横加污蔑。我此行而来只为灭天剑派!”南剑天道。

    “南剑天,死到临头竟还敢在此口出狂言?我天剑派岂有泛泛之辈,当你跨入山门的那一刻便已注定此行十死无生。三十六天罡布阵,务必击杀此獠,剪除魔羽还我天南一片净土 。”容成公声如洪钟直震得空气嗡嗡作响。

    “终于可以见识一番天剑派的三十六天罡大阵了。”南剑天满目期待。

    只见周围虚空一荡,埋伏多时的三十六天罡杀手从天而降,分踏三十六天星极位将南剑天团团包围 ,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当空使人不寒而栗。

    三十六天罡分别是天魁星、天罡星、天机星、天闲星、天勇星、天雄星、天猛星、天威星、天英星 、天贵星、天富星、天满星、天孤星。天伤星、天立星、天捷星、天暗星、天佑星、天空星、天速星、天异星、天杀星、天微星、天穷星 、天退星、天寿星。天剑星、天竟星、天罪星、天损星、天败星、天牢星、天慧星、天暴星、天巧星、天哭星,共计三 十六天星。并且每一星都蕴含天罡秘法,天罡大阵将三十六法融会贯通,移天换月无所不 能!

    此刻,他们每个人都仿佛化身为星辰。

    据说,天剑派共有一百零八位内门长老,只是行踪莫测,而这一百零八人正是 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每人都身怀神鬼莫测之能,而现在天罡地煞高手俎阵围杀威势可想而知。

    相传在北斗丛星中有三十六天罡星,还有七十二地煞星,蕴涵天地阴阳五行之术,包罗无极万象之 法。

    天剑派秉承天界意志,以天罡地煞为名,共培养出一百零八位绝世高手,成为兴宗镇派的无上利器 。

    “诸天万界唯道独尊!万法归宗不离一心,心法一道,万法之中唯道法自然,六界之内是法无二, 只因人心不古而道法自灭。”容成公吐字如铁,以法诀为引三十六天罡大阵迅速运作。

    三十六天罡各显神通:

    天闲星呼风唤雨, 天勇星震山憾地,天雄星腾云驾雾,天猛星划陆成江,整座总坛化为一片汪洋。

    值得一提的是,曾经,南剑天遭受红叶杀手团的围攻,对方也曾施展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大阵,此阵可借助上界的星辰之力,委实不可小觑。“不知道天剑派的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大阵如何,我倒是很想试试!”南剑天浑然无惧。

    只见南剑天腾空而起,开天一剑当空斩下,无匹的剑气掀起狂涛巨浪,无尽潮水向两面滚滚退避。

    两面潮水退避三舍化为两条遮天水龙再次汹涌扑来。

    南剑天掌势如山两只金刚佛印击出,风水二龙仰天悲号一声,法体当空破灭。

    江流滚滚退却,总坛之上再次恢复大清。

    突然,脚下土地竟如同海面波澜起伏,地面席卷而起以翻江倒海之势在天际舞动。火麟剑出 鞘,神龙隐现其中,龙御天下之水,一式龙在九天异象自平。

    就在这时,地下爆发出纵地金光,四周金光万道,南剑天淬不及防被一道金光射中,只觉眼睛一阵 刺痛,接着眼前一黑不辨秋毫,唯有以六识感知敌人的方位。

    天威、天英二星一击即退,天贵星指地成钢断敌退路,天富星当即施展五行大遁穿越地下袭杀而来 。南剑天身兼五行之法,对土遁之术自然深诲莫及,他虽然目不能视,但是周围树木、土地无不是他 的耳目,对外界一切了如指掌,天富星在他面前施展此法简直是班门弄斧自寻死路。

    南剑天运转灵耳已然察觉,冷笑一声催剑斩下,一道无匹的剑气奔腾而过直斩得乱石飞溅,在地面 上辟出一道深达数尺的沟壑。天富星被迎头斩中,连惨叫声也未及发出躯体便被狂暴的剑气撕成碎片。 虚空中刮起一阵腥风血雨。

    火麟剑横扫八方只闻惨叫声连连,天威、天英、天贵三星被拦腰斩杀,暴毙当场。

    南剑天只觉眼前一清,视觉再次恢复如初。

    这时,三十六天罡大阵再度转变。

    天满、天孤、天伤、天力四星相和,生出逆知未来颠倒阴阳之力,已然陨落的天威、天英、天贵三 星瞬间起死回生。天福星残肢断体自主相聚弥合如初,四星归位三十六天罡再次圆满。

    突然,周围天色一暗,正是天孤星施展鞭山移石之术一座巨峰只手招来。天伤星施展六甲奇门形成 一尊遮天门户,二星各施所能分乘两路向南剑天当顶镇压势不可挡,周围空气为之一滞,万钧之力下一 切力量都显得那么脆弱。

    只见在南剑天虚顶一尊宝塔冉冉升起,顿时四周宝光大盛,九天轮回化为一尊擎天巨塔直耸天际。 与鞭山移石轰然相撞,迸发出惊天一击。

    巨峰仅是矾石,而九天轮回却是神明之体,二者间有着无可弥补的差距。巨峰一触即溃化为无尽陨 石陨落下界。

    南剑天只觉一股强大的威压横加于身,奇门遁甲从天而降迎头镇压。九天轮回神光笼罩不避反迎, 敞开门户一股无匹的吸力爆发而出,将奇门遁甲摄入了内部空间。

    只见一道惊天鸿光自宝塔中爆发而出,天伤星被当空击落陨落下界吐血连连。

    天捷、天暗、天佑、天空四星齐出,四人凭空飞渡身形时隐时现,各施神通降龙伏虎。

    “麒麟臂!”南剑天麒麟臂擎天而起,将伏虎坐骑轰杀;另一方,神龙将降龙坐骑绞杀并吞噬。

    十六天罡各施神通。

    天速星补天浴日,天异星推山填海,天杀星指石成金,天微星立地无影。天穷星胎化异形,天退星 大小如意,天寿星花开顷刻,天剑星游神御气。

    陡然天竟星回风返火,天罪星隔垣洞现,千里之外一条滔滔江流被只手捉来如银练当空疾舞。时而化为银蛇,时而化为水龙变化无穷。

    南剑天剑走无极,太极法相当空旋转不息,一道无匹的剑气席卷下界,将无尽水灵斩杀。

    太极之力乃是天道之力,大道趋于无形却又无所不在,太极剑气一气化清,将水魂斩灭!

    三十六天罡星已被破去三十二法,最后四法方才是天罡大阵的精髓所在。四大阵眼各施神通:天魁 星檊旋造化,天机星颠倒阴阳,天哭星移星换斗,天罡星回天返月。

    天地始于造化,造化方有神明!

    造化之力通达天地,上古大能无不深究造化,知天之命方能学究万法之理,通宵万物之情,成就无 上神通。

    我命在我不在天,通玄造化无外领悟诸天万法。造化神通玄堪造化,以无生有以死为生,堪称无极之法,包罗万象神通。

    “造化成就神通,造化铸就神明,诸天万界唯有造化!”天魁星引动天道之力指掌间武动乾坤,只见他双掌相和,周围虚空一阵扭曲化为两只遮天巨手呈两 极之势夹攻向南剑天。好吧

    就在这时,一只金色小人在南剑天眉心闪没而出,正是命运之子。

    三寸躯体却爆发出万道金光,神 光笼罩之处造化神掌纷纷告破,当空破灭化为虚无。

    “这是何方神物,竟能勘破造化?”天魁星暗骇于心。金色小人再次归于眉心与南剑天人宝合一。

    南剑天催剑斩下,一道惊天流鸿滚滚如潮席卷下界势不可挡,造化神力触之即溃,命运之力一路势如破竹毫无阻势,最 后轰中天魁星本尊。

    惨叫声中天魁星被击落下界。

    南剑天手持火麟剑,此剑仿佛复活过来,剑身无数的巫文好像化为蝌蚪,魔光大盛,巫文最后化为一只遮天“魔”字镇压四方。

    “三十六天罡最后一法——回天返月!”

    三十六天罡悉数归位,以脚踏无极引动上界天星之力加归己身。

    只见天罡之力笼罩下界,三十六道惊天流 鸿分别对三十六人当头灌顶。

    得助于天星之力三十六人气势陡增,伤势瞬间恢复。

    三十六人结为三十六天罡大阵回天返月,化为三十六颗星宿的虚像九曲相连借助天星之力向南剑天当顶镇压。

    南剑天处惊不变,陡然大手一挥,九天轮回横空而出,化为一尊千丈巨塔将众人笼罩,并斩断了三十六人与上界天星的联系。

    塔身内组成的每个粒子都是一个晶国,尤其是九天轮回晋阶不久,威势早已今非昔比。

    “这是什么异宝,其内竟能自成天地?”三十六天罡无不大惊。

    突然,九天轮回之下无尽虚空化为一只巨大的黑洞,一股无与伦比的摄力从中爆发而出。

    三十六天罡发出一声恐惧的惊叫,三十六人被一只黑色的漩涡当顶笼罩 ,随后被生生扯入其中彻底吞噬炼化。

    化为三十六颗星宿的虚像成九曲黄河之势在宝塔之顶悬挂, 散发莹莹光辉笼罩下界。

    吞噬三十六天罡星炼化加归己身,三十六天星虚像在塔顶若隐若现,形成天罡大阵的威势,使九天轮回气势陡增。

    “南剑天,血债血偿,今日就让你见识真正的毁灭之力,天漏之力。”

    容成公暴喝一声,当即挥剑割破手掌引动秘法,手掌朝天喷薄的鲜血染红一片虚空,面前空气竟如 潮水涌动,在虚空中留下一只清晰的掌印。

    只见一片祥云当空飘来,一声脆鸣在其中传达而出,青云在翻滚中化为一只遮天巨鸟,正是青鸾。

    青鸾乃是凤凰族类的一种,虽然实力稍有不济,但却拥有万年不灭之体,寿命无限之悠长。相传它 曾是女娲娘子的坐骑,当年:水神共工和火神祝融大战于不周山,不慎撞断擎天柱以致天漏。

    女娲应运而生,她采尽天地之精炼 得补天石,补天后力尽身亡,于是青鸾窃取所剩的补天石逃之夭夭,从此再无音讯?

    “南剑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容成公森然一笑。

    南剑天手段层出不 穷实在不容小觑,只希望此凶灵能将其重创,而自己则坐收渔翁之利。

    青鸾目中精光大盛,当即施展天漏葬仙绝杀秘术。只闻青鸾仰天引颈长鸣,清澈的声音响彻天地,闻声使人心神为之一振。

    只见青鸾虚顶处一块神石 冉冉升起,淡淡的光辉却蕴含着难以言表的神韵,正是女娲遗物补天石。

    补天石冲天而起破开浮云直达万丈高空,与天幕轰然相交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炸响。天幕如同水 质波澜起伏而后无限炸裂,一只弥天黑洞横出天际,一块块遮天陨石从中陨落连带着惊天流鸿直扑下界 。

    补天石内爆发而出的却是漏天之力,补天石内蕴含女娲神明,如此神物竟被青鸾亵渎,拯救之石却 被炼制为毁灭天下苍生的邪物。

    天漏之内陨石不断,下界笼罩着一派灾难和毁灭的气息,仿佛又回到上 次天地破灭的时刻。

    无尽陨石夹杂着流火直扑下界,冲击在地面上爆发出震天撼地的惊响,掀起道道惊天尘浪。

    陨坑大小密布,地面上烟尘滚滚流火四起到处千疮百孔,一派历经浩劫的场面。

    南剑天剑走无极,虚空中阴阳盘应运而生当空运转,无极之力笼罩四周,陨石流火一触即溃。

    “万象归一!”南剑天暴喝一声催剑斩下,凌厉的剑气掀起一阵旋风,继而化为一只黑色的漩涡将 青鸾笼罩其中,周围每一道流风皆化为一面魔刃绞杀而至。

    万象归一!

    绝杀一击!

    只闻青鸾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这一刻,它被魔刃凌迟,陡然旋风散尽,青鸾庞大的尸身轰然坠落。

    虚空中,陨石如雨,连带着天幕一起陨落,天漏之洞越变越大,若不及时填补后果不堪设 想。

    而现在青鸾陨落补天石再次恢复拯救之能,只见南剑天背后白虎法相呈现,口中发出虎吼一声,白虎臂和麒麟臂一起发力,擎天而起,补天石被推至天漏之处。

    一时间天空中云乳**交集,补天石豪光毕现当空融化。

    只见天光涟漪天漏之洞被修复如初,补天至精流过无边裂痕迅速弥合,天幕之下祥云慕月天地为之大清。

    “还有什么手段就都使出来吧!”南剑天毫无惧色道。

    “小辈竟敢放狂,想我天剑派开派立宗千年,何时被一个后生晚辈逼得如此狼狈过,南剑天,本座的纯钧 古剑尊贵无双,今日我便以尊贵之剑取你项上首级,斩断你卑贱的血统。”

    言罢,容成公纯钧古剑出鞘,只见一团光华当空绽放,如出水芙蓉雍容而清冽,剑柄雕饰如星 宿运行闪出深邃的光芒。剑身与阳光浑然一体,就像清水漫过池塘从容而舒缓,而剑刃仿佛壁立千丈的悬崖,崇高而巍峨。

    相传,为了打造这把剑,千年赤堇山山破而出锡,万载苦耶江水干凅而出铜。铸剑时雷公打铁、雨 娘淋水、蛟龙捧炉、天帝烧炭,铸剑宗师天剑客承天之命呕心沥血与众神合磨十载此剑方成。

    剑成后众神归天,赤堇山闭合如初,若耶江波涛再起,铸剑宗师天剑客力尽险未身亡,十年打剑、 十年休养方才复原。而此剑也已成为流传千古之绝唱,实乃天人铸就的不二之作。

    容成公催剑杀来纯钧古剑当空疾舞,剑势时急时缓,每一道剑气如一团光华在虚空绽放,其中隐隐 有星宿运行的轨迹,闪现神秘的光芒。剑法神出鬼没剑刃舔肤而过,一剑即出仿佛将敌人送到壁立千仞的断崖上,危而险之。

    纯钧尊贵无 双,剑意更加崇高而巍峨神圣不可侵犯。

    纯钧剑气如水在虚空蔓延,在阳光下从容而舒缓,陡然又如同瀑布疯狂而暴疾,狂暴的力量横扫八 方。

    南剑天施展太极剑法,以柔克刚逢强则避在其下游刃有余。纯钧古剑尊贵无双,但正所谓物极必克,贵上极而犯贱,贱下极则趋贵,尊贵当以卑贱而克之。

    念 及于此当下南剑天全力斩出一剑,一道无匹的剑气奔腾而出将容成公就势逼退。南剑天当即跃出战圈。

    “南剑天,你怕了吗?现在想走已经迟了,上虎容易下虎难,况且我天剑派是一只吃人的虎。”容 成公冷笑道。

    “怕?我何惧之有,想吃下我只怕天剑派没有这么好的胃口!”

    南剑天运转《天书》无上魔功,背后二翼天使法相应运而生,周身魔焰熊熊燃烧,一股狂暴的能量 充斥四周。

    容成公虽然不知南剑天到底在施展何种神通,但以其威势来看定然不可小觑。“施展秘法?岂能让你如愿。”容成公厉喝一声当下催剑杀来。

    “可惜你明白的太迟了。”

    此时,南剑天已运功完毕化掌成刀,左臂化为一面遮天魔刃连带滚滚魔气向容成公迎顶斩下。

    南剑天剑意无双,容成公不禁大惊失色当下抽剑回防,惊天魔刃与纯钧古剑“铮”然相交,爆发出 一阵狂暴的时空乱流横扫四野。

    滚滚魔气不断侵蚀,纯钧古剑光华顿失,应声被拦腰斩断,两柄断剑横插于地。

    纯钧已毁,一时间容成公直看得目瞪口呆,表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纯钧古剑自出道之时便随他东征西讨所向披靡,天剑派是为天南第一宗,而他身为一堂之主自然养 尊处优,天下大清青锋未秀,然而古剑之威却未曾埋没。不出则矣,出则伏尸百万。

    而今天,尊贵无双之剑却被卑劣的魔刃所破,想他容成公自负天赋异禀 ,傲视群雄,现在却为南剑天这个后生晚辈折煞。

    虚空中,魔刃争鸣,剑身迸现出一道秘不可见的裂痕。

    “纯钧古剑果然名不虚传,纯钧虽破,但魔刃也受损严重。”

    南剑天全身燃烧滔天魔焰,目中血光毕现。

    突然,只见虚空中一荡,一片魔刃凭空出现从天而降,径直袭取容成公,正是魔刃之精。

    容成公沉 哼一声被断刃自天顶切入,刃尖自其下颔没出,容成公神情一滞脸色为之扭曲,魁梧的身形如同半截铁塔 轰然倒地,一代枭雄就此陨落。

    “容道兄!”

    地煞堂堂主范长生一掩悲色厉声:“七十二地煞布阵,务必击杀南剑天为容道兄报仇雪恨。”

    话声方落,只见周围虚空一荡七十二地煞凭空出现从天而降,将南剑天团团包围。

    正是地魁星、地煞星、地勇星、地杰星、地雄星、地威星、地英星、地奇星、地猛星、地文星、地 阴星、地刑星、地仕星、地劣星、地健星、地正星、地辟星、地砢星、地强星、地暗星、地辅星、地会 星、地佐星、地佑星、地灵星、地兽星、地微星、地慧星,地贼星。地威星、地暴星、地默星、地猖星、地狂星、地飞星、地走星、地巧星、地明星、地进星,地退星 、地满星、地遂星、地周星、地狗星、地隐星、地异星、地理星、地俊星、地乐星、地捷星、地速星、 地镇星、地羁星、地魔星、地妖星、地幽星、地伏星、地僻星。地空星、地孤星、地全星、地短星、地角星、地囚星、地藏星、地平星、地损星、地奴星、地察星 、地恶星、地魂星、地数星,共计七十二地煞星。

    每一煞都身怀一门通天之术,若地煞七十二星兵合一处,上天入地招云取月无所之能。

    地数星直通幽境,地魂星施展黄石,地恶星吐焰,地察星黄白,地奴星迹云,地损星萌天。

    地平星 施展剑术,地藏星登抄,地囚星吞刀,地角星射覆,地短星土行,地全星气禁。地孤星卧雪,地空星施展星术,地僻星、地伏星大力暴日,地幽星、地妖星搬运弄丸。

    陡然,地魔星沉吼一声,双臂捶胸身势扶摇直上化为一尊擎天巨人,肩担双山向南剑天当顶镇压, 万钧之力笼罩下界。

    南剑天只觉呼吸一滞,目现血光背后白虎法相应运而生,口中虎吼声声白虎拳擎天而起,虎毛迎风飞舞如同白雪皑皑,肩 担双山轰然破碎。

    地魔星只觉眼前一花便心知不妙躲避已是不及,惨叫声中被白虎拳当空轰落下界。

    就在这时,七十二地煞大阵再变。

    地羁星、地镇星御风斩妖,地速星、地捷星解厄招来,地乐星、地俊星晶岩狢祈。地理星、地异星 攮灾开避,八水续头、服食识地,寄杖指化、导引知时,口离喷化、障服医药,地煞七十二法纷沓而至。

    “掩日定身!”地狂星暴喝一声豁然周围天地失色,方圆百丈内白昼化为黑夜,在白昼相交处地狂 星凭空而现,身形突进掌中定身符向南剑天当顶拍下。

    “尔等枉为七十二地煞,区区定身术竟也拿来卖弄神通,能奈我何?”

    南剑天掌势如山当空催 过,在他的掌心涌出无尽的麒麟火焰,在融合了麒麟臂之后,他已经可以使出火麒麟生前的部分神通。

    定身符只是沾染一丝麒麟火焰,当空即燃,地狂星惨叫一声被当胸击飞。

    “八水续头福田拾地!”

    地暴星当空点出八水,并暗吹一口灵气,八水胎易化形,化为八条水龙冲天而起。八龙相互纠缠在 虚空中掀起一阵漩涡,周围飓风阵阵强势绞碎虚空飞速向前碾压,以雷霆万钧之势绞杀向南剑天。

    南剑天元力源源不断的注入火麟剑,剑身宝光大盛,神龙在剑身游离不止破空而出,化为一条遮天巨龙 ,龙吟一声径直迎战八龙。

    水龙胜在众多,神龙仅是魂体但毕竟曾为神明化身,岂是区区凡龙所能比拟。神龙张牙舞爪凶威无限,水灵被当空撕杀,或被其庞大的身躯迎头击碎。化为斑驳星雨,悲鸣声不 绝耳际。

    神龙上天入地所向披靡,大逞凶威。

    “辟谷移景!”天贼星施展上古大能遗传秘法,百里之外的景象只手招来:江河山岳,良辰美景, 亭台楼阁,雕像画台,但凡天地之所有,无一不在其中。

    辟谷也,辟天地之谷,移景也,移天下万景。

    施法者秉承天地之道假借万物之力,阵中万法加归己 身。天贼星暴喝一声催动万象轰杀向南剑天,楼台画阁当顶镇压。

    南剑天剑势如洪横扫八荒万象移景迎 刃而破,虚空中楼台画阁被纵横的剑气当空绞破化为虚无。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神明之力胜于诸天,万法之中唯道不破,九尺之下自有神明!”地贼星口中念念有词,千里之外一尊遮天巨山只手招来,整座总坛为之黯然失色,正是四大灵山之 ——凤凰山。

    化为一只遮天凤凰巨鸟向下界的南剑天扑杀而来。

    突然,上界虚空中传出一声虎啸,白虎王从天而降,白虎臂擎天而起将凤凰鸟一掌拍落下 界,镇压巨掌之下,凤凰之灵挣扎不已,空中七彩羽毛当空飞舞。凄厉的惨叫声中凤凰之灵被白虎王当空擎起撕杀当场,一时间血光迸现。

    就在这时,蜈蚣岭在虚空无限蔓延开来,山势绵延不断,腰身如水蛇舞动,化为一只面相狰狞的恶 虫蜈蚣。血盆大口腥风阵阵,口中獠牙密布红头之上魔光笼罩,庞大的身躯下细密的万足舞动,身后九尾如 同一张巨扇在虚空中展开。

    红头蜈蚣寿元已逾千年,幽幽万载的沉淀方助灵兽突破桎栲,成就九极之数 拥有神灵之威。只见九尾蜈蚣红头血光闪现,身下万足如飞直绞得乱石激射,庞大的躯体扑杀而来。

    南剑天不避反迎身形突进,元力毫无保留灌注剑内,顿时火麟剑剑势大盛,剑身传达出阵阵轻啸。

    剑势如虹向九尾蜈蚣迎头斩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