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修真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一秦五百五十四章 分开
    在魏昱审讯过一圈之后,从他们的嘴里得以知道,这里面的人多数都是魔宗宗门的弟子。

    只不过是属于那种混吃等死,或者遇事用来炮灰的最低等的宗门弟子。

    宗门里平日愿意养着他们,是因为需要他们在攻打大陆的时候,作为牺牲品牺牲的存在。

    魔修宗门是一个比道修宗门更为现实的存在,他们没有正道修士的礼义廉耻,没有尊师重道,也没有规章制度。

    他们有的只是弱肉强食,能者上位,所以那里残暴也混乱。而弱者也注定只能成为强者成就自己的踏脚石。

    魏昱最后在废除了这些人魔功之后,便放了他们了。

    宁帆懒洋洋的抬了抬头“你倒是善良。”对于比自己修为高出一截的魏昱,他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敬畏,反而像是习以为常。

    魏昱摇头“不想枉造杀孽罢了。”

    宁帆抽了抽唇角没说话。

    在他看来,与其废除了这些魔修功法,还不如直接杀了对方来的痛快,毕竟不是每个修士都能有那个勇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慢慢老去迎接死亡的。

    这是一个漫长而残忍的等待过程。

    与此同时,苏玖和唯刃的对峙也到达了一定的程度。

    苏玖感觉到那魔气似乎正在试图入侵自己的经脉血液丹田,不过这些对于苏玖来说当然没有任何影响,相反,凡是进入到她体内的魔气,通通都被她体内的先天元气慢慢化解开来。

    这边苏玖是没什么影响了,但唯刃的脸色却是慢慢的变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所致,唯刃总觉得自己周围的温度在逐渐降低。他惊疑不定的透过层层黑色的魔气看了一眼对面的苏玖,发现女修的面上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

    是他想多了?他没有感觉到冰灵气入侵他的经脉他的丹田,但身体表面又确实覆盖了一层白霜,难道说单纯因为对面的人是冰灵根才会有这样的效果么?他有些不确定……

    但不管怎么说,这样低的气温,都确实给了唯刃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他原本还想陪这刚进阶化神期的小女修玩玩的,但想到周围这不正常的一切,他不禁想起了斯里深曾经给他的提醒。

    明明不过是刚刚步入化神期,她体内怎么会有这么磅礴的灵气,这几乎已经可以和他差不多了吧……

    唯刃面上看不出什么变化,心里早已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否则,最后吃亏的还不一定是谁……

    唯刃这般想着,便开始先驱散起了周身的寒气。

    然而意外发生了,唯刃发现自己无论他怎么调控他体内的魔气去驱散身体表面附着的白霜,那白霜都丝毫不动,依然牢牢的贴在他的皮肤上。

    唯刃的瞳孔不由得一缩,第一次仔细的打量起了对面的女修。

    女修那张脸自不必说,倾城绝色,整个沧境界都难以寻出一二,其次便是她周围的冰灵气。

    唯刃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苏玖丝毫不受魔气所侵蚀,她的冰灵气将她牢牢的包裹在其中,哪怕偶有丝丝缕缕的魔气突破冰灵气的这一层范围进入到她的体内,她也丝毫不受影响。

    唯刃就这样观察了苏玖一段时间,发现苏玖是真的不受魔气影响没有任何勉强的情绪出现在过她的脸上,不止如此,甚至那些钻入她体内的魔气也都没有再出现过。仿佛她就是一个活体的净灵法宝……

    这样的认知,直接吓到了唯刃自己,无可奈何之下,他打算强行收回黑色锁链,回去先和斯里深商量一下,再来寻这女修……

    只是他的想法还没加以落实,他便看到那女修缓缓的朝他的方向看了过来,眼底透着冰冷的寒霜,唇角的微微勾起,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意。

    唯刃下意识便觉得苏玖很危险,要远离,他收回锁链……

    收回锁链?

    唯刃拽了又拽,发现黑色的锁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再受自己的控制,牢牢的固定在了他的面前。

    “是你搞的鬼!”唯刃终于忍不住,咬牙切齿的开了口。

    苏玖没理他,但唯刃发现自从他开了口之后,自己身体上附着的白霜似乎更重了,唯刃已经想要放弃那黑色的锁链,左右时自己的魔气凝结而成的,大不了到时候再重新幻化。

    只是他刚想要松开手,却发现自己的手也离不开黑色的锁链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唯刃平静的表象终于被打破。

    是的,他发现自己不能动了,像是完全被冻住了一般。除此之外,还有那刺骨的寒冷也在不停的侵袭着他……

    苏玖收回了自己的霜寒紫极剑,淡淡的看着不能动的唯刃。

    走到了他的身边。

    唯刃只见,她在自己的身边站定后,只轻轻的挥动了一下衣袖,那由魔气凝结而成的锁链,便自动散去了。

    唯刃满心的震惊皆写在了脸上“你什么时候开始……”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想到了什么一般猛然停了下来。

    他似乎很激动“你早就再算计!”

    苏玖笑道“对于老化神,我自然要用点手段,不然硬刚的话,我哪里是您的对手。”

    其实在试探过唯刃的实力之后,苏玖便有了一定的把握能打得过他,不过为了万无一失,为了凡事能求个稳,苏玖还是用了比较保险的一种方法。

    之前,苏玖和魏昱配和着唯刃跑了这么久,除了寻找这人攻击的规律和探查他的实力以外,更多的是在观察他的弱点,降低他的戒心。

    最好是能让唯刃以为,她和魏昱只是两个比较会躲的废物。

    当然,唯刃还是有些脑子的,他没有这么认为,不过即便如此,苏玖也收集到了足够多的信息。比如他隐藏的极深的自大,是的,最开始的时候唯刃是看不起她和魏昱的。

    不过刚好,她需要的就是唯刃的这份看不起。

    因为这一份看不起,或多或少都会让他表露出自己优越的一面,就像抓老鼠的猫喜欢玩弄食物一般。

    可惜,唯刃不是猫,他们也不是老鼠。

    在唯刃不停的朝着他们发射锁链的时候,苏玖便依靠这个推断出了他的神识操控极限和感官影响范围,通过他的攻击和追捕她和魏昱的速度,苏玖推断出了他大概的攻击力和速度。最后通过黑色的锁链和附着于他身上的层层白霜,苏玖推测出了,他体内魔气的存储情况。

    是的,当时苏玖不让魏昱插手,正是因为她要将自己的冰灵气融入到他的魔气之中,再通过锁链和霜寒紫极剑的链接,让苏玖一点点的摸索出唯刃的身体情况,那是用异瞳都没有办法看到的一种特有境界,也是苏玖进阶化神之后才有的一种能力。

    就如同魏昱所猜想的那般,苏玖确实是在做一个以前没做过的实验。

    苏玖在将这个人彻底摸透之后,便对他有了全新的认识和了解,化神期都是敏锐的,她当然不能将冰灵气直接注入到他的经脉之中,如此做的话,他会在第一时间就有所察觉。

    所以苏玖利用了他周身的冰灵气,使得他周身的冰灵气直接在他体外凝结成网,即便没有入侵体内效果好,但是在唯刃使用了这么多魔气之后,也没有能力再去挣脱这个束缚。

    苏玖创造了一个全新属于她自己的束缚方式。一个不需要降雪领域的,不需要冰封千里便能将人定在原地的方法。

    当然了,这个方法并不是随时随地都有效,毕竟它需要的凝结时间太久了,虽然牢固,却也只能在出其不意的时候使用。

    对方一旦提前有了准备,便很难成功,而这个时候,其实还是降雪领域更为好用。

    不过即便如此,苏玖也不觉得鸡肋,她甚至觉得还可以再度改进……

    对于唯刃的话,苏玖也不否认,“是啊,我早就在算计。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么?”

    唯刃被不轻不重的噎了一下,随即狰狞冷笑道“阿深说你狡诈多端,如今看来果然如此,比起道修,我看你倒是更适合当一个魔修。”

    苏玖偏了偏头,“阿深?”

    唯刃抬了抬头,有些骄傲道“是啊,斯里深,我的至交也是我的主人,说起来,你们还交过手呢,不过可惜了,居然被你跑了。”

    听到这里,苏玖便知道唯刃口中的人是谁了。

    “原来是他啊。”苏玖眼底闪烁着骇人的杀意,显然还记得在蛮荒时经历的那一场厮杀。

    “怎么想起来了?”

    “你和你的主人实力相差的倒是蛮大的。”

    唯刃眼底划过一丝愤恨“不过就是你,使了见不得人的手段罢了。”

    苏玖笑了,眼底却没什么笑意“要论见不得人的手段,谁敢和你们魔修相比。”

    “你!”唯刃被气的当下瞪圆了双目,苏玖毫不怀疑,此时若是放了他,他还会冲上来和她拼个你死我活,不过苏玖显然不会再给她这样的机会了。

    苏玖看了看四周已经散的差不多的阴霾,手心慢慢的凝结出了一朵霜花。

    她一边欣赏着这朵霜花,一边不紧不慢的说道“放心吧,你的主人很快就会下去陪你了。”

    话落,苏玖直接将那朵霜花扣进了唯刃的丹田。

    唯刃那原本要逃跑的元神,一碰到苏玖的那躲霜花,立刻像是被腐蚀了一般,开始疯狂的融化,没多久便化作了一股青烟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而这个时候,其他人也都过来了。

    看着坠落于地面上唯刃的尸体,宁帆的脸色微变。

    天音阁的那位大师姐这个时候也走了出来“死了?”

    她拧了拧眉头,似乎不死心,又飞下去探了一下他的气息,眉间印着点点愁绪“确实是死了。”

    宁帆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轻拍了一下苏玖的肩膀“你要有大麻烦了。”

    苏玖挑了挑眉“怎么?是担心斯里深可能追杀我?”

    宁帆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不是可能,是一定。”

    天音阁大师姐点头“确实,斯里深是个隐性疯子,他活了上千年已经没有什么在乎的人了,除了他的这位下属唯刃,如今你将唯刃杀了,他必为他报仇。”

    “说白了,就是你死我活。而且……若无意外的话,在他发现唯刃死的时候,就该行动了。”

    对于别人的好意提醒,苏玖还是很感谢的,但她没有说的是,她和斯里深之间早就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了,并不在乎再多加这么一条。

    要知道,在蛮荒的时候,她和云环翎可是差点就死在了那人的手上……

    “阿玖,那人有练虚期的修为,便是我见了,也不能完全正面相抗衡,你还是注意着点吧。”云朝也走了过来,一脸的担心。

    这个时候魏昱递给了苏玖一个长条桶状之物“这件事怎么说我也算是参与了,总不能让你一个人抗,倘若斯里深找你麻烦,就将这箭筒放了,到时候流华剑派附近的高阶修士都会赶过去。”

    天音阁的那位大师姐也给了苏玖一块令牌“这是天音阁的调度令,外人使用调度令有权利调度周围的天音阁弟子协助作战一次。”

    苏玖原本冰冷的眼底,浮现出了几分暖意,只不过这暖意来的快散的也快,转眼间便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

    两样东西,苏玖都为接,只是淡声道“多谢两位,不过不必了,魔宗这次翻车,也够他们忙上一段时间了,等斯里深反应过来的时候,说不定我早已到了师兄的身边。”

    宁帆想了想,也跟着点了点头“倘若是师兄身边的话,确实安全的多。”不过尽管如此,宁帆还是决定将暗影阁的人派去暗中保护苏玖。

    这个时候宁帆并不知道,苏玖这么说不过是推拒二人好意的一个借口,因为她早已决定,不依靠任何人,亲自解决掉斯里深这个大麻烦。

    练虚期的修士啊,哪里是常人能够招惹的……

    魏昱和天音阁的大师姐见状也不再勉强。

    “我们要回去复命了,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

    魏昱也道“短时间内,魔修那边应该不敢再来犯了,我们也打算就此告辞。”

    听魏昱这般说,云朝忍不住看了苏玖一眼,眼底明显有着不舍,这么短的时间又要分开了,不过随即又是一笑,罢了,总有再见的时候。

    其他宗门的弟子也都纷纷辞行,没多久,周围的人便散的差不多了。

    只剩下了暗影阁和执法堂的几人。

    苏玖看了一眼大深和小深“你们不用回执法堂复命么?”

    有些活泼的小深笑道“我们的堂主和副堂主都在银月星海,我们回执法堂给谁复命?”

    苏玖愣住“师兄在银月星海?”

    小深也愣住了“你不知道?”

    苏玖摇了摇头,她和大师兄一直都没有联系过,哪里知道他居然找去了银月星海。

    听到‘银月星海’四个字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银星也忍不住回头多看了苏玖两眼。

    苏玖却是陷入了沉思之中,银雪在银月星海,师兄和风祁也在银月星海,莫非这银月星海有什么特别之处?

    苏玖不由得又想起了识海中出现过的那副画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