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修真小说 > 岂曰无仙 > 第二十六章 是他们先动的手的
    郑小盒回过神来,望着下首的两人。

    “两位仙师大人,此事可否容我再想些日子,你们也知道,我府里有许多朋友,这事还得和他们商议商议。”

    先前开口的道人,闻言冷笑。

    “郑大庄主,我们堂主看得起你,才邀你入我们‘百仙堂’,多少人想进还进不了呢,你这三番五次地推迟,是瞧不起我们‘百仙堂’吗?”

    “没有的事,仙师言重了。”

    郑小盒的心猛得一跳,这怕要撕破脸了。

    那两位自称仙师的人,早些日子便来找过他,还提出让他加入什么“百仙堂”。

    郑小盒多少也是一庄之主,虽然对外宣称是郑府,但武林中大都默认为“绿林庄”,多少武林中人投靠过来,尊他一句庄主。这时要他去入那“百仙堂”,如何愿意?

    而且来人脸上煞气冲天,郑小盒知道这样的人,手上的人命绝对不在少数。虽然他郑小盒能有今天,手里也是沾满了见不得光的事,但多少还有些理智,知其可为其不可为。

    杀人放火不是不能做,但要看是为了什么。

    于是便当场拒绝过一次,没想到来人也不意外,只是当众露了一手,便扬长而去,只说改日再来,让他好生再想想。

    便是那一手,把郑小盒唬住了!

    怎样的一手呢?

    郑小盒还是第一次见到那样的仙家手段,真正的撒豆成兵啊!

    当时那人只是随手往怀里,抓出了一把黄豆,撒到了地上,顷刻之间,凭空幻化出了十来个赤身大汉,满身的键子肉,气势压人……

    郑小盒对那日的事情,不可谓记忆不深刻,这也是他迟迟不想撕破脸的原因。

    “郑庄主,今日你喜得麟儿,可是喜事,这入我们‘百仙堂’,更是喜上加喜。所以今日你便给个准信,也让我们回去交差,否则……”

    否则怎样,那人没说出来,不过郑小盒知道,如若自己说了不答应,依眼下这阵势,可能便是喜事变丧事了……

    ……

    中堂之外,郑小盒早已安排了“绿林庄”的一些武林中人聚在外面,一旦事有不对,多少能出上一份力。

    此时个个都一脸戒备,中堂里的一举一动,自然瞒不过那些身手不俗的武者。

    似乎今晚躲不过去了啊!

    外面的那群武林中人,中堂里的两人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人家根本就不在意那群所谓的武者。这落在郑小盒眼里,心里更是一阵担忧。

    他手心里全是汗,正待开口拒绝,也做好了对方突然发难的准备。

    忽然中堂外一阵争执声打破了凝重的气氛。

    ……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都说了不能进这,你怎么还进……”

    “呵呵,在下就是进来给郑庄主道句谢就走。”

    ……

    正是嚷着要给郑小盒当面道谢的白子墨,和阻挡着不让他进来的那位下人。

    两人在前面争执不下,白子墨不管不顾,就往里走,那下人拉都拉不住,只觉得这人怕不是喝醉了酒耍起酒疯来了。

    不过这人力道真是大,而且像个泥鳅一样,自己竟然被他带着到了中堂门前……

    这时下人见了中堂外的阵势,早就被吓到,一时竟忘了拦着白子墨。于是白子墨走得更是欢快,一手执着小竹竿,另一手托着那装了两只蝉的小草笼。

    啪嗒啪嗒地就往中堂里进,那脚步声就像回了自家一般自然,大方……

    中堂外的一位武者见状上前拦了一下,不料却没拦住,又往前伸出手去拦……

    白子墨看似随意地走着,可那人每每伸手拦的时候,总是会比白子墨慢了半拍,那位武者只能安慰自己一切都是巧合。

    但白子墨这时已溜进中堂里面,他以没庄主命令作为理由,也不好再进去拦人。于是又若无其事地回到原位,抬头看天,似乎刚才之事他没有参与一般……

    “是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郑小盒看着进到中堂里的白子墨,一眼就认了出来,只能说白子墨那身装备,很难让人忘得了。

    “哎呀,原来郑庄主有客在,是我莽撞了,都怪你家下人不拦着我,不然我就不进来了。”

    白子墨一边怪罪着郑府的下人,一边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正好在那两个身穿道服的人对面。

    下人没拦你?方明是你硬闯进来吧?郑小盒被白子墨这一打岔,一时忘了要干架的事。

    将手里的小草笼轻轻放在右边茶桌上后,见笼里的蝉没鸣叫,白子墨又是轻拍了两下,直到那两只蝉终于“知了知了”地叫起来后,才回过头对郑小盒道。

    “是这样的,吃了郑庄主的宴席,想着空手来也不太好意思,便想将这两只蝉当作贺礼,送给你儿子。”

    白子墨慢条斯理,直把中堂里的另外三人给整得一愣一愣的。

    两只蝉当贺礼?郑小盒终于缓了过来,“这位先生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这还有客,贺礼的事晚些再说,要不你先下去休息一会?”

    要不是眼下还有事要烦着,郑小盒真想将那人揍上一顿,耍酒疯耍到他郑大庄主面前来了?

    “没事,你们先聊正事,我不急的,就在这里等着就好了。”

    白子墨说着,抬头笑吟吟地望着对面那两人。

    由他进来到现在,那两人出奇一致地,大气都不敢透。这时见白子墨笑吟吟地看了过来,更是冷汗都渗出了额头。

    满头银发,手握小竹子,没错了!这尊猛人怎么在这里?

    堂主可是说过自己都在这人面前吃过亏的,据说堂里血魔那小子就是惹到了这人,被揍死了……

    “呵呵,白大师你好。”

    嗯?

    郑小盒这时也发现了中堂内那微妙气氛了,心下疑惑,忍住没开口。

    “你们认识我?”

    白子墨也莫名其妙,伸手抚了抚小竹子,什么时候自己也声名在外了?

    自己先前在宴席只是听到了“百仙堂”有人过来了,这才临时起了心思要过来瞧上一瞧,毕竟自己可是不小心揍死过人家的人。

    “白大师说笑,我们兄弟俩人才想起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堂主说过遇到此人,不要和他交手。

    中堂里的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这时已起了暂时离去的念头。

    郑小盒心下虽然疑惑,但看这势头,心下松了一口气,今晚似乎不用干架了。当下看着白子墨,心里寻思着没听过有“白大师”这一号人物呀。

    “呵呵,这就要走了?那之前的……”

    白子墨正想解释一番,之前的那谁谁谁不是他故意揍死的,能不能大事化小了,此事就当没发生过。

    可话没说完……

    “知了知了……”

    一声蝉鸣,在中堂那微妙的气氛下,响了起来。

    中堂上,白子墨对面那两人,精神本就有些紧崩,被蝉鸣声一激,只以为白子墨要先下手为强,登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正欲逃跑。

    白子墨见状,心里暗道了一句,好胆,本大仙人还没出手,你们竟然先发难?

    他也以为对面两人想要先下手,便也站了起来……

    一切其实不过一瞬间,念头一起,整个中堂厅里微妙气氛顿时被打破。

    中堂上首,坐于主人位的郑小盒眼中,只看到那仨人几乎不分先后站起来的,他大脑都还没整明白发生了什么,不就是蝉叫了一下么?

    怎么好端端的又要干架了?不是说要走了么?我该怎么办?我要不要也去帮忙……

    郑小盒没反应过来。

    可是中堂另外三人不会停下来等他慢慢想。

    白子墨手执小竹子,站起来之后,五行术法的土遁术不自觉就施展了开来。一个跨步,人已到了其中一人跟前,手里小竹子在固金术的加持下,朝那人额头上一点。

    那人只觉额头仿佛被利剑给刺穿了灵台一般,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失去了知觉。

    这时另一人已跑出约一丈之远,白子墨虽心下奇怪,这人怎么打架还要先跑一段路的?

    心神感应到一丈之外的人将手伸入了怀里,只以为人家要出杀招。当下脚下也不动,只是反手将小竹子横甩了过去。

    就像,嗯,就像拍打一只苍蝇一般。

    一股五色玄光由小竹子上迸发了出来,直朝那人背后疾去。

    已走出了一丈多远的那人,手刚触到了怀里的黄豆,正想掏出,只觉背后一阵刺痛,登时全身瘫软,奔跑的势头却没有止住,人朝前面飞了出去……

    一切不过一两个呼吸间,郑小盒这时才反应过来。好像,揍死人了?

    白子墨做完这一切后,心下一阵舒坦。虽然自己会的法术就那几个,招式也不多,嗯,是一招都不会,但这干起架来真是无师自通啊……

    让你们敢先出手,现在怕了吧!

    刚才自己表现真是可圈可点,游刃有余,那一甩之势,本就是临时起意,没想到还真能灵力离体……

    得意完之后,见地上两人还躺在地上。于是用心神探了一下,白子墨表情顿时难看了起来。

    又揍死人了!

    算起来,好像自己揍死过三个人了吧?而且似乎全是那什么“百仙堂”的。这仇好像是越结越大了……

    本还想着过来化解仇怨的,这下倒好!白子墨心虚地看着中堂里的郑小盒,见他也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

    “咳咳咳……”

    “郑庄主,你适才也看到了,是这两人先对在下出手的,没想到他们身子骨这般脆弱,我也就轻轻碰了一下,没想到他们便死掉了……”

    嗯,不能怪自己,是地上的两个死人先动的手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