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恐怖灵异 > 错误记忆 > 章八 记忆
    长吸一口气,感受着饱满的寒意闯入喉管,如利刃般刺进脆弱的血肉,再带着恶意与偏执一路划至我干枯的肺叶间。

    好冷。所有的一切都如同被瞬间凝结的霜雪,压榨着我每一寸骨骼,恍惚中给予切实的疼痛。

    “这是哪儿?”

    我轻声问道,却不报任何被回答的希望。

    “不,我还活着?”

    随着更为奇幻的疑惑浮现,我把已被冻得僵硬如铁的手指搭在额头上,缓缓的张开了眼睛。

    就如同以往所经历的任何时刻一样,我从未真正理解过那些交替出现在眼前的惊奇之景————当然,也包括现在这将我包裹其中的无垠雪原。

    一阵夹杂着彻骨寒冷的长风掠过,腿腕处龟裂的肌肤瞬间传来了崩裂般的剧痛。至此,迟钝的神经终于指挥着我颤抖的双臂环抱住单薄的身躯,蜷缩在脚下一小圈唯一未被皑皑白雪遮蔽的空地上剧烈的战栗了起来。

    “什、什么情况,靠......”

    随着肌群无休无止的抽搐和上下臼齿疯狂地碰撞,就连叫骂也变得有气无力。在磅礴的极寒中我拼命撑起最后一丝意识,眯起眼睛大致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虽然心态已经濒临崩溃,但我心里还是明白假如继续呆在这儿的话恐怕离死亡也就不远了,必须在彻底失去行动力前找到一个至少能挡住寒风的庇护所。

    我尽力安慰自己,或许就算是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可能有什么建筑,甚至是住家呢。

    不过这种异想天开的自欺欺人永远也不可能成为现实。随着我视线的延伸,绝望也悄然钻入脊髓————目力所及之处除了绵延无尽的白雪就是寥寥星光点缀下的黑夜。而且更糟糕的是半米开外均覆盖着比我小腿还深的积雪,与其向前进发找寻那几乎不存在的生机,倒还不如呆在这里,至少还能保留些温度与体力。

    “哈,哈哈哈哈......”

    在体味到了什么是令人窒息的无望后我自嘲的笑出了声,怎么不好非要落得被冻死这种下场,也真够凄惨的。

    随着手脚逐渐失去知觉,我也干脆半跪在地上闭住眼缩成了一团,心中推测着自己所剩无几的时间————毕竟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了。

    野草般疯长的黑暗与冰河将我淹没,就连细微的心跳也被压进了紧凑的乱风中。浑然一片的天地中我失去了存在感,被无数晶洁的雪花所围绕我也大抵如此———渺小且毫无意义。

    叮铃————

    就在此时,一声清脆的响动飘入了我被冻得发白的耳廓,那婉转的音调,就像丝路上驼商所摇的手铃般悠长缥缈、似有似无,但也却是我所能够到的最后一根稻草了,挣扎着,我撑开了沉重的眼睑。

    在纷飞的细碎飞雪中,我第一次看清了自己双膝下平整坚实的地面,环绕着我的再也不是先前交织的昏黑,而是一小片自我身后射来的橘黄色灯光,映照在璀璨的冰晶上散发着柔和的暖意。

    “咯、咯......光?”

    才过了几分钟我的口舌便已脱离的掌控,字词扭曲纠缠着像从牙牙学语的婴儿口中传出一样。

    伴随着疑虑我转过头去,但仅仅只是一瞥,便让我瞪大了双眼————不知何时,一间矮小粗糙的木屋悄无声息的出在了我的身后,屋檐上成片的积雪和冰锥显得无比自然,就好似它们从一开始就是在这里一样。

    看到这所眨眼间出现在我身后的房屋后我先是一怔,但震惊与诧异随即便在更大的释然中冰消雪融。我问自己,这种魔法般的诡异现象你见到的难道还少吗?至少先前一直苦苦寻找的庇护所不是自己送上门来了吗?

    未多犹豫,我连忙试着想要爬起来,可几次都因体力不支跌倒回了雪地上,再失败了许久后我终于成功的抵达了两步之远外半掩的门扉前,那束光芒正是从其中传来的。但正当我想要拉开那扇摇摇欲坠的木门时,一只纤细修长的手却先我一步自屋内将其推了开来,一张我从未见过的略带阴柔的面孔出现在了门槛处。那人身着漆黑的长袍,看不出是哪个时代的服饰,然而其上精心绣制的花纹却不经意间透露着古老与华贵的气息。

    “欢迎光临。”

    说罢,他取下了架在鼻梁上风格迥异的墨镜。

    就在不知作何回答时弥漫的寒冷提醒了我,我狠狠颤抖了几下后低声问道,

    “那个,我能进,进去吗?”

    听到我略显卑微的语气,黑衣人吊着嘴角诧异地笑了起来,暗紫色的瞳孔中闪着莫名的光泽。

    “有何不可?只是......”

    他不紧不慢的答着,

    “于我有何益处?”

    黑衣人的目光变得狡黠了起来,那本来超然于世的脸庞蓦然笼上了一层贪婪的神色。

    屋外的寒风不停掠过,我却只能傻站在原地焦急的挤着眉头。因为粗略想了一番后,我发现自己似乎的确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毕竟我全身上下除了那张不知其意的字条外也就剩下更加莫名其妙的金属圆球了。

    出于无奈,我半弓着身子苦笑着说,

    “那、那个,值钱的东西我确实没有,您看别的行吗?干个活什么的绝对没、没问题。或者要不先赊账?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咳咳,一定补上......”

    风更大了,可能是由于愈发浓重的寒冷,最后那句话听上去没有一点底气。

    “不,不。”

    黑衣人话语中刻满了嘲讽,

    “阁下真的觉得‘钱财’对你我有价值吗?不,我所需要的,你必定给得出。”

    虽然我更加一头雾水,却好歹也松了口气,

    “那......您要的是......?”

    此刻我才发觉到黑衣人的目光始终未从我额头上移开过,这异样的气氛令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半晌后,他缓缓将双手背于身后,扬起下颚高傲地斜望着我,那副姿态如同是在审视着原先就属于自己的珍宝,

    “我要的是,你的记忆。”

    “什么??!”

    我难以置信的大张着嘴,酥麻的感觉一路从后脊爬上头皮。

    “怎么?阁下有什么问题吗?”

    黑衣人倒是十分无所谓的歪头观察着我的反应,只不过他眼神中透露出的戏谑多少暴露了隐藏的真实情感————他在玩弄我。

    但我又有什么办法?

    于是我只得强压下心中升腾而起的愤怒,咧着嘴干笑了几声。但在不停思考着对策的同时一个疑问也窜了上来,

    或许......我的失忆和他有关?

    “所以阁下,你的选择是?”

    黑衣人似乎等的有点不耐烦了,催促的话语中多了几分威严。事到如今,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想到什么问什么,

    “不是,你还没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取出来?还有是什么类型的记忆啊?或者多长时间的?我至少得......有个数吧。”

    我话音刚落,端立着的黑衣人却突然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类型?长短?阁下啊您可真幽默。”

    他死死盯着我的双眼说道,

    “我要的是全部!”

    我一惊,慌乱中竟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现在我几乎可以肯定,自己先前的失忆必然和他有着极大地关联!可震惊之余,我又不得不去面对黑衣人夸张的要求,

    “全、全部?你是说我进了里面之后......所有的东西都会被忘了吗?”

    黑衣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猛地将手从身后抽出,帝王般大声质问起我,

    “阁下觉得!这茫茫雪原中为何我单单能碰到您?是因为您耀人的光彩吗?!是为了专门不辞辛劳的与您探讨这些无谓的琐事吗?!不,阁下误会了,不是说在踏入寒舍后才会失去您那宝贵的记忆,而是在您来到此地,见到我时,就已经失去了!对了,阁下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他突然侧身闪到了门槛边,一把将半闭的门扉推开,再一次,略有恭敬的对我说道,

    “欢迎光临。”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呆滞的钉在风雪中像尊雕像一般。

    “啊,抱歉,有些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阁下。”

    黑衣人一边体味着我的情绪,一边饶有兴趣的朝我说道,

    “看阁下的反应,想必是在疑惑自己的记忆力为何依旧强健如初吧?”

    我适时的从嘈杂的思绪中回过神来,静静等待着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只见黑衣人稍稍顿了顿,目光飘落在我的裤兜处,

    “那就说明,阁下还是有些‘存货’的。”

    顺着他的视线,我将手缓缓插入了口袋当中,接着颤颤巍巍的掏出了那颗闪着光芒的银白色圆球————球面上曾经密密麻麻的纹路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如同镜面般光滑的金属外壳。

    “这是什么......”

    我喃喃自语着,心里却乱作一团,如果和黑衣人所暗示的一样,那说明这颗金属球是一个可以容纳记忆的装置,只是目前看来,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我倏然感觉自己失去了很多,但又说不上失去的是什么,或许是无关紧要的记忆?或者是能帮助我脱离苦海的关键信息?都无关紧要了。

    就在我发愣时,一道黑影猝不及防闪过,待我反应过来后黑衣人已经将变得像钢珠一样的金属球夹在了两指之间。

    “喂!”

    我心中不悦,却又不敢多说什么,只得颇有怨气的瞪着他。

    “哦?阁下别在意,我只是觉得这次收的税似乎多了些。”

    不算敞亮的灯光下黑衣人五指轻触着金属球,我眯起眼,在模糊的视界中发现金属球上似乎正在长出几条全新的纹路,浅浅的凹陷仿佛有生命般爬过球面,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半指长宽的全新图案。几秒后纹路彻底停止了蔓延,黑衣人满意的观察了一下手中的玩物后,将其随意的抛给了我,

    “剩下的,阁下可以与我交换一些情报,只不过......”

    黑衣人突然一改先前的态度郑重的冲我命令道,眼神凌厉可怕,

    “只有一点,在这永远都不要询问你自己的身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