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恐怖灵异 > 错误记忆 > 章二十 团圆
    第二天,我是在半空中醒来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记得睁开眼时,自己就已然裹着棉被越过了床面,身躯也拐出一个圆润的弧度。在模糊的视界边缘,是一条紧绷的长腿,和瑗那张怒气冲天的脸。

    “哦————”

    终于,在痛觉生效前我明白了来龙去脉,然后便放心惨叫着撞到了坚实的木墙上。

    “啊啊啊!”

    虽然我叫的凄厉无比,但我明白自己还能发出声儿是因为瑗控制过力道了。

    “你你你!你这人怎么回事!”

    瑗用手将自己撑到了床边,同时雪白的脚底还瞄准着我的脑袋,

    “为什么爬到别人床上还不打招呼?!你知道有多危险吗?!”

    这时躺在地上捂着后脑勺的我也是一肚子委屈,但奈何确实是有求于人,便只好低声下气的解释道,

    “我也得能叫你啊!但昨晚我一进去就看见——”

    “别!”

    我话说到一半瑗忽然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慌张了起来,两片嘴唇还未来得及闭紧便被她一直悬着的脚整个踩住!

    “???”

    仰视着同样不知所措的瑗我彻底傻了,脑子里乱的仿佛有千军万马在相互厮杀。但奈何如此精彩的内心戏却只能用眼神来传递,也真不愧是为人生一大憾事。

    见控制住我后瑗立刻弯下腰来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撒满细碎晨光的脸上也带着一抹绯红,

    “别说出来!昨晚你什么都没看见,明白了吗?”

    我正想赶紧点点头结束这场闹剧,却发现头颅再被别人牢牢踩住时是无法完成这个动作的,心中崩溃之际只得朝着瑗疯狂挤眉弄眼。

    “那......我就当你明白了。”

    说完,半信半疑的瑗终于还是决定挪开我脸上的封印,可就在我即将重获自由之时,门外却传来了一阵轻灵的娇呼,

    “瑗姐姐,你们在干嘛呀~”

    接着,门开了,带着做作笑脸的人才刚迈出一步就生生僵在了原地——那正是闻声赶来的瑶。

    “呃......”

    她脸颊抽搐的盯着我,眼神里充满了一种莫名的不屑。而我还能怎么做?只能用同样的目光回敬给几乎打扮成童话里仙子模样的瑶,气氛一时凝固的宛如磐石。

    但最终,还是她先不忍继续看下去这个可悲的局面,一言不发的倒退着关上了房门。过了好一会外面才传来瑶无比尴尬的声音,

    “啊,瑗、瑗姐姐,我还是在外面等你们吧,就这样。”

    瑶话音一落,周围陡然寂静了下来,只留下我和瑗面面相觑各自胸中五味杂陈。

    “呵,行吧。”

    我在心里哀叹了一声,

    “就当我今天死了吧。”

    可没想到就在万念俱灰之时,我嘴上的封印却被悄悄挪开了。瑗倒退着爬回了床上,将头躲在青色的长发中蜷缩着不愿看我。

    “你先出去吧......”

    我听见一阵细微的呢喃,坐起身看去,发现瑗微闭的双眼内似乎有着点点星光。

    “那个......”

    见到她如此萎靡样子我心中的愧疚之情便顿时涨了出来,可话在嘴边徘徊在三,最后还是又咽回了肚里。我别无他法,只好踱至门边,转身轻退了出去。在腐朽的门扉即将合并前,透过狭窄的缝隙,我看见瑗正注视着床脚,绸缎般的长发后她的表情似乎有些奇怪,像是带着浅浅的笑意。

    可惜此时没有时间细究这细枝末节,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你刚才在干什么?!”

    “你刚才在干什么?!”

    房门关紧的瞬间,我几乎和瑶同时哑着嗓子叫了起来。我指着她歪斜的发型和蹩脚的衣物忍不住问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去走秀吗?”

    瑶听完精致的小脸也皱了起来,嗔怒着回道,

    “我这是为了好接近它啊!再说了也比跟你一样穿乞丐装好吧!”

    “你——”

    然而反驳的话还没讲出,瑶又抓住了空隙追问道,

    “还有,我是让你在它面前表现的正常点,但也......没让你好到一起过夜啊!”

    我回想起自昨晚开始的一连串的琐事,忽然感到太阳穴下的血管又跳了起来,一时没忍住对着瑶喊道,

    “那不然怎么办?!难道躺在这里吹一晚上风干吗?”

    瑶听完先是准备重新呛回来,但愣了一下后她突然用一种看怪物的表情对着我难以置信的说,

    “所以你就和它??它?!

    我没反应过来瑶为什么发起了神经,于是没好气的应道,

    “对啊,怎么了不行吗?”

    可话一说完,我看见瑶咧开嘴角、下颌微颤,翘在脑袋两侧的辫子被甩的抖成了一团模糊,就在我以为这是要癫痫的时候她却猛地开口嘶吼道,

    “你宁肯去和那东西睡在一起都来找我??!”

    “呃......”

    我承认,自己的确没想话题会发展延伸至如此古怪的方向。

    咔————

    就在我被问到发懵的时候,瑗的房门开了,她扫视了一番我和瑶的诡异的脸色后狐疑的问道,

    “你们这是,怎么了?”

    还没等瑶反应过来,我赶紧朝她使了个眼色,接着冲过去拍着她的脑袋对瑗说道,

    “没什么啦,就是小孩子憋得久了想出去走走,发发牢骚罢了。”

    言罢,我感觉掌心下方的脑袋抖得更厉害了,借着余光我看到瑶正面目狰狞的保持微笑,

    “是啊瑗姐姐,咱们一起出去转、转、吧!”

    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她的话里似乎夹杂着咬牙切齿的声音。

    瑗看来真的从刚才的打击中缓了过来,它面带笑意的走了过来,捧起瑶略带婴儿肥的脸柔声的说道,

    “好呀,姐姐带你去我小时候最喜欢的花园怎么样啊。”

    瑶忽然不出声儿了,我知道她同我一样都想到了这片森林的恐怖,满头大汗的思考着该用什么话题岔开瑗的注意力。

    然而意外的发生的总是没有让人准备的余地,就在瑗的表情又变得不自然时,不远处的大门却被人一把推开了。

    “各位。”

    我们三人齐刷刷的转头看去,来者正是昨晚有过一面之缘的老妪,

    “祭祀在召集你们。”

    她苍老的声音却带着极强的穿透力,皱纹密布的面孔上始终带着长辈特有的慈爱。

    我与瑶听完后对视了一下,接着都看向半蹲在一旁的瑗。而它也正缓缓直起身子,以一种呆滞的表情望向老妪的位置,更准确的说,是她背后骨瘦如柴的老者。

    “喂?”

    眼见着瑗半天未做决定,我容易焦虑的神经又发作了起来。可她似乎并未听见我的声音,反而如同彻底失了神般的半张着嘴,许久都没有一丁点动作,直直的站着仿佛一座石像。

    万籁寂静间老妪挺着有些驼背的躯干,侧身让到一旁,将已经形容枯槁的矮小老头完全漏了出来。

    “他是谁?”

    瑶抬起头低声问道,我摇摇头,同样一头雾水。但是隐隐约约又觉得老人的形象有些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从什么人口中也听过这么一个人,穿着古旧的服饰,沧桑的容貌,和一种长期独自生活的隐者气息。

    或许再多一分钟,我便要猜出来了,可瑗的声音却抢先一步,自我耳边惊雷般低吟道,

    “父......父亲。”

    那对只想让对方去死的所谓家人,团圆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