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恐怖灵异 > 错误记忆 > 章二十八 猎物
    薇铭的眼神中没有一丝恶意,仿佛在他看来,我们才是执迷不悟、不可救药的那方。然而再发现大家都是默不作声,甚至目光中带着种难以言喻的厌恶时,他才渐渐收起了不多见的激动,冷眼看向即将失血休克的村长,

    “最后问你一次,密码。”

    可村长此时已然意识不清,眼睑闪烁间几次差点再睁不开,她脸上的皱纹痛苦的挤作一团,干瘪的唇齿间却始终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

    “别开门,别开门,别开门......”

    “哼。”

    眼见靠村长再无进入的可能,薇铭冷哼一声,使了个眼色,那些抬着村长的侏儒便立刻转手将其摁在了地上。接着,埙端起高过它不少的长剑,对准了村长专门被空出的右手手腕,狠狠砍了下去!

    连番几次对视觉和心理的打击后,我实在无法继续见证这种残虐的暴行。等我重新张开紧闭的双眼时,村长血淋淋的断肢已被捏在了薇铭手中,而奄奄一息的村长则被随意丢弃在墙脚,不时的抽动一下。

    “阁下,想必还不知道鄙人所求圣女之血寓意何为吧?现在,倒是可以让您知晓了。”

    说着,他从袖内摸出我先前见过的小瓶,一边将其中粘稠的浓液涂在断手的伤口,一边自顾自的解释着,

    “圣女的血极为奇特,于植物而言为烈毒,于动物而言,却是最为纯粹的生命力。薇蕨的田野以血肉为种的缘由便是如此,但这些村夫的能力还是有限,若将此血提纯、过滤,所残留的物质,便可轻易逆转天命。”

    言罢,只见被掐在薇铭手中的残肢,忽然诡谲的颤动起来,自那只脱离躯体的手掌指节处开始,一寸一寸,所有肌肉,乃至皮肤,都开始似灌满了虫蚁的布袋般狂乱的痉挛着!我看傻了眼,在这颠覆常理认知的景象下连大气都不敢出。

    突然!断掌的动作戛然而止,像是失了骨骼般拐着异样的弧度。而后,如同孩童手中的橡皮泥,断手歪曲的形体缓慢扭曲,最终恢复成了一只手掌该有的正常模样,再也不动了。

    “阁下,现在明白了吧。”

    薇铭浅笑着走到青铜大门前,将村长的右手缓缓搭在巨门表面的某块凸起上,而手掌也若得到感应,弯曲起死硬的关节将其按下了些许。接着他如法炮制,攥紧残掌耐心的扫过纹路所遍及的各个角落。直到最后一个机关被推到恰当的深度后,那扇仿佛永世尘封的大门中央,赫然裂开了一道狭长的缝隙,顿时一阵腥臭腐烂气息呼啸着自门口窜出,伴着尖利的锐音刷过了在场每一个人的。

    “嗯?”

    或许是这股味道实在难以入鼻,连迫不及待的薇铭都小退了半步。但为了这苦寻已久的所谓“神地”,他只是摇了摇头,便咬着牙低声道,

    “埙、坫、堠、塅!开门!”

    一声令下,离他最近的四个侏儒赶忙冲上前,左右各二人,扒住缝隙使劲向后拉去。沉重的青铜巨门也在所有人的瞩目下,擦着砂石徐徐开启。

    等到隆隆作响门扉开到了约有碗口大小,薇铭随即捂着口鼻凑了上去,站在离巨门中央五米左右的位置兴奋的张望着。

    但转瞬之间,他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异样,整个人开始轻微的颤抖,同时自门后遥远的深处,传来了如同惊雷般低沉雄阔的长鸣。声音愈来愈大,愈来愈清晰,像是有无数飞驰的战马,奔腾着冲向我们!霎时间,石壁开始颤动,泥尘四散飞落!所有时间,所有空间都回荡着这种古神低语般的魔音!

    我眯起眼,几乎可以看见,在这宛如封印的巨门背后,掩藏的根本不是绝世密藏,而是恐怖的邪祟!

    “倒!”

    薇铭的咆哮仅存在了一瞬,旋即便被淹没于惊涛骇浪般的噪音内!除了他,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带着难以言喻的震撼趴俯在地,死死地盯着不远处泛起微红暗光的狭缝!

    刷——

    骤然,一道汹涌的血河自门扉顶端飞驰而出!登时,还算宽敞的洞穴全都染上了惨淡的猩红!

    我强撑着脑袋拼命向上瞅去,可只是一眼,一眼!那仿若最怪诞、最猎奇的噩梦般的场景便生生刻在了我的脑子里!

    因为于我们头顶翻滚着的,是无数密密麻麻遮掩重叠的人耳!

    准确的说,应该是兆亿个由手掌般大小的耳廓组成,形似蝙蝠的怪绝存在!

    这道鲜红的长河就这么疯狂的流淌着,而我的理智与常识也在逐渐崩碎塌裂。

    出于好奇,或是单纯的直觉,我缩为一点的瞳仁颤抖着下移,落在了同样凝望着洞顶的男人——薇铭的身上。而他似乎有所感应,也低头看向了我,只不过与我不同的是,那张略显疲惫的脸孔,正带着发自肺腑的笑意。

    我看到薇铭双唇半开,不断反复着同一个形状,虽然听不见声音,但我还是认出了他说的是什么,

    “进化。”

    爬虫攀爬交错般的声音依旧未有停歇,微光照耀下,倒挂的赤色湍流反射着虚幻的红晕。可我只是傻愣愣的盯着薇铭,无法参透他所求的远景究竟是因何而来。

    俶尔,弥漫的红光戛然消逝,除了几声薄翼挥舞的响动外一切如故,甚至连摆在低处的火把都依旧摇曳着温和的亮光。

    不论是瑶,还是那些伸展了趴在地上的侏儒都如梦方醒般摇晃着站起了身,只有薇铭一个人,还虔诚的跪在原处,颧骨两侧甚至还有依稀的泪痕。

    “绝美。”

    他感叹着说罢,语气又带上了若有所失的哀怜,

    “还差许多。”

    就在其中一位侏儒拉着我起身时,瑶却在一旁惊声叫道,

    “唔唔唔!唔!”

    我赶忙扭头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在被推到可容一人侧身而入的巨门之后,有道苍白磅礴的身影一闪而过。

    “靠!”

    我也忍不住喊了出来,借着有些昏暗的火光,那扭动着的异物也露出了部分真容,而正是这过于不可名状的形体,将方才蒸发了些许的冷汗又再次渗出了皮肤。

    箭矢上所涂的毒药已褪去大半,我也立马扯开了嗓子吼道,

    “这tm是什么东西?!”

    话音刚落,周遭猛然间鸦雀无声,那蠕动的白影也静悄悄的不再活动,似乎是察觉到了 我们的存在。

    薇铭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接着缓慢起身,朝着重归黑暗的门缝间走去。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除他轻细的脚步声外,似乎还有着一道微弱的呼吸。

    而变故也是在这时发生的。

    远远地,我发现薇铭停住了脚步。而自那道迷雾般的缝隙内,探出了一双修长雪白的臂膀,如同拥抱般探向薇铭。

    可能先前那须臾间的景象并未被薇铭所捕捉到,他只是伫立了片刻,便敞开胸怀迎了上去。

    然而在紧密的黑障中,又是同样形状的长臂,抖动着伸了过来。

    “嗯?”

    薇铭似乎也觉察到了不对,抬头向上望去。但紧接着,更多的手臂,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像是怕惊扰到不安的猎物,均谨小慎微的蜷缩起细长的五指,围困住了前方那道渺小的身影。

    现在,这个始终高高在上的人,终于也品尝到恐惧的滋味了。

    “埙?”

    他尽力压着嗓子喊道,下一秒我的耳后也响起了一连串弓弦紧绷的声响。

    可惜这次,薇铭失算了。

    还未等视线所触的场景返回脑中,那圈长短不一的白肢猛地骤缩!七尺多高的薇铭眨眼间失去了踪迹,只剩下一团惨白的肉球还停留在他站立的位置!

    利箭飞旋而出!钻入了交缠在一起的肢体,刹那间皮肉爆裂,粘稠的汁液自伤口滴落于地,冒出一股青绿色的浓烟。

    “嗷————”

    磐石摩擦般的低吼响彻石窟,包裹着薇铭的肉球也在第二波箭羽到来前缩回了其中。

    见到主人被掳,之前拉开巨门的四个侏儒立马冲了上去,扯住敞开的门扉疯了似的向后拉着。几乎是几秒内,便将看上去就无比沉重的青铜门扇掰了开来。

    然而等到光芒旺盛的火把被丢入其中,浮现在眼前的却只是块十余米长宽的空洞,在这片死寂的黑暗内,除了急切异常的埙以外再无第二个活物。

    不论是薇铭,还是抓走他的怪物都已然消失不见。

    可还未等我想明白是该高兴还是紧张时,埙却挥动起手中的火把,指着最内侧的一处墙壁拼命的点着头。

    其余的侏儒在接到埙的信号后也如脱缰的野马般奔了过去。被他们粗壮的手掌擒着,我差点被颠的吐了出来。

    (马上补全)

    然而等到光芒旺盛的火把被丢入其中,浮现在眼前的却只是块十余米长宽的空洞,在这片死寂的黑暗内,除了急切异常的埙以外再无第二个活物。

    不论是薇铭,还是抓走他的怪物都已然消失不见。

    可还未等我想明白是该高兴还是紧张时,埙却挥动起手中的火把,指着最内侧的一处墙壁拼命的点着头。

    其余的侏儒在接到埙的信号后也如脱缰的野马般奔了过去。被他们粗壮的手掌擒着,我差点被颠的吐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