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恐怖灵异 > 错误记忆 > 章三十七 希望
    来自漆黑深渊遥远的恐惧,将我的灵魂死死钳住。

    透过石板表面宽厚的尘埃,我甚至无法想象在脚下方寸间的空隙内,究竟寄宿着怎样的噩梦。

    那个失而复还的男人,还是他吗?

    我瞥向墙边抽动的断臂,周围溅落的脓液散发着刺鼻的腥臭。

    “阁下——”

    薇铭轻呼着,听上去像是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求,求你了......放我出去吧......啊啊......”

    但在他断断续续的词句间,似乎还夹杂异物蠕动的声响。我心里一沉,忙抓着瑶退到了几步开外,紧盯着不断摇晃的石板,有什么东西——不管那是薇铭还是其他极致诡秘的生物——正尝试着闯进着与它相悖的世界。

    在近似野兽般的悲啼中,石板也翻腾的愈发剧烈,每一次碰撞,都会俶尔掀起半分,露出其下一闪而过的惨白色阴影。

    “阁,阁下,我,我错了,嘿嘿,谎言!这根本不是,哈哈哈!根本不是,堕落!进化!这,呜呵呵,这是——”

    瞬间,薇铭似人非人的哀求戛然而止,石板也陡然停下了动作,整条狭长昏暗的走廊内仅残留着惨淡的寂静,和阴冷到极致的空气。

    就在我头皮发麻,眼角几欲崩裂时,自那封印似的石板底部,猛然飘来了一片骨节撞击摩擦的异响,以及宛若诅咒般的言语,

    “森林不会放过它的猎物。”

    听见这怨毒可怖的语气,我的瞳孔刹那间缩至了一点,踉跄着倒撞在了身后的坚硬墙壁上。

    那裹挟于其中的寒意实在太过浓郁,以至于割裂般的疼痛转瞬间便爬满了咽喉,

    “是它...”

    我自言自语的低吟着,眼前充斥的已不是光明之下弥漫的黑暗,而是那道将瑶差点逼至死路的庞大的身影。

    “呵呵呵......”

    黯淡的辉光中,怪物的狞笑褪色般逐渐消逝。而我也再撑不住发软的双腿,一屁股跌坐在地,等到胸腔内再无拥堵的嘶鸣后,耳畔便只剩下了瑶臼齿颤动的声音。

    “刚才,刚才那是什么?”

    她慢慢转过脸来,两只浑圆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但我能做的却只有无奈的摇着头堵住她那不切实际的妄想。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知道?”

    我看见瑶的脸色又变得难看了许多,几番挣扎后,她也扶着墙坐在了离我一臂之远的位置。

    “所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在这等死吗?”

    瑶环抱着双腿,将半张脸都埋在轻薄的衣物中,边说边呆呆的望着前方畸形的残肢,听着她淡然的语气,似乎是真的将“等死”作为了一个认真考虑后的选择。

    我用余光无声的看了瑶许久,虽然不是同一种困境,但她此时的状态远比在那所荒废的学校中要好的多。尽管我深知这突兀的转变必然有其缘由,却还是捉摸不透。

    “走一步看一步把。”

    我有气无力的回着,同时将后脑靠在了冰冷的石砖上,放松之余,也顺便开始观察起了周围的景象。

    蹲坐在左右皆望不到边际的长廊中,我的视野从未有过如此舒畅的体验,掺杂在墙壁间不知名的矿物,把轻柔地亮光洒在了各个角落,虽有着些许昏沉,但也比黝黑的洞穴好了太多。

    呼吸着恬静的空气,我抬头望向数米外高悬的天花板,在其淡灰色的表面铭刻着庞杂的纹路,乍一看似乎所有的空隙都被已这些纠缠错杂的痕迹全都填满,只有几块空余的位置镶嵌着几块晶莹剔透的宝石。

    我叹了口气,摇晃着站了起来,接着走到对面的墙壁边上,仔细的端详着蔓延而下的纹路。随着目光的移动,我蓦然发现在这些半个指节深的沟壑中,有着不少近似乳白色的液滴,那种特有的光泽霎时间便勾起了我脑海中游荡的线索。

    “难道......”

    边想着,我半蹲下身,而那些从天花板上分离出的线路也在我的视线中穿过厚实的石壁,最终扎入了墙沿处几道不起眼的凹槽内。

    看到这一幕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长宽十数米的巨型长廊,实则是一条起着运输功能的管道,而它所传递的很可能和那些藏在岩缝内的血管中的是同一种物质。

    我挪开视线,转头看向身后的瑶,她仍然蜷缩在墙脚,无光的眼眸中不知酝酿着怎样的情感。

    “对了。”

    蹑步于空旷的长廊内,我低声询问起沉默已久的隹十,

    “你之前说的来不及,指的是什么?”

    “哈——别急,马上就好。”

    不长时间,他便打着哈欠回答道,可听完之后,我总觉得这个心术不正的老头好像萎靡了不少。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有股奇异的音调自我头顶上方灌了下来,像是有万千河流正波涛汹涌的汇聚到了一处。

    这次,连许久不见动静的瑶也警惕的昂首,望向了穹顶表面错综复杂的纹路。

    在那成堆的泥石外,有什么东西正在急速接近。

    须臾内,我的视野中蓦的出现了一块苍白的斑点,接着迅速扩散,几秒后那些堆叠的沟壑便被悉数囊括,整个天花板就像是兜团即将爆开的雨云般摇摇欲坠。

    微弱的荧光经过这神秘的液体折射后,发散出奇异的淡紫色光线,照耀在皮肤上带来轻微的灼热。

    突然,像是有人扎破了这片堆积的乳白,无数洪流呼啸着窜入了两侧墙壁间的凹槽内,继而以视力难以企及的速度冲到底端,最后一路延伸进了遥远的位置未知的地域。

    瑶迷茫的走到我的身边,呆滞的凝视着被染成雪白的石壁,口齿开合间呼吸也跟着粗重了许多。

    “行了,朝前走吧。”

    隹十轻细的念叨着,像是多说一个字就会要了他的命一样。

    听到这略带沙哑的嗓音,我赶忙将视线从那些纷杂的纹路中挪开,长廊内部的空间已然全都浸润在了亦幻亦真的光泽中,似乎多看一秒,便会将人的灵魂吸入其中。

    甩了甩肿胀的脑袋,我凑到瑶的身旁尽量编造着合理的谎言,

    “喂,咱们还是继续走吧,留在这也不是个办法。”

    话到一半,我看见瑶依旧出神的凝望着流淌在天际的乳白色湾流,漆黑的瞳仁中映射着四周弥散的绚光。

    “瑶?”

    轻呼着,我上前拍了下她的肩头。

    带着如同从美梦中惊醒的表情,瑶睡眼惺忪的转过脸来,精神恍惚的回答道,

    “啊?要去哪?为什么不在这里......”

    说着,她还真就弯起腰准备重新坐回去。

    见到这场面,我一时来不及反应,只得先拽着她朝隹十指定的方向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