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恐怖灵异 > 错误记忆 > 章三十八 消失
    道路一直都在脚下,忽视则只会止步不前。或许从最初,我便热衷于将自己置于万劫不复之地,再携着由伤痛粉饰的怠惰,安心的沉沦。

    不知名节奏律动的光辉,夹藏于石缝间的液滴内蜿蜒流转,徐徐展开为一副望不到尽头的抽象画。

    我再次牵起了瑶冰凉的掌心,在宽阔的长廊内凭着感觉迈步,沾满尘土汗液的衣物摩擦着肩胛的皮肤,如同带着火星的铁丝。

    除了清风卷起的轻微杂音外,四下皆是沉甸甸的寂静,边走着,我用余光瞟向身后。视线边缘,是披着暗紫色卫衣的瑶,皱褶的兜帽挡住了她大部分的面孔,阴影中依稀露出两瓣紧抿在一起的红唇。

    在瑶决定重新上路时,我的信心也得到了空前的膨胀。但现在想想,恐怕她也只是单纯受到了我情绪的感染,而至于能否真的逃出去可能并没有那么重要,毕竟有时对于绝望至深的人而言,缺的仅是旁人的轻轻一推罢了。

    而且......

    我扭过脖颈,将思绪渗入了周遭诡秘的建筑之内,体味着横贯亘古的壮观历程,试图借此打断自己危险的想法。

    说到底,连我也不能确定这段旅程最终会通往何处,或许是一线生机,又或许......

    我注视着盘踞于石壁表面复杂的纹路,一时兴起的热情蓦然减弱了几分。

    “快到了。”

    就在我的步伐愈发缓慢时,隹十忽然低声说道。听到他的提示,我赶忙收起所有消极的念头,集中注意力望向了笔直延伸向前方的长廊。

    被几乎相同的景象包裹着,每处的场景均没有明显的不同,很多时候,我只觉得自己正泡在一碗墨绿色的浓汤里,放眼望去,墙壁和地面的界线早已模糊,只能靠着重力的指引蹒跚的前进。

    但在屏息凝神间,我的感官还是察觉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这是......下坡?”

    话一脱口,其实我已然有了答案。

    在盲目的跋涉中,很多细节都被有意或无意的忽略,甚至我都没注意意道脚下这条道路是何时改变了方向。

    再次打起精神,我开始全神贯注的观察起四周。

    连绵不绝的穹顶伴随着地面一同向下倾斜,其中苍白的线路逐渐汇聚为了无法形容的、宽广的图案,虽没有固定的形体,但却传递出一股浓郁的压迫和震撼。

    我将目光缓缓挪开,看向两侧的墙壁,那对始终并行延伸的石墙此时偏斜着极其微小的角度,随着我们的深入徐徐扩张开来。就像是有人将这条长廊强行掰大,再用力弯折向更深的底部。

    拼凑起脑海中四散的图形,我好像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没错。”

    谜底水落石出前,隹十适时的补充道,

    “这就是所有管道汇聚之地,生命得以存在,森林得以繁荣的所在——白湖。”

    说罢,在极遥远的位置,斜向而下的长廊底端,一片满溢的白光倏而闯入了我的眼中。

    那是最为纯粹的色彩,完美无瑕的镶嵌在青绿环伺的石壁之间,像是直接淌入了我的眼眶般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我像是受到了感召,心中蓦然产生出难以自持的激动,连步伐都比原先快了不少。

    在我急促的呼吸中,白湖因角度而被遮挡的部位也相继露出,然后将它无与伦比的规模毫不保留的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被莫名的冲动所鼓舞,我的脚步越发紧凑,到最后甚至拉着瑶跑了起来。可过去了好几分钟,那片洋溢的白色依旧浮在遥不可及的天际,除了略微宽阔的视野外,我还是只能管中窥豹般揣摩着其宏大的全貌。

    “靠,怎么这么远啊。”

    喘着粗气,我放慢了脚步,呆立在原地遥望着平静的湖面。

    “呵,急什么。”

    隹十标志性的语气尖利的刺入耳膜,我眉头微皱,正要顶上两句时却陡然惊觉,瞬间想起了自己先前那失去神般的状态。

    可能是猜到了我要问的话,隹十戏谑的解释道,

    “哼,放心,只是生物低等的本能而已,别慌。”

    “什么......”

    我扶起发昏的脑袋,控制着视线远离那汪一尘不染的纯白,同时急切的转头瞄向身旁定立许久的瑶,待到目光清明后,才发现她还痴痴的瞪着远方的白湖。

    “喂!”

    虽然隹十不甚关心,但眼下我却没有犯错的余地,再等到瑶回过神后,悬着的心才摇晃着放回了肚中。

    “吓我一跳 ,话说再别看了,不然——”

    然而就在我语重心长的嘱咐时,在瑶身后不远处,有道黑光突兀的闪了一下。

    “什么?”

    我移开扒住她双肩的手掌,疑惑的朝着几步开外一小段漆黑的物体走了过去。

    在周围流转的光彩中,我弯下腰,轻拈起脚边半个拇指粗细的圆柱状细条,接着摆在眼前,若有所思的翻找着记忆中有关的线索。

    突然,像是有炸雷怒号般,我浑身一震!触电似的将指节间揉搓的东西甩回了地面!紧接着警惕的退出数步,疯了似的左右扫视!像是在那些开裂的岩石内部,藏匿着无数窥视的眼睛!

    因为那棵残留着些许木渣的半截圆条,正是来自于薇铭手下那些侏儒所持的箭矢!

    “怎么回事?!它们是怎么——”

    我一边将瑶护在身后,一边提防着随时疾射而至的暗箭。

    可几分钟过去,除了被推搡的有些不满的瑶以外再无第二处异常,想象中埋伏在角落的暗影也依旧蛰伏在视线不可及的领域。

    “喂,你到底在干嘛?”

    瑶略带责备的语气自我身侧传出,我一时语塞,在犹豫着是否应该告诉她刚才的发现时,因肾上腺素而蓬勃的勇气便已然消散了大半。

    “没、没什么.....是我看错了,哈哈。”

    搪塞着,我装作不经意的挡住了瑶的视线。

    (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复制)

    “奇怪。”

    见到我反常的举止,瑶只是撂下一句颇为中肯的评价,便环抱着双腿颓废地蹲在了一边。

    “啧啧啧。”

    不给我一点休憩的机会,隹十又见缝插针的问道,

    “为什么不说呢?”

    听着他不怀好意的声调,我当然知道这爱搞事的老头早就把藏在我脑子里的玩意都翻了个遍,而之所以多此一举的发问,无非是为接下去更加尖酸刻薄的讽刺找个台阶而已。

    然而我还有何选择呢,只得叹了口气,无奈的解释道,

    “唉,说了又能怎样,自寻烦恼吗?”

    “哼,所以不想就代表没发生过?掩耳盗铃?”

    “算了,走一步看——”

    “闭嘴!”

    忽然,隹十铆足了劲吼道,把我才念出半的话语硬生生卡在了舌根。体味着萦绕在胸腔内的怨愤,我才肯定的搞清楚了现状——他是真的动怒了。

    只可惜这其中的缘由,我估计一辈子也没机会了解。

    短暂的空白后,我的脑海深处传出了几声伴着轻哼的斥责,

    “你一直都是这样!鼠目寸光!”

    隹十放低了音量,但掺杂在其中的不悦却没有丝毫减少,

    “走一步看一步?哼,你真觉得靠这个就能活下去?可笑!”

    接收着他莫名其妙的责备,我的心情也被拉到了最低,于是便用同样不遑多让的声音刻薄的回道,

    “是!对于一个连活着都不算的‘人’来说,确实有的是时间是思考啊!”

    不知为何,隹十沉默了,他的声音连带着不属于我的情感一并变得渺无影踪。可是正在气头上的我哪管得到这些,继续咄咄逼人的在意识中骂道,

    “您老也来体会体会人间冷暖啊!来啊!让我也感受一下当个无所事事的偷窥狂是个什么体......验。隹十?”

    终于,就算是我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不祥的气氛升腾而起,冷汗不经意间已经爬满了脊梁。

    我死死闭着发苦的口舌,试探的在脑海中低语道,

    “喂?隹十?你听得见吗?”

    但传回来的的,只是一片虚无的死寂,和我自己杂讯般纷扰的胡思乱想。

    “隹十!别tm开玩笑了!我道歉行吗?啊?”

    我彻底慌了,粗重的气息穿行在鼻梁下两个大张的孔洞内,肺叶膨胀的如同要炸裂一般!

    可事实就像是直插入我心脏的利刃,每动一下都是刻骨的痛苦。

    我体如筛糠,全世界的压力都在这一刻砸在了我的头上。

    品尝着难以言喻的恐慌,我顿时双腿一软,跪了下来。

    到底是从何时开始,我把自己的命运和生机交到了别人手上?把自己如数家珍的希望棋子般丢给了不知底细的怪客?

    瑶说的没错,我真是奇怪。

    只能像个恶心的废物般抱着一团浆糊的头颅。

    而造成这一切的缘由,都是因为那个我从未正眼看过,却无时无刻不掌控着我的生命的人,隹十,

    他消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