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恐怖灵异 > 错误记忆 > 章三十九 白湖
    言语已无法形容我心中澎湃的恐惧,以及仅存的希望破碎后所带来的切肤的悲哀。

    我再次沦为了未知道路上的瞎子,只能祈祷自己跌跌撞撞的步伐不会踩中前方觊觎已久的陷阱。

    但现在最急迫的,并非这些还未发生的危机,而是......

    我扭头看向身旁半蹲的女孩,她清澈的目光恰好也落在了我即将崩溃的脸上。

    注视着那对一无所知的双眸,我突然开始抑制不住的害怕,伴随着脑海中闪过的无数血腥残忍的画面,全身的骨架也跟着猛然战栗起来。

    终于,我还是要食言了,因为在没有隹十的情况下,等待我们的断然只有惨烈到极致的死亡。

    连带着对瑶的承诺,由谎言构筑而成的信念顷刻间崩塌,我趴在地上,支撑起躯干的双臂刹那间变得沉重无比。

    “发生什么了,吗?”

    恍惚间,瑶的声音在耳畔轻响,我蓦然回首,才发现她已然在我身侧站了不知多久。浸泡于弥散在各处的光线中,她的面颊上没有分毫阴影,只有清澈的瞳孔内倒映着我慌乱的神情。

    我像失了智般呆滞的跪俯在地,拧过脖颈侧眼瞟着略显焦躁的瑶,从头到脚的每处关节都带着死一样的僵硬。

    怎么办?把隹十,和他对我说过的所有事都告诉她吗?这样她会理解我吗?她能明白我也是受害者吗?

    可是想着,我的思路却逐渐偏向了阴暗的极端。

    如果她没听懂,或者不相信呢?要是她以为我只是在骗她呢?她已经放弃过一次了,再受到打击,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万一再迁怒于我,到时候肯定会演变成相当难看的局面。所以现在的选择只剩下一个,不单是为了我,也是为了她......

    我收起错综复杂的思绪,蹒跚着起身,接着用力钳住瑶的双肩,弯下腰正视着她,近乎魔怔地笑着说道,

    “我、我知道怎么才能得救了!”

    “什么?!”

    耳边传来的是女孩尖利的回应,其中掺杂着兴奋的质疑利刃般刺耳,但是我却完全不在乎。

    眼下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拉着瑶继续走下去,就算是死路,是蜷缩在每个拐角后狞笑的野兽,我也毫不犹豫!

    因为让她知道事实的后果,是我绝对无法承受的!那是对我人格的否定!是对我的污蔑!哪怕我记不起自己失忆前是个什么货色,但也不会是别人眼中靠谎言苟且偷生的垃圾!

    而至于这番抉择所带来的风险,恐怕也只能走一步,看——

    忽然,纠缠的思路戛然而止,我出神的盯着两指外瑶略带惊恐的表情,堆在脸上不自然的笑容也蓦的抽搐了几下。

    “呵。”

    我诡异的轻哼着,从未觉得有过这般的讽刺。

    毕竟仔细想想,这种我自以为耻的行为,不是早就做过了吗?

    瑗,她如今身在何处呢?

    “疼,疼......”

    就在我的大脑将要被撑到爆炸的前一秒,瑶的呻吟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我从仿若由噩梦铺就的泥潭内抽出心神,挪动着视线看向了手掌间面容扭曲的女孩。

    瞬间,我终于读懂了蕴含在瑶话语中的意味,触电般甩开了用力过度的双手。

    一得到解放,瑶立刻警惕的退到几米开外,但在那对紧皱的眉头下,分明是难以压制的喜悦。

    如同是为了提醒我犯下的罪责,还未等气息喘匀瑶便挣扎着问道,

    “所以呢?我们该去哪?”

    “去,去......”

    被她灼热的目光审视着,我只觉得嘴唇发干,胃液拼命翻腾的像是要从嘴里喷出。最后,在强大的潜意识的支配下,我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去白湖对岸。”

    “白......湖?”

    “就在通道最下方。”

    或许是觉得我脱口而出的地名带着几分可信度,瑶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再未做过多的辩驳,接着自顾自的朝着远方平静的湖面缓缓走去。

    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我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同时堆积在内心顽石般的愧疚也有了些许松动。

    我可能只是需要再等一等,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到那时,自然会有办法的。

    抱着虚假的安慰,我踏上了一条没法回头的道路。

    挂在视线尽头的羊脂般致密的湖面,在瑶忘我的追寻下愈发明晰。

    我想起隹十先前的嘱托,侧着眼尽量不去观察那片椭圆形的纯白,但被冲昏了头脑的瑶却全无顾虑,似乎一心只想找到我许诺的生路。

    不过再怎样遮掩,白湖纯碎的色彩仍然多多少少落进了我微睁的眼眶,那种独特的灿白,完全不是物品褪色后残留的毫无生气的空洞,反而应该说将是世间无数种鲜艳缤纷的颜色都集中到一处,再调至最亮,才能混合为这望不到边际的宏伟的壮景。

    白湖每处柔和的微光,都仿佛藏着难以计数的变幻,定睛看去,那些旋转跃动的辉芒,不论是早已标注于光谱之上的,抑或凭借凡人的口舌无法描述的色泽,都是如此的玄妙,如此的震撼。

    隹十的总结到底还是过于片面,白湖并不应该是给予万物以生命,因为它就是生命本身。

    “靠!”

    突然,我身子一个趔趄,胡思乱想间差点直挺挺摔到了地上。边骂着,我踉跄的稳住身形,扭头看向地面上莫名多出的凸起,

    “我艹,这、这是——”

    然而仅仅一瞥,环伺在我身旁催眠般的困倦便风卷残云般消逝。

    在战栗的中瞳仁中心,横陈的是一具矮小黝黑的尸体。

    而我记得它的名字,是埙。

    鸡皮疙瘩刹那间窜到了头顶,我被怔在原地,混沌的大脑甚至都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几秒过后,随着齿缝间穿梭的凉气我猛转过腰,扯开嗓子就打算喊住着魔般的瑶。

    “瑶!快!快停......下。”

    可惜,躲在命运背后无情的推手永远快我一步。

    我摇晃着站直身子,胸腔内满是摄人心魄的茫然,以及在其背后激荡的震恐。

    如同永悬于天际的白湖,此时就在我面前安静的躺着。

    只不过构成其乳白色汪洋的,不仅是流淌于石缝间的液滴。

    那些难以计数的漂浮于湖面的物体,那破碎歪曲的形状,像是巨锤般砸着我的头颅,我几乎能感受到脑髓从洞开的破口内滑出,摔在地面上仿佛粘稠的烂泥。

    现在,我终于理解湖水为何不会有波澜了,因为浇灌于其中的,

    皆是白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