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恐怖灵异 > 错误记忆 > 章四十二 爱人
    呈现于我面前何其吊诡的情景,如同午夜最为可怕的噩梦。

    埙的尸身已然变成了饱含营养的温床,无数苍白的手臂顶开皮肤,瀑布般悬垂挂而下,接着铺在地面蜿蜒扭动,仿佛丢了脑袋的蟒蛇。

    随着手臂的生长,埙残破的躯壳也在迅速的塌陷,周围除了它被随意拖拽的摩擦声外,便只剩下了指节石壁表面敲击发出的沉闷音符。

    观察着这朵白绿相间的血肉鲜花,渗入骨髓的寒意霎时炸满了我的胸腔。

    不过所幸的是,那些只管移动的手掌显然不具备相应的感觉器官,在一番毫无目的的蔓延后,全都停在了直径三米的圆环内,偶尔才会在来自背侧的拽动下往前爬上几分。

    事已至此,驱动我双腿的早已不是“寻找瑗”这样单纯的理由,在更为剧烈的恐惧中,我小心翼翼的迈开脚步,朝血迹延伸的方向警惕的走去。

    或许是天生缺乏安全感,即使在知道自己很难被那些无脑生物抓住的情况下,我还是不敢将目光挪开半秒。在空旷的湖岸边,我就像是个表演喜剧的小丑般摸索着倒退。

    几分钟过去,从埙的腹部破肚而出的白手已经缩成了硬币的大小,而我的脚跟也在不经意间撞到了某个坚硬冰冷的物体。

    “怎么这么快?”

    在高度紧绷的神经下,时间的流速总是捉摸不定,惊叹间,我有些慌张的望向耳后紧贴的墙面。

    “怎么......”

    然而就算看清了自己所处的环境,我却任是一头雾水的呆了片刻。

    只见那连绵不绝的青灰色墙面,忽然截断般露出了其内土黄的泥层。而在这片异样的布景中心,还包裹着一道仅容半人通过的坑洞。洞穴漆黑无比,所有的光线如坠深渊般渺无踪迹,一阵凉风掠过,激起刺入耳膜的呼啸。

    “该不会吧......”

    带着不祥的预感我缓缓低头,同时祈祷着自己别和这种险境产生任何关联,

    “靠!我tm——”

    可事与愿违,地面上埙晶莹的血迹不偏不倚的钻入了洞窟当中。

    在无用的发泄结束后我重重的叹了口气,毕竟对于一个没有其他选择的人而言,哪怕前方横着口滚烫的油锅也只能硬着头皮跳进去。

    想着,我回头看了眼远方蠕动的手臂,按照常理来讲,它们应该连爬到这里都难,而至于可能造成的威胁嘛......

    “哼。”

    我自嘲的笑了笑,总觉得自己是在杞人忧天,相比于眼前更加严峻的考验,那些只会在原地蹦跶的东西反而显得无足轻重了。

    “为了瑶!”

    高喊着,我猛吸了一大口带着泥土腥味的空气,接着头也不回的闯进了肠道般狭窄的深洞。

    作为一个经常委身于各式通道内的求生者,我简直快要成了探洞的专家,佝偻着腰,能找到的形容词也无非是阴冷、逼仄。不过好在万般无奈之外,仍存有着令人欣喜的发现——那便是镶嵌于泥土中散发着荧光的矿石。

    “呼——”

    我吹开飘荡的尘埃,眯起眼朝远处望去,尽管四周宛若上天垂怜般的光芒驱散了黑暗,但也只能勾勒出半个身位以内物体大致的轮廓,而眼下,知足是我无数不多能获取信心的方式。

    有了基础的动力,我顺道留心起所自己走过的路线,可一旦集中精神,那些好不容易积攒的勇气便开始又控制不住的动摇。

    从动身到现在,少说也过了小半个时辰,然而除了愈发紧凑的石壁,再没有丝毫迹象能证明我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而且伴随进度的深入,在幽邃的窟穴内,似乎还发生着耐人寻味的变化。

    “这是......”

    死一般的寂静中我不敢用到声带,只是一边有气无力叹着,一边望向扶在洞壁表面的手掌。在那之下,充斥于瞳孔的是密集细碎的划痕,层层叠叠布满了几乎每一处角落,就像是有什么身躯庞大的生物,曾无数次穿过这拥挤的通道。

    “嗯——”

    我若有所思的将手挪开,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又或者说当下最好的办法,便是没有反应,然后装作不管不顾的继续走下去。

    毕竟,那种痕迹也有可能是地质活动所造成的,而且留下它们的东西也应该早就离开了......

    可就算我不断的给与自己安慰,甚至是洗脑,也无法把变幻恐怖的画面从脑海中移除,因为每一次我找出解释,每一次我低声自语,都会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沙哑的念道,

    “再往前,就是死。”

    我颤抖着停下脚步,突然不知道那种恶魔般的呢喃究竟是否是幻听。

    或许是心理作用,弥漫在周遭的黑暗好像浓郁了许多,不少萤石都藏在了喉管似蜿蜒的皱褶中,奄奄一息的压榨着绝望的光芒。

    泥石相互交错,将本就不甚富裕的空间塞到无处可立的程度,洞壁边缘巨大的凸起挂在距我胸口不足一拳的空中,带了近乎窒息的压迫感。我喘着粗气,抹开眼角发梢粘稠的汗液,难以言喻的焦躁亦水涨船高。

    (不好意思,接下来会补的)

    毕竟,那种痕迹也有可能是地质活动所造成的,而且留下它们的东西也应该早就离开了......

    可就算我不断的给与自己安慰,甚至是洗脑,也无法把变幻恐怖的画面从脑海中移除,因为每一次我找出解释,每一次我低声自语,都会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沙哑的念道,

    “往前,是找死。”

    我颤抖着停下脚步,突然不知道那种恶魔般的呢喃究竟是否是幻听。

    或许是心理作用,弥漫在周遭的黑暗好像浓郁了许多,不少萤石都藏在了喉管似蜿蜒的皱褶中,奄奄一息的压榨着绝望的光芒。

    泥石相互交错,将本就不甚富裕的空间塞到无处可立的程度,洞壁边缘巨大的凸起挂在距我胸口不足一拳的空中,带了近乎窒息的压迫感。我喘着粗气,抹开眼角发梢粘稠的汗液,难以言喻的焦躁亦水涨船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