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恐怖灵异 > 错误记忆 > 章四十八 雨夜
    灿烂的阳光不曾减少分毫,摇曳的枝叶仿佛在嘲讽我的无知。

    我瞪着瑗的双眼,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从她的嘴中听到何种答案。

    “不全是。”

    在我权衡着心中的各式情绪时,瑗反而一脸轻松的坐在了床边,注视着我的目光内也掺杂上了莫名的神秘,

    “这些都是我亲自体验过的,发生在过去的事实。”

    “过去的——事实?”

    我听得一头雾水,声音亦显得愈发迷茫,

    “这得是多远的过去啊......”

    这时,瑗忽然两手一撑床铺上蹦了起来,她修长的手臂轻搭着我的双肩,一时我脑海中竟只剩下了充斥于空气的淡雅药香。

    “还记得我告诉你关于它的‘预言’的能力吗?”

    话音刚落,我被缥缈的神思猝然聚拢,几乎是瞬间,急切的字词便从我口中呼啸着脱出,

    “什么?!你确定这是真的吗?!它能帮我,帮我们——”

    高亢的音调被俶尔打断,一点清凉蓦地贴住了我的嘴唇,那是瑗柔软的指尖。

    沉溺于泥泞的恬静,她就这样凝视着我的双眼,冰雕般晶莹雪白的面庞上挂着难以捉摸的笑容。下一秒,我便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资本,沦落为瑗空灵声调的俘虏。

    “别太失望。”

    她缓缓的挪开手指,边说边转头想看向了一旁无所事事的树人,

    “它的能力,很可能没你想的那么......有效。”

    听到这番言论,我的心也随之迅速转凉,本就匮乏的希望再次没入了黝黑的深潭。但或许是仍抱着一丝不甘,我抬起眼,正视着瑗无力地说道,

    “所以,它到底能做什么?”

    等我问完,瑗自墨绿的发梢后稍稍探出半张脸孔,但宝石般的双眸却还是迟迟不愿挪开。她低声呢喃着,像是在为我解释,又仿佛单纯的自言自语,

    “它的确是让我见证了许多画面,但都与现在的我无关,一部分是存在已久的记忆,还有一部分发生在遥远的未来。我看见,看见——”

    忽然,瑗如同受到了惊吓,她微张着朱红的双唇,胸腔的起伏间传来急促的呼吸声。

    终于,不知是出于恐惧抑或其他无法言说的理由,那仅仅说出一半的话还是被瑗重新咽回了肚里。她紧闭住眼睑,半响后弥漫在周身的颤抖才逐渐平息。

    “总之,所有那些景象、经历,无论是出现在过去、将来,或者某个连我自己都想不通的时间段,都有着共同的性质。”

    她皱起眉宇,似乎是对自己接下来要说的内容不报太大的信心,

    “你相信生命有轮回吗?”

    我本以为自己听见的会是什么惊天动地的言论,以至于全然没招架住瑗突如其来的问题,顿时只得支支吾吾的回道,

    “啊?可能吧,我也不太确定......不过话说你问这个干嘛?和我们现在说的有什么关系吗?”

    “不!有关系!”

    言毕,瑗猛然扭过脖颈,脸上塞满了罕见的惊异。

    深陷于浓郁到极致的诡异,站在我面前水墨画般的少女徐徐开口,讲出了一个远超我认知范围的结论,

    “因为那些事情,全都发生在前世和后世。”

    “什什什、什么?!!”

    我大叫着,只觉得脑子疼的厉害,

    “不是,怎么可能?!”

    可瑗并未直接反驳我,她将双臂环抱在胸前,沉吟许久后才一字一顿的解释道,

    “之前告诉你的那个故事,虽然我只能记得大概,但有一点我却始终忘不掉——我死了。”

    “死了......”

    我痴呆般重复着瑗的话语,脑海里已然成了纯粹的浆糊。

    我无法理解,甚至连最基础的听懂都难以做到,可瑗的表情、眼神、动作,分明告诉在我她是认真的,她绝对没有隐瞒。

    霎时间,渗入骨髓的寒意攀上脊柱,我蓦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莫非令瑗产生这翻天覆地变化的原因,是因为她已经死过一次了吗?难道现在的她是所谓的转世?重生?而她一开始出现在森林里时是婴儿状态的答案,和完全失去记忆的理由,就是因为这个吗?

    恍惚间,更加怪异的问题浮出水面,我想起瑗不久前欲言又止的样子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恐慌,如果她还能看见未来的场景,那岂不是说,死亡的轮回还远没有结束。

    我无法控制住自己惶恐的情绪,脸颊上的肌肉均在呻吟中战栗。

    “瑗,你到底看见什么了?”

    像是病入膏肓的老者,口齿开合间我几乎能感受到生命的流逝。

    然而这次,瑗却比我想象的要镇定许多,她用极其缓慢的堵吐出一缕浊气,接着回过头来,两眼的闪光内饱含着难以解析的迷惘,

    “或许你应该自己看看,毕竟在那个未来里,还有你。”

    到了现在,选择权早已不在我的手上,无论信与不信,眼下唯一的出路只剩下了那来自上古的遗民。

    此刻,我全身每块组织都处在极端的亢奋中,若不是瑗仍在一旁,恐怕我早都歇斯底里的窜到树人的身边了。

    我拼尽全力压抑着脑海内的冲动,然后一步一挪地迈步至塔楼角落,低头望向身前翠色欲滴的树冠。

    未等我组织起语言,它已然心灵神会,无数斑斓扭曲的枝条自树冠中突兀地伸出,继而在我眼前延伸、分裂、蔓延,直到大半个空间都被那淡紫色的细枝所笼罩,阳光也被割裂成参差不齐的碎片。

    在这宛若幕布的背景内,我仿佛看见群星飞掠、日升月没,出生于大地的高山轰然崩塌,横贯江海的湍流转眼干涸。我看见万丈高楼变为倾覆的废墟,参天巨塔被飓风卷做尘埃。

    所有存在、所有意义,都在交错的枝杈中化为乌有。

    如同囚牢的树枝将我层层环绕,随着时间的消亡,意识也变得模糊。

    那些凝重的黑暗,孤寂的深渊,均在苍白中逐渐褪色,沉寂......

    “呵——”

    我深吸了口气,挣扎着张开了双眼。

    “这,这是......”

    瓢泼大雨倾泻而下,我用手扫开沾满眼睑的泥尘,头发像是破旧的抹布般斜贴在额头。

    透过弥漫的水汽,几点亮光自远方散发出柔和的明辉,像是有人在肮脏的画布内掺入了一点橘黄,接着再用毛刷一点点抹匀、打乱,直至光圈的边界陷进寒冷的幽邃,将本就破败的景象衬托得更加无法直视。

    “我在哪......”

    边问着,我奋力撑起上半身,衣服吸水后死死黏在皮肤表面,阴风挂过,犹如锉刀削骨般的疼痛。

    “靠!”

    无法仍受这闹人的折磨,我哆嗦着抱住自己,连滚带爬的躲到了某处凸起的屋檐下。

    尽管风雨依旧不时刮在我的脸上,但我好歹也有机会来观察自己的处境了。

    这里显然不是树人那温暖祥和的高塔,四周散落的垃圾和纠缠的电线无一不透露出此地的寒酸。我扭过脸,喘息着望向窄巷遥远的尽头,

    “艹......我,我tm到底在哪儿?!”

    我被自己看到的事物怔到瞠目结舌,也不顾灌入口中的雨水,像是疯了似得大吼道。

    只见在这方被高墙围堵出的长方形画景内,满眼皆是数不尽的大厦霓虹!

    川流不息的光带自空中盘旋,高达千丈的巨型荧幕内播放着精细复杂的机械。我看见有人身披流光溢彩的服饰,脚旁半人半金属的生物跪在街边卑微乞讨,我看见透明橱窗中漂浮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一颗五官精巧的头颅正为客人做着激昂的介绍。我听见放肆的狂笑,听见悲切的哭嚎,听见断裂的线路发出尖利的爆鸣,听见被砸碎的柜台后响起刺耳的警报。

    整个世界,整个空间,没有一处是多余的,没有一处别浪费,全都是形形色色的人、物、景、音,仿佛舞台之上最为疯狂的闹剧,痴嗔之人最为混沌的想象。

    “没人能逃出这里。”

    突然,嘶哑的言语传来,我呆滞地拧过脑袋,将目光投向了街角一幢毫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是破败的公寓底端。

    在那里,是一扇被木板封住的窗扇,雪白的光芒自缝隙中奔涌着刺入黑夜。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像是失去灵魂的躯壳般蹒跚的走到窗边,将面颊狠狠压在遍布倒刺的木板上,瞪圆了眼睛,着魔似得朝里看去。

    昏暗的居室,杂乱的垃圾,半人多高的屏幕前,端坐着形容枯槁的背影。

    像是有细线勾住了我下颚的肌肉骨骼,鬼祟的嗓音自我口中惶恐逃出,

    “我也一样。”

    猛然,沧桑的声调消失,身影也缓缓举起右臂,将那支闪着银辉的枪口,抵住了自己的太阳穴。

    砰!

    伴随着没入雨夜的枪声,血液如同绽放于沼泽中绝美的鲜花。

    地球依旧在转动,大家依旧有哭有笑。

    人们只是在享受美景的同时,撑起了一把足够遮挡自己的黑伞,

    而已。

    “啊啊啊啊啊!!!艹!!”

    我是尖叫着醒来的,视野边缘的瑗被结实的吓了一跳。

    “你鬼叫什么啊?!”

    她一边没好气的将我从床铺上扶起,一边犹豫着问道,

    “诶,你刚刚......都看见什么了?”

    可现在,我的脑袋像是被铁锤仔细敲打过一般,其中的记忆只像是飘忽不定的幻觉。

    “我,我也不太清楚,那究竟是关于哪一边的——”

    可话一出口,我旋即发现了不对,赶忙冲着瑗焦急的问道,

    “等等,不应该是前世和后世的画面吗?!为什么我只经历了一个?”

    “嗯?怪了?”

    瑗夸张的仰起身子,用一种奇特的视角看着我说,

    “那你觉得自己看见的是前世,还是后世呢?”

    听完她的话,我却更变得迷茫了,因为别说是这个,我连那片段中出现的是不是自己都很难确定。

    “唔,算了算了,随便打探别人的隐私也不是太好,毕竟还有件重要的事等着你去办呢。”

    就在我紧锁着五官半只脚踏入走火入魔的边缘时,瑗却凑了上来,表情中潜藏着莫名的兴奋。我虽然有些脱力,但还是强打起精神故作感兴趣的会问道,

    “好好好,你说吧。”

    “嘿嘿。”

    见我爽快的答应了,瑗立马笑着直起腰,将略有萎靡的树人拉倒一旁解释道,

    “既然别人帮了你,那你也应当知恩图报才对。在你刚才昏迷的时候,它拜托我务必要等你清醒后告诉你,让你带着这个去城市的北侧。”

    说着,她从口袋中掏出手掌,接着像炫耀玩具的孩童般慢慢展开,漏出了包裹在其中,那仿若稀释的珍宝——

    一枚银白色的铃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