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恐怖灵异 > 错误记忆 > 章四十九 失去
    在铃铛光滑洁净的外壳上,世界被歪曲做了怪异诡谲的画面。

    我紧盯着自己畸形的倒影,一边伸手,一边迷惑的问道,

    “这是什么?”

    “不知道,你照做就是了。”

    说话间,仅有小半个拇指长短的铃铛已被我拎在了半空。注视着这枚虽然精巧但却过分朴实的工艺品,我不禁下意识轻晃了几下。

    “嗯?”

    然而,周围并未响起与之相配的清音,铃铛就像是坏了一般,仍旧默默反射着温和的阳光。

    “呃......”

    我不知道这情况是否是源于自己的原因,只好一脸尬笑的望着同样疑惑的瑗。

    就在我俩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之时,树人却缓缓支起从树冠中探出的手掌,咔嚓一声,掰下了一根干枯的木棍。接着从容不迫地漫步至我面前,用那截焦黄的枝条,轻轻敲了一下铃铛表面。

    盯————

    随着金属与木材的碰撞,一道纯粹至极的声响倏然传出,直直插进了我的大脑深处,我甚至感觉连灵魂都被这仿佛来自遥远仙界的靡靡之音彻底的洗涤了一番。

    铃铛震颤了许久,待到袅袅的嗡鸣消散后,我才恍然想起在根须构成的森林里所听到的,似乎也是这种带有催眠效果的音调。

    瞬间,我几乎都可以看到当时的画面——在与世隔绝的孤塔外,一株鲜嫩翠绿的幼树顶端挂着颗在阳光下闪烁的银白色铃铛,微风拂过,卷起无数波澜细碎的枝叶,裹挟着摄人心魄的婉转音符潮水般漫过空寂的城市。

    作为唯一的幸存者,它又是什么心情呢?

    可惜仅仅是两个异族,勉强捕捉到了这份无处安放的感情,而它的所思所想,永远也只能是回荡在岩壁洞穴内几缕无足轻重的叹息罢了。

    “喂,别发呆了。”

    说着,瑗拍了下我的右肩,而我顺着她的声音望去时,却发现在她的另一只手中还握着一个相同样式的金黄色铃铛。

    “嗯?这个吗?”

    或许是发现了我轻挑的眉梢,她兴趣盎然的向我解释道,

    “到时候,你、我还有它,要按照顺序依次摇响,首先是我,再是你,最后是它。嗯......应该算是某种仪式吧。”

    看着瑗煞有介事的神情,我却越听越糊涂,足足一分多钟后,才像是终于反应过来般问道,

    “嘶——话说你怎么懂这么多啊?这也是你从什么‘前世’‘后世’里看到的吗?”

    “怎么可能?!”

    瑗的吃惊不像是装的,她插起腰,用看傻子似的目光瞪着我,

    “这事在你还昏迷的时候我们就商量好了。”

    “商......量?它还会说话?”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难以描述的画面,我颇有些迷茫的感叹道。

    面对我的质疑,瑗却耸着肩两手一摊,反而了摆出一副震惊的样子,

    “你想什么呢?当然是靠文字交流了,再说了它也没嘴啊!”

    听罢,我回头看向一边惬意地摇晃着枝干的树人,顿时想赶紧结束这无谓的争执,毕竟关于那刚才一晃而过的幻境,我还有许多疑惑等着它来解答呢。

    “算了算了。”

    我摆着手,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你最起码告诉我,这所谓的‘仪式’究竟有什么作用啊。”

    然而瑗却像是突然失了智似得回答道,

    “不知道啊,你问这个干嘛?”

    “我靠,你——”

    巨大的崩溃涌上心头,我能感觉到自己脸部的肌肉痛苦的拧成了一团。可在我捋清楚方才发生的一系列变故前,瑗却抢先一步喊道,

    “喂!你那什么表情啊?!别忘了这件事结束后,你还欠着我一个答复!”

    “哈?什么——”

    话到一半,蛰伏的记忆便立刻划开了我的头颅,将从白湖岸边到现在的经历一股脑倒了进去。

    是啊,被这里的氛围所感染,我几乎都快忘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瑶,她还在等等着我。

    不论出于逃避,还是单纯的健忘,悬于我头顶的倒计时却从未停过。

    我明白瑗想知道什么,而且她说的没错,也该为这毫无意义的谎言画上句了。

    “好。”

    我捏紧了手中沾染着体温的铃铛,抬头直勾勾的盯着瑗雪白的面颊,

    “等这一切结束,我就告诉你!一切!”

    独自漫步于宽阔的街道,不仅难以得到身心解放的快感,反而会逼出身体内潜藏的警惕与忐忑,将本就神秘的画卷涂上更加迷蒙的色彩。

    长风挂过,泥沙肆意地打在脚腕。

    怀揣着惴惴不安的心脏我忽然有些忧虑,于是便放慢脚步,在四下静谧的楼宇间回过头,望向了残塔所在的位置。

    “唉——”

    我轻叹了口气,已远在天边的陌生塔楼并不能给予旅人安慰,只有弥漫在空气中的疏离感,才是此刻最真切的毒药。

    寂静无人时,想象便会重新占据理性主导的肉体。

    体味着胸口难以压抑的焦虑,我重新快步朝着瑗告知的目的地走去,企图用单纯的运动来驱散愈加怪异的思绪。

    可所谓欲速则不达,越是这样,我便越无法忽视自己脑海中纷杂的念头,刚才在瑗面前一时兴起的勇气已然消磨殆尽,现在只剩下了烦躁与后悔。

    “靠,待会该怎么说啊......”

    自言自语的毛病再次发作,我边咬着指甲后侧竖起的肉刺,边皱着眉头呢喃着。

    然而良久过后,我只觉得那些理应说出的话语仿佛都长出了尖刺,再也无法从口中轻易脱出。

    “自己造的孽啊.....”

    感慨着,我又想起幻觉中被树人揭示的一角,难道那个枯瘦的身影就是曾经的我吗?难道我是因为某种原因选择了......自杀,吗?那我为什么我又会在这儿?还是说这里其实是地狱,我正在偿还自己的报应?

    “啊啊啊啊,什么玩意儿啊?!”

    混乱的大脑传出阵阵刺痛,我大叫着,踢飞了路上一片破碎的陶瓦,

    “啧,这样也不是个办法。”

    发泄不能解决问题,冷静下来后,我重新陷入了纠结。

    如果要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全盘托出的话,成本实在是太高了,很难保证瑗不会一气之下破罐子破摔,但以我的能力和口才又断然做不到十全十美,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我机械的跨着步子,同时脑海内仍在不停尝试着所有潜在的可能性。

    “嗯?”

    蓦然,一块空地赫然出现在了环伺的楼宇间,就像是海面上漂浮的孤岛,突兀之余勾引着人类与生俱来的好奇。

    而此地,亦是我旅程的终点。

    “到了啊,这么快。”

    说着,我从口袋中摸出铃铛和树人交付的一段树枝,缓缓来到空地中央。

    越是靠近城市边缘,建筑的群落越就越发密集、寒酸,透过已然十分暗淡光线,我仔细端详着周身伛偻的土黄色矮房,心中莫名多了些荒凉的味道。

    可能当年树人的族类依旧存在时,这里还是生机勃勃的景象吧。

    我的目光扫过一扇扇空洞漆黑的窗棂、半掩的门扉,街角有着肮脏污浊的痕迹,涂抹于墙壁的颜料早已脱落。

    带着不知名的冲动,我闭起双眼,试图在幻想中重建这座昔日辉煌的都市。

    但许久过去,充斥于耳畔的依旧是呼啸的疾风。

    我再次撑开发酸的眼睑,顿觉得怅然若失。

    毕竟它与我还是太远了,太陌生了。

    我没有这个资格。

    叮铃——叮————

    突然,轻灵的韵律自远方飘来。

    “瑗?她也到了吗?”

    我不敢怠慢,赶忙捻起铃铛的顶端,用纤细的枝条轻敲了一下铃铛的底端微微翘起的边沿。

    叮————

    又是一声,波涛般冲刷走所有杂念,为疲惫的灵魂献上短暂的安宁。

    我眯起双眼,全身肌肉都在缥缈的音韵内放松到了极致。

    恍惚中,似乎有成片的树叶在随风摇曳,像是包裹薇蕨的林海,像是浮云内滑落的雨点。

    叮——叮————叮——————

    紧接着,残塔处,三声悠扬的清鸣。

    每一次都更加纯净,更加孤寂。

    霎时,天地间仅残存着袅袅余音,回荡,蔓延,层叠,消融,最后潜藏进迷幻与现实的边界,如同从未来过。

    不知不觉,我的嘴角弯出了一抹微笑。

    “吱——”

    在意识归来前,一阵轻细的摩擦声响起,那是陈旧的木门特有的符号。

    我疑惑地睁开眼,旋即便在巨大的震撼中逐渐无法自拔。

    生命。

    那些逝去的生命都回来了。

    视线中的所有角度,所有方寸,全都覆盖着盎然的绿意。

    阳光从未如此充盈,照耀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巨大的树冠穿行于楼宇后的每条街巷,几株幼苗蹑手蹑脚的摘着屋檐下沉甸甸的果实。天穹之下,五彩斑斓的鸟雀画出优美的弧线,广袤无垠的草坪上长满了鲜艳的花朵。

    而每颗不论高低的树人手中,都捏着一颗颜色、样式各异的铃铛。

    终于,被托在半空的幼苗终于摸到了橙黄的果实,被弥漫的光辉所笼罩,它兴奋的高举起手中淡紫色的铃铛,全身的枝条都在轻微地颤动。

    接着,画面消失了。

    我还是没听到下一声铃音。

    眨眼过后,只有龟裂焦黄的土地。

    “怎么——”

    猝然,难以言表的孤独喷涌而出,我像是疯了一样冲出空地,跑到先前看见的街道之上。

    然而左右,再没了那亦幻亦真的景象,无边的尘埃被寒风送至半空,失去支撑后,再摇晃着落回地面。

    我大口喘着粗气,可胸腔依旧憋的难受。

    从城市边缘到残塔的这段路,我是全程狂奔下来的。

    我渴望一个解释,一个回应,曾经生机洋溢的城市,为何变成了如今的沧桑?那高塔之上的闪光,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要让我们做这些?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些画面?

    “咳!呵——”

    在距离塔楼几百米的位置,我慢慢定住了脚步,而右侧不远处,是瑗同样急切的身影。

    “你!你也——”

    听见她的问询后我挣扎着点了点头,继而抬起手臂,指向了塔底唯一的一片翠绿。

    不需多说,瑗立刻心领神会,在她的注视下,我也拼劲全力跑了起来。

    短短的路途,转瞬及至。

    “喂!刚才,刚才那些——”

    未等气息喘匀,我便扯着嗓子朝几步开外的树人喊道。

    但话道一半,就失去了继续的理由。

    树人依然纹丝不动,无数蜷曲的根须,此时也扎进了泥土当中。

    我心里一沉,踉跄的定在了原地。

    虽然眼中仍然是熟悉的颜色、结构,可我却能感受到,它抛弃了某些至关重要的部分。

    “喂?怎么回事?你没听见吗?”

    瑗似乎还没察觉,她几步便窜到了半身高的幼树边,伸手摇晃着它还不及手腕粗细的枝桠。

    刺眼的阳光下,脱落的叶片水彩般泼洒在地,像极了一副出自大师之手的惊世画作,可这画卷的主角,只是株单纯的绿树。

    猝然,树冠间反射出一线光芒,我抬眼望去,那是枚淡紫色的铃铛。

    “喂!你怎么不动了?为什么要待在这儿?你在等什么啊?啊?!”

    瑗的声调开始走样,字词间夹杂着明显的哭腔。

    “瑗。”

    轻喊着,我死死注视着少女遍布血丝的眼眸。

    我知道这会有多残忍,但已经没机会再等了。

    现在,我需要利用她的悲伤,将之转变为对我的恨意,和前进的动力。

    我笑着开口,心情从未如此释然,

    “对不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