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恐怖灵异 > 错误记忆 > 章五十 陷阱
    枯木不一定逢春,瑞雪也可能着预兆刺骨的严寒。

    等到谎言垒叠至错误的高度,接下来便是惨烈的倾塌。

    我将自己所知的一切全告诉了瑗,从圣山的相遇开始,每一次转折、每一个令她继续前进的理由,以及瑶目前的处境和白湖提出的条件,一字不漏的和盘托出。

    只是在这近乎完整的故事中,瑶同样处在我所编造的受害者的位置。

    或许在我看来,如果能将所有瑗所有的怨恨全转嫁在自己头上,哪怕是出于同病相怜的缘由 ,她也有极大的可能选择去救瑶。

    可这种以单纯的利弊去揣测人心的傲慢,也仅有我能做出了。

    “瑗。”

    我望着不远处的少女,她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全身都在粗重的呼吸中止不住的震颤,

    “至少瑶是无辜的。”

    然而面对我的辩解瑗并未有所反应,她始终站在离我几米的位置,阴沉着面孔死死地瞪着我,我看见她的下颚抽动了几下,却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

    在广阔的洞窟外,寒夜将至,原先璀璨的光柱也在不经意间染上了浓郁的墨色。

    “为什么?”

    忽然,极度压抑的声音传来,瑗开口了,

    “为什么要骗我?”

    是啊,为什么呢。

    是因为我的软弱吗?是因为想有保障的活着吗?

    可能从最初见到瑗的时候,我就没考虑过自己的言行会对她产生怎样的影响,毕竟她只是藏在森林之中的,一个怪物罢了。

    当然,现在后悔已经太晚了。

    “瑗 ——咳!”

    还未等我乏力的辩解出声,呆立许久的瑗猛然窜出,因痛苦扭曲的面颊闪电般贴住在我的额头。

    接着,在有效的视觉传导至大脑前,恐怖的巨力便瞬间卡住脖颈,我两脚一空,整个人被掐着拎到了半空。

    感受着肌肉包裹中变形扭曲的血管,我顿时觉得头颅像是要炸开一般,虚无的黑暗也自视线边缘感染般缓缓弥散开来。

    “闭嘴!!”

    尖锐的耳鸣包裹着瑗高昂的嗥叫,在意识崩碎前直插进我的灵魂,

    “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玩弄别人的信任、感情?你明明知道玦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做?!为什么不告诉我?!假如瑶现在安然无恙的话,你还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你说啊!!!”

    瑗疾风骤雨般的责问敲打在脸上,然而我只能体味着自己越发微弱的呼吸,祈求这一切快点结束。

    “啊啊啊!!!”

    然而,瑗并非是想要我这条微不足道的性命,随着一声夸张的哀嚎,我身子一沉,便急速倒飞了出去。

    “咳!咳咳!呵——咳咳!”

    斜撞在地面,五脏六腑均在猝然的停顿中冲到了骨骼造就的骨骼边缘。氧气自我大张的口中鱼贯而入,笼罩于双眼的虚无刹那间退却,我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狼狈的仰视着瑗怒不可遏的脸庞。

    “哼,好,真好。”

    瑗笑了起来,眼神中满是莫名的讽刺,

    “现在我们都得死在这了,干的漂亮啊,珞。”

    听着利齿般扣在心头的话语,我挣扎着爬起身,木桩般傻傻地站着,甚至连看都不敢再看瑗一眼。

    虽然她已经收手了,但我却还觉得身上的擦伤疼的难以忍受。

    不知是想要挽救这难看至极的局面,还是单纯打算为自己辩护,我竟哆嗦着喊出了声,

    “瑗!你可以恨我,但是瑶呢?她该怎么办?我不可能一个人去把她救出来啊!我不可能——”

    解释在此刻显得无比苍白,瑗只是抬起手臂,指向了我们来的方向淡淡地说道,

    “滚。”

    “瑗!”

    我歇斯底里地呼唤没有任何价值,瑗轻摇了摇头,依旧半含着脑袋有气无力的重复着,

    “滚。”

    望着她凌乱的发梢下陶瓷般僵硬的表情,我终是咽下了最后一口希望。

    “嗯,我走,我走!”

    说完,我便不再犹豫,立马便拖着疲惫的身躯蹒跚着朝后挪去。

    但在即将踏出第一步时,我心中的不甘和悲哀却莫名地涌上了大脑,我无法想象接下去会发生的景象,我同样无法理解瑗为何会如此冷血,哪怕到了现在、为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她都不愿意放下自己的愤怒吗?一刻都不行吗?

    扛着无比沉重的绝望,我慢慢拧过脖颈,从齿缝间挤出了几段带着怨念的嘱托,

    “瑗,别忘了给我们收尸。”

    说罢,我不再期望任何回应,跌跌撞撞地走向了空无一人的街道。

    冷风愈发刺骨,湍流般淹没着洞窟内残存的阳光。

    转过肮脏破败的街角,耳边终于响起了哭声。

    森林内的漫漫长夜滋养了无数令人无法入眠的故事。那些徘徊于朽木间的幽灵,和潜藏在黑暗中的野兽,它们总是在等待,等待着无知的猎物、等待着迷途的旅客,然后耐心且愉悦的注视着一只只恐惧的脚步,去填饱嗷嗷待哺的陷阱。

    林木中响起一声惨叫,召唤着饥饿的乌鸦。

    经历了漫长的跋涉,我总算在找到了根须组成的墙壁上被瑗撕出的大破洞。

    呼啸的狂风自洞口倾巢而出,缓慢地灌满了悬于城市之上暗淡的黄昏。

    “呵——”

    我吐出口中憋闷许久的浊气,突然失去了继续前进的欲望。

    且不说我根本没有任何可供照明的器具或者防身的利刃,就算退一万步来说,有奇迹降临让我得以成功穿出前方密布的藤蔓,又有什么意义?我依旧没有办法将瑶救出。而我唯一能做的,无非是亲眼看着她被扯成碎片罢了。

    “唉,走吧。”

    想到这儿,我不禁无奈的轻叹了一阵,心中弥漫的早已不止简单的悲切。

    至少离开还算是体面的做法,况且万一瑗重拾了拯救瑶的念头,也不会因看见我再次打消。

    下定决心后,我用力吸饱了胸骨内的每一颗肺泡,接着伸出手,扒开几段成人拳头粗细的根须,跨入了眼前一望无际的黑暗。

    幽邃的寒冷舔舐我的肌肤,冷汗在顺着额头淌下前就仿佛被冻成了薄霜。

    每当我踩出一步,都会有几根枯枝被碾到粉碎,光芒已经消失了很久,可这如同骨骼崩裂般的声响却从未停歇。

    我朝记忆中的方向摇摇晃晃地摸索着,寂静的洞穴中听不见一丝多余的杂音,偶尔有悬挂的枝条被微风拂动,点在我的后背肩头,像是巫婆干瘪的手指。

    唰——

    “靠?这是——”

    在极度紧张的神经中,我的脚底压到了某个坚光滑的物体,而与草木泥土单调的摩擦声不同,那似乎是金属震颤时才会发出的极其细微的嗡鸣。

    边猜着,我慢慢的伏下身子,盲人摸象般胡乱朝右脚的位置探去。

    伴随着掌心传来的冰凉触感,我也大致弄清了自己碰到的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是当我和瑗跳下悬崖后便不知去向的利剑。

    “它怎么会在这儿?不应该这么近啊......”

    我抓住细腻的木质剑柄,用力将略微沉重的剑身从尘土间提了起来。

    或许是碰到了坚硬的石子,空灵的剑鸣霎时传遍了地底死寂的窟穴 ,感受着愈发诡异的气氛,不安亦水涨船高。

    为了不至于被逼到疯癫,我呢喃着分析起这不合常理的变故,

    “嘶——我出发到现在才只有十几分钟啊,而且还是在没有光线、没有路标的情况下......这只剑可能飞到这么远的地方吗?还是说在我和瑗离开时,有别人......”

    “......阁下。”

    “谁?!是谁!!!”

    鬼祟的嗓音刺入鼓膜,鸡皮疙瘩猛然爬满了背脊!

    我像是蹩脚的舞者般挥动着手中的剑刃,同时两眼死死瞪着周遭浓雾般的黑暗。

    “呵呵呵呵......”

    阴森的嘲笑自我脸旁响起,我立刻大叫着用剑尖甩出一道椭圆,可除了急促的破空声外,世界又在沉默中逐渐窒息。

    “别慌张,阁下。”

    我听见内脏和粘膜相互推挤的响动,周围也莫名多了些腥臭的气息。

    不管薇铭如今变成了何种面目,它已然近在咫尺了!

    沉重的脚步逐渐靠近,湿润温热的呼吸缓缓拍打在我的面门。几乎是压榨出最后的勇气,我高举起剑刃,咬牙切齿的吼道,

    “tmd来啊!老子不怕你!!”

    但这次,命运的岔路却再次摆在了我的眼前。

    薇铭那令人作呕的嗓音,听上去如同魑魅魍魉的狞笑,

    “阁下,我能将瑶姑娘完好无损的送到你的手上,只要你——

    帮、我、杀、了、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