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穿越历史 > 明风八万里 > 第六十八章 溧阳
    但是吴三桂与尚可喜的眼中,英王阿济格现在似乎有点飘了,似乎太不把摄政王与诸位亲王、贝勒放在心底,但是这又是一个敏感话题,不是他们这些汉人能够掺合的事情,他们若是多说几句就有杀身之祸。

    因此吴三桂只能换了一种说法:“英王,可不能小看了邢胜平,这终究是金华贼中一等一的名将,而且自从我们过了安庆之后,王孙藩与金声这两路贼军又重新杀出来袭击我们的后路,我们得有所准备才行!”

    一说到王孙蕃与金声这两路明军,阿济格隐隐有些头痛。

    虽然王孙藩与金声在金华贼中并非是第一流人物,他手下的兵马也是金华贼中的二流部队,根本不是十五万大清兵的对手,但是阿济格所部从武昌一路杀过安庆,后方补给线实在太长了。

    现在就连在江西遭受重挫的王孙藩都重新杀回来,甚至把丢掉的三座县城又夺回来两座,而金声更是虎视眈眈,就等着阿济格露出大破绽从徽州府与宁国府大举杀出来。

    如果不是多铎、豪格在南京十万火急地等着阿济格救命,别说是王孙藩与金声联手,就是遇上十个王孙藩与金声阿济格都有办法,但现在多铎在江南捅出了天大的祸事,隔几天就派使者过来求救,援兵若是迟到几天说不定多铎与豪格就要全军尽没

    虽然这个同母弟弟向来不争气,但是阿济格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多铎全军尽没大清国的皇图霸业尽流水,所以才会遇到现在这种经常被背刺的情况。

    但是阿济格终究是阿济格,他当即就点了尚可喜的名字:“尚可喜,王孙藩与金声就交给你应付了!命令大军加速行动,只要击破了邢胜平,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我们与豫王、肃王会师之后,天下就没有我们对付不了的强敌。”

    说到这阿济格越发自信起来:“告诉下面的兄弟,只要拿下西梁山要多少个前程就有多少个前程,我给他们半天时间,半天时间一定要把西梁山拿下来,若是半天都拿不下西梁山,我叫他们知道什么叫军法如山。!”

    李本深一听说越明军开始行动的消息,才睡了两天好觉的他又再次失眠,而且每次都会早早醒来再也睡不着觉。

    对于身经百战的李本深,这是非常少见的情况,他觉得这么持续接下去会出大问题。

    明明多铎与豪格两位王爷把一切部署好了,以溧阳城为核心已经布下了无数天罗地网,不管刘永锡再怎么神通广大,在铁网合围之中也是插翅难逃,但为什么他总是失眠之后又在噩梦中惊醒然后再也睡不着了。

    最后李本深只能非常无奈地在夜里长叹短叹:“也不知道刘小贼什么时候能到溧阳城?他杀到溧阳城的时候就不用象现在这么痛苦了!”

    根据前线传来的情报,刘永锡至少要两天时间才能杀到溧阳城,如果行动缓慢的话或许要三四天时间甚至更多时间,但是刘永锡已经成了李本深心底的真正噩梦,一想到刘永锡他就会想到这一年多来刘永锡创造的无数奇迹。

    明明一年多之前刘永锡还是南京城内的小小诚意伯,谁都没把刘永锡当一回事,但是这一年多来他居然保持着战场上的全胜纪录,不管遇到谁都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而且李本深特意将刘永锡这一年多来的大小战事一一复盘,发现这一年多来给刘永锡最大压力的居然是刘泽清这个饭桶。

    一想到这些事情李本深就觉得即使在清军的铁网合围之中,刘永锡也不可能束手就擒,说不定又会创造奇迹,虽然明国方面都说是天命在明,但是李本深痛苦思索了大半个晚上却觉得应当是天命在刘才对。

    直到天亮不久之后李本深才终于睡了一小会,但是他没睡多久就被惊醒过来:“大帅不好了,不好了!”

    现在李本深的心情异常焦灼,听到几个亲兵的急切喊声他就觉得全身都不对:“急什么,遇到事要沉住气,不要大惊小怪的,难道是刘永锡已经打到我们城门口吗,凡事要沉得住气!”

    李本深只是随口这么一说,但是这几个亲卫的神情却是非常难看,他们非常明确地告诉李本深:“大帅,越王刘永锡就在咱们溧阳城下,他已经来了!”

    “来得这么快?”

    李本深是真被刘永锡与越明军的行动速度吓到了,按照他与多铎、豪格之前的估计,越明军哪怕保持最快行动速度也要两天时间才能抵达溧阳城下,如果行动速度稍慢的话至少要三四天时间,可现在才一个晚上刘永锡已经杀到了溧阳城下。

    他怎么来得这么快?

    而且更重要的是豫亲王多铎与肃亲王豪格失算了!

    虽然他们已经专门针对刘永锡布下了重重包围并准备堵住刘永锡的一切后路,但是刘永锡的速度实在太快,现在肃亲王与豫亲王布置的铁网合围有着天大破绽,搞不好就是鱼死网破。

    李本深整个人慌了神,他实在想不通刘永锡与越明军怎么会来得这么快,只能强自镇定:“怕什么,这一切都在我与豫王、肃王的预料之内,越王既然来了就别想走,而且他也走不了!”

    几位亲兵听到李本深故作镇静的回答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整个溧阳最不镇定的就是李本深,他赶紧手忙脚乱穿上盔甲就往城头跑:“通知李成栋与高进库两位将军一起过来,不要担心金华贼,现在溧阳城稳若金汤,就算来十万金华贼都能守得住!”

    只是上了城头与李成栋、高进库会面以后,李本深反而变得更加不安起来。

    从溧阳城头向外看,刘永锡身边只有两百马队,除此之外明军抵达溧阳城下的兵力只有几百马队和三四千名步兵,总兵力加起来最多也就是五千人。

    而溧阳城的守军差不多有七八千人,这其中包括李本深所率的高杰旧部五千人,吴胜兆所率的绿营兵近两千人以及几百名负责决胜的八旗军,守军兵力差不多是城外越明军的两倍。

    但是事情并没有数字表面这么简单,李本深所率的高杰旧部五千人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负担,他们从感情上更倾向于越明军而不是大清国,现在城头有很多人注意到刘永锡身边就是邢夫人就开始朝她挥手致意,甚至有人公然欢呼。

    李成栋与高进库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这些人朝着邢夫人挥手致意甚至公然欢呼的高杰旧部都是他的部下,更糟的是军官们对局面失去控制,不但不加以控制反而有不少军官也掺合进去,就连李本深所率的几百名亲兵都有不稳迹象。

    李本深知道主要原因还是这几个月来降清的高杰旧部始终在走下坡路,不但接二连三打败仗而且部队的实力是越来越弱,而跟着邢夫人的高杰旧部却发展得越来越好,下面的将士们都觉得跟随李本深、李成栋、高进库降清是一个致命的错误选择。

    这也是刘永锡只带着四五千名步骑就敢奔袭溧阳城的主要原因,现在邢夫人就在城下朝着她的老部下喊话,她每说一句城上就是一片欢呼,即使听不懂她说些什么城头都有人在那里欢呼。

    李成栋觉得这样下去部队绝对会彻底失控,他当即朝着李本深说道:“李本深,现在是痛下决心的时候了!”

    高进库也有同样的感觉,他甚至怀疑等邢夫人喊完话自己的许多部下都会哗变,而李本深也知道形势已经最紧急的时刻:“虽然都是多年的老兄弟了,但现在这个时刻确实不能再手软了!”

    五千人高杰旧部之中,真正对邢夫人挥手致意甚至欢呼者不过数百人而已,但是李成栋、高进库的家丁与李本深的亲信加起来也就是几百人,多数高杰旧部现在仍然是保持沉默状况。

    但保持沉默状态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李本深觉得现在不把这些刘永锡与邢夫人镇压下去,形势将不堪设想,正在这个时候那边吴胜兆已经带着百多名全副武装的绿营兵赶过来了:“李大帅,我没来迟吧!”

    看到吴胜兆与他的绿营兵李本深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知道现在高杰旧部当中可信的将兵与刘永锡、邢夫人派来的内应差不多是平分秋色的局面,一个处置不当就会那些处于沉默之中的官兵全部裹胁进去,这个时候吴胜兆来得太及时了!

    事实上,多铎与豪格之所以把吴胜兆的近两千名绿营兵部署在溧阳城,就是希望吴胜兆能在关键时候进行果断处置,毕竟吴胜兆的这支兵马与金华贼之间可是有着血海深仇,李本深当即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吴胜兆身上:“李总兵,城内有金华贼的内应,现在正在响应城外的金华贼甚至准备造反!”

    吴胜兆毫不犹豫地说道:“这件事交给我,兄弟们,有没有听清楚李大帅的安排没有?”

    冲上城头的绿营兵越来越多,但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听清楚了!”

    吴胜兆又问了一句:“那我们该怎么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