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给天道送光环 > 第31章 我欲为王1
    “淑妃,你和霍爱卿在干嘛?”

    姜琢从树后绕到人前,这位少年天子手中还捏着一只花里胡哨的纸鸢,想来又是要去御花园浑玩的。

    但此刻他剑眉倒竖,白生生的一张俊脸黑如锅底,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来打人。

    上一秒还搂在一起互诉相思的一对男女恋恋不舍地分开。

    嫩绿色宫装的女子是当今天子最宠爱的淑妃白茶。

    玄色劲装的是大梁威名赫赫的战神霍晟。

    这两个人谁都没有半分被捉了个现行的危机感。

    白茶将鬓边碎发理到耳后,狭长的狐狸眼朝着姜琢调皮地眨了眨:“陛下,妾在与霍将军品茶呢。”

    霍晟矜贵地朝着姜琢点了点头:“淑妃的茶艺甚妙,陛下,您不会不知道吧?”

    姜琢一时间有些结巴。

    他扬起下巴,一副尾巴翘上天的模样:“朕...朕的妃子,朕如何不知?”

    霍晟便是连样子也懒得去装。

    他“噢”了一声,“陛下知道就好。”

    姜琢:“......”

    白茶用帕子压着嘴角,“咯咯”地笑了起来:“陛下,您这是要去放纸鸢吧?您一向于茶道不感兴趣,就不必在此勉强自己陪妾了。”

    姜琢:“......”

    听听,这小畜生说得是人话吗?

    合着这俩人就真拿他当傻子呗?

    姜琢心头发苦,面上又作出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如此,淑妃便与霍爱卿认真钻研吧,届时......朕也有口福了。”

    他回身摆手,语气中尽是期待与傻气:“朕自去了,爱妃与爱卿,可要...尽兴啊。”

    他走出数米,还能听见那两个人毫不掩饰讽意的笑声。

    姜琢手下不自觉地用力,好好的纸鸢被他戳出了数个窟窿。

    “苏和,摆驾钟粹宫。”

    姜琢长舒一口气。

    ——白氏不检点,但何氏不同,何氏最是端庄温和,与白氏那个小碧池完全不是一路货色。

    平日里他不喜欢何氏过于古板无趣,现在想来,还是何氏这样的女人才是好女人啊。

    ......

    ......

    荣嫔何氏很快给了姜琢一巴掌。

    “宁郎~人家心跳得好快啊~”

    “不信?不信你听听嘛~”

    立在门外的姜琢又将纸鸢戳出了数个窟窿。

    去nm的端庄温和、古板无趣!

    感情是人家看不上他啊!

    宁郎?

    宁丞相?

    好得很嘛!

    一个比一个会抱大腿!

    姜琢唇角勾起一个恶劣的笑容。

    他拔高语调:“荣嫔!荣嫔!朕今日与你一同去放纸鸢如何?”

    姜琢推门而入,正巧看见荣嫔何薇从丞相宁明光腿上跳了起来。

    姜琢像是被惊得愣住了似的:“荣......嫔?”

    姜琢的面色刷地一下黑了下来:“你这是在做什么!”

    何薇又作出那副古井无波的表情,她向姜琢行了个礼:“陛下万安。”

    姜琢:“???”

    好个小碧池,直接不回他的话?

    姜琢偏偏就是要她下不来台。

    他不放弃地追问:“荣嫔,你的解释呢?”

    何薇面上倒是有了一丝不耐烦:“陛下,您没看到吗?”

    “?”

    姜琢被气笑了:“看到你在宁爱卿怀里?”

    何薇相当嫌弃:“陛下好生龌龊,妾不过是不慎跌倒,丞相恰好扶了一把罢了。”

    姜琢:“......”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青天白日的遣退了下人,又紧闭宫门,甚至让人听听心跳......这特么的是不慎跌倒,扶一把......罢了?

    宁明光清了清嗓子:“陛下,折子看完了?”

    姜琢像是被踩住了痛脚似的:“朕......朕只不过是中场休息一下罢了......”

    姜琢越说声音就越低。

    到最后他干脆一甩袖子:“也罢也罢,朕即刻就去看那劳什子奏折,总可以了吧?”

    姜琢来得快,去得也快,风风火火地带着他的总管太监苏和就走了。

    宁明光和何薇连个多余的目光都没有分给他。

    姜琢还刻意放缓了脚步,也没听到这俩人逼逼赖赖些什么。

    行吧,挺能装啊。

    ......

    ......

    当今的这位天子,那活得真叫一个憋屈。

    三岁上下生母宸妃去世,深爱着宸妃的先帝悲痛不能自已,哭晕了七回。

    醒来便要追封宸妃王氏为皇后,被彼时的太后如今的太皇太后无情驳回。

    先帝的身子自那时起便不大爽利了。

    果不其然,在今上五岁时便殡了天。

    今上作为先帝唯一的子嗣,就这么懵懂地登了基。

    按照先帝遗诏,两位辅政大臣本该在今上十六岁时将权柄吐出来,移交今上。

    但如今陛下的十六岁生辰已过去一月有余,依旧不见两位辅政大臣有丝毫让出权柄的意思。

    这是打量着太皇太后老迈,无暇帮扶孙儿,还是压根就没把今上当一块小饼干呢?

    乾清宫大总管苏和偷偷打量着这位少年天子的神色,抿紧了唇角。

    可这卫将军也太过分了!

    ——居然与今上最宠爱的淑妃娘娘牵扯不清!

    宁丞相更是离谱!

    ——就那总是一副死人脸的荣嫔都能看得上?

    苏和看着自撞破那两对儿无|耻之徒的奸|情回来后就一直沉着脸练字的陛下,心一抽一抽地疼了起来。

    我可怜的陛下呦,什么时候这样劳累过自己个儿?

    这是气得狠了啊!

    孰不知姜琢心里已经笑开了花。

    如果不是极力控制面部表情,嘴角只怕要疯狂的上扬。

    ——淑妃这小碧池,可算是露出她的狐狸尾巴了啊!

    事情是从姜琢将白茶那个小碧池带回宫中开始不对劲的。

    薛岑带白茶回宫自然是贪其美色...咳,怜她孤弱,可这个小碧池从里到外透露着一股邪门。

    分明是个长于乡野的土妞,那诗啊句的,却张口就来,一套一套的,小嘴儿比谁都会叭叭。

    若说这也算不得什么,但她时不时就变美是怎么回事?

    真拿他堂堂大梁天子当瞎子吗?

    ......姜琢还真就当了一段时间的瞎子。

    还是长公主上次入宫提了一嘴,姜琢才渐渐开始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姜琢在纸上鬼画符了一阵,又拿起来端详了一番。

    貌似颇为满意。

    他随手招来一个侍从:“你,过来。将朕的墨宝送到姑姑府上。姑姑看了一定会夸朕勤勉。”

    侍从垂着头,余光还是瞟到了这狗爬一般的字。

    ......昭华长公主怕是不会夸您呦陛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