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综合其他 > 我的22岁小娇妻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柳家父子
    王茜陪着叶紫灵坐车去周月家了,杜晓天却没有陪着她们一起去。

    他拦了辆出租车,来到了柳家。Amy也跟着他一起。

    由于当初柳老爷子在寿宴上的举动,柳家绝大部分人都对杜晓天并不陌生、且保有一份敬意。

    杜晓天一来,柳家人对他都颇为热情。

    一听说他要见老爷子,也立马帮忙传了话。

    很快,消息传回来——老爷子让杜晓天直接去他的院子找他。

    杜晓天便让Amy在一旁休息,自己则在一个仆人的领路下,来到了柳老爷子的小院。

    和老爷子尊贵的身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小院看上去很是朴素,就像是乡村里随处可见的民居。

    杜晓天一进小院,便看到柳老爷子正坐在一个石桌前。

    石桌上还刻着象棋的棋盘,摆着棋子。

    而且棋子已经摆好了位置,俨然就等着开局了。

    柳老爷子也看到了他,对他微笑着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杜晓天来到了石桌旁,刚要开口,柳老爷子却是抬手,示意“停”,然后指了指石桌上的棋盘,道:“先陪我下一局,咱们再聊。”

    柳老爷子如此雅兴,杜晓天自然也不好拒绝。

    他坐下来,和柳老爷子下起象棋来。

    一盘结束,柳老爷子赢了。

    但他立马抬起手,道:“再来一局。”

    杜晓天笑了笑,点了点头。

    第二局,柳老爷子又赢了。

    可他又一次举起了手,“再来一局。”

    第三局,杜晓天赢了。

    柳老爷子这才没有再举手,也没有再把棋子整理归位。

    他抬起头,看着杜晓天,微笑道:“小天,你这趟来,看来并不是来找我喝茶聊天的啊?”

    杜晓天嘴角一翘,不置可否,道:“何出此言?”

    “我可是下了大半辈子的棋了。刚刚下第一局,从你落子之时透露出的干脆凌厉,我便看出来,你棋力不一般,”柳老爷子淡淡笑道,“不过,很明显,你前两局都在放水,似乎想赶快敷衍完、好说正事。所以,我才一直让你继续下,等着你露出真本事来。这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

    听到这话,杜晓天不得不佩服老爷子的眼力和对人心的把握——他猜的可是一点没错。

    杜晓天笑了笑,坦然点了点头,道:“的确,我这趟来,是有比较重要的事情,要和您交代一下的。”

    “那就说吧,”柳老爷子道,“你估计才刚从东林回来吧,就跑我这儿来了,估计为的也不是什么小事吧。”

    杜晓天闻言,微微挑眉,道:“我去东林的事情,您老都知道?”

    “当然啊。不过,我也不是刻意关注的,是你闹得动静太大了,”柳老爷子看着杜晓天,眼中透出一抹淡淡的欣赏与赞扬,道,“你在东林市的事迹,我都听说了,那可是又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中医正了名啊。我一向对中医也有点关注,这消息自然也传到了我这儿来。”

    杜晓天笑了,道:“原来如此啊……其实我也只是临时应变,做了一个医生该做的事情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还真别说,今天我来找您的原因,还真和您提起的这事,有点关系。”

    “嗯?什么意思?”柳老爷子问道。

    “您应该知道那次事件发生的场合是什么吧?”杜晓天道。

    柳老爷子想了一下,道:“好像是个姓叶的小丫头明星,办的活动吧。”

    “是的,这个明星叫叶紫灵,是我的熟人。我这次去东林,有一部分原因就是要陪在她身边,给她治病,”杜晓天道。

    “哦,这样啊。然后呢?”柳老爷子道,“她……有什么问题吗?”

    杜晓天嘴角的笑容悄然敛起,神情颇为郑重、严肃地道:“她,先是差点惨遭柳百川折磨,又是差点被柳百川的父亲柳康盛派人暗杀。若不是我凑巧保护着她,她恐怕都已经没办法再开心地歌唱了。”

    杜晓天的语气转得太急,让柳老都感觉差点闪了腰。

    他微微一怔,然后一下子蹙起了眉头:“此话当真?”

    杜晓天肯定地点头道:“我可不会闲到拿这种事跟您开玩笑,我敢这么说,自然是已经查得很清楚了。而且……事实上,柳百川第一次对叶紫灵动邪念的时候,我就在现场!”接着,杜晓天又将柳百川当时的一些做法,以及之后在叶紫灵演唱会上再次作祟的事情,都和柳老说了一遍。

    柳老爷子听完,看着杜晓天严肃而认真的表情,也算是确定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了。

    他脸色微沉,顿了顿,道:“柳百川的确是个混账东西。不过……他已经死了。”

    “没错,正因为他死了,他的父亲柳康盛,才迁怒于叶紫灵,甚至不惜请来专业的杀手暗杀她!”杜晓天神色微冷,道,“如果不是我在,紫灵估计已经尸骨无存了!”

    柳老爷子听到这话,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请杀手?

    柳康盛居然连这种事都做出来了?

    而且还是一个本身就很无辜、差点被柳百川玷的女艺人?

    柳老爷子的眼中也闪过一抹愠怒之意了,点了点头,没有马上回应天的话,而是抬起手,拍了拍手掌。

    很快,一个管家快步走了过来,来到石桌旁,低下头,恭恭敬敬地问道:“您有什么吩咐?”

    柳老爷子神情微冷,将杜晓天刚刚提到的那些柳百川父子的罪行精简地陈述了一遍,然后道:“给你半个小时,把这些事查清楚!”

    柳老爷子可不是一般人。

    此刻他一不高兴,周围的温度仿佛都下降了好多!

    管家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立马点头,道:“是!我马上去办!”

    ……

    柳老爷子年纪大了。

    之前还被顽疾缠绕了那么久。

    所以,纵然他还是柳家当之无愧的最高权威、手握着极大的权力,但他对很多事情已然不怎么过问了,都放权给自己的子女们去管去了。对于一些不太重要的人和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就比如这柳百川。

    柳老爷子其实一直都知道这柳百川不学无术,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看在柳康盛还是做了一些事情、为家族出了些力的份上,柳老爷子也就懒得多过问了,反正这偌大的柳家,混吃等死的蛀虫也不止一只两只。

    可,不查,不过问,是一回事。

    但若是他真想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偌大的柳家,还真没什么东西,能瞒,或者说,敢瞒柳老爷子的。

    所以……

    都没用到半个小时,就二十分钟,管家便回来了,神情沉重地对着老爷子点了点头,道:“事情的确属实!无论是关于柳百川先生的,还是关于四老爷的,都已经查到了确切的证据……”

    柳老爷子的脸色顿时更阴沉了几分。

    他一向严于律己,对于自己的子孙们要求也颇为严格。

    正是在他的影响下,在天海市拥有着几乎霸主地位的柳家,才没有成为邪恶而堕落的霸权家族。

    可他没想到,在他没有注意的角落,竟有人已经歪曲到了这种程度!

    “给我把柳康盛叫过来。就现在!”柳老爷子冷声说道。

    “是!”

    几分钟后,柳康盛来了。

    来到小院,柳康盛还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柳老爷子会突然叫自己来。

    虽然他作为柳老爷子的远房堂亲,辈分和前者是一辈的,但,论起在柳家的地位,那是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就像是皇帝和一个小小的区别一样。

    所以柳康盛对柳老爷子也是非常恭敬的。

    此刻来到这小院里,看到柳老爷子,他也是立马就略带恭敬道:“堂兄,找我有什么事吗?”

    而这时,他也又看到了一旁的杜晓天,然后……顿时一惊。

    “你!是你?”柳康盛一下子皱起了眉头,又是吃惊又是愤怒,眼中一下子充满了敌意。

    “怎么了?对我有什么意见吗?”杜晓天挑了挑眉,道。

    柳康盛听到这话,却是微微一僵。

    他对杜晓天咬牙切齿,是因为从之前几次刺杀行动传回来的消息中,他看到了杜晓天的照片,知道就是这个家伙妨碍了自己的复仇计划!

    可……此刻,当着柳老爷子的面,他当然不能暴露出这些事情来。

    所以他顿时变了脸色,强行敛起怒意、恢复平静,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杜晓天嘴角翘起一抹戏谑,道:“不错啊,收得还挺快。如果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呢。”

    柳康盛冷哼一声,道:“你这家伙到底在阴阳怪气地说些什么东西?我根本听不懂。”

    “听不懂?”杜晓天冷笑道,“看来你是还想装啊?可,你恐怕不知道,自己早已被查得一清二楚了吧?”

    柳康盛微微一愣,“你……你什么意思?”

    “行了,”柳老爷子忽然开口了。他转过头,盯着柳康盛的眼睛,道,“柳康盛,我认真地问你一次——你是不是派人对那姓叶的小姑娘下手了?”

    这种事情,柳康盛当然不可能随便承认啊,立马便摇了摇头,道:“没有啊。什么姓叶的小姑娘啊?我根本不认识。”

    柳老爷子听到这话,眼中却是更多了一份寒意,道:“柳康盛!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做了,还是没有?”

    仅仅是被柳老爷子这寒冷的目光看了一眼……也算是老油条的柳康盛却是一下子感到如坠冰窟,脊背冰凉,甚至身体都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柳康盛心中顿时大惊。

    这么多年来,他还真没见过几次柳老爷子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他一下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也隐约看出了些什么。

    所以……坚持了数秒之后,他终于还是松口了,道:“呃……好吧,我做了。”

    柳老爷子的眼中出现一抹深深的失望,道:“你都这般年纪了,怎么还做得出这等荒唐的事情?”

    柳康盛听了,却是有些不甘心,咬了咬牙,道:“我……我这只是在为我那死去的孩子报仇!此仇不报,我哪怕在梦里都不安心!”

    “报仇?”杜晓天瞥了柳康盛一眼,道,“是叶紫灵杀了你儿子?”

    “我查过的,我家百川近些天来就只和这叶紫灵发生过矛盾。现在百川死了,就算不是叶紫灵亲手杀的,也和她脱不了干系!”柳康盛振振有词道。

    “所以你有证据?”杜晓天冷哼道。

    “证据……我才不需要什么证据!那小妮子害死了我儿子,我就要让她偿命!宁可错杀一百,也绝不能放过一个!”柳康盛一脸狠毒地道。

    然而下一秒……

    他忽然升了起来。

    双脚离开了地面。

    因为……杜晓天已经捏着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道:“你杀紫灵,不需要证据。那我杀你,貌似也不需要什么理由了吧?”

    这一刻……在场几人都惊了。

    柳康盛根本没想到,这个小子,居然敢在柳家,当着柳老爷子的面,对他这个柳家人动手?

    这也太嚣张了吧!

    柳康盛简直都有点懵逼了。

    不远处,管家也是一脸震惊。

    石桌旁,柳老爷子的瞳孔也微微放大——他根本没想到,杜晓天居然还有这么凶狠凌厉的一面!

    而且……接下来,柳老爷子发现——杜晓天竟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玩真的了!他的手竟是真得开始捏紧了,很快就掐得柳康盛喘不过气来了,甚至都可以听到隐约的骨头被捏响的声音!柳康盛慌了,拼命挣扎,却是根本影响不到杜晓天分毫!

    看到这状况,柳老爷子也沉默不住了,立马道:“小天,冷静点!给我个面子。你要是真在这里了人,对你自己,怕是也不好吧!”

    柳老爷子说完这话的时候,柳康盛都已经快要被掐得不行了,感觉脖子都要断了。

    可柳老爷子话音一落,杜晓天却是很干脆地松开了柳康盛,将其丢到了一旁的地方。

    “咳咳咳咳咳!呼……呼……咳咳咳……呼……”

    柳康盛摔在地上,滚了半圈,却是连爬起来都顾不上,捂着脖子疯狂地呼吸着、不停地咳嗽着,简直连肺都快要咳出来了。

    而杜晓天,则是不急不缓地走回了石桌旁,坐下,一脸平静地看着柳老爷子,道:“柳老,您说,该怎么办?”

    柳老爷子微微一怔,看着此刻的杜晓天,心中有些惊叹——这小家伙连情绪都能收放自如、在那么愤怒的情况下都能保持这么可怕的理智,着实令人惊讶。这份心性与城府,简直深邃强大得令人发指,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柳老爷子认真地思考了数秒,道:“既然你来到这里,特意告诉我这件事,再让我来处理,那就说明你是在给我面子。而且,这柳康盛,毕竟是柳家的人,他的儿子,也确实死了。看在这些的份上……死罪就免了吧。”

    “那活罪呢?”杜晓天问道。

    “活罪自是难逃!”柳老爷子很干脆地道。然后……转过头,对着管家道:“传我的命令下去——剥夺柳康盛所有的资源、财产以及职位权力,将他逐出柳家,再不得回来!整个柳家,不许任何人帮助他分毫!”

    这话一出……刚刚才咳嗽了好几下,稍微缓过点气儿来的柳康盛,顿时浑身一僵、呼吸一梗,差点直接噎死过去!

    柳康盛今天的身份、地位、权柄、财富……甚至是一切外物条件——都可以算是柳家给的!

    若是被逐出柳家,就意味着他将失去这一切,失去现在奢华而高人一等的生活,失去对任何人颐指气使的资本……这简直就像是让一个富贵王爷瞬间变成贫苦庶民一样,令人难以接受。

    而且……最狠的是最后一句话——“整个柳家,不许任何人帮助他分毫”。

    要知道,柳老爷子一向是说一不二的!

    他这话只要一传出去,柳家上下,甚至柳家之外的人,都绝对没人敢帮助他分毫——否则那就是在跟柳老爷子、跟柳家做对!谁担待得起啊?

    所以……这完全就是赶尽杀绝了啊!

    这事情要是尘埃落地,那他柳康盛,以后就绝对没有好日子过的了。

    所以……

    柳康盛一回过神来,连气都没时间喘匀,就一边咳嗽、一边对着那边乞求道:“大……大哥,您不能这样啊!我……我好歹是你的亲人啊,你可不能为了这么个外人,这样把我逼上绝路啊!”

    然而,柳老爷子听到这话,却没有丝毫情绪波动,有些冷漠地看了柳康盛一眼,道:“事情是你自己做的,也是你自己,把你自己逼上了绝路!”

    事实上,柳老爷子已经算是在保护柳康盛了。

    若不是他刚刚开口,他感觉,杜晓天真有可能直接把柳康盛掐死在这里!

    可现在,柳康盛逃过一劫,居然还不肯认错,还想借着亲情的名义让他改变主意——这真是地地道道的不思悔改啊!

    所以……说完这番话,柳老爷子都懒得再搭理柳康盛了。他转过头,看着杜晓天,道:“这样可以了么?”

    杜晓天顿了顿,却是摇了摇头。

    他忽然站起了身,来到柳康盛身旁,掏出了几根的银针。

    柳康盛看到那些银针上闪烁着的冷光,顿时有些惊恐:“你……你要干嘛?”

    “看在柳老的份上,我不杀你,”杜晓天一脸淡漠道,“但,你和你的儿子对紫灵用了那么多凶狠卑鄙的手段,差点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不说,也给紫灵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和恐惧。这些东西,自然也应该奉还给你。”

    话一说完,杜晓天便开始下针。

    一根根银针极快地落入柳康盛的身体。

    柳康盛一开始还想挣扎反抗。

    可当前三根针一落下,他便感觉浑身都麻痹了,力气都被抽走了,根本动弹不得。然后他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杜晓天把一根又一根地银针扎入自己的身体。

    然后……当第七根银针落下的时候……一阵剧烈的灼烧般的痛苦骤然出现,汹涌开来,一下子烧遍了全身!

    灯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