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穿越历史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四百二十二章 马服君所代表的东西
    对于赵康的赏赐,群臣是商谈过的。

    他们并不意外,一方面,赵康的战绩很恐怖,另外一方面,赵括的战绩更恐怖...秦国的新军功制度不存在世袭,也就是说,赵括如今的爵位武成侯,他的孩子是没有办法继承的,除非他们在赵括逝世之后立下了很多的军攻,提升到相应的爵位,赵括的武成侯就能优先封给他。

    赵康如今的爵位足够这样的赏赐,可问题是赵括还活着,武成君不可能赏赐给他,故而就采用赵括从前所使用的马服,来作为赵康的爵位。这也代表着秦国对马服等地区的所有权,赵康是非常开心的,他成为了秦国最为年轻的封君,而且这个封君的位置,是他自己所打下来的...反正多数原因都是因为他本身。

    群臣当然纷纷祝贺,而在人群里,蒙武与王翦却有些坐不住了,这些年来征战四方,却被一个年轻人给追上来了,这实在是有些丢人啊,王翦还好,王翦距离封君只有一步之遥,甚至,秦王就曾想过直接封君,王翦却拒绝了,他不能因为秦王的宠爱而得到爵位,这是对他的羞辱。

    他迟早都能靠自己来得到爵位,当然,没有人怀疑他的话,毕竟,他只要再去打一仗,封君的位置就是稳了,而目前,无论是中山国,还是燕国,都是很好的目标,而且对王翦而言,对付这两个国家实在算不上什么难事...王翦的性格平和,为人沉稳,能平静的对待赵康受赏的事情。

    而蒙武就没办法如此冷静了,他跟王翦不同啊,人家王翦是随时都可以升到关内侯的,可蒙武跟关内侯还差着三级呢!就这三级,他想要爬上来,那都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想到这里,蒙武有些委屈的看着赵括,每次赵括出去征战,都喜欢将王翦作为自己的副将,王翦一路跟着赵括大吃大喝,自己只能捡点烂骨头啃...

    而看着年轻有为的赵康,他心里也不算是嫉妒,只是会想起家里那想那俩不成器的玩意,险些咬碎了牙...你看看人家的孩子,这个年纪都封君了...而蒙武的俩儿子,长子在军中还只是中层军官,次子还在学室里读书。直到朝议结束的时候,秦国的群臣笑着走出了王宫。

    李牧和司马尚惊讶的发现,这些大臣们对自己的态度完全不同了,在从前,李牧和司马尚来到秦国,可是秦国的群臣似乎并不是很欢迎他们,司马尚还好一些,毕竟有自家亲戚在这里,而李牧就是彻底的孤家寡人了,秦国的将军们不太喜欢他们,彼此还是有些恩怨。

    可是当李牧和司马尚正式得到秦王的赏赐,被纳入军功体系后,大臣们瞬间就将他也当作了秦人,尤其是王翦,王翦拉着李牧的手,认真的说道:“我想要从您这里学习骑兵的战法...请您不要推辞啊。”,李牧面对这突然的善意,倒也没有拒绝,他平静的回答道:“那您也要告诉我您是怎么同时指挥那么多军队的...”

    “哈哈哈,当初与您在河内交战,您是正中要害啊,您怎么知道我的主攻方向是在卷城呢?”

    “知道了又如何,您将战线拉到千里,然后同时进攻,这谁能挡得住?”

    “我觉得武成侯或许可以挡得住,当初信陵君率领各国军队讨伐秦国的时候,武成侯就是用了这样的办法,拉扯战线,我这只是学了些皮毛而已。”,王翦与李牧越聊越开心,他们多次作战,也算是老对手,而他们惊讶的发现,对方对自己的了解很深,就像一个多年的老友那样,深知自己的风格,乃至是一些临时的小动作。

    大概,只有你的敌人才会将你钻研透彻,两人放下心里的成见,从最初的互相奉承开始探讨双方的战略思想,到这个时候,司马尚和蒙武就有些听不懂了,俩人说的有些高深莫测,甚至有些时候话都说不完整,就几句没头没尾的话,两人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来。蒙武和司马尚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称赞着:“他们说的太对了!”

    既然听不懂,那就只能没营养的奉承了。

    司马尚和蒙武没有交情,可是年轻的蒙恬却可以将两个人连接起来,司马尚对这位年轻将领的评价非常高,两人刚刚见面,司马尚就说起了蒙恬在自己麾下作战的事情,蒙武的态度也变得尊敬了起来,就仿佛见到孩子的班主任那样。司马尚认真的说道:“您这位儿子,培养是非常不错。”

    “我不曾见过您的父亲,可是我听说过他的战绩,他完全可以继承父祖的威名了!”

    “他能善待士卒,能把握机会,可以随机应变,正是因为重视他,李牧将军才让他留守后勤要道,没有给他太多得到爵位的机会,还请您不要怪罪啊...”,司马尚有些愧疚的说道。

    蒙武哪里会怪罪,他自己就是将军,他也知道什么样的人才可以担任保障后勤这样的职务,自己外出作战,都是将最信任的,最有能力的副将安排在后方,避免出现大问题,李牧和司马尚显然是很看重自己儿子的。听到这些,蒙武心情大好,与司马尚的关系也是迅速升温。

    这些将军们离开了,而赵括和赵康却留在了王宫,看到众人都离开了,嬴政方才起身,走到了他们的身边,赵康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他得意的看着赵括,说道:“父亲,马服君,我是马服君了,哈哈哈,马服君啊。”,赵括严肃的看着他,在赵括的凝视下,赵康都不再随意了,渐渐停止了嬉笑。

    “康啊...马服君,谁都可以担任,前两位马服君,第一位出身低下,靠着自己勤苦奋斗,刚正不阿,英勇无畏,最终得到了这样的爵位,他对我很苛刻,可是他对士卒很好,赵王的赏赐,他绝对不会留在自己身边,对将士们比对我还要亲切,为人良善,对欺压百姓的恶贼毫不留情...”

    “我不如他,可是也做了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这不是荣誉,这是一种责任,马服君就要守护百姓,要惩恶扬善,不要因为好事很小就不做,不要因为坏事很小而尝试...如果有一天,你做出与这个爵位不符合的事情,我,你的大父,都不会原谅你,天下百姓也不会...重要的不是爵位的名称,而是他所代表着的东西...”

    “父亲,我明白了。”,赵括低着头,认认真真的说道。

    赵括缓缓起身,看着他们两人,说道:“我还要找吕不韦说些事情...”,两人也不敢挽留,就如此送别了赵括,当赵括离开之后,嬴政终于是复杂的看着面前的赵康,赵康笑着说道:“兄长,我绝对不会辜负这个爵位的。”,嬴政迟疑了片刻,苦笑着说道:“其实,最初寡人是不想让你来做马服君的...”

    “兄长担心我会因此而变得更加张狂?”

    “不是...”

    “那是担心我会玷污这个爵位?”

    “不...这个爵位,本该是我的...你夺走了我的梦想。”,嬴政忽然说道,赵康瞪大了双眼,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嬴政长叹了一声,他拍了拍赵康的肩,说道:“千万不要辜负了,不然,寡人绝对不会饶了你的...想要成为真正的马服君,寡人说了不算,天下人说了才算,而真正的马服君,也不是只会打仗...”

    ......

    蒙武笑呵呵的回到家里的时候,蒙恬早已在等着他,这次的征战,蒙恬依旧没有能得到太多的军功,他明白父亲一定会恼怒,故而早早做好了准备,一系列认错的话,只是,当蒙武回家的时候,他看起来非常的开心,心情很不错,甚至还哼着歌,看到忐忑不安的坐在院落里的长子,他吩咐道:“关上院门!”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跟蒙恬所想的不同,父亲没有打他,也没有骂他,反而是拿出了自己的酒,偷偷的跟儿子喝了起来,蒙武时不时的咧嘴笑着,却不告诉蒙恬自己为什么而开心,蒙恬也因为没有挨揍而开心,就没有多问,父子两人喝了许久,蒙武醉眼朦胧的看着儿子,说道:“早些给我拿个封君的位置回来!”

    “父亲,我知道了。”

    “对了,毅呢?”

    “不知道啊,他最近早出晚归的...不知道在做什么..”

    “呵,就是欠打了。”

    在这个时候,赵括也是来到了吕不韦的府上,吕不韦是真的老了...秦王都不太忍心将政务交给他来打理,看着面前白发苍苍的吕不韦,赵括也有些不忍再劳烦他,吕不韦非常的开心,拉着赵括来到院落里,两人坐了下来,吕不韦就说起了赵括的战绩,他摇着头,感慨道:“您这下可是将楚国吓得不轻啊。”

    “楚国那个孩子王,居然不把秦国放在眼里,还敢杀死我们的使者,哈哈哈,在楚国的武士告诉我,自从上次大战后,他惊惧成疾,已经叫了好几个名医来治病....晚上都是喊着您的名惊醒....”,吕不韦越想越开心,吕不韦当初认为李园身死之后,新登基的楚王也一定会对秦国让步,可是楚王的强硬态度却打了他的脸。

    如今听到楚王这个样子,吕不韦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说完了楚国的事情,吕不韦自然就是说自己的事情,而吕不韦自己的事情,就是完全编写完成的《吕氏春秋》,因为赵括的影响,这本很早之前就该完书的著作,却持续到如今才算是完成,而他所包含的东西却是更多了,吕不韦让人将著作搬进来,让赵括来审查。

    吕不韦的吕氏春秋,分为十二纪、八览、六论。十二纪每纪五篇共六十篇,八览每览八篇,共六十三篇,六论每论六篇共三十六篇,另有《序意》一篇,共一百六十篇。

    其中的内容,上应天时,中察人情,下观地利,以儒家思想为基调,坚持无为而治的行为准则,用儒家伦理定位价值尺度,吸收墨家的公正观念、名家的思辨逻辑、法家的治国技巧,加上兵家的权谋变化和农家的地利追求,形成一套完整的国家治理学说。

    基与赵括对百家学说的了解,吕氏春秋完成了对所有学术的总结和凝结,吕不韦可以拍着胸口,说自己这本书可以流传百世...赵括也是越看越惊讶,这本书就算不论其治国体系,就是从记录的内容上来看,都是对百家学说最好的传承,后人通过这本书就能看到百家所不同的璀璨思想。

    赵括对这本书的评价非常的高,这让吕不韦更加的开心。

    看着面前的白发老者,赵括到最后也没有将自己想要说的那些事情告诉他,他不想再劳烦吕不韦,吕不韦这身体,大概是受不了繁重的工作了。赵括跟吕不韦探讨了许久,从书的内容到对后世的影响,赵括直截了当的说道:“能通过您的这本著作来治理国家,大概就可以被称之为贤明的君王了。”

    两人交谈了许久,吕不韦方才依依不舍的送别了赵括,既然吕不韦这里不行,赵括当然就想到了李斯,如今的李斯非常的忙碌,因为他要负责新五郡的春耕等诸事,当然,这个负责不是说让他同时当五个郡的太守,只是他可以负责庙堂对五个郡的援助,以及制定方向,当地官吏安排等事情。

    具体的事情,还是要由当地官吏来办,可即使如此,他还是非常的忙碌。

    而赵括找到他的时候,他却急忙放下了手里所有的事情,急急忙忙的拜见赵括,赵括上次编订字体,给他的打击太大,从那之后,李斯就变得更加谨慎,哪怕在心底里也不敢看不起他人了。

    “我准备用新字体来编写一套启蒙教材...最好能培养出正确的观念...可是我不擅长做这些事情,故而想要请你来帮忙。”

    ps:我听闻,有人说:武成侯要死了,马服君将接替他的位置。

    老狼子说:混乱的风气是那些胡乱猜测的人所引起的,他们按着自己的想法巧辩言辞,用以扰乱作者的思绪,不能算作是贤明的人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