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综合其他 > 穿书后,嫁给前夫他舅舅 > 第四十七章 病得不轻
    别院里有几处活水,都是借着山势引进来的。聆水阁就在别院西侧,旁边地势要比旁处更高些。在最高处,有一座四角小凉亭。

    江沁玥就坐在凉亭里,正陶醉地抚琴。

    不得不说,她在琴棋书画上下过一番狠功夫。

    这一点上,唐燕凝自叹弗如。

    琴声自江沁玥的指端流泻出来,轻柔婉转,和着夏日里的威风,似能飞跃云端,跳跃欢腾。

    琴美人更美,江沁玥一袭素衣若雪,熏风至,裙摆飞扬,翩然若仙。

    此等美人,此等琴声,也难怪别院外不知道什么人以笛声相和了。

    唐燕凝站在凉亭底下,捂着半边脸听着,琴声笛声缠绵交绕,又能互相成就。明明这抚琴之人,与墙外的吹笛之人相隔甚远,甚至应该是从未见过,却偏偏从这悦耳的音律之中,让人能够听出些心灵相通的意思来。

    酸,太酸了。

    唐燕凝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提着裙摆拾级而上,进了凉亭。

    拍了几下巴掌,唐燕凝脸上似笑非笑,“沁玥表姐琴艺越发出众了。放眼京中,怕是少有人能与表姐相比。”

    从进了别院后,三太太和唐燕华倒是有些跃跃欲试地想出去过,江沁玥却很是老实,除了出来吃饭外,几乎都窝在客院里,或是看书,或是抚琴,一派老实人的作风。

    这也让唐燕凝派去的丫鬟失了警惕。

    没想到这会儿,竟能叫她到了聆水阁这边来。

    江沁玥停了下来,含笑站起身,“阿凝表妹,你没有歇晌吗?”

    “听说表姐在这里抚琴,我哪里还能睡得着呢?”唐燕凝走到了凉亭中间,谷雨立刻颠颠儿地上前,在石椅上铺了个坐垫请唐燕凝坐下。

    唐燕凝在江沁玥的旁边坐了,托着下巴,示意江沁玥,“表姐继续吧,我听着挺好的。”

    江沁玥美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恼怒。唐燕凝这副姿态,将她当做了什么?用来消遣的乐女吗?

    “你呀,从前家里的先生让你学,你就总是偷懒。这会儿又来笑话我了!”江沁玥很快掩去了不悦,双手放在膝头端坐,神态端庄自然。一眼看去,谁也不会相信,方才那略带着些轻浮缠绵的琴声,是她弹奏出来的。

    江沁玥掩唇轻笑,“要不,咱们手谈一局?我记得表妹的棋技还是不错的。”

    墙外笛声忽起,清越欢快。

    唐燕凝指了指外边,摇头道:“表姐你素来用功。老太太和父亲面前,先生只有夸赞你的。琴棋书画,别说我了,就算是我们姐妹三个捏在一起,也不是你的对手。我脑子又没有被猪啃掉,干嘛要跟你找虐呢?倒是表姐你,外头的人笛声都急促了起来,是在催你吗?”

    “表妹!”江沁玥皱起了眉毛,神色也郑重起来,“这话从何说起?我头一次来到这里,在这儿好好儿的抚琴,外头的事一概不知,外头的人更不认识。你这话,若是传到外头去,我岂不是成了轻浮之人?”

    说到这里,她芙蓉般的脸上显出了怒色。

    唐燕凝笑了一下,“表姐果然是守礼之人。不过俗话说,瓜田李下的呢,那道墙外边,就是山上的野路了。圣人移驾行宫,如今路上人来人往。表姐坐在这里抚琴,难免被人听了去。这不就是么,外头那个用笛声应和的登徒子,就定然是将表姐当成了可以随意撩拨的轻浮女子了。”

    见江沁玥俏脸气得通红,唐燕凝眼中笑意更盛,“表姐莫气。咱们一起长大的,你的人品,我自然是信得过的。不过,到底别院离着行宫太近,圣人皇子重臣们都在,你在墙边抚琴,叫不知道你的人听了,难免要怀疑你居心叵测,想要攀龙附凤了呢。”

    “我知道上次之后,表妹便对我心存不满。”江沁玥已经被气得眼中含泪了,贝齿咬着嘴唇,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唐燕凝,“我住到这里来,想必你和舅母也并不喜欢。既然如此,你们直说就是了,何必来用莫须有的罪名羞辱我呢?”

    她起身欲走,“我这就离开……”

    “表姐这是……”唐燕凝手指敲着石桌,慢悠悠地说道,“恼羞成怒了吗?”

    “你!”

    唐燕凝敛了笑,冷声道:“你想要什么,你心里明白,我心里也清楚。我不会拦着你,但你也别想把别人都当做傻子。这种小手段,以后还是收起来。借助不入流的小手段,就算得偿所愿,也终究落了下乘。”

    这一席话,简直是把江沁玥的脸皮都扒了下来。

    江沁玥气得浑身发抖。

    然而过了片刻,她又冷静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江沁玥款款坐在了唐燕凝的对面。

    “表妹说的,固然有道理,我却不能够赞同。”江沁玥与唐燕凝对视,朱红嘴角弯起一抹凉意,“自古成王败寇,但叫我站在高处,我又何须在意那些毁谤之言呢?那些,不过是仰望我的人,嫉恨我却偏又拿我无可奈何的无能罢了。”

    唐燕凝若有所思地看着江沁玥,“照你这么说,只为成就自己,便是不择手段,也无所谓了?”

    江沁玥笑意盈盈,“有何不可?”

    她眼中布满了嘲讽,“所以我最是厌恶你们这些所谓的大家闺秀。既想钓得金龟婿,又放不下那可笑的身段儿,口是心非,虚伪得令人作呕。”

    “表姐别忘了,你也是被当做大家闺秀教养起来的。”唐燕凝叹道,“就算不为让人高看一眼,自尊自重,又有什么不好的?我虽与你多有摩擦,却也不得不承认,表姐容貌才情,俱都出众,便是不靠着国公府,日后也不愁没有好前程。你又何必轻贱自己呢?”

    “唐燕凝,你还真的以为,我只能靠着国公府,才配找到好前程吗?”江沁玥有些个愤怒。凭什么呢?她明明就是唐国公血脉,国公府的出身是实打实的,算得什么“靠着国公府”?明明她得到的一切,都是她本就应该拥有的,为什么所有人,尤其是在唐燕凝的眼里,这反而成了国公府给她的恩典?

    江沁玥容貌柔和清丽,看似平和,其实却是个心高气傲的人。

    幼时,她还对自己寄居国公府中深感自卑。大一些了,得知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却又在这种自卑之上,生出了更多的怨恨。

    既怨恨苏雪柔不知检点没有手段,到得如今依旧妾身未明,也怨恨唐国公对她们母女两个冷漠薄情——再多的宠爱于外人看来,也不过是个好心的施舍而已,哪里比得上给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出身更好?

    当然,江沁玥最怨恨的,是林氏和唐燕凝。在她看来,若没有这母女二人,国公夫人,国公府嫡出千金,这些体面荣耀的身份,本都该是苏雪柔和她的。

    她冷冷地看着唐燕凝,恨不能立时就青云直上,看着唐燕凝匍匐在自己脚下卑微的乞求。

    “就是没有唐国公府,我江沁玥想要的,也依旧能够得到。唐燕凝,你且好好看着吧,这次端午大宴,是你还是我,能够在贵人眼中大放异彩!”

    说完,江沁玥冷笑数声,傲然离去。

    “真是病得不轻!”

    谷雨气鼓鼓地说道。

    “算了,她本来也有这样骄傲的资本。”唐燕凝叹了口气。女主嘛,光环总是有的。她有预感,这次端午大宴,江沁玥肯定能够得到她梦寐以求的万众瞩目。

    一阵风吹过来,墙外的笛声还在孜孜不倦地撩拨着。唐燕凝心头火起,抱了抱琴,有些沉重,只能放弃。将眼四下里一踅摸,抓起一块儿路边的石头走到墙边,对着外面奋力地砸了出去。

    下一刻,便听见了外面“啊”的一声惨叫,笛声戛然而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