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玄幻奇幻 > 风姿物语 > 第一部 第二卷 第四章 比武招亲
艾尔铁诺历五六六年三月自由都市暹罗

    兰斯洛与花次郎的碰面,自然又是一阵冷嘲热讽。不过,四人的注意力,仍是集中在麻布袋里的那青年。

    相貌很是熟悉,兰斯洛凝神一想,记得那日长街混战时,有一名青年在座位上踌躇不安,那时候的惊惶表情,让自己印象深刻,後来他在战局混乱时挥剑向花轿冲去,使得局面一发不可收拾。

    偷听石存和的谈话,显然这次与石存忠联姻的东方家族女,似乎与他是对情侣,所以,他才在爱人出嫁途中拦截花轿,一起私奔。不过,凭他这样的小人物,要与石家抗衡无异痴人说梦,没多久就被擒回,打得奄奄一息。把人从布袋中放出的情况,虽然算不上血肉模糊,不过也只比尸体多了一口气,皮开肉绽之馀,尚有多处骨折,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并无足以立即致命的伤患,还有救治的馀地。

    有雪、花次郎身上都有金创药,源五郎检视伤势後,接回断骨,上药疗伤,手法乾净俐落,瞧得兰斯洛三人又是一凛,看不出这深藏不露的死人妖,居然也通晓医理。

    “命保住了,顺利的话,半年之後可以完全康复,也不至于有什么後遗症。虽然另外还有办法可以好得快一点,但目前就这样子吧……”

    进行完一连串的医护工作,源五郎这样向大家宣告着。兰斯洛对花次郎、源五郎说出自己对这人身份的推测,但早在偷听中知晓一切的两人,只是面无表情地听着微不足道的情报。

    “花二哥,我想和你聊聊,请借一步说话吧!”

    “喂!老三,两个大男人,有什么话不能当众说出,要跑到外面去?”

    “大哥有所不知,这是我和二哥亲密的悄悄话,当然要私底下说啦!”源五郎笑着,带着面色不佳的花次郎离开房间。

    “大哥,你看他们两个大男人,总喜欢说亲密的悄悄话,这似乎……”

    “有雪,你这么想就不对了,人妖并不可耻,叉有谁规定,两个大男人就不能说亲密的悄悄话呢?我们应该用博爱的心,去接纳兄弟的一切啊!”

    “可是,我看大哥对男人也很有吸引力,那个玩蛇变态就对你恋恋不舍,要是有一天三哥转了方向,想悄悄的与您说些亲密话,那该怎么办呢?”

    “我一刀就宰了他!”

    “……”

    当有雪为着兰斯洛的回答,呆愣不知如何回应时,躺在床上的青年,忽然呻吟出几句呓语。

    “阿翠……阿翠……你在哪里……我……”

    “大哥,你听,阿翠不就是昨晚我右手边的那个婊子吗?看不出这小子还是个风流种,伤成这样还在垂涎院子里的粉头。”

    “去!你会一边垂涎粉头,一边流泪吗?别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我看他多半是在记挂自己的情人。可惜好好一对情侣,现在变成这样,真是可怜。”

    兰斯洛摇头说着,看这年轻人面孔抽搐,大半身体缠在绷带下,气息奄奄,却还流着眼泪,喃喃念着情人的名字,心下大感恻然。可惜自己实力不足,否则还真该想办法去帮帮这封小情人,让有情人得成眷属。

    “咦?这个点子不错。”忽然间计上心来,兰斯洛往有雪肩头一拍,笑道∶“有办法了,我们就捧这小子去参加比武招亲!”

    “有话快说,我可没耐性听你……不,你还是闭上嘴好了,你这家伙的每一句话里,都藏着十个以上的阴谋诡计。”

    “哦!想不到名满大陆的花二哥也会这么说,我可以将这当作是您怕了我的证据吗?”

    “哼!”

    在外头说悄悄话约两人,一开口便充满火药味。到目前为止劳动过度的花次郎,固然没理由心平气和;占上风的源五郎,也乐于维持这样的关系,因为在某个角度上,激将是比请将容易些的。

    “把话直说吧!你这娘娘腔的小丑,这次又想怎么利用我啊?”花次郎冷笑讥讽着,但仅是单纯的口头便宜,并没有蔑侮的意思,毕竟他之所以屡屡遭人算计,主要理由也正是自己的思虑不足。

    “花二哥说笑了。”源五郎笑道:“其实,我是想与您开诚布公地,就暹罗城这次事端谈一谈。”

    “哦?我是不是听错了,你这家伙居然也有资格谈”诚“这个字,太阳明天要从西边出来了吗?”

    “明天的太阳会从哪边出来,我不知道,但是这次的太阳,却绝对是从东方家出来喔!”

    若有所指的话语,花次郎并不答腔。既然对方有意引人入局,自己又没有掉头就走的打算,那么静静地听完,总比盲目答话稳当得多。

    “从今晚听到的部份,我们至少知道几件事。第一、是东方家主动与石家联系;第二、这桩联姻的真相,是东方家与石家预备进行武器交易与缔结同盟。”

    源五郎道:“可是,这两件事都有疑点。石家势力无疑雄强,但却不是七大宗门首位。如果要结盟,七大宗门的王者,武炼王家,还有素来与石家成对头的麦第奇家,都是值得考虑的选项,为什么东方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石家?另外,就算不涉及武器交易,单是东方家与石家的联盟,必然引起各大势力的高度关切,进而以实际行动阻碍,为什么东方家甘冒此不讳,好像唯恐旁人不知一样,把这事弄得声势浩大?”

    这些事情,花次郎先前也曾思索过,却没有这么直接地深入核心。

    七大宗门彼此间的结盟,应该不会有人乐见其成吧?

    这划分风之大陆的七大势力其来有自,白字世家从九州大战後便崛起,在雷因斯称雄远逾千年,期间青楼联盟组成,东方、麦第奇、王、花字世家先後成立,在根据地脱颖而出,直到十多年前武炼爆发槿花之乱,石字世家趁势崛起,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岁月里,七大宗门彼此间从没进行超过寒暄程度的友好行动。

    假如今天东方家与石家真的联盟了,这个冲击会造成什么影响呢?

    单是石家的死对头麦第奇家,便会非常不安吧!本来势均力敌约两大世家,因为东方家的加入,而破坏了势力均衡,为了挽回劣势的麦第奇家,只得与其馀几家寻求同盟,而其馀的几个世家若要自保,便势必要选择友好势力,彼此缔结军事结盟,几下循环之後,甚至整个大陆都会陷入高火药味的紧绷局面。

    与其变成这样,倒不如维持现状,这是七大宗门共同的意识,所以当有类似结盟的举动发生,必然承受极大的压力与实际阻碍。好比这次,东方、石家的联盟消息传出,四大世家的首脑立即以行动施加压力,东方玄虎虽然没有明说,但多半也面临各世家宣告中止所有武器交易的商业恫吓。

    明明晓得会有这後果,为何还把结盟行动办成这样招摇?

    毫不掩饰,直接宣告结盟的优势,目的在于以强大无匹的实力,一举震慑住旁人。

    倘若今日是石家与王家结盟,那确实有这等声势,但东方家实力在七大宗门里,只属次级,纵使与石家结盟,仍未至不可抗衡的地步,结果只会促成其他敌对势力的结合,得不偿失,既然如此,这么做的用意何在?

    “道理不难理解啊!东方玄虎是只比外表看来更狡诈的狐狸。”源五郎扬扬眉,笑道:“石家这次是替东方家做了一次免费的宣传,可怜的石存忠,这个冤大头当得奇大无比啊!”

    “什么意思?”

    “如果把新娘换做是货物,联姻变成比武招亲,待价而沽的意义不变,只是买主变多了而已,东方家从头到尾都不会吃亏,就是这么个意思。”

    “原来是这样……”

    花次郎喃喃自语。他聪明应变,实非蠢人,只是遇着了这么个智略百出的对手,缚手缚脚而已,这时稍加提点,立即看透了当前情形。

    现在,七大宗门首脑都已明白联姻背後的含意,那么,当石家失去了唯一买主的优势,货物变成有能者得之,那么招亲就是筛选买家的最好过程了。为了不让武器落至敌对势力手中,想要购买者就必须抢先标到手,这么一来,交易使被越炒越高,最後不管花落谁家,东方家都能与实力最强者联手,稳赚不赔。

    把这结果倒过来看,倘使东方家是有意使这情形出现,那么一开始与石家的结盟,以及事後说翻脸就翻脸的迅速,那就很可以理解了。毕竟石家只是预设的买主之一,假如石家因此表示敌意,那也无妨,因为这只会迫使东方家立即与麦第奇家结盟,使石家栽个更大的筋斗。

    “可是,为什么要选石家呢?如果一开始石家不上勾,那这些行动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从来不与外人结交的东方家突然示好,这么大的诱惑,本身就很难拒绝,倘若是别家,或许会考虑到美食下头的陷阱,但是,石家的十三太保分做两派,长期以来暗斗不断,为了压倒对方,绝对会抢着把握稍纵即逝的机会,当然上当得快。”

    花次郎频频点头,在赞同诸项分析时,也为了说话人的智略而惊讶。

    牵连整个大陆的机密事件,他能一眼看破,浑不在意地娓娓道来。洞悉东方家的所有布置,对整个大局完全掌控,不管是哪一方面的变化都能了然于胸,充分把每一项所知的情报,做最大效果的利用。

    这样的人才是何其难得,江湖上又什么时候蹦出这等人物了?他的来历不明,但却似乎与青楼联盟有所联系。

    比起东方家的图谋,花次郎更注意这小白脸在此次暹罗事件中扮演的角色。

    “分析得不错,不过没扯到重点。”花次郎冷笑道:“既然要开诚布公,那就先把你自己扮演的角色解释一下吧!”

    “没问题。”源五郎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个雕刻极为细致,小指头大的白银印信。

    “珞璎银印!”花次郎认出信物来历,皱眉道:“原来你是麦第奇家的人?”

    七大宗门中,石家、麦第奇家广招外来高手扩充本身实力,招养门客之风最盛。麦第奇家对门下食客发印信为凭,分金、银、铜、铁四级,源五郎能拿出银印,那是门客中极受重视的人物了。

    源五郎道:“正是,旭烈兀公子对宿敌石家的一举一动很重视,对这次的联姻派出众多密探,调查究竟,我就是直接受命于公子爷,与青楼联盟接洽情报,并且负责处理此次事端。”

    “旭烈兀肯让你独立行动,还负责与青楼联系,你的地位不小啊!”花次郎道∶“以你的能力居然只屈居银印,位置实在是嫌低了!”

    花次郎仍有存疑,因为源五郎身上的卓然气质,给人一种闲云野鹤,难以屈居人下的逸然感觉,突然说他只是个听命于人的角色,教人难以相信。

    不过,如果扯上旭烈兀,事情又的确有几分道理。

    这个身为麦第奇家当家主的青年,有着睥睨全大陆的精明头脑,年纪轻轻,却将麦第奇家整顿得好生兴旺,属下敬畏有加。物以类聚,像那样的英杰之士,才有资格拥有这么出色的手下。

    麦第奇家与石家暗斗不断,倘使源五郎是麦第奇家的门客,那么他窃听东方家机密、蓄意挑起与石家的斗争,这些举动都解释得通了。旭烈兀是陆游七徒之一,这样一来,源五郎会使白鹿洞绝学,也可以理解。

    “招亲之举,必然引动各方势力干涉,石家末必能尝到甜头,但在那之前,我一个人实力不足,所以想请花二哥助一臂之力。”

    “哦?我看不出自己有什么理由要和你站一道?”

    “您与公子爷本是旧识,凭着你们双方的情谊,相信您对麦第奇家没有恶感,相反地,石家近年来的作为,以您的个性,相信反感已久,只是懒得出手对付,既是如此,何不趁此之便,助我方一臂之力,让石家栽个大筋斗呢?”

    语句合情合理,闻言,花次郎沈默半晌,但到最後,他为之冷笑。

    “说得很动听,但那也只不过是你们的一厢情愿而已。既然你是麦第奇家的人,旭烈兀也就应该告诉过你,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既然你只是他的手下,那么也就失去与我赌约的资格。”花次郎道:“老实说吧!我厌恶你们这种狡狯之徒的嘴脸,我不信任旭烈兀那小子,更不信任你!”说完,掉头就走。

    说到底,自己对源五郎的话仍有怀疑,不管他是不是受命于旭烈兀,这两人都是极度麻烦的人物。论智略见识,大家相差不多,但比起筹谋深算,自己便远远不及,为免再落人算计,还是及早抽身为妙。这是笨方法,但也是对付聪明人的好方法。

    “呵!又要走了吗?不过是一两次战败,遇事逃避已经变成你的习惯了吗?”

    “你说什么!”

    明知可能是激将法,花次郎仍是忍不住地停下脚步。

    “挑拨也该有个限度,随便乱放话,後果你承担不起的。”

    说话的语调极为森冷,显示了程度以上的威吓,但源五郎不为所动,持续道∶“我没有说错啊!不管遇到什么事,永不退避,这样的人称为强者。你口中把所有人都称为废物,可是只懂得从这个醉乡逃到那个醉乡的你,和你口中的废物叉百什么不同呢?才不过是打输一两次而已,你……”

    源五郎淡淡说着,蓦地,瞥见花次郎的背影中,发丝末端开始变色,不由得面色大变。

    (不好!)

    心念甫动,光剑已出现在花次郎手中,源五郎亦微微侧身,打算在光剑剑柱掣开前退走。

    怎知,花次郎完全没有掣开光剑的打算,甚至连头也不回,以一个最简单的姿势,用光剑柄反手扫出一剑。

    “哗~~”

    当见到这个动作,源五郎耳里甚至听到一种古怪爆响,声音不大,像是撕扯布帛的脆响,也在这瞬间,他脸上向来悠闲的微笑消失了,变作一种十二万分专注的凝神,紧跟着,他的身形蒸发不见,以一种肉眼难辨的骇人高速,刹那间移动到原位右後方十尺外。

    拿定身形,源五郎感到左脸颊上一阵热辣辣疼痛,举目看去,花次郎原姿势站定不动,但在他身後,大片透明的空气竟有些模糊,诡异地扭曲变形,连带使得人影有些瞧不真切。

    (好恐怖!他的武功比当日战败时远远进步了……认真起来,随手一剑便斩裂大气,若非凭九曜极速移位,恐怕……)

    源五郎暗自惊异,自己的独门神功,念起身移,举世无双,却还被剑威扫到,险些避不开,看来对眼前这人的剑技修为,要另加估计才是。

    然而,当这念头在脑里出现,庭院里微风吹过,源五郎脑後发束忽然散开,几十根长发断作两截,随风飞舞飘扬,转眼间消失不见。

    (怎会!?不是稍稍扫过,是根本就没避开,他的剑怎会进步到这等境界了?)

    对手实力远超预算,源五郎仍维持冷静,他必须估算对方现在的心情,是因为被激怒而出手示威;抑或是当真动起杀意,还是有另外的感觉。每一种,都牵涉到不同的应对法。

    只是,一个远较预期中冷淡的语调,清楚响在耳畔。

    “这一剑,如果不是看在旭烈兀的面子,绝对会砍断你白嫩嫩的脖子,那时候,再好的脑子也没用。你和旭烈兀都有颗了不起的脑袋,但别以为什么事都能尽如所料,要是挑上不该挑的对象,随便一下失算,比起一般人,你们更承担不起失败的後果。”

    直至此刻,源五郎才感受到一股不受控制的战栗感。

    花次郎也许是压抑情绪,也许是已经回复,但他清楚地表明了,不管陷身在什么计算里,他都能凭实力强行破局。以力破巧,蛮横的笨手段,却是所有智者的克星。从这点来看,自己的计算是彻底失败了,因为一个优秀的操盘者,绝不允许任何足以导致崩溃的失误发生。

    看来事情比估算中困难得多,这入不愧是号称天下英杰的人物,小聪明对他是没用的,如果想要打动他,那么就得表现出相称的气魄。

    不过,如果在这里放弃,那才真是满盘皆输。

    “花二哥!”

    “晤,你胆子倒不小,居然还敢继续纠缠。”

    “这一场我准备不及,输得不服,希望能有个翻本的机会。”

    “嘿!先前陪你耍的把戏,我并未认真,你真以为自己有实力接我一剑?”

    “没实际交手,一切都未成定论,麦第奇家的人,都是最好的赌徒,如果就这么认输,没脸见公子爷,那不如战死在这里好了。”源五郎从地上拾起一颗巴掌大的石头,朗声道:“以这类石子为计,当我将之掷出,花二哥向我发一剑,若是我接不下,以後绝不再纠缠您……”

    “想清楚再说,不然这次你的速度再快,都救不了你。”

    “无妨,为了让花二哥满意,小弟不闪不避,只要稍有移动,便算我输。”

    花次郎大奇,如果限制不能移动,那源五郎擅长的高速移位就无从施其技,莫非他还有别的神奇优俩足以依恃。方自好奇,却见源五郎敛起笑意,两臂舒张,复又缓缓环抱成圈,如是数遍,浑身竟泛起一层极微弱的紫光。

    “紫电功?旭烈兀居然让你修练睥世七神绝?”乍见这当年麦第奇家上任主人仗之横行大陆的惊世武学,花次郎为之侧目。

    (七大宗门镇派神功,唯有白家与麦第奇家密而不宣,我三次索战,旭烈兀避不见面,如果能在此一会睥世七神绝,不仅了我一桩心愿,或许更能解我不解之思。)

    看源五郎架势十足,人不动,却隐隐带出一股惊世绝学的独有气势,似乎甚得此绝学精要,花次郎顿时心痒如沸,他手边光剑已在早前一击损毁,便拾根树枝,正声道:“好,冲着七神绝,只要你能接我一剑不死,我就如你所愿,帮你对付石家。”

    “真的吗?”

    “绝不食言!”

    源五郎闭目计算片刻,跟着微微一笑,右手将石掷出,任石头划着弧线,高高消失在空中。

    也不多话,花次郎慢慢举起右臂,树枝横胸而放。简单动作,却令周围大气彷佛凝结一般,若有实质地沈重,连带迫得十尺外源五郎气息不顺。

    对眼前绝技寄予厚望,花次郎凝聚心神,要在两力相撞时,充分感受睥世七神绝的每一分变化、威势,不漏过半点讯息。

    能与这级数的神功相遇,是增长己身修为的大好良机。

    当树枝终于挥动,不急不徐的动作,似乎没有任何杀伤力,但相隔十尺外的源五郎,却感受到一股由至静中急速升起的狂飙力量,风未至,前奏的压力已将左右一尺内的空气迫得点滴无存。

    时间恍若停顿,树枝挥下,万钧一剑终于发出。花次郎的精神集中至极点,留心源五郎任何细微的举动。

    可是,源五郎仅是温和地微笑,全身因运功而升起的气势,尽数消失无踪,就这么以毫无防备的姿态,预备承受一剑。

    (怎么回事?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花次郎方自疑惑,手中未停,右侧忽地爆起巨响,大量泥土砂石,夹着屋瓦木块,犹如怒浪排空,刹那间横亘于两人之间。

    剑威的可怖,这时才尽数显现。

    虽是凌空发招,剑气所过之处,触及一切皆被断开,像是一把无形巨刃,斩掉所有拦阻之物。

    (不好!)

    突然间,花次郎惊觉土石浪中杂有人气,竟是有具人体藏于其中,仓促之间不及细想,本能地买劲于臂,强行收招,硬生生将剑气迫散。动作太急,胸口气血反冲,好生疼痛,手中树枝更是轰然爆成靡粉。

    响声不断,满牢土石泥沙连续坠地,当一切回复平静,视野清晰,才看到右方众人藏身的木屋,坍落了一半;里面的兰斯洛吓得跳了出来,并瞠目结舌,不解为何屋子会突然变成这样。

    地上大堆土石木块中,躺着可怜的雪特人,已经口喷白沫地昏过去。

    跟着,是前方,保持一贯微笑,彷佛完成一场恶作剧似的源五郎。

    “您出了一剑,我不死、不伤,没移开过原地一步,蒙您赏脸,这次让我扳回一局。”

    “你……好卑鄙!”

    “我武功不及您,又很爱惜生命,当然只有耍小聪明的份!”

    “你走了狗运!”

    掷去树枝残根,花次郎不发一言,背转身朝屋子走去,面色仍因自己心软中计而阴沈恼怒,但嘴角却逸出一丝奇异笑意。

    源五郎刚才掷石人屋,凭着石上暗劲炸裂屋子,同时将人弹出,却不伤人体,其中计算之准、运劲之巧,己身远有不如,虽然他仍是取巧获胜,但的确是有让己心服之处。当胜负的分晓能物有所值,被耍弄的耻辱就不再是那么一件难以忍受的事。

    另一边,源五郎暗叹侥幸,松了口气,俯身摇醒有雪。

    “……头好昏……身体好痛……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好像被万马从身上奔腾过一样……”

    “喔!刚刚突然地震,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在你脚边爆炸,然後你就飞了出来,没事吧!我扶你进屋里去。”

    “呃……刚才二哥的头发怎么突然变长了……我是不是在作梦啊……”

    “不是作梦,是幻觉,你忘了它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