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玄幻奇幻 > 堕天神皇 > 第三十四章 药剂师学徒之间的碰撞
    “嗯?怎么了段公子,是小女子所做之事有什么不妥之处吗?”台上风铃疑惑的看向起身的段源。

    “哈哈,风姑娘所做的当然无处不妥,只不过段某人看着场上的高阶灵药在不断的减少实在是心中不忍,刚刚无意间看到后面的排序,好像接下来就轮到我们这间贵宾室与我们相邻的这间实力雄厚的贵宾室了,若是我们将场上的高阶灵药全部夺了去,怕是会影响到后面参与赌药活动贵宾室的积极性了。”

    段源顿了顿看向场上的风铃邪魅一笑:“因此,段某有一个提议不知风姑娘敢不敢接?”

    “嗯?什么提议?段公子不妨说一下。”风铃皱起秀眉看向段源,不知其想要搞什么鬼。

    “嘿嘿,那就是从现在开始改变一下场上的规则,根据场上赌药的顺序下一场参与赌药活动的就是我们自在堂了,我将会进行赌药,不论我赌药赌到了什么品阶的灵药,在场上还未参与赌药活动的所有贵宾都可以与我对赌,只要你们赌药赌到的灵药与我手中的品阶相同,又或者是高于我手中灵药的品阶,你们不但可以将自己手中的赌到的高品阶灵药带走而且还可带走我手中的灵药。”

    “但·········”

    场上段源的话语突然又一次的顿了一下,嘴角缓缓掀起一番邪异的弧度说道:”当然,若是与我对赌的人手中的灵药品阶并没有与我手中的一样或高于我,也是有着相应的惩罚的,那就是将你们手中的灵药赔给我。”

    “我的规则说完了,风铃姑娘意下如何。”段源转头看向场上的风铃,其美貌虽让段源的目光有一丝的火热,但也仅仅是一丝,毕竟身为自在堂少堂主这世上什么样的女子他没有看见过,对其目光火热也仅是因为风铃此女在那青苏阁中有着不低的地位而已。

    “这······”场上的风铃一时也拿不出主意,毕竟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禁回头瞥了瞥场上青苏阁贵宾室的位置。

    似乎是感受到了场上风铃的异样与焦急,一道苍劲的声音从青苏阁的位置响起:“既然自在堂的少堂主提议了,本阁也不做那些让人不快的事情,只要在场上的贵宾不反对,那么本阁也认同此规则。”

    段源好似知道青苏阁一定会这么回答一样,朝向青苏阁方向微微拱了拱手:“屠阁主都这么说了,那段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场上短暂时间发生的事情,台下也是因此造成了很大的轰动。

    “这自在堂想干什么,怎么会想要突然改变规则呢,我们赌药活动的规则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吗?”

    “切,你知道什么,以段源那家伙的贪婪性格,肯定是因为前面几家将高阶灵药赌走的太多了,导致段源那家伙心中不满,你想啊,段源的老师可是自在堂堂主柳槐啊,方圆万里唯一一名银级的药剂师,他的真传关门弟子段源会很弱?我看啊,段源这小子至少能赌中一株四品灵药,他说让你们去参与对赌,只不过是为了将你们手中的灵草灵药都赌走而已想要大丰收罢了。”

    “谁说不是啊,想要赢过段源我们至少也得赌对一株四品的灵药,这需要多大的实力和运气啊,反正我是做不到,这对赌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给人送药而已。”

    “你们不能这样想啊,换句话说,如果我们赌对了呢?如果我们幸运的赌对了一株四品以上品阶的灵药,我们不就可以得到那段源手中的四品灵药了,这可是两株四品灵药啊,换算成金币的话那是多少啊!至少两百万金币啊!普通人奢侈的花几辈子都花不完啊·!我认为这很值得赌一次。”

    “而且青苏阁的屠阁主都亲自过来坐镇了,这是近些年来的首次吧,我听说屠阁主可是当今青苏城屠城主的亲弟弟,传闻中听说青苏阁的后台势力是城主府,今日一见果然是真事。”

    “那今天的赌药活动说不定会很有意思啊。”

    “对啊,一起静观其变吧。”

    ·······

    石家所在的贵宾室中。

    “程叔这件事你怎么看?”一旁真皮沙发中坐着的石猛说道,坐在程真身边的元尘与云溪也是把目光看向了程真,虽然聚宝阁等石家一些大小事务都是经过石猛之手,但对外主持的人却是程真,因此对于一些市面上的尔虞我诈程真可以说是比较精通了,从其口中得出的商业道理对于这几人来说是非常难得的。

    “少主不得不说,这件事自在堂玩的一手好牌。”程真倚手扶额凝重的说道。

    “哦?怎么说呢?”石猛皱起一边的眉头示意程真继续说下去。

    “表面上看起来自在堂这一手改变规则其实并没有什么很是公平公正,赢了的人可以拿走属于自己的灵药还有段源手中的灵药,输了的人也只不过是把手中灵药给与他,但问题就出在这输家这一点上。”

    程真看了看身边众人的脸色继续说道:“身为自在堂堂主的徒弟,药剂师学徒段源的实力就不用我多说了吧,我敢肯定当段源出手时,他所赌药赌中的灵药一定是四品灵药以上,这样的话与其对赌的所有人除非赌中的是四品以上灵药,否则只能白白送给段源灵药。”

    “而且在这其中应该还有一点是在场上绝大部分贵宾室没有发现的潜规则,若老夫没有看错的话,那这一次属实自在堂将我们在场的这些普通贵宾室的人都玩儿了。”

    元尘眼睛中灵光一闪,看向程真惊讶说道:“程老,难道说是这样?”

    元尘与程真这两人前言不着后语的方式,让石猛完全摸不着头脑,连一直很高冷不爱言语的云溪都是听不太下去了,急声说道:“你们二位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说吧。”

    程真也是惊讶元尘竟能品出来这其中道理而奇怪,遂让元尘为众人答疑解惑。

    元尘思考了一会儿缕清思绪,挠了挠头开始说道:“我也不知道我说的是否正确,我只是先说一下我自己的观点。”

    “但说无妨。”程真与石猛、云溪二人都是摆了摆手示意元尘继续说。

    “在我看来,其实此时的段源心中的真实想法是不想让除了他和那个神秘贵宾室以外的任何人得到灵药。”元尘淡笑道。

    “你们肯定会问为什么。”元尘看向三人其中二人,也就是石猛与云溪二人,两人的眉头紧锁已经说明了二人的状态。

    “程老的判断是对的,那段源出手一定是一株四品以上灵药,但我更相信的是段源只能拿到一株四品灵药,我这么想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段源此人虽然从表面上看起来自信满满,但我敢说他一定没有把握能赌药赌中那五品灵药,若是他可以,他根本没有必要来这么一出,这是其一。”

    “其二,段源所在的自在堂为高级贵宾区,高级贵宾区一共分为四间,其中的灵药斋已经获得了一株四品灵药,青苏阁原本是有获得四品灵药的实力,但他们因为是东道主,不便于将奖池中的四品灵药赌中,就留给了剩余的贵宾室去赌,同样的继续往下想,段源所在的自在堂实力就不用我介绍了吧,以他们的实力得到一株四品灵药,你们觉得困难吗?那么问题来了,最后一株四品灵药是留给谁的呢?”元尘笑问道。

    “那个神秘贵宾室?”一旁听的极其认真的云溪失声道。

    “说的没错,再结合近几天外界疯传的信息,你们猜测一下那个神秘贵宾室坐着的会是谁?”元尘笑道。

    石猛突然愣住了,最近的小道新闻可是非常之多,前不久他下楼随着服务人员去缴纳入场卷的时候还听说了很多。

    其中一条议论人最多的小道消息那就是有一支来自东圣帝国十大家族陆家的队伍这一次要派人出席此次的灵药大会,好像说是要给家族的人一次历练的机会,毕竟东圣帝国十大家族唯有陆家与兰家是以灵药营生为主。

    随着这个消息从石猛等人的脑海中闪烁出来时,那么元尘问题的答案便呼之欲出了。

    “陆家的人?”石猛喃喃的说道。

    “在我看来那神秘的贵宾室是陆家的几率有九成,虽然陆家是东圣帝国的十大家族,这关系离我们这些人可谓是遥不可及,其家族中所拥有的关系网与强者肯定也层出不穷,但凡事都需要尝试,试一试才可知,哪怕是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只要能让那自在堂与东圣帝国十大家族的陆家牵扯上一丝一缕的关系,那么自在堂在青苏城的地位可谓是水涨船高,甚至能达到可以吞并其他两家的实力。”

    “按我的猜想,等会儿那自在堂的段源肯定会与除那神秘贵宾室外的人对赌,因为那神秘贵宾室自持身份,肯定不会主动与段源对赌,因此只要排除了这一因素,等段源将在场的其他人对赌完,再主动与这神秘贵宾室对赌,那么他们想要的效果就来了,以神秘贵宾室的实力肯定能赌到一株四品以上的灵药,那么这神秘贵宾室不但可以拿走自己所得还会得到那段源手中的四品灵药,这一来一回,自在堂想要的示好效果就来了,真可谓是精细啊。”

    “当然那自在堂也不会做亏本的买卖,与其对赌的那些人手中的灵药就是段源所得的,也算是弥补了那丢失掉的四品灵药的亏损。”元尘将他脑海中能想到的细细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