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玄幻奇幻 > 堕天神皇 > 第三十五章 五品灵药 寒魂液
    “不愧是同样为药剂师学徒的元尘小哥,将这思绪缕的比老夫清楚的多,老夫虽然也想到了一些,但远远没有元尘小哥想的多。”程真边梳理着胡子边说道。

    “呵呵,程老谬赞了,小子涉世未深想必很多的猜想都是自己的想当然,还不一定是真的呢。”元尘笑着回应道。

    一旁的云溪喝了口面前的茶水,缓解了一下刚刚震惊的情绪随后再次的看向元尘:“元尘我认为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不过我还有一些疑问不知道元兄能否为在下答疑解惑?”

    “云兄但说无妨,是我哪里分析的有问题吗?”元尘惊疑的看向云溪,他倒是没想到原本话题最少的云溪此时会提出问题。

    “嗯,倒不是元兄所说的有问题,而是在下有一处疑点,是这样的,如果说那自在堂真是如此的想法,那将来势必会有吞并其他两家的狼子野心,那么为什么青苏阁的屠阁主不加以阻止而是反而把决定权交给了自在堂。”云溪凝结着眉头询问道。

    “云兄这一问题问的很好,这却是是我的疏忽没有解释的一点,云兄你想,先不说场上的那些贵宾室的贵宾,就连我们都能想到的问题,青苏阁的那些人会琢磨不透吗?这是其一,再者刚刚青苏阁的屠阁主所说的是听取在场上所有贵宾室的意见,而不是听取单方面的参加完赌药的贵宾或是没有参与赌药活动的贵宾的意见,这其中就包含着一些已经赌完药但是可能并不甘心的一些人,为了避免后来的幸运儿从段源手中将四品灵药赢走而使绊子的一些人等等,毕竟人心是最难猜测的,很多人为了自己一时的利益甚至可以做出让人很匪夷所思的事情。”

    “因此青苏阁的这种让现场观众决定的方式,也是一种极大的不确定选择权,不过我猜想既然那段源敢说出这种赌药方式,他肯定也提前做好完全的准备了,因此青苏阁的这一招应该作用不大,最后肯定还得进入与段源赌药的对赌环节。”元尘解释道。

    “那怎样做才能破得此局?”石猛看向元尘询问道。

    “想要让自在堂的这次计划泡汤,那么胜者必须是在我们剩下的这些贵宾室中产生,也就是说,我们这些参与赌药的人必须选中一株四品及以上的灵药才行,如若不然,剧本一定会是按我所说的那样进行,而段源也正是这么想的,因为在他的眼中我们的赌药水平根本不值一提。”元尘微笑道。

    “不过我并不太喜欢这种被人小看的感觉,越是这样我越是要打破他的计划,嘿嘿。”元尘心中想道。

    ·········

    此时场上发生的事情果然是如元尘说所的那样演绎的,在青苏阁屠阁主说完后,台下的各个贵宾室在台上风铃的主持下说出了自己对于赌药规则改变的具体意见,果不其然,最后的结局是以段源的胜利而告终。

    台下支持段源改变规则这一做法的人竟然高达百分之六十,不得不说自在堂为了实施这一次的计划可能很早的就与一些势力打好招呼了,这一点也是青苏阁没有预想到的。

    特别是青苏阁的头号仇人云山斋对于那自在堂的支持是完全不留余力的,带头支持段源的这一规则,这让青苏阁的屠阁主有一丝措手不及和焦躁不安。

    虽然屠阁主自认为这些小把戏连他都能看的出,那高高在上的陆家会看不懂?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看不看的懂是一回事,一旦人家就吃这一套呢?没跟这陆家接触过,谁也不敢说陆家这些人到底是什么脾气什么秉性,此时的屠阁主可谓是内心焦急万分但却一点办法没有。

    ········

    此时的自在堂的阵营中

    “周叔,我们为什么要放弃这次机会给那个什么陆家,我真是搞不懂你们在想什么?陆家身为东圣帝国的十大豪族之一,会因为你们给予这一株四品灵药就另眼相看了?”此时的段源正激动的与一名白衣中年男子讨论着什么。

    “源儿你不懂,陆家的势力是你们所想象不到的大,堂主的这次决定是有些突兀不过就算有那万一的可能,我们也要去拼一下,可以这么说,整个东圣帝国的灵药与药剂师这方面的资源百分之九十都掌握在这陆家与兰家的手里,那个你们平时感觉势力非常之大的药剂师公会也不过只是占有百分之十的资源而已。”

    “如若这一次我们真的与那陆家牵扯上那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一株四品灵药又算得了什么呢,以后我们所拥有的财富与灵药资源都将是现在的我们根本无法想象到的,当然了,就算这一次的一株四品灵药并没有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那也不是很亏,也算是让我们自在堂与帝都陆家结上了那么一份善缘,以后说不定也能用得上。”那个被段源称为周叔的人对段源说道。

    “这样的话,那么我们这一次的布局还算是可行的。”段源附和的点了点头说道。

    “当然,这都是以我们能拿到一株四品灵药且其他人拿不走另一株四品灵药为前提的,我相信这些段源你应该能摆平吧?”周姓男子看向段源问道。

    “剩余的这几家我都已经调查完毕了,都是一些来自一些偏远小镇上的商会和家族,对于我们的计划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就算他们走了运获得了三品灵药,那也只不过是为我们做嫁衣罢了,现在的我主要是想看看能不能弄到那个五品灵药,如果我成功的赌出五品灵药,我相信若是将其送之与那陆家,肯定会有与给予他们四品灵药远远不一样的效果出现。”段源咧嘴一笑。

    “那是自然,之后的一切就看少堂主的表现了,周某就静候佳音了。”周姓男子也是笑着回应道。

    ········

    由于各个贵宾室的投票决定之后的赌药活动应用新的规则,青苏阁也是将比赛的相关规则也是做出了改变,原本场上的赌药石台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间小屋子,通过台上的风铃介绍得知,当自在堂段源选择完他所挑中的紫金玉石后,凡是没有参加赌药的贵宾室都可以进入台上屋子挑选紫金玉石,然后与台前的段源对赌,而输赢的规则就按刚刚段源所说。

    众人没有异议后,新一轮的赌药活动就再一次的拉开了帷幕。

    事情接下来的发展果然还是按照元尘的剧本发生的,此时的石猛与程真等人也是不得不佩服元尘的智慧。

    段源选中的紫金玉石所开出来的正是剩下的两株四品灵药的其中一个——烈炎木。

    大多数人对于段源能够开出四品灵药可以说已经心中了然,不过四品灵药烈炎木的开出还是引来了一些震惊的声音,毕竟烈炎木就算是在青苏城也是颇为稀少的,而且高级药剂师的不少药方中都是有着烈炎木作为药引,故烈炎木的价值要高于很多其他的四品灵药,就算比起五品灵药在某些方面的用处上也是不逞多让。

    不过除了段源外,剩余的大部分贵宾室仅仅赌中了二品灵药甚至一品灵药,只有少部分的人赌中了三品灵药,但自身还没等高兴多久,手中的灵药就被段源身边的侍卫拿走了,毕竟与段源对赌输了可是要交出手中的灵药。

    因此经过了这一轮,可以说目前参加过对赌的贵宾室全亏,只有段源一人赚的盆满钵满,但输了的贵宾室还真不敢造次,毕竟他们只是来自于周边甚至偏远小镇的势力或商会,与青苏城三大巨头的自在堂相比,简直犹如萤火与皓月之光一般,完全没有比拟性。

    随着参与对赌的贵宾室增多,留下来的贵宾室也正在减少,当除神秘贵宾室外仅剩最后一间贵宾室时,石猛看了看手中的顺序牌后歪头看向一旁坐着的云溪与元尘说道:“轮到我们了!”

    元尘拍了拍身上的落尘随后站起身来朝着石猛方向点了点头示意石猛放心,遂朝着台上的屋子走去,一旁的云溪同样朝着石猛的方向点了点头,紧随元尘后走向了小屋。

    此时不论是四大贵宾室还是台下周围的贵宾室都在窃窃私语着,因为与段源对赌的最后希望就在云溪与元尘的二人身上了,是继续为段源做嫁衣还是将段源手中的四品灵药赢走也就看这一次了。

    ········

    神秘贵宾室

    “我看这一次这自在堂的算盘估计是打赢了,这自在堂也是够魄力竟然想得出这么一招。”一名蓝发墨衫青年男子斜靠在兽皮靠背上邪笑道。

    “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在在这个世界上弱肉强食是自然规律,身为弱者的他们耍些小把戏来与我们套近乎也是可以理解的,到时候如果真让他们做成了,给他们点甜头打发打发就完了,还真以为靠这些就能与我们交关系,真是不知所谓。”又一名墨衫男子坐在贵宾室靠窗的位置上冷笑道。

    “你们别在这儿一唱一和的了,我们陆家来到此地的目的就是这一次赌药活动中五品灵药寒魂液的,其他的事情都是次要的,也不知道是谁将我们的行踪透露了出来,若是耽误了少家主的计划,你们谁能担待的起?”贵宾室里坐在正中央的一位身材魁梧的墨衫男子喝道。

    “少家主·······”另两位墨衫青年听到这个称呼后,不禁全身打了个寒掺,他们心中知道若是得罪了那位,后果可以说是相当凄惨的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