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玄幻奇幻 > 堕天神皇 > 第四十九章 白热化的比试
    最近一直忙于灵药方面的比试和药剂师方面的相关研究,元尘都已经有点忘记这个世道究竟是以什么为基础了,看似位置崇高的药剂师,若是没有相应的实力,那么你只不过是一个被人抓去强行炼药的机器罢了。

    即使你有一定的能去支撑你炼药的修为,如同那些来自于隐世家族的子弟等等,他们身为铜级药剂师其本身是有着灵丹境的修为,但他们与真正同境界的武者还是有着根本区别的,这些以炼药为重点的修炼者,往往绝大部分人会把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炼制灵液上,而根本不注重自身的武修,这样就导致会发生很多自己把控不了的事情,故若是你想守护你所拥有的东西,那你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基础才可以做到。

    当然绝大部分的药剂师是做不到将炼药与武修两方面都发展的很好的,因此有这种想法并将其做到的毕竟还是少数人,这也是造成这弱肉强食世界的根本原因。

    突然发生的与想到的这一切都让元尘在这一瞬间突然愣住了,他自己可能也没意识到,此时他的心境正在发生着意想不到的蜕变。

    ······

    随着虞芳尚将第二场比试的装置启动后,整个广场的布局就变了,原本高低不同的银灰色石柱此时也是变为了同一高度,参赛者所坐蒲团在这时也是激发了它独有的保护罩,当然保护罩只是将参赛者保护在其中,而一旁的案板并没有保护在其内,可能也是按照虞芳尚所说的,便于参赛者之间的竞争所用吧。

    正当元尘准备将自己的心境沉浸平复以应付接下来的比试时,一股比之前更为强大的波动从虞芳尚的方向传了过来,元尘的目光顿时就被吸引了过去。

    只见刚刚原本还在双手结印的虞芳尚,此时他的双手已经停止了结印并且他的两手间多出了一枚如珍珠般大小全体通透的光珠。

    以前通过萧峰的口中元尘曾了解到这枚全体通透的光珠其实就是灵丹境强者的象征以及他们的实力核心所在,同时这枚珠子也是灵丹境体内阴灵之力与阳灵之力共同的产物,因此这枚珠子具有的威能也是相当大的,当灵丹境强者采取拼命手段的时候,一般所采取的方式就是运用这枚珠子,故这枚珠子在众修炼者的口中也叫做灵珠。

    在灵丹境强者武力全开的时候,灵珠会自动在施术者的额头的法纹中显现出来,除了一些稀有的绝世秘法,否则这灵珠施术者是无法掩饰的。

    而此时身为施术者的虞芳尚额头上的法纹空缺就是这枚灵珠,当然施术者轻易的将灵珠从额头上的法纹中拿出是非常危险的,若是其身边没有护法之人,一旦灵珠被暴力击碎或抢夺,那么施术者的修为将会瞬间降至原点并且其根基也会严重受损。

    场上的虞芳尚就是这样,当其在运用灵珠施展强力术式的时候,原本还与其嬉笑的乐极人此时却一脸严肃认真的守在虞芳尚周围,他的眼神目光将周围人群紧紧盯着,虽说在灵药大会比赛之中并不会存在袭击主持人之事,但凡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乐极人是想将这些所有的微小可能都消灭在萌芽状态下。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谁,若是怀有某种目的想要接近场中的虞芳尚必将会受到乐极人恐怖的猛烈攻势。

    “看来这两位的关系相当之好呢,这亲兄弟之间也不过如此了。”元尘低头喃喃道。

    ······

    通透的灵珠随着场上虞芳尚的不断调试逐渐向着第二场比试广场的正上空飞去,一开始元尘等参赛者还并未注意到他们所在的这片广场正上空有着那一团像是黑雾般的物体,而在如今的他们看到了此时的种种后,他们猜测此刻的虞芳尚准备要做的事情可能就是要将他自身的灵珠放入到空中的那团黑雾中去。

    现实中的虞芳尚确实也是这么做的,从虞芳尚将自身的本命灵珠投入到那团黑雾中的一刻起,黑雾下整个广场中的所有参赛者在一瞬间顿觉一股无比强大的威压正在向自己席卷而来,这毫无预兆的恐怖威压甚至将许多还未做好充分准备的参赛者直接震下巨石柱从而遗憾的退出了比赛。

    这时不少刚刚还在打着小算盘的参赛者内心也没有了刚刚那般自信与淡然,虽说不久前的虞芳尚对他们说在这次的第二场比试争斗中可以动用武力,但干这些的前提是需要顶住空中的威压啊。

    一开始还有着不少自认为功力还算尚可的人刚刚还在计划着比试中要暗算谁,而如今的这些人根本提不起一丝当初的念头,原本在他们心里不是很难承受的威压,现在却如同千斤巨石一般压的他们不敢有一丝妄动,若是要顶着这股威压去攻击他人的话,攻击的这些人首先就会因为心境不稳而被淘汰出比赛。

    元尘此时也能感受得到这股威压的存在,不过元尘虽说能感受得到这股威压的来势凶猛,但他本人并未感觉到太大的束缚感与不适感。

    正常以一个灵丹境强者的威压来说,以元尘现在的实力来说,他应该是第一批就被淘汰掉的参赛选手才对,不过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场也就失去了虞芳尚说的所谓的公平。

    ‘原来是这样。’元尘的脑海中灵光一闪刹那间明白了这场比赛的要义。

    如果这场比试真是按照元尘原先的想法,是让参赛者在虞芳尚灵丹境的威压下保持心境的话,以元尘为首的一干灵境期实力者会瞬间淘汰掉,这样的筛选只会挑选出原本自身实力就是强横的人,根本与天赋一点关系也没有同时也丧失了所谓的比赛公平性。

    因此才有了不久前的那一幕,虞芳尚将自身的灵珠放入了空中的那团黑雾状的物体中,而那个黑雾状的物体也正是关键,当虞芳尚的灵丹境威压经过它再笼罩其下的参赛者时,原本分布均匀的威压此时却因其下实力强弱不一的参赛者发生了改变,当参赛者自身的实力越强悍那么其所受的威压便越强悍,参赛者实力越弱那么相对的其所受的威压就会变弱。

    当然因现在的参赛者身下的石柱都是在一个水平线上的,故现在所有参赛者身上所承受的威压与其的实力之比都是一样的,若是在这种情况下这名参赛者还有余力动手,便是刚刚虞芳尚所说的有实力之人,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边顶着身上沉重的威压边动手的,真能做到此事的人代表着其天赋与心境强度皆是相当优秀的。

    这样一来这种比赛形式也同时限制了许多仗着自身实力强大的参赛者将实力弱小的参赛者武力淘汰的行为,营造了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

    想到此处元尘也不禁是淡笑着点了点头赞叹道:“真不愧是青苏城官方举办的啊,每一场比赛的方方面面考虑的真是周到完善,原本我还以为这又是实力强大的灵丹境又是实力弱小的灵境期,又是资深的铜级药剂师又是资历尚浅的入门药剂师学徒,这各种各样的人是怎样在一起公平比赛的,看来还是我所知片面了,大赛的主办方还是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啊。”

    不远处一直盯着元尘一举一动的段源此时看到元尘竟然还有心情在哪儿笑,心中的一团怒火再也忍不住了,原本打算过一会儿再动手的他,此时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元尘从石柱上跌落时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了,特别是一想到即将要发生的那副场景,段源的内心就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这种感觉让他如痴如醉。

    因此没有丝毫的犹豫,段源随即朝着比赛之前安排好的几人阴狠的点了点头。

    得到段源指示的几名在元尘周围的参赛者也是凶狠的咧嘴笑着看向在巨石柱上闭目的元尘。

    感受到有威胁目光的元尘猛然抬头看向周围,只见原本在他四周还一脸平静闭目的几名参赛者此时却一脸阴狠的看着他。

    不过当对这一切感到迷茫的元尘察觉到了不远处的段源,他原本还有些迷茫的内心顿时茅塞顿开,元尘无语的笑着看了看那阴魂不散的段源,再次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目。

    这种无声的嘲讽让自尊心本就超强的段源恨不得直接冲出自身保护膜生撕了元尘,但是他不能这么做,不论是为了不让自己淘汰还是为了自在堂的声誉他都不能这么干,于是段源只能下令让他安排的那几名参赛者去破坏元尘的比试。

    而那几名参赛者确实也没让段源失望,几人一边承受着来自第二场比试的恐怖威压一边尝试着攻击元尘身边的案板。

    “轰、轰、轰·····”

    一时间阵阵轰鸣声不绝于耳。

    当然,比试广场上的这一现象也是引起了现场观众与场上主持的注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