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恐怖灵异 > 诸天大圣人 > 第1870章 师父,其实您真的错了(求订阅)
    “若禀,你……你不该来的。”

    一道苍老的声音缓缓地响起来,一身紫衣神袍的老者出现在张若禀和路平二人面前。

    他周身有道道紫气缠绕,道韵栩栩而生地散发出来。

    “师父,可我终究还是来了。”

    张若禀缓缓抬起头,他面色阴沉不定,“您说得太晚了。”

    “趁着早,你还能走。”

    张道源说道:“另外,我已经不再是你师父了,山门处圣地弟子被杀一事我就不追究了。”

    或许。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隐瞒一时算一时。

    当年的师徒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得清楚。

    曾经那些过往之事,让他忍不住再对张若禀有些同情。

    归根结底,张若禀终究是他张道源的徒弟。

    他看不下去啊。

    “平白送死,只会徒劳无功。”

    张道源郑重地说道:“有些事,真的不是个人勇武能力能决定的。”

    其实,他是在侧面提醒张若禀。

    有些事你无法逆天而为,纵然你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行。

    这根本就不是能力不能力的问题,而是枷锁的问题。

    也不是他张道源一个人同意就能决定的,而是很多人一起决定。

    对于曾经的那些事情,他表示很抱歉,作为张若禀的师父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想及此。

    张道源继续说道:“若禀,你回去吧,这里是瑶池圣地,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他苦口婆心的劝说。

    一脸淡然着。

    实际上。

    心情还是很凝重的。

    内心忍不住有些怪异起来,当年要不是他张道源的话,只怕……

    当然,那些都是过去式了。

    “师父,连你也认为我当初做错了吗?”张若禀问道。

    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一直都不这样认为。

    他觉得自己是正确的,一直都是正确的。

    错,只是瑶池圣地的。

    只是那些老顽固们。

    “痴儿,这一千来年你还没有幡然醒悟吗?”

    张道源忍不住教训道:“你应该明白,上一次若非我据理力争,你早就死了。

    有些人,有些事,不是你说了就算的,懂吗?”

    张若禀:“……”

    最后,张若禀惨然地望了张道源一眼,“我知道,即便是我已经被逐出瑶池圣地,即便是离开了,我也没有忘记师父您老人家的恩情。

    这一次我回来,主要是想讨回一些公道罢了。

    我知道必死无疑。

    但……

    我还是要来,有些事情我必须要来,也必须有一个结果。”

    一千年了。

    已经足足一千年的时间了。

    这太长了。

    是一个很可怕的时间。

    他得做点什么。

    只不过,张道源的恩情是没办法还了。

    “师父,山门处的事情……”

    路平突然说道:“若是圣地的长老们追究起来,只怕是要……”

    “无妨,为师一力承担就是。”

    张道源淡淡地说道:“若禀,你若现在就离去,山门处的事情我自然替你解决好。

    当年,我好不容易才说出大家放你离开,你怎地就如此不听话呢?”

    他很气愤。

    当初自己好不容易才借着圣主的面子,把那件事情镇压下去。

    并且让当事人之一的张若禀离开圣地。

    没有收回功法,也没有收回其性命,就这样任由他离开了。

    这大概是张道源作为师父,为张若禀这个徒弟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他内心很茫然,也很不知所措。

    虽然他张道源是瑶池圣地的圣主,虽然在外面的人看来,他风光无限好。

    颇有一番风范。

    是那高高在上的瑶池圣地之主。

    但是,这偌大一个瑶池圣地却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也不是他真正做主的。

    事实上。

    像瑶池圣地这样的地方,他压根就不能一个人做主。

    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在圣地里,还有许许多多的长老之尊,甚至还有一些太上长老。

    他们才是真正老不死的存在。

    或者说。

    这群人才是真正做瑶池圣地主的人。

    他张道源也仅仅是一个圣地的圣主罢了。

    说白了。

    也就是一个明面上的人罢了。

    算不上什么大佬。

    所以,这就很尴尬了。

    “我不会离开的。”

    张若禀淡淡地说道:“山门处的人是我杀的,你们也可以追究我的责任。

    当然,杀人不过头点地。

    这些年来,我张若禀也不是只闲着,我也干了许多事。

    另外,师父您老人家对我的好,我都记着,虽然您不让我叫您师父,但您永远也是我师父。

    只不过,您的恩情我张若禀注定是没机会报了。

    这一次过来,我就报着没有回去的心思,哪怕是身死道消。

    也无所谓。

    有些事情,我应该要去做,有些因果和恩怨,也应该了结了。

    师父,我不认为我错了。

    我追求爱情之道,又有什么错。

    哪怕是作为瑶池圣地的圣子,我就没有一点点的自主权利吗?

    如果是这样,那就不是我想要过的生活,也不是我愿意的生活。

    师父,我要去镇魔塔!

    还请您成全!”

    张道源:“……”

    他只觉得一口老气在喉咙出,差点就没卡得上来。

    心中仿佛有千百般的怒火一样。

    在熊熊燃烧着。

    他的内心实在是有些愤怒,忍不住训斥道:“住口,你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

    张若禀,作为瑶池圣地曾经的圣子,你可知那镇魔塔内关的都是些什么人?

    我告诉你,是魔,甚至不是人!

    你居然跟我说要去镇魔塔,你居然说我错了?

    如果说维护天下苍生也是一种错,那我情缘一错再错下去。”

    他有什么错。

    关于张若禀的事情,张道源从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一直都没有错过。

    当年,念及两人的师徒之情。

    他侥幸保得其一命,这才让张若禀有机会逃离出去,并且过上好日子。

    本以为事情大概就这样结束了。

    谁曾想到啊。

    居然一点也没结束。

    不结束不说,张若禀居然还找上门来了。

    这让他一阵好气啊。

    心中是无比愤怒的,也是无比愤慨的。

    自己虽然作为瑶池圣地的圣主,但也是冒着很大的危险性,才愿意出手帮张若禀离开。

    “可这混小子就是一个倔强的牛脾气,一点也不理解我。”

    张道源心中万般愤然着,怒火中烧,仿佛有无尽的火焰在熊熊燃烧一样。

    实在是难以休止。

    他怒道:“张若禀,你若还觉得对我这个‘师父’有一点点恩情,那就请你回去吧。

    瑶池圣地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镇魔塔也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你大概还没有走到镇魔塔那个地方,可能就已经没命了。

    哪怕是瑶池圣地内的弟子,用人数堆也能堆死你。

    仅仅过去一千年的时间,你以为你这些年苦修一番,真的就天下无双,真的就天下无敌了?

    想得未免也太简单了。

    你曾经是我瑶池圣地的圣子,你应当清楚瑶池圣地的可怕性。”

    何故如此啊?

    他愣是没听明白,一张老脸也无比泛黑起来。

    心中悲愤不已。

    张若禀面色品已经,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缓缓地对张道源说道:“师父,其实您真的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