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穿越历史 > 擎寰纪 > 蓝生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啻族现身
    就在颜陌沉浸在报复噩尸符获得满足感的时候,泥丸宫内跟随魂体一同穿梭时空的幻世碟突然像是受到惊吓一样展翅飞到身体之外。

    变化来的太快,还没等颜陌反应过来,一块椭圆状玉石模样之物突然从蝴蝶的嘴中喷出来。

    “噩蚀?!这怎么可能!”

    颜陌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呼。

    噩蚀出现后,只见那道噩尸符忽然无火自燃,丝丝缕缕的白气像是江河入海一样被噩蚀吸收,这一幕彻底震惊了在场的两个人。

    “这才是真正的噩蚀!”

    少女悄悄自怀中取出一颗被银箔纸包裹的密封蜡丸,费力捏开挤入嘴中,药一入腹便散出无数股澎湃的热力涌向四肢百骸,重伤的脏腑被温热的药力包裹,奇迹般减轻了很大痛楚。

    她暗幸随身带有两颗九五教秘制的疗伤圣药“藏血丸”,否则自己将凶多吉少。

    亲耳听到这个神秘人的惊呼声,她瞪大眼睛看着噩蚀吞噬噩尸符的画面,心中犹如翻江倒海般发出轰隆巨响。

    他们夕鸣谷有着悠久的历史,其珍藏的历史典籍更是上可追寻到中晟时代,她作为夕鸣谷的继承人自幼博览群书,史书对“噩蚀”这件物品有着模糊的记载。

    中晟时代出现过一场旷世之战,战争各方强大得难以想象,但在‘噩蚀’被祭出后,毁天灭地的灾难爆发了。

    空间被湮灭、大地被撕裂,无数生灵惨遭毁灭,包括交战各方在内都未能幸免,甚至噩蚀能量肆虐过的地方几百年里寸草不生,简直就是代表极端人祸的禁忌武器。

    从那时起就流传着一段关于‘噩蚀’的不灭传说,只是中晟时代末期距离现在也有漫长的光景,那么多噩蚀就像凭空消失一样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人的视野中,只有像噩尸符这种仿制的产品偶然闪现,但也绝对不会很多。

    当真正的噩蚀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少女不知道自己算是幸运还是悲剧,无论是哪种,概率都很低!

    另一边,噩蚀吸收噩尸符的过程并不漫长,当噩尸符彻底化为灰烬的时候,原以为噩蚀会有什么惊人的举动,但它却像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头,“扑棱”咕噜到颜陌的脚下。

    颜陌艰难控制着身体弯腰将噩蚀捡起,入手的刹那,噩蚀带给他的感觉与之前完全不同,就好像门锁碰见钥匙一样,噩尸符操纵尸体的能力全部转嫁在噩蚀身上,他对身体的暂时能够全面掌握。

    少女见那位神秘人没有其他动作,将视线完全停留在噩蚀上,心中蠢蠢欲动。

    忽然她心中闪过一缕危险,转头四顾,目光所及右侧十几丈处,郁郁葱葱的草藤在斑驳的光照下阴影随风暗晃,不禁暗自一凛。

    “难道这森林中还有其他贼徒?”

    然而待她凝目仔细观瞧,却没有任何异常的发现。

    少女有些无奈的晃了晃头,暗自嗔怪自己太过敏感,不过今日所经历的事情不得不让他的神经绷紧。

    等等!风……?!

    少女悚然一惊,后脊霎时涌上一阵寒意。

    这里深处密林,哪里会刮风!

    像是证明心中所想,一股几乎不可察觉的微风被他敏锐的察觉到,并且他还闻到一股极为熟悉的血腥气息。

    “嗡……”

    她脑海一片轰鸣,思维顿时陷入短路状态。

    “不好,是他们!”

    没想到自己仅仅为了证明自己存在的实力,单独追杀擅入秘谷偷丹的小贼,却接连遭遇意外,更晦气的是在自己重伤的情况下与“夕鸣谷”敌对势力狭路相逢。

    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少女头脑飞速运转,原本打算夺得“噩蚀“迅速离去,不过依照他对死敌的了解推断,现在自己已经被对方完全锁定,之所以没有发起进攻,或许是神秘人的原因,亦或许是等待对方强者的驾临,无论哪种状况都不是自己愿意见到的。

    就在她绞尽脑汁寻思脱身之计时,最不愿意见到一幕终于出现了。

    阵阵风啸从远处急速逼近,枝叶破碎的声音犹如密集的爆竹不断地被引爆。呼吸之间,风声立止,然而浓郁到极致的血腥味儿却好像嗅到猎物一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林内狭小的空地周围数个身影若隐若现,毫不掩饰的杀意疯狂肆虐,将原本沉寂的气氛撕扯粉碎。

    少女悚然站立而起,全身像是绷紧的弹簧骤然急退到一附近颗大树下。

    矮身蹲立,胸口似火烧、似撕裂一般的疼处让她全身都盈满了汗水,不得不摆出矮身防御的姿势来缓解疼痛,额头滤出的细汗携着刺痛流入眼睑,瞳孔急缩,却死死的盯着隐在树影中强敌不敢眨眼。

    诡异的寂静还没有维持到多久,隐在周围的身形渐渐由暗影化为真实,当少女终于看清楚来者的形态后,不禁眼眸圆睁,心跳骤然加速到了极点。

    两人多高的身形魁伟似岳,布满细鳞的四肢粗壮而狰狞,爪尖、肘弯、肩胛、膝盖、脚缘等处都长满了锋利可怖的尖刺,残余在上面的酱紫色血肉让任何有知觉的生命看过后都会遍体生寒。

    黝黑铮亮的硬铠包裹住大半外露的躯干,像极了一座移动的杀戮堡垒,藏在厚厚盔甲后的头部一双暗红色的眸子流溢着实质般的杀意。

    十三股凝结的杀意俱都锁定在少女身上,沉重如山般的无形压力几乎让少年精神崩溃。

    “啻……族!”

    少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声音表露出少年刻骨的恨意。

    “啻族”是“夕鸣谷”祖祖辈辈世代的仇敌,无数的远祖、先烈都是战死在与“啻族”对峙的战场上。

    若论仇恨程度,两者真算上是不共戴天。

    与此同时,世上没有任何其他人比“夕鸣谷”更了解“啻族”。

    啻族男性体格高大,比之普通人近乎高出一倍,啻族女性则与常人无异,他们身上狰狞的鳞甲和尖刺既不是装备也不是天生如此,而是经过特殊的改造而成。

    啻族战士并不擅长术修的脉印,但他们拥有强到变态的斗技,足以让外来者战栗。

    啻族所有族人都奉祖先“啻”的名氏以命名,即使是最普通的“啻”,他们强悍的身体也可以转瞬间撕熊裂豹。

    少女观其盔甲的颜色,眼前这几位显然是“啻”中的佼佼者,每一位都可以硬拼数名脉动境修者,凭自己的最佳状态与其中一位决战已经是极限,现在一下子出现十三位之多,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这些家伙的出现。

    她暗自感叹一声,就在她悲观感叹时,周围的“啻”也在观察这个重伤的人。

    最后他们在少女的服饰上发现了死对头夕鸣谷的标志,当所有“啻”思忖到对面少年的身份后,眼中血红光芒俱都疯长,几乎同一时刻,十三位“啻”对中央的猎物展开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势。

    七名“啻”以雷霆之势携带着一击必杀的决心攻向少女,剩余六名“啻”围在外圈准备第二波的进攻,防范猎物从高空逃脱。

    显然“啻”的围击之术配合得天衣无缝,而且作战风格狠辣而无情,完全是必杀之势。

    几乎瞬息之间,少女就面临了有生以来最为严峻的生死时刻,她从未感觉过死亡的阴影是如此的摄魂而沉重。

    七名“啻”的速度疾若闪电,瞬间欺身到少女身前三尺处,刺肤的煞劲隔空压迫他一阵血气翻涌。

    间不容发之际,她藏在腰际的右手突然挡在胸前,一抹迷离的霞光自掌心扬起飘向四周。

    飘扬在空中的霞芒并未被“啻”的的煞劲吹散,反而犹如颗颗锋利的钢钉,铺天盖地刺向敌方,势与对方短兵相接。

    正当霞芒即将与“啻”相遇时,只听少女一声轻喝,双手轻挥,捏了一个复杂的“昄”字印。

    “罡箍术——砺扈封罡”

    奇异的景象出现了,飞溅出去的霞芒霎时化成了一片光幕挡在“啻”的攻势之前,七股强劲的血煞之力令人惊异地没有震破这面看似薄薄的光幕。

    紧接着,少女术印翻转,闪耀着五色霞光的光幕竟突然犹如水蛭般粘在七名杀气冲天的“啻”身上。

    几乎瞬间,肉眼可见“啻”身上黝黑的铠甲就像失去了活力一般急速暗淡。

    在场的“啻”俱都一惊,这光幕究竟是什么东西?

    怎么像是有生命一般吸食体内的生命活劲,而且煞劲竟然无法震落它们。

    “啻”的攻击不由一缓,然而,攻击岂会因此结束?

    “叱……”

    七名战斗经验丰富至极的“黎啻族”战士同时发出一声暴喝,巨大的声浪犹如有形的实质一般汹涌扑向正在努力维持术印的少女, 狂暴的波动将周围参天古木震得一阵颤晃。

    “哇……”

    重若千斤的声浪险些将少女轰晕过去,头脑“嗡嗡”乱响,一口鲜血喷出尺许远。

    她知道这是“啻族”惯用的“声波斗技”。

    原本因食“藏血丸”伤势稍稳的身体立刻陷入崩溃的状态,精神为之一松,术印顿时无法维持。

    七名“啻”趁此机会,周身血煞之气爆发。

    “嗤嗤……”

    一阵丝鸣,五彩霞芒散花满天,被震得粉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