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穿越历史 > 擎寰纪 > 蓝生卷 第一百五十章 魔鬼与噩蚀
    少女被“啻”的声波震到半空,“吧嗒”摔在颜陌的脚下。

    她骇然望着飞舞的霞芒,那如星火一样绚烂的色彩是父亲送与自己最珍贵的“术媒”,其中甚至被炼入一只成年“獳尸毒兽”的全部尸液精华。

    “獳尸毒兽”顷刻之间就可以毒杀一位血藏境修者,然而现如今对方丝毫无损。

    仅仅一个回合!对方就击破了自己最强的依仗,虽然自己身受重伤以及对方势众是客观原因。

    但“啻族”强悍的战斗实力真切地给她上了一课,难怪谷内长辈不允许自己参与战争,自己实在太过夜郎自大了。

    后悔来的太迟,她已经无力改变局势。

    眼睁睁看着狰狞的“铠刺”越来越近,那上面狰狞的酱紫色肉块也许是自己即将的写照吧!

    少女在这种时刻突然嘴角露出一抹凄美的微笑,正欺身向前的“啻”突然都感到一种莫名的危险,眼中的红芒骤然收缩。

    这是他们一族面对危险时激发的潜能,在无数次的生死觥筹过程中救性命于危难之间,然而这一次危险实在太近、也太急了。

    “封印开!”

    “可恶的啻,同归于尽吧!”

    最后留恋一眼周围,深深紧闭双眸,她知道只要打开封印,敌人必死,藏在她体内的魔鬼也一定会趁机跑出来。

    死有何惧!

    我要用最壮烈的死法来彰显“夕谷”儿女的壮烈与无畏!

    即将攻击到近前的“啻“甚至仅仅再需要一步就可以将眼前这个麻烦的人类撕裂,然而最后的杀念却让他们与命运橄榄枝擦肩而过。

    “轰……”

    天地元气像是沸腾般开始急速膨胀,犹如一座被点燃的火山在倾泻自己的愤怒,这绝对不是少女这个境界所能释放的力量,像是燃烧生命的禁忌之法在宣泄毁灭的意志。

    肆虐的能量犹如硕大陨石爆炸一般在整个林间横扫一切,离得最近的七名“啻族”战士还没等发出声音,就如凌乱的稻草一般被掀飞出去,横空飞出丈许才发出痛楚的闷哼,围在外圈的“啻”不约而同腾空向四方跃起相迎,然而,就在身手最敏捷的一名“啻”即将接住战友时。

    “砰……”

    巨响相继传出,七名被震飞出去的“啻”毫无征兆炸裂开来,接迎战友的“啻”都被碎肢血沫溅得一身,殷红的血液迸在铠胄上,依然残留温热,肆虐的能量仍在继续疯狂,而六名“黎啻族”战士却傻了。

    残暴到诡异!

    他们彼此互视一眼,暗红的眸子中晶红闪烁,显然这些“啻”邪异的死亡模式让这些日夜在死尸中打滚的战士都感到震惊与惊悚。

    能量所过之处,整片林地遭受到了毁灭性的冲击,树木折断、草掀枝扬,然而,破坏并未适可而止。

    浓浓的毁灭意志毫无征兆骤然降临到整片空间,天地突然变得暗淡晦明,剩余的“啻”急速后退,天地失明不是来自感觉,而是切切实实真的发生了。

    厚重的黑云笼罩整片森林,强烈到可以崩溃神经的灵压让几名“啻族”铁血战士根本无法正常站立。

    “噗通……”几声,六名“黎啻族”战士都无法承受这种恐怖的威严,纷纷跪伏在草丛中,他们坚固的铠甲能抵挡任何神兵利器,却无法阻挡这来自灵魂的战栗,隐在重盔下的血红眸子惊恐万分地望着头顶的天地异象。

    重逾山岳的恐怖黑云犹若活物般开始扭动、翻腾,一道道深邃漆黑的惊鸿时隐时现,将周围一切物质分解为天地最基本的粒子。

    “太夸张了吧?!”

    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颜陌不可置信惊呼。

    似蜃楼一般的景象突然凝显,却霎那间消失不见。

    六名“黎啻族”战士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彼此互望,都看到了对方心中的疑惑。

    那是一道人影,确切地说是一道睥睨天地的巨人像,通天彻地、逆乱经纬,霎那传递的威严让六名“啻族”战士毫不怀疑这是一位敢与天争、大地在他脚下战栗的存在,可惜看不清是男还是女,然而还没等他们多想,异变突生。

    躲在远处的颜陌在这种阴阳逆转的时刻,手中的“噩蚀”突然发生了出人意料的异变。

    “咚……咚……”

    一阵阵若有若无的音律响起,像似清泉击石发出的脆吟,又像似江河贯海发出的轰鸣,“噩蚀”表面开始荡起层层褶皱,似水波荡漾一般,发出声声奇妙的异动,空间在此声音的作用下似乎变得格外粘稠,肆意毁灭的意志也逐渐趋于祥和。

    “噩蚀?!”

    那道巨人像中传出一声惊异,紧接着漫天覆盖的黑云像是接到挑战一般,呼啸间化为一条长达百丈的乌黑匹练,贯穿天地,震撼绝幽,像一条暴虐的魔龙纵横天地,携滔天凶焰扑向林间这块神秘的“噩蚀”。

    跪伏在草丛中的六名“啻族”战士豁然感到身子一轻,施压在他们身上的灵压悄然消逝,身体重新回归控制。

    这时候无需交流,他们不约而同纵身暴退,仓皇逃命。

    任何生命都珍惜生命,当面对代表天地毁灭意志存在的时候,果断脱身才是明哲之道,任何多余的情绪都会成为死亡的丧门钟。

    “啻族”战士刚退,代表毁灭的乌练已经与神秘的“噩蚀”撞在一起。

    预测中的天翻地覆并没有发生,天空依然晴朗、森林依然郁葱,只有凌乱的痕迹证明刚刚狂乱的真相。

    “雪方世界都已经被元古族占领了这么多年,凡间竟然还存有覆灭中晟时代的邪物,真是了不起!”

    “小丫头,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这次有噩蚀在,我就暂时不降临,不过……我非常期待下次见面的时刻!”

    黑云中的声音留下莫名其妙的话然后消失不见。

    代表毁灭意志的乌云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本以为自己必死的少女却并未身陨,只是晕卧在杂乱的碎木屑中,昏迷中似乎做着无比可怕的噩梦,面色惊恐。

    散发凛冽寒意的“噩蚀”表面突然闪起一缕细不可察的深邃黑纹,紧接着,无数道雷光自“噩蚀”里外开始蔓延。

    “咔……

    “噩蚀”突然裂开一条裂缝,引得颜陌侧目观察……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女 “嘤咛……”一声,悠悠转醒。

    迷糊的头脑里似乎灌水般沉重异常,从枯枝碎叶中抬起头,透过层层树影捕捉到斑驳的阳光,日当正午,万物兴茂。

    等等!

    她霍然一惊,自己……怎么会没死?

    刚一抬身,火辣痛楚顿时盈满了所有感官,不禁发出一声闷哼。

    现实的证明要胜过一切猜测,回忆自己贸然揭开封印的瞬间,从体内向外爆发的感觉是那样的真实。

    她情不自禁摸了摸自己胸口,身上除了多几道不轻不重的外伤外,一切都完好如初,然后在脸庞上摸了摸。

    “幸好,面具还在。”

    不仅如此,她更敏锐地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凉凉的气息在循环游动,清凉的舒爽不断抚平火辣的痛楚,身上的伤势在不可思议地急速好转。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少女感到脑袋更糊涂了。

    当她的注意转向四周被破坏的景象后,后脊不禁涌上一股彻骨的寒意。

    十丈方圆已经彻底成为一片空地,边缘处树折地覆,坍塌裂横,参天古木崩碎的残渣铺满空地,一付遭受恐怖力量肆虐后的景象。

    “我昏迷后究竟到底发生了什么?”

    少女头脑中涌现无数的问号,就在此时,一个略显嘶哑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醒啦?你的伤看起来很严重啊!”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切实将这位往日智勇双全的少女吓了一跳,扭头寻声望去,在身后不远处徐徐走出一个穿着“怪裙”的人。

    异常苍白的皮肤似乎沉落于冰山的白岩,散乱的黑发遮盖住小半的面容,却遮挡不住透出骨子的坚毅,栩栩如生的纹身似一道华美贵荣的腰带嵌刻在腰腹间,似龙、似魔、更似一面透出无限狂野的图腾,腰间几块黑乎乎的东西围挡住下半身,淋淋的血迹在上面涂抹出一幅诡异的图案。

    “你……是那个神秘人!”

    颜陌稍微走近,看见对方一脸的戒备,咧嘴微笑道:“不要害怕!我没有恶意。”

    少女这才看清楚他的脸,洁白如玉的面容看上去大约二十岁,宛若璀璨星辰的一双眼眸似暗星般深邃迷人,咧嘴笑的时候,眼睛眯顿时眯成月牙状,分外招人喜欢。

    之前盗丹贼召出此人的时候没有看清对方的长相,本以为是呲嘴獠牙的丧尸模样,却没想到是一位温润公子。

    “你的伤势很重,我将部分脉气封入你体内稳定伤势,看样子效果还不错。”

    “谢谢你!”

    少女发现自己体内果然有一道散发凉意的脉气,心中有些恼羞,这人怎么不经别人允许擅自碰人家身体,但是她也明白如果没有对方的脉气帮扶,怕是伤势更加严重,连忙隐藏心底的羞涩转移对方注意力询问道:“你身上的是什么呀?怎么这么吓人!”

    “吓到你了么?”

    果然,颜陌注意力移转到自己身上,滩滩血迹触目惊心,的确有碍观瞻,歉意地瞅向少女,转身一指远处地面某处唏嘘道:“是从那上面扒下来的,早知道会吓到你我就什么都不穿好喽!”

    少女一脸的无奈,对方幼稚的话语让他彻底判定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子的安全程度,转头顺对方指向望去。

    远处地面一片凌乱,几块漆黑的东西分外醒目。

    “这些东西好面熟啊!啊……想起来了!这不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